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欢喜媒婆俏丞相花十七褚衍无广告阅读

欢喜媒婆俏丞相是一本由作者倚楼听风创作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故事中花十七是一个穿越而来的女人,穿越之后她成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媒婆,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御史大夫绑到了丞相府,还被要求顶替御史大夫的女儿林涵儿嫁给丞相褚衍,而第一天她就被俊美的丞相大人严刑拷打,可因为体内的剧毒,花十七没有将事情真相告诉褚衍,褚衍有会怎么折磨她呢。

欢喜媒婆俏丞相花十七褚衍无广告阅读

这时有人从外面端来两盆东西,分别放在花十七面前。

一盆是烧得通红的碳火,另外一盆是黑红斑点的肥胖肉虫。对于冻得上下牙齿直打筛子的花十七感受到火盆里的温度,是前所未有的温暖,而那盆抱团蠕动的肥虫则让人恶心到吐。

“你……你要干什么?”花十七有强烈不祥的预感。

没有人回答她,一人提起了花十七将她扣住,另外一人把她的头往火盆里按。

他们并不是直接打算烧死花十七,而是用碳火炙烤她的面部。

花十七被扼制得一动不能动,发丝让火星燎得发出刺鼻的焦味。

“有一种刑法将人置于碳火旁炙烤,将其一部分慢慢烤熟,不要人命……你说受这刑法的人能感受到自己的肉被烤熟的全过程,会是什么反应?”褚衍慢悠悠的说道。

他说的不是正在对自己所做的么?花十七听到他的目的,破口大骂,“褚衍你个王八蛋,有本事直接杀了我啊,折磨我算什么。”

“杀了你暂时可不会。”对于花十七的辱骂,褚衍不以为然。

“你个杀千刀的,告诉你不要让我出去,出去我一定会告诉皇上,告诉我爹,你大爷的……”

花十七的上半身发红发热,特别是脸更是烫得不行,眼睛也被熏得睁不开。

“告诉皇上你和林御史一同欺君?”褚衍转过身来。

林涵儿和褚衍的婚事是皇上圣旨御赐,如果承认才是真正的欺君。

“欺你妹,想屈打成招吗?!告诉你不可能!”花十七呼吸变得困难,口干舌燥,再继续下去她快成人干了。

过激情绪让她头晕目眩,大喘粗气。肠胃扭成麻绳,搅得生疼,应该是好久没进食的原因,最终承受不住晕死了过去。

褚衍挥了挥手,两人把花十七移开。

“把她泼醒。”

一盆冷水从头浇下,花十七毫无反应,再泼了一盆还是没动静。

“嘴到挺硬,身子却不行。”褚衍瞥向她,“等她醒了再告诉我,先送些饭菜,别让她给我死了。”说完便离了开。

花十七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的什么乱七八糟又不知道。只感觉很冷很痛,犹如掉进冰窖,又被放在火里焚烧。

痛,好痛,她的手臂特别痛,以至于痛醒了。睁开眼正看到一个人在踢她。

“你……?”艰难的发出声。

眼前是个漂亮姑娘,柳眉杏眼,橘衣华裳,年龄不大。

她蹲了下来捏住花十七的脸左右看了看,“果然长的一样。”随后用力放开了她,指甲划破了花十七的脸。

花十七缩了缩,这姑娘的行为告诉她,对方不是好角色。

“林涵儿已经死了,又出来你这个冒牌货!”漂亮姑娘言辞犀利。

这是跟林涵儿有仇的人?花十七自哀,有没有搞错,一个褚衍已经够她受的,还遇到林涵儿的仇人。

“你要做什么?我可是嫁进来的丞相夫人。”花十七怎么有种被御史老头坑了的感觉,貌似整个丞相府都知道她是假的,只有她在负隅顽抗。

“你以为有这张脸,衍哥哥就会喜欢你?做梦!”漂亮姑娘满脸不屑,“衍哥哥只会是我的,是我温柠安的!”

喜欢这张脸?花十七得到一个重要的信息。林涵儿之前与褚衍就认识?

该死的御史老头,起先也不说个明白,她就说怎么褚衍铁定认为她这个林涵儿是假的。

“那个……温姑娘是吧。”花十七嘶哑着嗓子,“你看我嫁过来只不过是尊圣旨,跟我也没关系。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抢你的衍……哥哥。”

“衍哥哥也是你能叫的?!”

'啪’,温柠安给了花十七一巴掌。

这姑娘看着小小的,手劲可不轻,这一巴掌下去,她的嘴角又出血了。

“好好好,我错了。”花十七现下可不想惹这姑娘,万一她跟褚衍那家伙一样心狠手辣,吃亏的是自己。

“真像一条狗。”温柠安冷哼。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别虐她就行,花十七不在意她的谩骂讽刺。

“我管你尊不尊什么圣旨,是不是真正的林涵儿,你这张脸我看了就讨厌!”温柠安抓住了她的头发往后扯住。

花十七的头皮被抓得生疼,又没力气反抗,只能仰着面。

“温姑娘,有话好好说啊。”花十七还是想以善为和,“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温柠安可听不进去她的话,目露凶光,拿出一瓶东西。花十七还没看清是什么,就被她把里面的东西倒在了脸上。

“啊~~”花十七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

她的脸……好似被灼烧一般,痛得侵入神经,倒在地上直打滚。

“你往我脸上倒的什么?”花十七痛苦的想要捂住自己的脸,又痛的不能碰。

温柠安往后退了几步,那张无害的脸上面露得意,“我看你变成了丑八怪还怎么顶着林涵儿的脸去勾温引衍哥哥。”

什么?这是毁了她容貌?!好恶毒的女人!花十七气血上涌,腥甜的味道在喉咙里不上不上,怨恨与疼痛相加,发出嘶声嚎叫……

“柠安你在干什么?!”褚衍听到下人汇报这里发生的事,疾步赶到。

“衍哥哥,她……”

褚衍从温柠安身旁过去,抱住了花十七,看到那张血肉模糊的脸,紧蹙眉头。

“你给她泼的是什么?”

见到褚衍为了一个冒牌货这样着急,温柠安恨死了,后悔没直接杀了花十七。

“问你?!”

褚衍提高的音量,把温柠安吓了一跳,她的衍哥哥可从来没有对她说过重话。此时眼泪都快出来了,极其委屈。

温柠安把手里的瓶子不情不愿的递给褚衍,褚衍看后望了她一眼,忍住了不平静的心,对随从说道:“去打盆水来给她清洗,把凝脂膏取来敷上。”

随从很快去照做,褚衍放下了花十七。

花十七本就身心疲惫,又被折腾的毁了容,再是铁打的人也经不起这样的折磨,她的意识早就恍惚,无法集中精神,成了任人宰割的状态。

唯一有感知的是她被人抱住,褚衍来了,还有他和温柠安在对话,好像在争吵。具体为什么事她听不清楚,耳畔只有嗡鸣声。

“柠安,你知不知道在做什么?!”褚衍沉声斥责。

“她是假的林涵儿,我不想让她顶着这张脸。”温柠安道。

“她现在是代替林涵儿来出嫁过来的,你毁了她的脸,让我怎么给林嘉那老头说法?怎么给皇上交代?”褚衍冷冷道。

“她本来就是假的,衍哥哥你明明知道,为什么不告诉皇上?借此机会扳倒林御史?”

“我自有其他用意。”

“是真的有其他用意?还是她和林涵儿长的一样,你犹豫了?”温柠安质问。

“不是。”褚衍果断回答。

温柠安才不信,“她林涵儿没福气,死了,林御史又找一个假的来,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规劝道:“衍哥哥,你不能因为和林涵儿有交情,心软啊。”

“现在你毁了她的容貌,是出于帮我扳倒林嘉的心?”褚衍问道。

温柠安低下了头,“我是有私心,可我也是为了衍哥哥你好。”抬起头,“以前就给你说过那个林涵儿不是好人,隐藏真实身份与你相交,就是为了帮她父亲。”

褚衍沉默了,过了好一会,闭上了眼,“算了,她的脸毁了就毁了,这次我就不追究。”

温柠安欣喜,她就知道衍哥哥不会怪她的。

“衍哥哥你还打算留着她吗?”

“这是我的事,你不许再擅作主张。”褚衍的话不容反驳。

“随便你吧,我不管了。”温柠安跺脚生气走了。

花十七娘不知道躺了多久,她虽然很累,却没有睡过去。她的脸被上了药,已经不疼了。

期间有人给她喂了饭食,她吃了下去,她要活着,活着才有希望。

吃过饭休息了一会,精神状态好了些。毁了她的脸又给她上药,想来褚衍很在意她这张脸吧。

温柠安已经不在这里,而那张独一无二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她一点都不想见到的人。

那张一直认为很好看的脸现在在她眼里成了山野狐怪,异常丑陋。

“我就是林涵儿,无论你问我多少遍也是。”花十七坚定如初,自行先开口。

有人给她吃饭,肯定是褚衍吩咐的,她有饭吃代表不会让她死。都到了这种地步,她是打死都不会屈服,等到她那所谓爹来寻人,到时候看这该死的家伙怎么办。

褚衍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手中折扇,随从端来了那盆令人头皮发麻的肥虫。

这是对她的逼供又开始了?

“这个叫作食铁虫,顾名思义连生铁也能吞食,它更喜欢鲜血的味道,一但唤醒,会根据血腥味将其血液吸干,再吞食其肉。”

褚衍做完介绍,花十七心惊肉跳,嘴角抽了又抽。

随从往里面倒了像面粉的东西,接下的画面让花十七毛骨悚然……

那些黑红胖虫突然跟打了鸡血般从盆子快速爬出,全部都朝花十七娘而来。

爬行的速度用电闪雷鸣也不为过。

花十七娘炸尸般的跳起,什么痛啊,虚弱啊……通通抛于脑后。

求生欲极强的她窜到了褚衍身上,紧搂脖颈,整个人跪在他的腿上。

花十七就算被吓得不行,也还是有决断的,这些虫的速度快,她怎么逃也躲不过,不想被咬到只有到褚衍身边。

随从见到花十七的作为,纷纷惊骇。刚才花十七的反应太快,他们连阻拦的机会都没有。

那些食铁虫已经根据花十七身上的血腥味爬向褚衍,两随从没时间把花十七从褚衍身上扯下来。

被花十七搂脖颈,褚衍厌恶的不行,奈何她抱得太紧,让褚衍一时无法挣开。

随从横腿扫过,暂时扰乱了食铁虫的进程。随后他们分别又撒出一把东西。

食铁虫才停止前进在原地蹦跶,蹦着蹦着就硬了不再动。

阻止住食铁虫,两随从赶紧把花十七拖拽下来。见到下面还有蠕动的虫子,花十七灵巧的从随从手里逃脱,又想往褚衍怀里跳。

两个随从这下手疾眼快抓住了花十七,她没跳上去,却一把抱住了褚衍的腿。

“大哥,我错了,大哥,我真的错了,您饶我一命吧。”这样下去褚衍不会要她命,也会被玩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她是要报仇的人,不能就这样挂了。

褚衍刚整理好衣物,又被突如其来地抱大腿,此时嫌弃不已。

两个随从赶紧把花十七拖开。

“既然不想死,那就让我有个不让你死的理由。”褚衍没好气的甩了甩被花十七抱过的衣角。

“我真名叫花十七,是一个媒婆……”花十七把来龙去脉如实告诉出来,并且哭得梨花带雨,“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只不过是个路人甲,偏偏摊上了这趟浑水。”连连求饶,“大哥,不,丞相大人,我什么都说了,您就放过我吧。”

先前还硬气十足的人,现下跟狗腿一般,褚衍一脸鄙夷和不耐烦。

想活命也可以。”淡漠的声音说道。

“怎样才能活命?”花十七立马收回哭腔。

“做我的人。”

花十七抱住了胸口,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你的命现在就是我的,只能为我做事。”褚衍有些无语花十七的误会。

原来是这个,花十七松了口气,“愿意愿意,只要不让我死,做什么都愿意。”

在她毁容期间模糊听到褚衍和温柠安的对话,得知林御史和褚衍之间相互不对付,看来是要利用她。

“好,那就先替我办第一件事,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什么事?”

“去查清林涵儿的死因。”

“我一定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花十七也不问缘由,这是讨好上司的最好表现。

其实花十七知道林涵儿是怎么死的,这是她唯一能离开这里的机会,才不会立马告知。

“你知道上一个不听话背叛我的人现在怎么样了么?”褚衍俯下身,在她耳旁轻声说道。

“死了?”

褚衍轻轻勾起嘴角,“割耳挖眼,断手断脚,现在还在桶里活着。”

花十七寒毛竖立,栗栗危惧,先前还藏着的小聪明烟消云散。眼前这个男人也太可怕了,与他的外表怎么都联想不到一块。

褚衍很满意花十七对他的恐惧,“先送你个见面礼。”

花十七还没从恐惧中完全缓过来,手颈突然一疼。只见一只白色虫子钻进了肉里,花十七下意识的直甩手腕。

“这是什么?”

“食铁虫的幼子,三天之后会长大,它没有出来,就会在你体内迅速生长,不到一天便会肠穿肚烂而亡。”褚衍说道:“给你三天,三天没有把查清楚就不用回来了。”

花十七瞬间石化住,她这刚中了毒不久,现又被钻虫,是不是太过于悲催了。

“我这伤也不会三天就能好啊,到时候我爹……御史大人问我怎么解释?很容易让他猜测我可能屈打成招了。”为了活命花十七娘再怎么有怒气也不敢直接和他正面刚。

“自行想办法。”褚衍不打算再跟她多说什么,起身走了。

花十七还想开口。褚衍身影已经远去,丝毫没作停留。

花十七摸着缠满白布的脸,不知道她的脸被毁成了什么样,还会有人认不认得出她。

拖着沉重的身体从地牢里出来,犹如从地狱里爬出来重见光明,那种久违感只有亲生经历的人才能体会。

外面雪停了,融化了不少。刺骨的寒冷把花十七冻得瑟瑟发抖。

她紧咬牙关,眸子凛冽。温柠安,褚衍,两人对她的所作所为,总有一天她都要加倍讨回来!

假身份被戳穿,待遇并没有受到影响,她还是丞相府的夫人,身上的伤也有人治疗。

只不过不能见人,对府里上下称生了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