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掠爱成瘾:前夫请自重宋南城墨瑶目录阅读

掠爱成瘾:前夫请自重是一本由容小纾创作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墨瑶宋南城的爱情故事。小说中墨瑶在五年前将自己的孩子生了下来,和宋南城的隐婚却一直将这个孩子给藏了起来,当宋南城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墨千霜害的墨瑶一无所有的时候,宋南城却不知道,墨瑶当初号称打掉的孩子如今正在病危之中,可宋南城却因为报复而想要让墨瑶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掠爱成瘾:前夫请自重宋南城墨瑶目录阅读

老板算账,柳巷肯定开不下去。”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你猜他们会怎么玩你,还有你半死不活的爸?”

墨瑶握住握住门把的手,狠狠地一顿。

关于初次这件事,的确是她自作主张,因为柳巷的老板告诉她,新人的一次,抵得上其他人的一个月。

墨瑶和宋南城结婚的时候,宋南城还是个一穷二白的年轻人,为了不让别人说他是吃软饭的,墨瑶提出和他隐婚。

和宋南城的这段婚姻,除了亲近的人之外,鲜少有人知道。

所以,为了多赚点钱,她去做了修补。

她甚至还庆幸过,还好宋南城一直把和她的婚姻当成耻辱从不提起,否则的话,她露馅是早晚的事。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那个出钱拍下自己一夜的人,就是宋南城。

她回眸,近乎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你想怎么样?”

柳巷的老板既然敢做这种生意,背后的势力她肯定惹不起。

男人吸了口烟,双腿自然地交叠起来,“既然出来卖,就该有出来卖的样子,摆出一副清高的脸给谁看?”

墨瑶的身子狠狠地一颤。

回过头,刚好他正在看她。

男人的目光中,有冷漠,有嫌弃,更多的,是嘲弄。

五年前的那个早上,在他逼着她签下离婚协议的时候,她看到过他这样的眼神。

跟他曾经在看街上肮脏的乞丐一样的眼神。

她知道他说一不二,如果她不按照他说的做,后果她承担不起。

女人苦笑了一声,挪着沉重的双腿走到他面前,将双手落在外套的拉链上。

他的目光砸在她身上,像凌迟的刀子。

以前的她,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含着金汤匙出生,人人都说她是公主,父母也把她宠成了公主。

她总是调笑着钻进他怀里,告诉他,“宋南城,你有多幸运,娶到了我这个公主。”

可如今,她却要像个妓女一样,在他面前脱下衣服,求他。

墨瑶颤抖着闭上眼睛,手上用力,可大概是因为太紧张了,她的手卡顿了几下,硬是没有将拉链拉下来。

一双男人温暖的大手握住她的手,他的温度让墨瑶的心尖狠狠地一颤。

他握着她的手,将拉链拉下,“紧张?”

“勾引我上你这件事,你不是挺熟练的?”

墨瑶没有说话,她默默地将外套扔在地上。

外套里面,是老板给她准备的衣服,暴露到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血脉贲张。

可宋南城却仍旧面无表情地靠在沙发里,看着她紧闭的双眼和纤长的睫毛,“睁开。”

墨瑶的双手在身侧默默地握成了拳头。

比凌迟还难受。

睁开眼睛,面前的男人还一脸淡漠地坐在沙发上,“我记得你以前花样很多。”

墨瑶的脸色狠狠一白。

当初,她为了让他们床笫之间更有乐趣,的确是学了很多诱惑男人的东西。

她抿唇微笑,直接半坐到他怀里。

他想要的,不过是她把自尊捧出来给他踩着玩,她顺着他就是。

墨瑶伸手去拉他裤子的拉链,挤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宋先生想怎么玩?”

女人的触碰,让宋南城的眸光狠狠一顿!

他扣住她的手腕,狠狠一扯——

墨瑶重心不稳,直接摔在了地毯上。

“去床上等着。”

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宋南城转身去了浴室。

墨瑶揉着摔得发痛的手掌爬起来,坐到床上。

浴室的磨砂玻璃上,映出男人线条硬朗的身形,高大,挺拔,性感。

这个男人,曾和她做过一年的隐婚夫妻,那个时候他每天睡在她身边,她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真傻。

她把他当成唯一,他却暗地里和她妹妹勾搭在一起,毁了她的一切。

墨瑶没有在床上等太久,因为宋南城还没洗完澡,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手机拿进来。”

浴室里的男人冷声吩咐。

墨瑶将茶几上的手机拿起来,自然也看到了手机上的名字:墨千霜。

果然,他们还是在一起的。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还在继续,偶尔还会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墨瑶坐在床边上,怎么想怎么觉得好笑。

她的前夫在浴室里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有说有笑,她却孤零零地坐在床边,等着她的前夫“临幸”她。

大概墨瑶这两个字,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浴室里的水声停了,宋南城也结束了那个电话。

“我有事要办。”

男人未着寸缕地从浴室里出来,大喇喇地当着墨瑶的面开始穿衣服。

墨瑶别过脸去。

宋南城冷笑,“都出来卖了,还装矜持?”

墨瑶依旧背对着他,没吭声。

“晚上大概回不来。”

男人利落地将外套穿上,随手往床上扔了一样东西,转身离开。

房门被关上了许久,墨瑶才缓缓地回过头来。

他扔在床上的,是一张名片。

宋氏集团总裁,宋南城。

下面有他的联系方式。

墨瑶捏着那张名片,心里是苦涩的疼。

这宋氏集团,是他拿着她父亲半辈子的心血建成的。

她在房间里又坐了一会儿,最终穿上外套离开。

临走的时候,她将那张名片扔进了垃圾桶。

冬夜寒风刺骨,墨瑶舍不得打车,在寒风中走了很久,才终于到了家。

“瑶瑶回来了。”

苏蓉连忙迎上来,将一个暖水袋塞到墨瑶的手里,“怎么样,外面冷吧?”

“你说今天要加班,我就把饭菜收起来了,我去给你热一热。”

墨瑶抱着暖水袋,看着母亲摇着轮椅熟练地进厨房忙活的样子,心里酸得不行。

在五年前出事之前,苏蓉是营城上流的太太们人人羡慕的人物。

高贵,优雅,善良。

她十指不沾阳春水,家里的一切都是佣人来做。

可就是因为她生了个不孝的女儿,她不但要下半生都坐在轮椅上,还要灰头土脸地生活在这个只有五六十平的出租屋里。

墨瑶想到今晚见到的宋南城。

五年过去了,他过得越来越光鲜,她全家却越来越凄惨。

无名的恨意和悔意在她的心里渐渐地开始升腾。

“你这孩子!”

耳边传来苏蓉责备的声音。

墨瑶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没拿稳,热水袋里面的热水洒在手上,将双手烫的通红。

苏蓉叹了口气,摇着轮椅拉着她到水槽边冲洗,“疼吧?”

“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