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沈茉沈星然祁和泽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沈星然的心再次狠狠地刺痛了一下。

从来都没有谁会因为在乎她的感受而对她道歉。

所以季永年越是珍惜和小心翼翼,就让她越是深感内疚。

正如季母所言,像她这样一个臭名昭著的人,如果正的成了季太太,那么无论是对季氏还是季永年本人,都会有不小的影响。

见她久久没有说话,季永年更加慌张,他开口道:“星星,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我知道这件事情我做的不对,我只是太迫切的想让我妈认可你。”

沈星然摇头笑笑:“我没有不理你,也没有生气,真的,我真的没有生气,我只是想……这样的我,何德何能遇到这么好的你。”

她是发自肺腑的感慨。

季永年听到她这么讲,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他轻声安慰着她道:“傻丫头,我以后不许你这么说自己,什么叫这样的你,遇见你,我才是最幸运的一个。”

因为季永年答应要回父亲的公司,所以给他们母子俩做好了中午饭又留了一笔钱就离开了。

能从祁和泽和沈茉的魔爪中逃离,对于她而言无疑是幸运的。

这让她有一种真正被人捧在手掌心的感觉,有一种居家妻子等待丈夫归来的喜悦。

午饭过后,沈星然便抱着啾啾坐在阳台上,从楼上栏杆的位置看向楼下人来人往。

窗外阳光明媚,宁静而美好,她几乎忘记了,原来世界也有这样一面的时候。

然而这样的幸福并没有持续太久。

正当她怀抱着啾啾睡下午觉的时候,房门被人猛地推开,她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人揪着她的头发把她往外拖。

啾啾被吓醒,一双大眼睛蓄满泪水盯着她看,张着小手要妈妈,然而不等他爬过来,就有另外一个人直接拿了麻袋将啾啾套着扛走。

她大吃一惊,拼命呼唤:“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放开我!”

她的声音很快被堵住,因为那人直接拿了破抹布狠狠地赛在她的嘴里,又用绳子麻利的困住她的手脚,不过短短几分钟时间,她就被人从公寓里拖进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里,还被用袋子套住脑袋。

她看不到更不能说话,只能在心里胡乱猜测。

她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谁,更不清楚自己又得罪了哪个人。

不,确切的说,她得罪的人实在事太多了,以至于她不知道会是哪个仇家来寻仇。

她现在最关心的不是她自己的处境,而是啾啾,她急切地想知道他们到底把啾啾带到了哪里,又会对她怎么样。

当然,比起这些,她更希望对方只是绑架求财。

她不知道车子行驶了多久,只知道从一路平坦再到坎坷,她昏昏沉沉的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她再次醒来是被人粗鲁的从车上往下拽,下车的时候因为看不到,她还摔了一跤,另一条没有打石膏的腿磕在地上的石子上,疼得她冷汗直流。

有声音自她上方传来,那是一个年迈的声音。

接着是一只带有老茧的手抓住她的手腕,那树皮般粗糙的手掌扎的她皮肤都疼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被带到了哪里,也不知道对面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只是嗅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腥臭,就足以让她作呕。

而后那个苍老的声音开始交谈。

“这里是三万块,你点仔细了。”

另一个声音道:“不用点了,我们还赶时间,走了,人你可得看好了,是个烈性子,别一不小心逃走了。”

沈星然一下子明白过来,这不是绑架,更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她被人卖了!

那个卖了她的人就是那个声音苍老的人,她挣扎着想离开,就听见车子声音逐渐远去,接着有人将她头上套着的袋子一下拽下来。

在她面前出现的是一个看起来年过五旬的老头,老头头发花白,脸上深深的沟壑里面藏着不知道是泥巴还是什么的褐色污垢,在看到她的一瞬间两眼发直。

而在他身后也站着两个神情古怪的男子,两个男子歪着脑袋看她,两眼发直不说,一张嘴竟然流出口水来。

其中一个拍着手一边笑一边道:“漂亮婆娘,漂亮婆娘……”

那老头抹了一把脸,这才猛然回过神来,冲着她开口:“娘哎,这三万块值了,竟然买到这么漂亮的婆娘。”

这里是山沟沟,老头早年丧偶,留下两个痴呆儿,方圆十里没有一户人家,他攒了大半辈子的钱,为的就是买个婆娘回来,不说长得如何,只要是个女的,能解决他的生理需求就够了,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水灵的女人。

他伸出颤抖的手就去摸沈星然的脸,沈星然别过头想挣扎,哪里知道因为一条腿断了不方便,竟就这样摔倒在地上。

老头早已经高兴地不像话,他凑近沈星然想去亲她,沈星然别开脸不让他碰到自己,一颗心早已经崩溃。

她被卖到这样的深山老林,季永年怎么可能找得到她?

她是不是这辈子就完了?

还有她的啾啾,她的儿子,不知道这群人又把他带到了哪里?

来不及想太多,那老头已经伸手将她从地上拽起来,随后指挥两个傻大个,将她一起抬进了黑乎乎的房间里。

床板很硬,所以沈星然再被扔在床板上的时候,不仅那条受伤的腿有被弄疼,就连后背都被床沿撞得生疼。

老头迫不及待的爬上了床,用粗糙的手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她的脸颊道:“小美人,你可真好看,我老汉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漂亮的婆娘,快让我亲一个。”

他扑上去就想亲她,沈星然趁着自己躺在床上的便捷,抬脚狠狠地踢向老头的肚子,老头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两步,随后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这似乎惹怒了老头,老头站起来,将自己的裤腰带抽下来,气急败坏道:“臭娘们,还真是个性子烈的,我告诉你,就算是疯狗,我也会给你驯服了,更别说像你这样娇滴滴的大美人,你今天要是不让老子睡,老子就打死你!”

老头说完,挥着手里的裤腰带,狠狠地抽打在她的身上,每一裤腰带下来,沈星然都觉得自己的皮肉火辣辣的疼起来。

她被堵着嘴,无法发出声音,也因此强撑了一段时间,老头抽打她抽的累了,这才停下来将裤腰带扔在一边,爬到床上将堵住她嘴巴的抹布拽下来。

被堵得酸痛的嘴终于可以休息,沈星然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才老头的一顿猛抽,已经让她疼的浑身冒汗。

此刻老头捏着她的下巴问:“说,从不从了老子?”

他充满恶臭的嘴距离她那么近,险些让她呕吐,沈星然看着他不说话,大脑飞速运转想想出一个逃出的办法。

“难道是个哑巴?也是,这么漂亮的女人哪里能没缺陷。”

老头自言自语道:“你乖乖听话,往后我肯定会好好疼你,不让你干半点重活……”

说完,又将他的嘴巴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