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爱你万劫不复叶千帆顾沉舟目录阅读

爱你万劫不复是一本由作者仙女豆创作编写的都市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叶千帆用整个叶家当做嫁妆,想要嫁给顾沉西,可在订婚的那天晚上,叶千帆却被人迷晕和一个陌生男人缠绵一夜,之后顾沉西和顾家将她当成垃圾,更是不愿意退婚,执意要折磨叶千帆,叶千帆这一年受尽苦楚,却发现当初的那个男人极有可能是顾家的残疾大少顾沉舟。

爱你万劫不复叶千帆顾沉舟目录阅读

这一年来,几乎顾家所有人都对她冷言冷语,极尽侮辱。

曾经那个宠她如命发了誓要好好宠爱她的顾沉西如今却对她横眉冷对极尽讽刺。

曾经他把自己放在心尖上宠爱,现如今为什么不肯听她半句解释?

叶千帆落寞的颓坐在那里。

“千帆?”

一道低沉而犹疑的声音落入了她的耳中。

叶千帆不愿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急忙侧过身子抬手擦眼睛,却忘记了自己的手上还带着烫伤,痛得低呼一声。

一管药膏被递到了她面前。

握着它的那只手白净修长,但骨节分明,隐隐可以看到皮肤下青色的血管。

她抬起头,果然是那张堪称绝色的脸。

一双墨眸深不见底,眼角微斜,配着那双斜飞的浓眉,本是有些攻击性的眉眼,偏偏他唇薄而色淡,脸色莹白,又带着几分说不出的温柔。这种矛盾而协调的美感,即便是放到美男如云的娱乐圈,也绝对找不出第二个。

顾家大少爷,顾沉舟。

他少年奇才,十三岁时便在顾氏集团崭露头角,提出了不少至今仍在执行的经营策略,几乎是人人认定的下一任顾家掌权人。

只可惜……

她向下瞥了一眼,对着精巧的轮椅微微叹息。

十五岁那年,自幼体弱的顾沉舟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他很难活过三十岁。

所以即便有许多豪门千金曾经痴迷过这张脸,最终也无法忍受自己可能少年守寡的事实。

因着体弱又不能见风,他索性出入都坐轮椅,一年四季都盖上厚厚的毯子,好好养着。

原本的家族产业也被顾沉西接手,毕竟,股东们可以接受董事长身体弱,却不能接受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去世。

见到叶千帆一身的狼狈,他微微叹了口气,“是沉西吧?”

叶千帆沉默不语,只是接过了他手中的药膏,低声地说了句,“谢谢。”

声音里还带着散不去的鼻音,听上去委屈又可怜。

“我去找沉西,”他两道浓眉紧紧皱了起来,“你怎么说也算是顾家的人。”

他说着就要操作轮椅去顾沉西的房间。

“别去!”叶千帆一急,直接抱住了他的两条腿,“别去找他!大哥。”

顾沉舟停住了轮椅,俯视着她的容颜。因为顾沉西的殴打,一侧的脸颊红肿的厉害,但那反而给她增添了一种别样的美,如同梨花带雨。

更尴尬的是,他能感受到,贴在他双腿上的温热。

叶千帆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不对,急忙垂着头起身。

小腹处骤然传来一阵疼痛,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子一软,猝不及防的朝后倒去——

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萦绕在她鼻端的是淡淡的苦药香。

她好巧不巧地倒在了前来扶他的顾沉舟的怀里。

男人的大腿紧致而有力,即使隔着厚厚的毛毯,她似乎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的蓬勃生气。

这几乎让她忘记了他是个活不过三十岁的病人。

叶千帆望着顾沉舟的眼睛,那双略带凌厉的眼睛中盈满了关心,温柔悲悯,似乎能够体谅她的一切痛苦。

有多久没有见过这样温文和善的目光了?有多久没有人这样慈悲地对待她了?

鬼使神差地,她好不容易止住的泪竟然忍不住又要掉下来。

顾沉舟微凉的指腹轻轻拂过她的脸颊,擦去了那颗晶莹的泪珠,若有若无地叹息了一声,“是顾家对不起你。”

“大哥……”叶千帆的声音哽咽了起来,大哥是顾家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也是一个最温柔的人。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顾沉舟轻轻地拍拍她纤薄的脊背。

宽厚的手掌拂过脊背,令叶千帆陡然察觉到,他们的姿势太过亲密。

如果这的一幕被顾沉西看到,不知又要生出什么事端!

叶千帆头皮一麻,触电般从他的身上跳了下来,半靠着墙壁站立。

她不由自主地瞥了一眼已然有些凌乱的毛毯,未被打伤的半边脸如同抹了胭脂的梨花,白里透红,还带着未干的泪痕。

“我……”她回想着自己刚刚的举动,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谢谢大哥。”

她竟然就那样坐在大哥的大腿上哭了起来!实在是太丢脸了!

“和我不用客气。”顾沉舟似乎并未放在心上,只是淡淡一笑。

眉眼间的凌冽似乎被化开,只剩下唇畔的融融春意,他说,“千帆,其实你不必如此辛苦。”

叶千帆不解,微微侧头望他,“嗯?”

“如果你想要嫁到顾家,可以嫁给我。”

轮椅上的男子声音依旧平淡和煦,似乎在讨论的是今天吃什么一般。

叶千帆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

什么?嫁给他?嫁给未婚夫的大哥?

他把她当做什么人?

或者他只是在开玩笑?在为沉西试探她?

顾沉舟夜色般的眸子带着怜悯,他低醇磁性的嗓音响起:“沉西对你这个样子,你如果执意嫁给他,以后只会受苦。”

“而我,”他深邃的眸子如同深不见底的幽潭:“嫁给我,我会好好对你。”

“够了!”叶千帆再也听不下去,贝齿死死地咬住了下唇。

她感到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原来在别人眼中,她是一个可怜卑微到了极点的人吗?

她目光灼灼,“我知道大哥是为我好,但是这样的话,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我爱的人是沉西,我嫁的人也只会是沉西。”

如果不是为了嫁给顾沉西,她何苦这样为难自己?做回金娇玉贵的叶家大小姐不好吗?

顾沉舟仰头看着她,“如果……”

“谢谢你的药膏,”她打断了顾沉舟的话,“我先回房了。”

她礼貌而客气地说完这句话之后,一手捂着依旧疼痛的小腹,艰难地往自己的房间挪了回去。

顾沉舟一直在她身后默默注视着她,脸上挂着温和包容的笑,仿佛毫不在意她的无礼。

只是那双眉眼之间,依旧是冷冽的寒意。

昏暗的房间,粉红的色调,某人温热的体温……

她被死死地压住,奋力挣扎却怎么动都动不了。

那场折磨,远没有结束……

“千帆?”

“叶千帆!”

一声大喊灌入她的耳中,将她猛地吓醒,环顾四周,才发现是在办公室。

她竟然在这里做了那个梦。

将她唤醒的女同事一脸不耐,“不是让你今天把表核算出来吗?你怎么又……”

话说到一半的女同事戛然而止,犹疑着问,“……你怎么受伤了?”

叶千帆掩饰地用手掌轻轻碰了依旧红肿的右边脸颊,“啊,我,新买的化妆品过敏。”

“过敏只过半边?”女同事一脸不信。

“我先试用了半边,”她不擅长说谎,随便糊弄了一下之后,迅速转移话题,“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见她不想说,女同事也不再追问,又回到了工作上,“上午给你的那个表格,下班之前记得给我。”

“好。”叶千帆应了下来,低下头看电脑上的数据,显然不愿意再说话了。

女同事悻悻地离开了。

茶水间。

“你们没看到,她今天又是脸上带着伤过来的。”

“小丽问了,人家说是化妆品过敏。”

“真搞笑,明明是自己被打了,还找那么多借口。”

“要我说啊,真不知道怎么会有人这么傻,被打了那么多次还不分手。”

“有错在先呗,一年前的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门外的叶千帆死死地握住了手中的杯子,几乎要将玻璃杯抓出划痕来。

是啊,是她傻,被打了一次又一次还是不肯离开。

可是她总是记得,沉西一开始不是这样的。

曾经他对自己温柔的不像话。

会变成今天这样,全都是因为一年前。

所以只要她努力一些,再努力一些,总有一天,他会变回熟悉的沉西。

正想着,手机忽然剧烈震动了起来。

掏出来一看,是一串没有规律的网络号码。

又来了!

她身子微微颤抖着,那个人又来电话了!

她哆嗦着手将电话挂断,死死地攥住手机,满脸惊恐。

手机嗡了两声,一条短信。

【小宝贝,不接电话的后果,你知道。】

她当然知道!她的手机会被疯狂地拨打电话,即使是关机也没有用,直到她接通电话。

几乎是短信刚发过来,电话又一次拨了过来。

叶千帆不敢再挂,快步走到无人处,深吸了一口气,接通了电话,“你到底要做什么?”

“宝贝,”经过特殊处理的声音尖锐刺耳,如同指甲划过黑板的尖利,引起人的不适,“今天有没有想我?”

“你有什么事?”叶千帆声音低而急切,“我还在公司,没事就挂了。”

“啧啧,真是个无情的女人!”

男人嗤笑,嗓音经过变声器处理后传入耳膜中令人毛骨悚然。

叶千帆握住手机的指节泛起了白,身侧的玻璃映照出她苍白如雪的脸颊。

三个月了,她总是接到这个神秘的电话。不分时间地点地打过来,挂掉电话就短信骚扰,在她接电话之前,绝不会让她有片刻安宁!

所有的尝试都做过了,可是网络电话根本查不到幕后人,即便是警察也对此无能为力。

“啧,你还冷淡啊,”男人被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徐徐响起:“订婚宴的那一晚,你让我回味无穷。”

是他!

订婚宴那一晚,趁她昏迷对她为所欲为的男人是他!

叶千帆死死的攥紧了手机,小脸泛白,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

“宝贝,只要跟了我,我会让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甚至可以帮你教训你那不知死活的未婚夫,。”

即便是冰冷的机械音,叶千帆也可以听出来男人声音里的蛊惑。

但是她自始至终一言不发,只是将手机放在耳边,愣愣地望着窗外,昏暗的夜色中,一盏盏的路灯依次亮了起来,她眼中却没有一点神采。

她明白电话另一端男人的恶劣。

她越是痛苦绝望,他就是欢快开心。他就是一个以她的痛苦为食的魔鬼!

所以她打定主意,不管他说什么,她都绝对不会再和他说话。

似乎是觉得这样的狩猎过程有些无趣,男人忽然顿了顿,声音里染上了几分危险,“出声,否则我就告诉你那未婚夫,一年前订婚宴那晚,你是怎么在我身下承欢的。”

不,绝不可以!

前所未有的恐慌袭上了叶千帆的心头,如果顾沉西受了这个变态的挑拨,一定会抛弃她的!她坚守的爱情会被破坏得七零八落!

她浑身抖如筛糠。

“不,不要!”叶千帆急忙出声,“我不准你骚扰沉西!”

“骚扰?”男人玩味地咀嚼着这个词。

叶千帆的精神本就紧绷到了极点,又被触到顾沉西这个逆鳞,再也顾不上许多,脱口而出,“不是吗?”

话虽说得厉害,她的手却抖个不停。

天知道这个变态会做出什么举动?万一他真的去顾沉西面前说什么,她和顾沉西的误会就永远别想解开了!

“是骚扰,你sao,我扰,”男人似乎确信自己拿捏住了她的弱点,又一次刺激她,“你那个打女人的未婚夫,是不是也这样说过你?风骚?”

叶千帆心里的弦彻底断了,“你知道什么?你不过是个躲在网线后面的卑劣小人,面都不敢露的变态,你有什么资格揣测我的生活?!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她说完之后,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胸口剧烈得起伏着,可是只有她自己的内心才最清楚地知道,她生气是因为那个人戳中了她最痛的痛处。

幸运的是,神秘人接下来真的没有再给她打电话了。

耽搁的这一会儿,公司里早已经没有人了。

她恍恍惚惚地走进茶水间,同事地给她一杯水,她咕嘟咕嘟灌了自己一大杯水,这才觉得心里没有那么狂躁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刚才那同事的眼神很不对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