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二次深陷温言和喻成州完整版阅读

二次深陷是一本由作者心上星创作编写的都市爱情故事。小说故事讲述了温言和喻成州都市爱情故事。小说中温言在十年前救下了流落街头的喻成州,在温家的帮助下,喻成州和温言青梅竹马的长大,而当喻成州让温家全部被毁,温言也一无所有的时候,温言才发现,自己从没看透过这个爱了他多年的男人,在温言发现自己怀上了喻成州的孩子之后,她想要将孩子打掉,却遇到了寻来的喻成州。

二次深陷温言和喻成州完整版阅读

昨天这个时候她还在温家说起孩子的胎动。她比任何人都希望这个孩子能来到这个世上,又怎么会打掉?

是他把温家毁了,现在还来问她孩子到底是怎么没得,他还有没有良心?

刺目的白炽灯里,胳膊被他的大手抓的生疼,温言忍着疼痛,看向男人英俊邪肆的面庞上,她扯出一丝笑,声音透冷,“孩子生下来,莫非要让他叫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为爸爸吗?”

男人紧抿着唇,面上涌出挣扎,那双因用力而攥的发白的手指蓦然松开砸向了她身旁的墙壁,“言言,我告诉过你的,我需要一个孩子,可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话呢?”

十年前,她救了当时一无所有的喻成州,给了他一个家。与他上了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

直到现在温言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爱上他的,或许是因为他长的好看,或许是因为他的音色温暖,又或者是从第一开始,她给了他恩惠,就理所当然觉得这个人是她的。

说不清是什么理由,但从嫁给他,到后来有了孩子她都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直到温家一夜之间覆灭,她眼睁睁的看着父母自杀死在眼前,她才明白,喻成州骗了她。

他利用她对他的爱,在温家忍辱负重。花了整整五年的时间让温家成为了他抢夺喻家家主地位的垫脚石。

作为帮凶,喻成州施舍般的留下了她,被喻家当成是他的私有物一并送到了老宅里。

他当着老宅里所有下人的面羞辱她,没有了曾经的温言软语,不给她留一丝情面。

在他眼里,她跟那些被扒光送到他床上的那些妓女唯一区别就是她给他怀了孩子,还有利用价值。

而现在,孩子没了,她就变得罪无可赦。

医院里刺鼻的消毒水味让她作呕,温言按捺下住身体一阵一阵的不适痛感,轻轻一笑,“喻成州,我现在对你没有价值了,放了我吧。”

头发却是被他一把揪住,他将她扯到眼前,逼迫她看着他的眼睛,“温言,你休想!”

他的那双眼睛深邃迷人,此时浓烈的翻滚着,她捂着头皮痛呼出声,挣扎着,却是被他一把按在怀里。

温言就听见他趴在她的耳边低笑,“言言,你不乖。”

他一笑,就代表着有人要遭殃。

上一次,是一个背叛他的喻家人,那人后来被折磨死了。

现在轮到她了吗?

头被他轻轻抚摸着,像是在摸着一条忠诚的狗。

她嗅着他身上气息,趴在他怀里颤抖。

喻成州按着她的头,像是在贪婪的呼吸着她发上香气,半晌,才在她耳边低语。

“言言,作为惩罚,我要把你关到为我生下孩子为止。”

昨夜下了一场大雨,屋内阴冷,潮湿气很重。

为了防止她自杀,捆绑着的绳索变成了柔软的宽布,缚着手腕,牢牢的绑在床头。

睁开眼是一天,闭上眼又是一天,屋内除了能听到自己微弱的呼吸声,安静的让人抓狂,温言甚至不知道从那天被他关到这里以后,已经持续了多久。

门开了,喻成州走了进来。

像往常一样,黑暗里亲吻她,拥抱她,做着最原始且最亲密的事情.

而她就像是一条死狗摊在床上一动不动。

“言言,你理一理我。”

温言咬紧下唇,唇齿间似乎是尝到了血腥味,她别开头去。

流产后都没有好好养着的身子,因他更加疼痛难忍。

“言言,你还是爱我的对吗?”

温言依旧没有说话,喻成州低笑出声,“你看,至少你的身体对我很诚实。”

温言觉得自己可能确实还爱着他否则,不可能会任由他胡闹的在她身上发泄。

“喻成州,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样?”

死这个字他似乎很敏感。

在听到这个字眼后,起身,黑暗中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觉得他连声音里都带着一股子凶狠,“言言,你不能死,你得陪着我,看着我是怎么把那些欺负我的人统统都踩在脚下。”

他冰冷的手一遍一遍的抚上她的脸,最后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你是我的,就算下地狱我也要你陪着我。”

“如果是地狱,那我已经在了。”

他沉默了片刻,眼睛有些阴郁,“这段时间,你好好的呆在这里,等到我们有了孩子我就放你出去。”

后面的话温言已经听不清了,也不想再听了。

他为什么还没死?

她把他从地狱之中拉出,他却再把她拖了进去。

眼泪在他离开之后,彻底的滑落。

门再次被推开,屋里的灯亮起,刺目的光亮让她仿佛是被掀掉了最后一层遮羞布,暴露在人前。

江宁踩着红色的高跟鞋走进来,温言在看见她后长舒了一口气。

江宁是她的多年的同学和闺蜜,如果不是她,温言觉得自己可能撑不到现在这个时候。但温言还是排斥江宁看到这样一身狼狈的她,她扭动着被绑着的手臂遮了遮眼睛,“江宁把灯先关了。”

“求我。”

带着鄙夷的语调,让温言身体一僵,“你说什么?”

着了一身艳红色衣裙的江宁走到温言的床头边上,抬手拽着绑着她的宽布,将人拉到近前,“我说你求我啊。”

身体跌回床上,温言看着昔日的闺蜜如今像是变了一个嘴脸的模样,只觉得遍体生寒。

“江宁,你怎么?”

镜子的反光打在脸上,她抬手臂遮挡,手臂却是被江宁一把扯住,扳倒一旁,“好好看看你自己,温言,你现在跟婊子有什么区别?”

镜子里的女人仿佛是苍老了二十几岁,原本红润的脸色变得苍白,眼带下垂,眼眶深陷,长发凌乱且枯槁,怎么看都是命不久矣。

难怪喻成州每次来,都是关着灯做,这样的女人连她都不愿看上一眼,更何况是他。

温言将镜子一把挥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老实点。”

脸被扇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温言掩下口中腥甜冷笑出声,“江宁,你动我?不怕喻成州知道之后,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吗?”

“喻成州?”江宁却是一笑,“他现在恐怕还在忙着喻家夺权的事情,可没时间管你。要不然,他怎么会请我来照顾你?”

“你要干什么?”

温言转过头来看着她那张伪善的脸,忽觉的有些恶心。

亏她这么多年以来百般照顾她,还帮她们江家还债,她就是这么对她的。

“很简单。”她搬了张椅子坐在床边,看着她开了口,“我帮你离开喻成州。”

温言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你会帮我?”

江宁也不怕她笑话,摸着自己涂了红指甲的手指,一笑,“你知道他最近为什么这么对你吗?知道他为什么会逼着你生孩子吗?明明之前他爱的人是你。”

温言咬紧下唇没有说话。

“因为他最近才发现,当年帮助他们母子从喻家老宅逃出来的司机就是我爸爸。我不能生育,可你能。他打算等你怀了孩子后,与你离婚,娶了我,这样伪装成是我的孩子,喻家就能接受我成为喻太太了。”

难怪他会说他需要一个孩子,难怪当孩子流掉之后,他会那样着急。因为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与江宁结婚,为了她,她被怎么羞辱都可以。

喻成州,那你还记不记得,到底是谁把你从雪地里救出来,给了你一口饭吃,给了你一个家的?

“好,我答应你。”

“温言,把刀放下!”

“言言,看在你我都是好朋友的份上,你听我一句劝,回来,回到喻总身边。”

两个人站在一起的确很配。

天台上,风将温言身上的白裙吹起,她横刀站在原地,将匆匆赶来的喻成州看着,最后将视线移到了江宁身上。

江宁在混乱中给她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快点。

温言却是看着她的眼神笑了。

这是一场戏,一场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独角戏。没想到,她和喻成州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就是不知道喻成州在看见她死后还会不会记住她。

“温言,你回来,我可以给你自由,可以一切都既往不咎。”

风中透着冷意,就像是温言已经死掉的心,冰冷。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她刚刚嫁入喻家的时候她或许还能相信,可现在……

她退后了一步,腹部的抽痛让她双腿有些发软,她努力让自己不再这两个人面前屈服,摇了摇头,“喻成州,回不去了。”

也不想回了。

三年的时间让她身心俱疲,活成了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与其被抓回去,当成一个怀孕的工具,倒是不如放手一搏。

在黑暗里被关了太久,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他的样子了。今日穿了一身黑色风衣的喻成州,立在风中俊朗无比,走之前再见一面也好。

“喻成州,我死后,不用立墓碑,把我的骨灰撒进海里吧。”

“温言,你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怎么可能会忘,他说过的任何一句话,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包括那些冷言冷语。

可能是因为她良久的沉默,让他看上去有些疲惫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抹慌乱,“温言,听话,你回来,我不能没有你。”

他见她依旧没有动,上前一步,俊朗的面容上映出了疯狂,“你不是爱我吗?你若是死了,我就去找你。生生世世缠着你,让你不得安生。”

可爱是双向的,她一味地付出,得来的只有欺骗。

沉默寡言的三年里,终于认清了这一点的温言第一次自嘲的笑出声,“算了吧,我累了,别缠着我了。”

喻成州却是盯着她,面色挣扎,吐出的话显得十分艰涩,“你不能这么自私。”

可是她一向都很自私,自私的不想与人任何人分享他的爱。

“言言,其实我……”

“成州,言言可能是在恨我。”

风里,江宁一脸委屈的攀上了喻成州的手臂,将整个人都靠在他身上。而喻成州的话被打断,他蹙着眉头再看了一眼温言后,将身上的黑色大衣脱下来披在了江宁身上,“这里风大,你先回去。”

这一刻温言只想给自己一巴掌。

她刚刚竟然还在希冀,喻成州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她爱的是她,而不是江宁,那这样她可能会毫不犹豫的丢下手里的刀,跑向他。

可现在算什么?跳梁小丑?

这么久了,她难道还没一点自知之明吗?

温言将手中的刀放下了,在远处那两个人低声说话的时候,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温言!”

别了,喻成州。

“近日,原温氏集团千金温言去世,受其影响环球集团发生了一起重大的人事变动,原集团内部高层大换血。据闻集团新任执行总裁将会是由叶城喻家家主喻成州继任。”

“欢迎收听晚间播报,环球集团新任执行总裁喻成州于昨日发布会上公布了一则喜讯,他将会在5月21日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有爆料称,新娘出身平凡与此前去世的温氏千金……”

窗外轰隆一声惊雷,把电视机里的声音都遮盖掉了。

温言索性关了电视机,赤着脚走到窗户边。

窗外下起了一场暴风雨,雨水拍打在玻璃上,形成一条又一条的水渍。

521,我爱你,多么美好的寓意。

就在他看着她死后的两个月,就迫不及待的要娶江宁为妻了。

“人现在屋里吗?”

因电视机关闭而瞬间安静下来的屋子里响起了断断续续的交谈声。

“在呢,下这么大的雨能去哪?不过江姐,你既然要把这小妞送走,何不让我们哥几个先玩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