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凶手都被我吓死了欧阳雪目录阅读

凶手都被我吓死了欧阳雪目录阅读

凶手都被我吓死了是一本作者如鱼创作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故事中欧阳雪在六年前还是威震一时的太后,可在将自己的侄女欧阳婉儿给送上了皇后之位之后,她却被人害死,而当她重生,成了一个小地方的郡主,本想要安然一生,却被人暗杀,更是卷进了一场谋杀之中,她要破案洗清冤屈,更要重新回到自己肆意平静的生活!

凶手都被我吓死了欧阳雪目录阅读

话说,我死的那天……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我的心情很舒畅。

因为,经过我多日努力,皇帝终于册封婉儿为皇后了!

可惜,我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尾。

结尾是……

婉儿将我灌醉后,囚禁在小黑屋里。

她用十几根铁链,“穿针引线”般将我“缝”在了凤銮宝座上。

至于目的,就是逼我交出传闻中的得之可得天下的“绝世秘密”。

她拿着装毒蛊的小瓶子,笑得很灿烂。

“母后啊母后,如果您老再不交秘密,我就放南疆最毒的蛊虫——‘万蛊之蛊’咬死你!”

“对……我还要杀死最爱母后的人陪葬!”

她表示,只给我一刻钟的时间考虑。

话音未落,她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然后,婉儿手一抖,瓷瓶掉在了我腿上。

然后,万蛊之蛊爬出了瓶子,一眨眼就钻入了我的伤口。

然后……

毒蛊一旦入体,神仙难救。

“这……”

婉儿妆容精致的脸,瞬间变色。

我抬眸,迷茫望向她:“现在,是不是连考虑时间都省了?”

“算了算了。”

她叹了口气,“就当你没同意吧。”

说罢,婉儿便跺着脚,气急败坏的离开了。

“等等啊……”

我对着背影大喊,可是婉儿早已不见踪影。

她还没告诉我,还要不要最爱我的人陪葬啊!

关键是,这个人是谁……

此时此刻。

小黑屋里,只剩我一个人,凄凄惨惨的等死。

闭上眼睛,回想我这一辈子,越想越委屈。

十四岁的我,被父亲送进宫里。

从小小答应封妃、封后,再至太后宝座,哪一步不是踩着刀尖走过来。

人到中年,又帮着我的养子赵卫寒争夺皇位。

朝堂上暗流涌动,我殚精竭虑、机关算尽,终于为寒儿杀出一条血路。

本想着到了晚年,成了太后,总能享点清福了吧?

却被害成这个死样子……

哎。

听说塞北古镇的烧鹅,外焦里嫩,唇齿留香,可惜再也吃不到了。

还有祁连雪峰的鲛人,能对月吟唱,美丽动听,可惜也不能去瞧了。

如果有来世

我一定要远离宫墙

趁年华未老,趁初心未改

以爱为营,以梦为马

为自己好好活一回!

……

许是我境遇太过凄惨,感动上苍,亦或是执念太深,咽不了气。

总而言之,我弥留之际、眩晕之时,睁开眼竟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思维还是欧阳雪的思维,身体却变成了另一个女子。

可惜,现在又要死了!

如今的我,确切的说,是个少女。

闺名杨锦瑟,年芳十六,乃是凌王杨凌的独女。

封号:永昌郡主。

永昌永昌,永远昌盛。

可是……这个丫头既不“永”也不“昌”。

从幼年起,就是个十足十的病秧子。

凌王遍访名医,得出一个“此女活不过三年”的结论。

凌王不甘心,不知听了哪路高人指点,说将其送往樱子岛言灵门,方可保住小命,延年益寿。

所以,我穿越后的六年,都在樱子岛上逍遥快活。

前几日,才被父王接回京都。

谁知,人在家中睡,箭从天上来……

——咚咚咚!

突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我将脑袋缩在被窝里,大气都不敢出。

“郡主!亲郡主!再不起床,我可踹门了啊!”

哈!

是阿若的声音!

来不及高兴,只听“哐当”一声。

门板……好像碎了。

一道翠绿身影径直冲了进来。

果然是我那全日制疯魔的贴身“丫鬟”——阿若!

当然,这并不是她的真实身份。

“郡主!……咦?箭!这里怎么有支箭?”

她尖叫着,直冲床边,大力推搡我的被窝:“郡主郡主郡主,大事大事大事!”

我装作刚醒的模样,揉揉眼睛:“何事?”

“看!”

她举着一封信,兴奋道:“情书!”

情……书?

我将被子裹成个团,露出脑袋:“哪来的?”

“挂在箭上!”

她满面潮红,狂烈的欣喜无处安放,“这种送信方式,真是太惊艳了!不会是你那个未婚夫写的吧!”

我瞪了她一眼,接过信笺,愣住了

血……

信笺背面,赫然印着一只血手印!

我唇角一抽:“这……你确定这是情书?”

阿若点头如捣蒜,“这个小手手,红彤彤、血淋淋,很符合你未来夫君邪魅狂狷的风格!打开打开打开嘛!”

好吧。

前段时间,当今陛下,哦,也就是我曾经的儿子,确确实实给我赐了个婚。

可那个家伙……

如果是那个家伙,本郡主今就让他血溅三尺!

打开,共有信笺两张。

第一张……

是一张地图。

阿若抢过去,细细研究一番,神秘的朝我眨眨眼。

“根据多年经验,我可以断定,这是一张……约会图。”

哈?

她指着地图的黑线末端,画着红叉的位置:“这,就这!约会的具体位置,错不了!”

可是……

红叉的位置,我认得。

云羽河的下游,那一带很荒凉,人迹罕至,鸟都不去拉屎。

地图上,竟画着一艘船!

阿若眼神发亮:“怎么样,敢不敢去?”

“不。”

我坚定的摇摇头,“除了傻子,没人会约姑娘去这种鬼地方。”

她白我一眼:“除了傻子,谁能看上你!去嘛去嘛去嘛。再不找点刺激,我体内的浪漫之血都要流光了!”

我懒得理她,打开第二张信笺。

短短三行。

字,写的很惊艳。

每一笔,都洒落遒劲、气韵天成,灵气涌动。

可读过内容,我脑中轰然一响,身子也霎时凉了半截!

“写了什么?”

阿若把信笺抢过去,朗读起来。

“今夜子时,月下相见……哇!真的是情书,被我说中了哈哈哈!”

她得意的笑,继续念:“如若失约,明日东口菜市场的十名无辜菜农,将毒发……身亡?”

“如若履约,你将得罪本朝身份最尊贵、心肠最狠毒的女人,惨遭报复,朝不保夕!”

念到这里,阿若脸,绿色。

“我天!这么恶毒的玩笑,卖菜的叔叔知道吗?”

而我脑海中,却闪过一个人的背影。。

本朝身份最尊贵、心肠最狠毒的女人。

除了她,还能有谁?

害的我尸骨无存、死无葬身之地的好侄女。

当朝皇后——欧阳婉儿。

作为一个被害惨死的“穿人”。

这一世的节奏应该是:忍辱负重、手刃仇敌、复仇成功、坐拥江山……

可我却毫无此意。

对于上辈子,我的看法是自作孽,不可活。

不论后宫争斗,还是助子夺嫡,我的手上没少沾血。

最后被害,纯属风水轮流转。

而且……复仇对象是皇后,成功概率实在不高。

大概率事件,是还未动手就身首异处。

重生一次,我已不再是太后,就应该忘却前尘,重新来过,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享受时光。

可怪就怪在,寄信人断言,我会同皇后结仇?

“恶作剧,一定是恶作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