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佟箐箐叶元宸小说傻妃她嘴开了光by猿气少女全集阅读

女主角佟箐箐叶元宸小说是由五星作家猿气少女创作的古言穿越女强小说。现代考古女学生穿越了,还带着古墓中的宝物,拥有了一语成谶的特异功能。未婚夫叶元宸嫌弃她,伙同佟箐箐的姐姐害了原主,而现代佟箐箐为了报答原主的借体之恩,继续装傻用一股傻气打败了这对狗男女。然而王爷宁煜看出了她的与众不同,竟向这个傻子五公主提亲,表面上一个痴呆一个疯癫,而私底下两个心思精明的人开始了神仙打架。

佟箐箐叶元宸小说傻妃她嘴开了光章节导读

转眼便是佛法会当日。

佛法会是梁国每年的一大盛会,由归一寺的一然大师为梁国黎民百姓诵经祈福,若遇到有缘之人还会为此人解签。

一然大师是得道高僧,早些年已盛名在外,他解的签准确到常常令善男信女热泪盈眶。

这也是梁国皇室为何这般重视佛法会的原因,这要是能得到一然大师指点几句,梁国的繁荣指日可待。

佛法会的头一日,一然大师按照惯例,进宫为皇室祈祷颂福。

皇帝按照礼法完成了祈福仪式,随后便因为政务繁忙而离去。

佟箐箐与太后等部分后宫嫔妃,晚一步现身佛法会。

众人对二公主和宁煜也在感到疑惑,毕竟往年可见不到他们二位。

“皇祖母!皇祖母——”热闹之中,一个衣衫凌乱的身影发了疯似的向人群冲来。

“四公主?”

“四公主怎么成了这样……”

受邀进宫的王公贵族们惊讶后退。

佟薇薇径直跑到太后面前跪下,哭喊:“皇祖母!我不想去和亲,不要!求求你收回成命!”

佟薇薇想要的是嫁给大户人家,保自己后半辈子无忧!怎么能去和亲!?

一旦去了那种地方就没有翻身之日了!

如今的佟薇薇毫无往日的精致样子,她病了多日,面无血色,此时泪痕满面,狼狈至极。

若不是离得比较近,佟箐箐都认不出她来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佟箐箐犹记得初穿越过来时,她和叶元宸在假山背后所行之事……

令人作呕。

“还不送四公主回去!”太后面色铁青。

旁边的御林军即刻准备将人打包送走。

佟薇薇惶然,变本加厉的哭叫:“皇祖母!我知错了!求皇祖母不要送我去和亲好不好!和亲无疑就是送我去死!苍天有眼,皇祖母不会这么狠心的不是吗!”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而且还威胁上太后。

果然蠢。

佟箐箐露出害怕的神色,往太后身边靠了靠,喃喃:“这水鬼好生嚣张,当初欺负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子的。”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恰好能让周围所有人都听见。

其他人刚刚差点就被佟薇薇这惨状、这哭诉所说动,默默在心里觉得太后是个狠人,结果佟箐箐一开口,大家就不约而同的记起了佟薇薇和叶家老三那点龌龊事,顿时深感不齿。

佟薇薇敏感,当下感觉到了自己大势已去。

她对佟箐箐的恨意尽显,失了智般破口大骂,“佟箐箐你蠢笨如猪的贱人,凭什么活到现在!都怪你!我要杀了你!!”

“放肆!”太后大怒,声音都有些发颤。

御林军不敢再耽误,和袁嬷嬷一同控制住四公主,粗暴的将人拖走。

佟箐箐不动声色的捏了捏自己的耳垂。

这佟薇薇还真是不死不休。

都到这步田地了,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如果不是她拼命糟践原主的命,她又怎么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落水狗。

这么聒噪,没出嫁之前留在宫里都嫌吵……

想到这儿,佟箐箐心血来潮,决定给佟薇薇换个诅咒。

袁嬷嬷压着被堵住嘴的四公主还在宫道上快步走着,佟薇薇忽然就没声了。

该不是捂死了吧?

正值佛法会期间,袁嬷嬷也怕折腾出人命,扰了太后的清修。

哪知道她定睛看去,只见四公主眼睛瞪得又圆又大,脸因为着急而涨得通红。

这又是唱哪出?

袁嬷嬷扯掉佟薇薇嘴里的帕子——

“贱人……”佟薇薇奋力的骂出两个字。

可是她的声音哑得像驴叫,惊呆了周围押送的人们。

.

四公主被押走之后,太后转过脸,心疼的拉住了佟箐箐的手,和风细雨的说:“箐儿别怕,有皇祖母在,没人能欺负你。”

说完又怜惜的摸摸佟箐箐的小脸,很是护犊子。

佟箐箐心中一软。

有这么一座靠山就是她在这里最大的幸运。

“我知道的!什么妖魔鬼怪都会怕皇祖母!因为皇祖母是神明照看的有福之人。”佟箐箐乖乖点头。

这场风波对祖孙二人都没有造成太大影响。

晚些时候,太后听完祈福经会,袁嬷嬷也刚好回来。

袁嬷嬷避开人,悄声给太后说了四公主那边的情况。

被安置在冷宫中禁足等着和亲的四公主,忽然声音嘶哑难听如老太婆。

“这是神佛对她的惩罚。是她大不敬,冲撞了神明。”太后双手合十,神色虔诚平静,“有罪之人就不用再提了,吩咐人看好她,别让她再出来发疯吓着箐儿。”

“是。”

.

佛法会的第二天是去归一寺听经祈福,也是佟箐箐最期待的环节。

历来这从皇宫到归一寺的路途中还会游行一圈京城,接受黎民百姓的祈愿再去归一寺为他们祈福。

佟箐箐和太后乘坐同一马车,出宫之后,她频频掀起帘子看外面,满眼新奇。

这繁华盛世让她有些感慨。

很多她只在文献上见过的描述,如今亲眼所见,难免震撼。

“等箐儿日后身体好些了,祖母就让人带你常出宫玩玩,好不好?”太后把她那脸上的期待都看在眼中,很是心疼。

从小到大,箐儿都没出过宫,可怜见的。

近来她是明眼可见得乖巧懂事了许多,再过些时日情况继续好转,那她拎着多年的这颗心也能稍微放一放。

佟箐箐本来就讨厌闷在宫里,没想到太后竟然主动提起这事,面上的欣喜藏都藏不住。

“真的吗?!皇祖母会准箐儿出宫长见识吗?”

“自然是真的,祖母何曾骗过箐儿。”太后脸上笑容更甚。

“皇祖母对箐儿最好了!”

虽然换了一个灵魂,可亲情却是不打折扣的,佟箐箐开心的在太后脸上吧唧了一口,保养得当的太后,如今虽年近五十,可肌肤胜雪,没有瑕疵,皱纹也浅,那触感更是像豆腐似的,佟箐箐的眼睛都瞪圆了。

太后却是很喜欢孙女儿的这个孩子气的动作,将人搂进了怀中。

约莫一个时辰的脚程,众人抵达了归一寺。

归一寺对佛法会也很是看重,今日寺内所有高僧都盘腿坐在归一寺的道场上,皇上与太后被安置在迎客的方位,座位也是按照地位也是从前往后排的。

唯一一个例外的便是佟箐箐。

太后心疼孙女便让她伴在身旁,这一殊荣惹了不知道许多人眼红。

一然大师为众人念经祈福,这一念便是两个时辰过去。

佟箐箐一开始还以为挺无聊,但听着听着,竟觉内心平静舒坦,就是最后结束的时候有些腰酸背痛。

“贫僧见过五公主。”一然大师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面前,双手合十冲她笑了笑。

佟箐箐有样学样的也用掌心贴掌心,对着面前和蔼的老者颔首一礼,“大师好。”

旁边,太后见状若有所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