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江牧黎齐暖小说全本阅读

江牧黎齐暖小说是一本豪门虐恋言情小说,作者小酥酥,名为《爱你是场人间炼狱》,讲述的是女主角齐暖深爱腹黑总裁江牧黎,以至于一直以来委曲求全,不为自己辩解。她以为时间可以融化江牧黎心中的冰霜最终爱上她,可小三白婉婉的出现让齐暖堕入了地狱。白婉婉谎称齐暖害她,江牧黎问都不问就把齐暖打入冷宫,还用她的血来给白婉婉治病,齐暖心寒到无以复加,带着腹中的孩子,逃离了这个都市。

江牧黎齐暖小说章节导读

齐暖感觉到男人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猛的从她身上抽离。

她躺在已经凌乱不堪的床上,无声流泪。

果然,江牧黎最在乎的还是白婉婉。

齐暖紧紧的抱着自己,身上一直在抖,不知道是冷的还是被气的。

江牧黎在在拐角处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正巧看到齐暖无声流泪的模样。

他脚步一顿,随后电话响起。江牧黎拿手机看了一眼,是白婉婉。

江牧黎皱了皱眉,按下接听键。

“婉婉。”

“黎牧……我食物过敏就现在有点喘不过气了,你可以顺便帮我带点药过来吗?”

白婉婉的要求,江牧黎向来都不会拒绝,他边加快脚步边说道:“我马上过去。”

走廊外面的张姐看着江牧黎离开的背影,心下闪过一声叹息。

不知道他家少爷什么时候才能明白,齐暖才是他名副其实的江夫人。

清河公寓,白婉婉吃了药之后身上的症状已经缓解了不少,但是整个人依旧十分虚弱。

她娇娇柔柔的靠在江牧黎的绳上,轻声道:“还好你及时赶来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以前每当这个时候,江牧黎总是会对她升起怜惜之情。但是今天他脑海中一直横亘着齐暖躺在医院里,无声流泪的模样。

整个人忍不住有些烦躁起来。

“我不可能一直在你身边,有过敏的毛病家里就常备着药,这是最基本的生活常识。”

他的语气微冷,不耐烦的情绪显而易见。白婉婉不由得浑身一僵,危机感一点一点的从心里钻了出来。

她紧紧的咬着下唇,委委屈屈的问道:“你是不是对齐暖心疼了?”

“没有。”江牧黎下意识的否认,但是脑海中却全是齐暖的影子。

“那你今晚可以留下来陪陪我吗?你好久都没有来过了。”

江牧黎下意识的想拒绝,但是看到那双盈满水光的眸子,拒绝的话就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他点点头,同意了白婉婉的建议。

得到了他确切的答案,白婉婉的脸上重新扬起了笑容。

她从沙发上跳下来,歪着头故作可爱:“上次景深哥哥给我带了好几瓶红酒,我拿出来给你尝尝。”

江牧黎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清河公寓这边因为江牧黎的原因常年备着红酒,所以白婉婉的这番动作也没有引起江牧黎的怀疑。

白婉婉看着他把那杯酒喝下去,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江牧黎这么多年都没有动过她,更何况她现在身体这样弱,更不可能引起江牧黎的丝毫兴趣。

那就别怪她出此下策了!

江夫人的位置只能是她的,齐暖那个女人有哪里能比的上她?

江牧黎,注定是她的!

白婉婉的脸上扬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

她刚想凑过去,江牧黎的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江牧黎不着痕迹的推开她,按下接听键。

白婉婉不由得顿了一下。

“怎么了?”江牧黎冷声问道,电话那边传来张姐急切的声音。

“少爷,齐小姐不见了!”

“怎么回事!”江牧黎猛的站起来,披上外套大步走出去,身后的白婉婉小跑着跟了上去。

“你今晚不陪我了吗!”白婉婉的手狠狠的攥起来,指甲几乎要嵌入手心之中,眼里满是怨愤。

“齐暖不见了,我过去看一眼。”

“黎牧!”白婉婉愤愤的喊了一声,江牧黎回过头来,眼中有一丝冷冽。微不可查。但还是被白婉婉捕捉到了。

白婉婉不甘心的闭上嘴,眼中透露出浓重的怨恨。

齐暖,你可真是命大!

策划了那么多,居然还能活下来!她策划了这么久,绝对不会功亏一篑!

她是真的恨呐!要不是齐暖,她此时就应该是江太太,跟着江牧黎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各种场合,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只能被江牧黎藏在清河公寓!

……

江牧黎到医院的时候,张姐已经在病房门口等候多时了。

“怎么了?”

张姐焦急的上前,“我就出去买了个饭,回来的时候齐小姐就不见了。”

张姐指着病床,江牧黎怔了一下,上前两步,果然看到病床上空无一人。

江牧黎看了眼张姐,拨通了余声的电话。

“你们查一下医院的监控,看看齐暖在我走后去了哪里?”

余声一边应着一边吩咐人去黑了医院的监控系统,不到两分钟视频就发到了江牧黎的手机上。

江牧黎点开,张姐出去没多久,齐暖就跟着出了医院。门口的那人看见她,毫不在意的将人搂在了怀里,然后走远了。

那边半天没有声音穿出来,余声下意识的问道:

“江总,现在该怎么办。要派人出去打听一下齐小姐的下落吗?”

江牧黎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眼底一片漠然。

“不用找了。”

既然齐暖自己都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那他也没有必要再担心了不是吗?

他沉着脸,面上全是风雨欲来的平静。

张姐看着他,一句话都不敢说。

齐暖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才回来,她抱了抱肩膀,自从怀孕之后,她就格外怕冷。

她没有回医院,而是直接回了别墅。

屋里的灯早早的都熄了,里面一片漆黑。齐暖换了鞋,摸着黑往前走的时候,一双手从她的腰上摸了上来,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熟悉的冷香味。

她身体忍不住僵了僵。

江牧黎在她耳边细细密密的吻着,这个动作让她头皮发麻。

“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我不该回来?”

齐暖说“没有”,只是以前,江牧黎是绝对不会回来的。

唯一的那次还是她以死相逼的时候。

他的手滑上齐暖的脖子,状似不经意的问道:“今天去哪儿了?”

齐暖想了想,道:“就随便出去走了走。”

江牧黎低下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勾了个冷笑:“随便走了走?随便到能躺别人的怀里去?”

“你什么意思?”齐暖抿唇。

“这句话不该我问你吗?”江牧黎将人翻了个身,正面对着他。齐暖的眼睛亮晶晶的,很好看。

“你这么晚回来,你跟他睡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