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一胎三宝冷巍宇安青早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安青早小嘴儿不禁咬住了唇角,面色也泛白着。

“明天送雨轻和晨风上学后,我就会去找工作……至于他的事儿,往后再说罢。”

安青早如今乃至都不叫一声父亲了,对于安有余,她是非常寒心的。

殷丽徵盯着安青早,张了一下口,还想要问些关于小孩的事儿。

可安青早的面上显而易见的下了封口令,她不想让殷丽徵再问。

殷丽徵只的叹了口气儿,拉倒,她不想让说就拉倒。

到时安青早想要说时,自然会跟自己说。

倘若安青早不想说,即便是问也问不出啥的。

隔天清晨,日光明媚。

“妈妈,这是啥学校,为什么同学们穿那么贵的衣服!”安雨轻望着跟前这座金碧辉煌的学校,禁不住得问。

安青早抚摸着安雨轻的小脑袋,笑的绚烂无比。

“因为这是贵族学校啊,我可是花了非常多非常多的钱,才要你们进来的,不要让妈妈失落噢。”安青早面对俩小孩时从来都是笑嘻嘻的。

“哇,你看那小子穿的西服都是全球限量版的呢!那可是我昨晚刚在网上看见的,价值上百万……他该不会哪个国家的王子吧?”安晨风瞠大眼珠子讲道。

恩,这件衣服他昨晚就瞧上了。

这边,“小王子”的大名叫冷峻宸,他听见声响,轻蔑的勾起了唇角。

对于这些在背后偷偷妒忌他的人,他都轻蔑于顾。

“你们看,他好像还挺傲气的,他的脑袋好像还扬了一下。”安雨轻指着冷峻宸的背影,满脸惊异的讲道。

安青早盯着那抹傲然挺直的身影,突然让她记起了6年前那道凌冽的身形,好像有那般一刹那间,有些相像。

只是下一秒,她兀然甩开了这胡思乱想的想法。

“你们俩快去学校罢,妈妈要去上班了。”安青早笑嘻嘻的在俩小孩的面上,各自落上爱的一吻。

“妈妈再见!”安晨风拉着安雨轻的嫩手,便走入了学校中。

目送着俩小孩走入学校,安青早心中闪烁过一缕温馨。

不论多累吧,她一定要给宝贝们一个美满幸福的童年。

这样黯黯寻思着,安青早即赶紧前往新集团面试了。

安青早今天面试的,是冷氏集团的设计总监一职。

她这6年来,一直都在自学设计,有时会向姥姥学习。

虽然母亲跟父亲离婚了,可姥姥非常心疼自己。

她姥姥是世界著名设计师,如今已退休赋闲在家了。

“安青早,进来!”面试官忽然间在房间中叫道。

安青早的嫩手一紧,深吸了半口气儿,从容地走进去。

面试官把安青早上下端详了一番,才要她坐下。

简单的瞧了下她递来的资料,问了几句,便要她回去等电话。

实际上,这场招聘就是走个形式,他们的广告设计总监早就有内定人选了。

可盯着这么出色的安青早,还有她掌中的设计图,他们不乐意就如此撒手,她看起来确实是个人才。就算不给她总监的职位,招进来先培养着也没有坏处。

安青早典雅的站立起身来,微笑着向诸位面试官一一点头,转身离去。

“等一下!”恰在她走到大门边时,那女面试官忽然间叫道。

呃?安青早惊诧了下,可非常快,她的面上就带上了笑意,转身来。

“我们这儿还缺一个女助理,不晓的你有没兴趣?”面试官盯着安青早讲道。

以她的颜值,身段,气质,做一个女助理应当是绰绰有余罢。

安青早微微蹙眉,明白了什么,她似乎来晚了。

“抱歉,我不做助理。”

“你先不要这么急的回绝,我们这儿的助理薪水也非常高的,并且做好的话,到时也可以要你转成设计总监也说不定。”女面试官耐心解释道。

到时转不转总监,就是上边的事儿了。

安青早被面试官末了的那一句吸引了,心中还是有些动容的。

进冷氏集团做设计一把手,可以说是是她最大的梦想了,既然还有机会,那她何不为自己争取一下呢。

“行,那我啥时可以工作?”安青早随口问。

安青早还瞧了瞧墙上的时间,如今已经8点40了,今天是不可以了。

女面试官也同样的瞧了瞧时间,微微一笑。

“你去人力资源部报道,今天就可以径直上班了。”女面试官说完,便张口叫了下一位。

安青早禁不住得有些惊异,面试的当日便要上班?这是啥状况?

她懵懵懂懂办完所有手续,来到顶楼总裁办公间后,已经9点30了。

“拿杯蓝山咖啡来!”

忽然间,办公间里传来低沉醇厚布满了磁性的男子声响,好听而寒冽。

安青早即刻去泡蓝山咖啡,可她心中在疑惑着。

为什么唯有她一个助理,其她的助理呢?

泡好蓝山咖啡,安青早轻轻敲门。

“进来!”凉漠的口气。

安青早在进来时,惊异的发觉这帅气到无可挑剔的男子,居然是她昨天在殷丽徵家门边遇到的那“白马王子”。

并且,他的手掌掌中恰在端着蓝山咖啡喝,他的边上还站着一名极为妖娆的女人。

安青早再瞧瞧自个儿手掌中的蓝山咖啡,忽然间有某种从未有过的窘迫。

她的小脸蛋儿,不禁染上一缕的红霞。

没人告诉她,办公间里也有助理呀。

冷巍宇在此时,显而易见也望向了安青早。

是她!昨天在殷复徵家门边遇到的女子。

冷巍宇的眼神,不禁望向了她手掌中的蓝山咖啡,邪气地挑了下眉。

她就是人力资源部打电话讲的,刚来的助理?

安青早被冷巍宇看的周身不自然,特别是他那一双幽邃又布满了寒冽的眼睛。

“是安青早吧?把蓝山咖啡端来。”冷巍宇冷漠的讲道,同时也把手掌中的那杯蓝山咖啡放下。

安青早觉察到冷巍宇边上那助理炽热的光芒,她晓得,那是怒意。

冷巍宇接过安青早手掌中的蓝山咖啡,修长的手掌指在接蓝山咖啡时,轻抚过她的手掌指。

冷巍宇清晰的觉察到,她那一刹那间的僵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