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唇边痣苏燃陆劲by金笑小说阅读

唇边痣是一本由作者金笑创作编写的都市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苏燃和陆劲的都市爱情故事。故事中苏燃流连夜场,即使身处最混乱的销金窟,可她却一直节爱自身,她从没告诉任何人自己的过去,也没人知道她明明有钱了也不愿意离开的原因,当苏燃遇到了一个嘴边有痣的男人陆劲,她对陆劲熊熊燃燃起的感情吸引了陆劲,可陆劲非生即死的爱情,和苏燃痴迷他唇边痣的爱情,注定不会对等。

唇边痣苏燃陆劲by金笑小说阅读

大瓶的威士忌连着几瓶扔过来,这是会喝死人的。

周围起哄声极大,晓华哭的泣不成声,“燃姐,咱们不做了好不好。”

苏燃像被那男人一张一合的嘴刺激了,突然大笑出来,“都说唇边有痣的男人薄情寡义,这位公子哥还真是对女人狠得下心啊,不过,大家都是场子混的,有什么不能玩的。”

她竟当场把一扫红酒推车,长腿一盘,咬开瓶盖就灌,一下包厢里的气氛就炸了,起哄的吹口哨的,满眼兴奋,一瓶完了第二瓶。

女人半眯着眼狐狸一样勾人,红唇娇嫩,周围人受不了这刺激,哈哈大笑,顿时乌烟瘴气。

只那男人自始至终盯着她,满眼的讽刺和戏虐。

这是苏燃和陆劲中的第一次见面,香艳而残忍。

那天到最后,有人把烈酒浇到苏燃头上,顺着她光滑白稚的脸一直流到嘴里,她仿佛醉了,醉生梦死一样,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只眼前那颗痣不断晃着,谁都不知那天苏燃怎么了,一向只卖酒不掺和的苏燃怎么就突然放飞自我了。

那天都醉了,玩票的,或者挣钱的醉到最后没人清醒,所以也没人知道那天苏燃坐在地上哭了,只晓华过来抱着她喊命苦,苏燃却又突然笑出来醉醺醺的说酒话,“你是命苦,我可不苦,我自个儿乐意这样,因为我就是这种人,以前伪装成好人那都是假的,早晚有一天会有人撤掉面具看见我多肮脏。”

苏燃醒来的时候身边没男人,大概那些富二代也就捉弄这些在这还要装清白的服务生,对她们根本没兴趣。

所以苏燃醒来的时候就在包厢的沙发上,身上是晓华的外套,满地烟头酒瓶,乌烟瘴气的,客人散了,里面只剩下荒凉,酒瓶还在她身下,她烦躁的扔在地上,大概是有动静,领班的花姐满面春风过来。

“我就说你这脸不当头牌真是可惜了,你偏要卖酒,能挣几个钱。”花姐兴奋的,“我什么人啊,你平时这话一说动作一打眼就知道咱们都是老手了,我说你这种老手怎么还走穷苦路线卖什么酒,不当公主。

原来你是想一鸣惊人啊,得,你一战成名,把咱们头牌都打下去了,昨天可是小唐爷的生日宴,头一次打赏给到了八位数,还有啊,小唐爷昨天走的时候说了,桌上那些钱都是你一个人的,我就不抽成了,反正昨儿赚疯了。”

身后的服务生推车过来,红布下堆满现金,花姐拍着她手腕,“怎么样?这回挂牌不?小唐爷说下次来还找你呢。”

天上人间这场子是削金窝,因为放的开而闻名,是那些富二代放纵的地方,尺度够大,可就算如此,也没几个女人能做到苏然昨晚那么豪放,这姑娘简直一战成名了,“能攀上小唐爷那就是前途不可限量,咱们这也就花魁被小唐爷包过,现在看来也玩腻了。”

谁知道苏燃听得头疼,许是酒喝多了敲着脑袋嗓子都哑了,“挂什么牌,几点了花姐,我要去后仓签到领酒了。”

“领什么酒,你都这么有钱了,还卖酒?”

“不卖酒卖什么,卖身?我说了我不卖身。”

这话到现在花姐听了就有点装逼的成分了,也不生气,“小唐爷说今晚上还带朋友来,你准备一下吧。”

“我说不要就不要。”

苏然看着钱,抓了一把拉过门口张望的晓华塞她手里,“给你的,剩下的,我请大家喝酒啊。”

她竟一推车,那钱撒得到处都是,门口观望的各种眼神都惊到了,也没人敢捡,苏燃满脸嘲讽,“姐姐赏的,不要?不要就。”

话没说完一大堆人蹲下来抢,花姐吓疯了,瞪着眼,“你丫是疯子吧。有钱不要,就住你那破仓房?你是不是疯了?”

“钱算什么,王八蛋。”

不知苏燃是不是没醒酒呢,晓华看那些钱被人抢急了,“别抢啊,那都是苏燃姐的。”

着急的跑过来,“姐,你有这么多钱了根本不用在这做了,这里乌烟瘴气的,你怎么?”

苏燃拍着她,“这钱够你弟弟读书了,走吧,别留在这了。”

“那你呢?”

“我?我天生就是下贱的人,咱们不一样。”苏燃哈哈笑着,无所谓的挤过满地捡钱抢钱甚至大打出手的服务生中间,倒是一身潇洒,甩着外套,仿佛背后的一切都和她无关。

花姐站在走廊上摇头,自认阅人无数,在这场子里,为情所困的,为钱挣扎的,什么人没有,可苏燃这样的,还是第一个,作践自己没下线。

晓华在一边抱着钱都吓哭了,花姐看了心烦,“哭个屁,能干就干干不了就滚。”

“花姐,苏燃姐她。”

“人各有命,她想作践自己,谁能管的了?”

小唐爷大概是玩上瘾了,晚上又约朋友来指名找苏燃,花姐委婉的说了苏燃只卖酒,对方都气笑了,“只卖酒?那昨晚上是我喝多了看到幻觉了呗,叫她过来,爷买酒,我倒要看看她卖啥。”

苏燃漠然的推着酒车进来,就好像昨晚不是她一样,木着一张脸,扫了一圈,小唐爷今晚带的人和昨天不太一样,没昨天看到的唇边有痣的男人,她自嘲,自己这癖好还真是改不了。

小唐爷甩出钱来,“昨晚那样酒瓶自己来,再给咱们表演一个。”

周围目光盯着,苏燃无所谓的笑笑,“不要。”

“不要?她和我说不要?”

小唐爷才二十出头,却是欢场老手,此时似乎看到了有意思的东西,“别玩欲擒故纵这招,爷见过的比你上过的都多,趁我现在还感兴趣,赶紧的。”

“我今天没兴趣。”

小唐爷一把拉住她手腕,“别惹毛了爷,听见没,装逼装过了爷就懒得玩你了,到时候要饭你都吃不上。”

“吃不上就死呗,昨天是我自己个儿想玩,今天我突然不想玩了。”

这女人实在有个性,小唐爷那张娃娃脸兴奋的,“怎么的,你还挑客人。你这种女人,都到这了,还挑?”

话说的侮辱又难听,苏燃也不生气,永远都是眯着眼漫不经心的样子,她脸狐媚长相,就如天生适合欢场一样,几缕碎头发在耳边,柔和暧昧的灯光一照叫人想一口吃掉,苏燃手指挑着小唐爷下巴,“是啊,我这不是天生下贱吗,下贱到极致的人,就想自己高兴,全凭自己喜好,怎么不行吗。”

“有意思,这妞太有意思了,比那些听话的好玩。”

小唐爷来了兴致,“怎么的,不愿和我玩,你看看我这几个兄弟,你选一个。”

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面孔都是这种公子哥,在苏燃看来都是毛没长齐的小子,扫了一圈,“这几个我都不喜欢。”

“那这么说昨天场子里有你喜欢的?”

苏然转了转眼睛还没开口,门口就有喧闹,“中哥,你怎么才来,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苏燃一回头就见昨天那个最阴沉的男人进来,此时他站着,看出身材高大,和这些出来玩的穿着各种潮牌休闲的公子哥不同,他一身西装,眉头微皱脸上带着疲惫,可这种禁欲的诱-惑尤其是唇边的那颗痣,苏燃觉得自己大概变态了,一看到唇边有痣的男人,本能的兴奋。

那男人扯着领带在门边沙发上一坐,“有应酬。”

“又是老爷子啊,中哥你就担待点谁让你是继承人呢,不像我们家里还有哥哥顶着。”

几个人附和着笑着,奉承着,看得出这男人似乎在公子中很说的上话,一进来其他人就顾不上玩乐都过去说话,包括小唐爷,也满脸兴奋的,指着其他人,“我就说中哥心里有我,你们还不信,谈生意多重要都不会忘了兄弟的生日三天局,来来,喝酒。”

小唐爷走过去,一帮人呜央央,陆劲中拉起嘴角一副王者的样子,似乎也很享受其他人的奉承。

苏燃被忽略了,站在原地,直愣愣的看着那人唇边的痣,后者似乎感受到目光挑着眉越过众人和她四目相对,苏燃心里一惊,竟有一瞬慌了神。

主要是那男人的眼神太锋利,像冰凌一样,让人不敢对视,可苏燃错开目光后又觉得自己可笑,大无畏的看过去,竟也带着点挑衅,其他人注意到了陆劲中的目光,才想起来他们刚才玩的游戏。

有人小声在陆劲中耳边说话,一脸暧昧的指着苏燃,陆劲中饶有兴致。“呦?还挑人。”

“怎么样?”小唐爷也是回头看苏燃,“挑好了吗?”

苏燃眼神坦荡,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的事多不好意思,扯开自己的扣子,露出里面黑色蕾丝,嘴角带着不屑的笑,抬起手指,“我选他,要是他让,我就表演给你们看。”她指着陆劲中。

周围人一下起哄声极大。

陆劲中则是眯起眼,看着她没说话,小唐爷恍然过来,“原来是看上我们中哥了啊,小姑娘,你还真是胃口大有眼光。”

周围人也才明白过来,陆劲中之所以是这些富二代们追捧的头儿,是因为他背后的陆氏集团,不过这种场子的姑娘都以傍大款为己任,只要傍上了随便一个都行,反正也不能登堂入室,顶多被包两个月,当然这么多年也有野心的,可这些富二代们更知道欢场的女人玩玩就算了,谁会认真?

有这野心想法的人才是无知,却没想到今天就真有个无知无畏的,在他们眼里这姑娘显然是一系列都在引起陆劲中的注意,想要攀附他。

想到这小唐爷一下觉得眼前姑娘没什么意思了,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讽刺着,“我劝你消了这心,要是肯,跟我两个月,我给你最高的出场费,你要风光有风格光要钱有钱,但是中哥,就算了。”

陆劲中在这玩,却从来不碰这些女人,因为他觉得脏,他自己亲口说的。谁不知道这些人中就陆劲中攀不得,平时在包厢,一般姑娘都不敢坐他身边,以前有胆子大的,被扔出夜场都算轻的,谁都知道陆劲中有洁癖,他要玩也只玩干净女人,一般来了个雏,小唐爷让他先挑,能被他挑上的也不多,玩一次,就不会玩第二次了。

苏燃笑出来,知道他们误会了也无所谓,继续解扣子,指着她推车上的酒,看着小唐爷,“选一瓶吧。小唐爷不是要看表演,我也说了,我看到喜欢的就表演,他在,我就可以玩,他要不在,我自然不想玩。”

小唐爷皱眉,苏燃这样的女的,他没遇到过不知道苏燃是玩什么手腕,回头去看陆劲中,后者从始至终带着嘲讽,没任何表示。

“你这姑娘脑子有问题吧。”

“没问题,我也没想攀谁,爱信不信,我呢,在这工作也是个下贱的人,就爱作践自己玩。”

说着笑着她就自己选了瓶酒,“这个怎么样?不喜欢?”

皱眉似乎认真思考了一下选了个更大的,“这个,要不玩更刺激的。”

突然跳起来,把旁边麦架当钢管跳舞,妖娆,若即若离,跳的若隐若现裙子半露不露,各种妩媚,这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不行了有的过来拉她,她打开他们,把他们口袋里的钱都拿出来,然后往天花板一扔,眼神扫着陆劲中,“我是陪你们来玩的,钱,我自己也有。”

她那副放荡,真是让人抓心挠肝,小唐爷现在也不管那些了,抓着苏燃往怀里抱,苏燃却皱皱眉厌恶的打开,指着陆劲中,“要我陪也行,我只陪他。”

小唐爷嗤笑一声,“他不行,你不是处。”

苏燃也不生气,转转眼睛,“我曾经是处。”

那些人哄笑,都当是欢场上的玩笑话,气氛热起来,外面提心吊胆的花姐赶紧叫人来,呼呼啦啦的姑娘进包厢,那些富二代又喝多了搂着身边姑娘玩,苏燃看着没人再理她,突然心里一阵萧索,捡起地上的衣服,朝着包厢门走去。

她在这工作是因为这里晚上上班,纸醉金迷热闹,她害怕一个人呆着,只要一个人呆着尤其是晚上就会想起一个人,想起一段自己都觉得是上辈子的扎心岁月,有时候苏燃觉得自己活得如此行尸走肉真的没意思,可她又不敢死,怕疼,没勇气,胆小鬼,只能这样活着,找乐子,受罪。

回头看包厢里的人玩乐,她仿佛是局外人,落寞的抓着门把手要退场,可还没等出去,就被门边一只手抓住手腕,她回头,眼中只能看到那颗痣。

“喜欢玩?”

“嗯。”

陆劲中依然带着嘲讽,“是处吗?”

“不是。”

答案意料之中,“我只和处玩,不干净的我不要。”

“那遗憾了。”

苏燃笑笑要抽回自己的手。

可对方又捏紧了,“不过,你挺有意思的。”陆劲中站起来,回头看着屋里闹开了的人,“这里有点烦,换个地方?”

“你要带我出场?”苏燃抬眼,陆劲中长的好,可最打眼的还是那颗唇边痣,像是魅惑世人的印记。

“算是吧。”

他拿出一打钱来,“我现金不多,一会叫人给你一张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