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江黎牧齐暖白婉婉大结局目录阅读

主要人物有江黎牧齐暖白婉婉的小说爱你是场人间炼狱已经大结局了,江黎牧娶了齐暖是家族逼婚,真正爱的人却是白婉婉,他一直以为齐暖是用尽手段爬上了江太太的位置,也坚信白婉婉说的齐暖害她出了车祸,所以江黎牧才会对齐暖展开惨无人道的报复。无辜的齐暖只是爱错了一个男人,无条件的为他付出多年,最终真心却要换来无情,齐暖终于离开了,她会用另外一种方式找回自己的尊严。

江黎牧齐暖白婉婉章节导读

江黎牧转头,才发现身边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身体转了过去,背对着他,肩膀一颤一颤的。

“你们要不然离婚吧,让我带她走。江黎牧,你就当帮我这个忙,我欠你一次。”

江黎牧垂下手,烟头在指尖明明灭灭的闪着火光。

“我说了,等她生下孩子,治好婉婉,我们就离婚。”

叶城转过头,眼睛果然是红的“江黎牧,你真是个禽兽不如的负心汉。”

负心汉?

江黎牧掀起唇角冷笑,他连心都没给过齐暖,又怎么担得起负心汉这三个字。

他笑的漫不经心:“你真是太抬举我了。”

他掐灭烟头,把烟蒂丢进了垃圾桶。

“恶人自有天收,江黎牧,我会看着你爱而不得的那一天。”

江黎牧抬脚便走,脸上没什么表情。

……

齐暖整整昏迷三天,她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像是正开到了极致的茶花,美则美矣,整个人没有一分生气。

顶尖的医院,顶尖的器械,顶尖的医生,却都束手无策。

简单来说,齐暖就是不想活下去了。李总放的那个录音,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医生说她怎么样了。”

江黎牧看着正在倒茶的张姐,淡淡的问道。

“夫人…唉,齐小姐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医生说她自己是不想活下去了。”

看着日渐消瘦的齐暖,张姐心中微微一痛。没想到那天她已经告诫过齐暖,最后却还是出了事。

江黎牧居高临下的看着齐暖,半晌却忍不住嗤笑一声。

“醒不过来不是最好?大不了我就把她养在这儿,每个月取一次血,也花不了多少钱。”

床上的女人睫毛动了动。

“少爷你…”

“怎么你是有意见么?养在这里,她也不用天天给我惹那么多麻烦事,何乐而不为?”

这下连张姐也有些听不下去了,只是碍于主仆的情面上没有多说,速的收拾东西出了病房。

江黎牧坐在床边,双手交握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人。

“现在不装了么?”

齐暖缓缓睁开眼,有些茫然的看着天花板。

“我早该想到,你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我的。每个月取一次血…江黎牧你还真是不亏。”

她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要是真的醒不过来了,江黎牧可能还会更高兴一些。

江黎牧眼眸冷了下来,“这些事情你早该知道的。只要你乖乖生下孩子,救了婉婉,我就跟你离婚。”

齐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是他的女人策划了这一切,是江黎牧取的她的血,现在说放她走,却还像是施舍一样。

而事实上她也的确是笑了出来,她看着眼前被泪水模糊的男人,忍无可忍的骂道:“叶城说的对,你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江黎牧气的冷笑:“你这是在恨我?”

“不。”齐暖顿了顿,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我真心的祝福你们两个人,你和白婉婉。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江黎牧本以为齐暖是在报复,但是看到她脸上那副平平淡淡的表情之后,就忍不住升起一道邪火。

她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在真心祝福他们。

他的瞳孔猛的缩了一下,在理智起来之前,先一步掐住了齐暖的下颌。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他手劲一向很大,齐暖被迫抬起头看着他。

“祝福我们永结同心,白头到老?然后自己去跟叶城双宿双飞是么!”

他声音压得很重,缓缓逼近她的脸“齐暖,你看着叶城这样为你你很有成就感是吗?你知不知道你昏迷过去之后叶城是怎么求我的?他说让我跟你离婚,他就当欠我一次。”

江黎牧像是又回到了那一天,叶城在走廊上对他说:“江黎牧,你们要不然离婚吧。我带她走,就当我欠你一次。”

叶家小少爷,从来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有哪一回心甘情愿的欠过别人。

江黎牧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力气了。

齐暖的眼里沁出泪来,心里酥酥麻麻的像是被针扎的疼。

她从来都不知道叶城能为她做到这个地步,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眼泪掉到江黎牧的手上,江黎牧像是被什么烫到了一样狠狠的甩开她。

“齐暖,都是成年人了,做错了事情总要为自己负责任。你最好给我好好的呆在这里,直到孩子生下来。”

“生下来去救白婉婉是吗?”齐暖用力推开他“这句话你说了多少遍,你自己不腻我都听腻了!”

“听腻了就给我好好记住,不要再给我惹事情。”

“惹事情?”她有些好笑的看着他“不是你让人把我随便玩么?是你亲手把我送到那个李总的床上去的,现在你却说这一切都是我惹出来的?”

江黎牧盯着她,面色有些沉。

齐暖忽的嗤笑一声,不怕死了继续挑屑道:“你一直不相信我,不就是因为白婉婉会装会示弱,所以她就应该被你呵护,我就应该像个垃圾一样的被你糟蹋了对吗!”

从始至终他就没有问过那件事情的真实情况。

反正不管怎么说,白婉婉都是对的,那不如不解释了,干脆把罪名更坐实一些。

她白婉婉是弱者,那她齐暖呢?她齐暖承受的那些,谁来买单!

“……”

“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

“我知道啊。”齐暖转头看他,脸上是清浅的笑意“我的意思是,白婉婉她该死。”

“她活该!”

江黎牧面色平静,但是齐暖却生生从那种平静中看出了一点嗜血的冷芒出来。

齐暖刚开始也是怒火中烧,此刻冷静下来,也是有点怕的。

他不是没见识过江黎牧的手段,毕竟他那些手段差点就用在了她的身上,齐暖有些怂了,忍不住放低了姿态叫道:“黎牧……”

她低着头,没看到江黎牧的眼神越来越幽深,里面翻滚着风雨欲来的风暴。没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推倒在病床上,上身的衣服被掀起来。

“江黎牧!”

齐暖浑身都在发抖,她是真的怕了,自己还怀着孕,他怎么能这样对她!

“现在知道怕了?”

男人抬起头,笑得玩味。

“刚才不是还挺有骨气的?”

齐暖想要后退,可是身后就是冰冷的墙壁,她退无可退。

江黎牧将她扯到了自己的面前。

齐暖仰着头,被迫承受江黎牧的动作。齐暖紧紧的抿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你就不怕,孩子没了,白婉婉也活不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