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岁月不及情深沐如雪陆同书全集目录阅读

岁月不及情深是一本由作者与妖创作编写的都市爱情故事。小说中沐如雪深爱的男人害的沐如雪家破人亡,沐氏集团破产,沐如雪的父亲跳楼自杀,只因五年前沐如雪执意要嫁给陆同书,原来五年来的好丈夫竟然都是伪装,而她如今的家破人亡才是陆同书要给她的最大惊喜,而陆同书一直觉得,害的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就是沐家,却不知道他错的有多离谱。

岁月不及情深沐如雪陆同书全集目录阅读

沐如雪瞪大眼睛,瞬间起身向公司而去,此刻她已经忘记了一边的陆同书,一心只想赶到自己父亲身边。

她不会让父亲跳楼的!她一定要尽快赶到父亲身边,阻止这一切!

一边急匆匆赶过去沐如雪一边给父亲打电话,终于在快要到达沐氏集团的公司前时电话接通了。

“如雪,是父亲对不住你,竟然让你嫁给了这种人!”

“爸!爸!你别激动,有什么事我们一起想办法!”

“如雪啊!金月湾项目是陆同书设计的骗局!公司没了,如雪,公司没了!资金链一断,银行马上就来催账,这都是陆同书的阴谋!他是要我死啊!”

听着老父亲的哽咽,沐如雪泪如雨下,“爸,你别干傻事!我很快就到!”

她踉踉跄跄的下了车就要进公司大楼,只听父亲一句,“如雪,爸这辈子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

“嘭”的一声巨响,沐如雪愣怔的看着父亲砸在自己面前,鲜血迸溅到她的裙摆。

周围响起大片惊叫,然而她却觉得世界都安静了。

她父亲死了?被她最爱的丈夫逼死了?

她茫然的抬起头,看着人群后不知何时来的她陆同书。

他就站在那里,脸上微微带着笑意,没有一丝悲哀,看着她在这人间炼狱,无动于衷的作壁上观。

一早守在楼下的医生上前探查,“没气了。”

她愣怔怔的问,“你说什么?”

那医生拍了拍她的肩膀,“节哀。”

她像是如梦初醒,哐当一声跪在父亲的尸骨前,嚎啕大哭。

有人同情,有人可怜,有人好奇,他们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像是魔鬼的私语。

而人群之外的陆同书,始终无动于衷,他就那么看着她,像看一出好戏。

一夕之间,家道中落,丧父之痛让她恍然觉得,自己已经离开人间掉进了地狱。

“您好,沐如雪小姐吗?你母亲出了车祸……”

接连重击,她恍如一个幽灵一样飘荡着安排好父亲尸骨后赶忙去往医院。

“您好,你这张卡已经被冻结了。”

沐如雪在缴费台给母亲交手术费,一听这话,换了张卡给她,然而所有的卡都被冻结了。

“先给我母亲手术可以吗?钱我一定会交上的!求你了!”

原本天之娇女沐氏大小姐此刻也不过是个走投无路的女人。

缴费台小姐无措,“不行的,你去借借吧,医院不会赊账的,没有缴费单也不会为你母亲安排手术。”

沐如雪身体一晃,狼狈的撑住缴费台,颤抖着手打了陆同书的电话。

“同书,你借我点钱好吗?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陆同书,我求你了,是我的错,我不该纠缠你,我知道错了。你救救我妈好吗?我妈没错啊!”

那边轻笑一声,“好啊,不过你要答应给秋秋磕头道歉,给我父母墓碑前跪三天忏愧!”

在沐如雪身后的女人嫌恶的看过来,“没钱?没钱来这里做什么?浪费别人时间,没钱就等死好了!”

等死?她怎么可以让母亲等死?那是她妈,是她唯一的亲人啊!

沐如雪眼眶还红着,她已经没有了爸爸,决不能再失去妈妈了!

她哽咽着回答陆同书,“我答应你。”

“沐如雪,你记住,这是我唯一也是最后一次借给你。”

沐如雪拿着已经挂断的电话,神色凄惶的等待在门口,她太害怕了,怕最终自己一无所有。

当陆同书的车停在医院门口时,沐如雪已经被迫接受了自己如今家破人亡这个鲜血淋漓的事实。

那个曾对她言笑晏晏说此生绝不辜负沐如雪的男人一身冷漠的过来,叮嘱她。

“不要忘记你的承诺!”

她红着眼眶拼命忍泪,“我会的,我会的。”

连忙回答,生怕他反悔,毕竟她母亲的生死此刻全在陆同书一念之间。

俊美至极的男人似乎突然很烦躁,他冷笑着把一张卡甩在她的脸上,“滚吧!”

沐如雪慌忙捡起掉在地上的银行卡,飞跑着奔向缴费台。

沐如雪惊慌的坐在手术室外面,她现在很怕,怕她一回头家里人就真的只剩她一个了。

陆同书没有走,他靠在走廊另一边吸着烟,姿势一如既往的矜贵,不过他最近一直很烦躁。

他原本只想让沐氏破产,没想到沐成业居然那么不禁打击,更没料到沐如雪母亲会在去公司的路上出车祸。

一抹对沐如雪的心疼被他狠狠压下,她罪有应得!是他们害死了自己父母,他不应该怜惜这个女人!

“你记住,这是你欠我的!是沐家欠陆家的!”

他掐了烟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的沐如雪。

沐如雪仰起惨白的脸看他,“陆同书,沐家不是害死你父母的凶手,我父亲没有做过!”

陆同书笑,目光阴翳,“我亲耳听见的真相,怎么会有错?”

“沐如雪!你不必替沐家辩解,作为沐家的一份子,你同样也有责任!我会让你们一一付出代价!”

“我说了不是沐家做的!而且我们付出的代价还不够吗?”

她颤抖着声音问,“我已经家破人亡了,就算是沐家的错,也该偿还清楚了吧!”

时至如今,她再也不敢做和他在一起的美梦,他们之间血淋淋的事实让她彻底清醒。

“陆同书,我们离婚吧,我和沐家,从不欠你什么。”

离婚?不可能!

陆同书一瞬间暴怒,“你想离开我?就沐家犯下的罪孽,你这辈子都别想摆脱我了!我会让你一辈子都痛苦难安!用后半生来向我父母忏愧!”

说完他带着一身冷冽的走了,沐如雪捂脸哽咽。

她已经不剩什么了!没想到陆同书竟然恨她至此!

手术结束,医生出来她马上迎了上去,“医生!我母亲怎么样?”

“不太好,虽然目前暂时稳住了,但是患者肝脏破裂,需要器官移植。”

沐如雪感觉晴天霹雳,怎么会这么严重?

残忍的事实将她从恍惚的状态中硬生生的抓出来。

为了母亲的病,她到处打电话借钱,但是没一个人借给她。

就在沐如雪心灰意冷的时候,原来沐如雪的狂热追求者李进来了电话说是可以借给她钱。

“谢谢!谢谢!”她想都没想赶紧答应,连忙向约定好的地方去。

她知道李进对自己有想法,但是陆同书已经说过不会再借给自己钱,她已经走投无路了。

一推开门,沐如雪就被人拽进去禁锢在怀里。

她惊愕一瞬,用力挣扎,“李进!你放开我!这钱我不借了!”

身后的男人冷笑一声,“你说借就借,说不借就不借?”

这里隔音很好,没人听到她的呼喊,被狼狈的扔到床上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陆同书!沐如雪奋力挣扎想要拿到手机却被绑住手腕堵住嘴。

李进玩味的接通电话,“找沐如雪吗?不好意思,她正享受的很,接不了你的电话呢。”

沐如雪瞪大眼睛,他怎么能这么说!分明是他欺骗她强迫她!

挂断电话之后他解开沐如雪的控制,“你反抗不了我!”

衣服被扯碎,她屈辱的闭着眼,然而等来的不是残忍的侵犯而是暴怒的陆同书。

“哐当”一声,门被他狠狠踹开,冷眼看过来的他就像杀神临世。

“陆总?你也叫了她吗?”

李进笑了声,整理好衣服,在他过来时掏出钱包,将里面厚厚一沓百元大钞纷纷扬扬甩在沐如雪的身上。

“一次三万,还挺贵,这是给你的嫖资,剩下的就当我给陆总的小小心意了。”

沐如雪惊愕,“不,不是这样的!同书你听我解释!”

“咔哒”一声,李进关门出去了,陆同书眼神阴翳,语气冰冷,“沐如雪,你怎么这么下贱?”

“你想要钱是吗?”他弯下腰勾起她的下颌,阴冷一笑,“我给你啊!”

本就残破的衣服变成块块碎布,沐如雪一丝不挂的被他甩在冰冷的地板上。

“别这样同书,我没有做错什么,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想给我母亲攒齐手术费!”

她哀求的这个男人并没有怜惜她半分,一瓶瓶廉价的红酒倒在她裸露的身躯上。

“用这种钱给她手术?”他冷笑,“也不怕她知道后气死在手术台上吗?”

“沐如雪,你肮脏的身躯用这种廉价东西清洗都是浪费!”

空荡荡的酒瓶重重落在地毯上,他嫌恶的看了一眼凌乱的床单与狼狈的沐如雪,心中挥之不去的烦躁让他不断恶语伤人。

“看了你就倒胃口,恶心死了!”

沐如雪目光破碎难堪,她沉默捡起一张张纸币,分外清晰这来自最爱之人赠给她的人间炼狱。

然而此时的沐如雪决计想不到,离开后的李进居然见了那个人。

脸色臭臭的李进看着对面的女人,“陆同书应该是信了,妈的,早知道他去那么快我应该快的的!”

一听他们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那人急了,“就怕他反应过来!看来我得下点猛料了!”

……

余秋秋打开电话的时候陆同书正将沐如雪狠狠扼住咽喉抵在床尾。

只见他温柔的接起电话,声音里都能听出暖意。

“既然说了会过去就一定会去的,沐如雪?她也会去,你不要累到自己,我们很快就到。”

陆同书嘴角带笑的挂断电话,沐如雪愣怔怔的看着他。

耳边听着他将原本属于自己的温柔给了别的女人。

他真的好过分啊,陆同书你怎么能这么欺负一个爱你的人?

“三分钟,我在外面等你,收拾整齐一点,不要让秋秋担心你。”

说完他就出去了,沐如雪嘲讽的笑笑。

余秋秋才不会担心她,她几次三番陷害自己明显是恨不得自己去死!

她颤抖着手指整理好自己,门外的陆同书等的一脸不耐烦。

快到地点时他再次嘱咐沐如雪,“记得是磕头道歉!一定要让秋秋满意!”

让她满意?那沐如雪估计无论怎么样她都不会满意,所以她问陆同书,“那她要是不满意呢?”

“那就一直磕,直到她满意为止!”

沐如雪一愣,悲从中来,“陆同书,我从来没有把她从海上推下去,那些事我没做过!是她一直害我!”

陆同书回头看她,眼神黑沉沉的,“可是那艘船上只有你们两个人!难不成是她自己跳海自寻死路吗?!”

“她早就知道你会去!她这都是算计好的!”

沐如雪向他解释,被陆同书暴怒打断,“够了!沐如雪我原本以为你只是心胸狭隘,没想到还谎话连篇!”

汽车“吱”的一声停在余秋秋家门前,“沐如雪,记得你来这里的任务!不要惹秋秋生气!”

沐如雪简直不知道如何反驳他,余秋秋与她向来水火不容,见她如今家破人亡的凄惨样,那女人怎么会不开心?

她嘲讽的笑笑,跟在陆同书身后走进去。

既然想看她的笑话,那为了母亲的手术费给她看看又何妨?

一踏进门口,只闻一片浓重的血腥味,客厅中的余秋秋倒在一片血泊中,目光一扫大片鲜红映入眼帘。

“秋秋!”

陆同书连忙去看余秋秋,然而她却苍白着脸色望向陆同书身后的沐如雪。

“如雪姐姐,我已经答应了你离开阿书,你何必……何必派人这样对我呢!”

沐如雪懵懵的,这么对她?她怎么对她了?不是都顺她的心送上门让她看笑话了吗?

她这话说的不明不白,不就是故意往她身上扣屎盆子?

“余秋秋你不要瞎说!我没让人害你!到底什么回事你心里清楚!”

“够了!沐如雪!”

陆同书一把打断她的辩解,“之前你说秋秋自己跳海污蔑你,如今秋秋难道还要用自己的命污蔑你吗?!”

“同书!我真的没有做!我没有害她!是她害我!是她害我!!”

沐如雪简直歇斯底里,为什么她说什么陆同书都不相信?这就是事实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