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独家占有简柔我见青山全章节目录阅读

独家占有是一本由作者我见青山创作编写的都市爱情故事。小说中简柔是小说的主角。小说故事中简柔长相出众也是村里的唯一一个大学生,可因为简柔的母亲遭遇车祸,更是没钱救命的时候,简柔却拿了二十万的巨款回到了村里,母亲虽然保住了性命,却也变成了一个植物人,而简柔却在日复一日中肚子大了起来,在嫁给了一个无能的男人之后,简柔日日被家暴,可孩子却身患疾病,简柔只能去找孩子的亲生父亲。

独家占有简柔我见青山全章节目录阅读

人道周家厚道,不嫌弃简柔带着野孩子进家门。

也有人道周家儿子便宜娶了个天仙,二手的也值了。

如今一转眼,四年过去了。

已近凌晨,村里陷入静寂,偶尔有几声狗叫传出。

如今农村也有钱了,各家陆陆续续都修起了小楼,可在一处处建起的小别墅中,周家的破屋仍是十几年如一日。

突然的,周家的灯亮了起来,紧接着敲敲打打的声音传了出来。

周围的邻居对此早就见怪不怪,简柔嫁过去后,丈夫一喝了酒免不了一顿拳打脚踢。

一直以来,简柔就算被打得再严重,始终都一声不吭。

可今晚不同,打骂的声音没持续多久,就见她抱着孩子逃了出来。

“妈妈,我好痛。”

靠在简柔的怀里,周安安哭泣着小声说道。

简柔用尽了浑身力气抱着他跑,听着他这么说,又急又揪心:“安安别怕,我们快到医院了。到了医院,吃了药就不痛了啊!”

……

镇上的卫生所里,医生给已经痛得浑身被汗水浸湿的周安安检查后为难的摇摇头:“这孩子的病我们这儿治不了,你还是赶快往大医院送吧!尽量快一些,不然孩子可能出问题。”

“医生,我的孩子到底怎么了?”

简柔听到这话,彻底的慌了,她无助的看着医生,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

这时的她左脸颊红肿着,额头也磕破了,露出的一截雪白的胳膊上更是有几道青紫。

明明一个生得姣好的人儿被打成这样,任谁看了都心有不忍。

“具体的还是要做过检查后才能确诊。对了,你带钱了吗?看孩子的情况,接下来治疗的费用可不低。”

医生看了看狼狈的简柔身上已经很旧的衣服,只能是无声的叹息。

一听到钱字,简柔立刻像惊醒了一般,她立刻捏着一小叠钱递到医生面前:“我有钱,这是我这几年攒下的。求求你医生,救救我的儿子,他不能有事的。”

慌了神的楚柔痛哭着,就要把钱往医生手里塞。

这钱医生哪里敢接?

“你别急,我替你们找车,送你们进城。”

心急如焚的简柔连夜带着周安安赶到了市里的大医院。

她嫁给周强的这些年,日子过得很苦,平日里为了给周安安吃点好的,补些营养都必须精打细算,更别说为他买医疗保险。

所以去医院的路上,简柔就开始忐忑接下来的医疗费。

一到医院,周安安就被紧急送到了急诊室。

另一边,简柔仅有的几千块缴了各种费用,基本就已经没了。

只是,她都还来不及忧愁接下来的治疗费用,医生的话已然让她脑子一炸。

“怎么拖到现在才送来?孩子是小儿急性肾炎,浑身都已经水肿了,再晚点送来都要开始出现肾衰了。”

虽然医生没有直说,可简柔明白,这是暗里在说她为人母却不负责,拖延了病情,差点让周安安送命。

不久后,简柔神情凄然的走出了医生办公室。

这时已经凌晨三点,走廊里安安静静,没什么人。

突然的,就见她抬手狠狠甩了自己一巴掌。

跟着她的泪便夺眶而出。

她到底是在做什么啊?

明明两天前周安安就开始吵着说不舒服,可那时候她以为只是小孩子肚子不舒服,给了点治肚子疼的药就没有再管。

哪知,事态会发展成这样?

不过,接下来周安安一系列的治疗费可是不便宜,她并没有多少时间去哀伤。

很快,简柔就振作了精神,想着怎么才能赚到钱。

可说起赚钱,又哪是那么容易的?

她十九岁中途辍学,哪能找到合适的工作?

再说就算她马上上班,周安安的病也不能拖到她拿到钱。

走投无路的简柔守了昏迷的周安安一天,不眠不休的她更是四十多个小时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最后,脸色苍白的她问同病房的病人家属借了手机,出去后凭着她的记忆,拨了一个电话。

简柔的记忆力向来很好,那串数字更是改变了她的人生,故而过了这么多年,仍然牢牢的印在她的脑海里。

好在,对方并没有换手机号,滴滴的几声后,那头传来了慵懒且带着一抹妩媚的声音。

……

约莫一个小时后,化着浓艳的妆的张然踩着高跟鞋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简柔看到她的时候,也很意外。

“我没想到你真把那个孩子生下来了,而且……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

她们二人站在病房外,张然看着带伤又满身破衣的简柔,不禁唏嘘的说道。

张然本来想抽支烟,可看了看在医院,又赶忙把烟放回了包里。

简柔一直垂低着头,她的目光自然也落到了张然的包上。

虽然她认识的名牌不多,可是爱马仕她还是知道的,她更知道这小小的一个包就足以抵周安安的治疗费。

“我曾经说过,做了那笔生意就再也不找你。可是现在,我的儿子病了,我需要钱。”

简柔下了狠心,她猛地抬头,咬着牙说道。

当然,张然也不会突然大发善心的过来看简柔。

她听简柔这么说,随即从包里拿出了一万块:“有个活儿没人愿意接,这是定金……”

不等张然说完,简柔伸手接过钱:“我做。”

荣城,景庭会所地下车库,一辆黑色的MINI小跑上,简柔安安静静地坐着,直到淡雅的妆化好。

“你这清纯可人的模样,任谁看了不喜欢?”。”

张然收拾好化妆品,她点了一支烟后,满意地看着身旁的简柔。

“3028号房对吗?那我……上去了。”

简柔强装着镇定,可她垂在膝头的双手一直紧紧捏着,到底还是紧张的。

看她这般,张然突然生出点怜悯之心:“你真想好了?一个晚上十万,你应该很清楚得是什么样子才能拿到这个钱。”

“我知道,可是安安的医药费不够,我需要钱。”

抿了抿唇,简柔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说完便下了车。

周安安的治疗费虽然不是天价,可是简柔靠打工,根本付不起。

再有,要是没有张然给的那一万块定金,她连买一碗白粥的钱都没有了。

待会儿上去后,她当然清楚会遇到什么。

整个荣城都找不到姑娘愿意来,可她为了救儿子,真的可以不把自己当人看。

五分钟后,简柔站在3028号房间外,随着门缓缓打开,她没有一丝犹豫就走了进去。

……

入夜九点左右,陷入夜幕中的荣城褪去白日的庸碌匆忙,在璀璨的霓虹中开启了迷幻的时光。

处于市中心最繁华地段的景庭会所五年前开业,近几年逐渐成了城里名人富商们应酬小聚最爱来的地方。

而景庭会所的老板费北山从穷小子到身价数亿也不过二十来岁,堪称传奇。

此时,会所十层以下的休闲娱乐区喧闹浮华,可上面星级水平的酒店客房就安静了许多。

只是这片静谧突然被从3028号房跑出来的简柔打破。

她进房间不到半个小时,可夺门而逃的她脸上已经满是泪痕,墨黑披散的长发凌乱,身上的衣服也成了褴褛。

最骇人的是她露在空气中的手臂和腿都有了好几处狰狞的烫伤,显然刚刚有人拿烟头狠狠的烫了她。

在接下这单生意后简柔本来已经打定主意,不论如何都要忍下去,可是在过去的时间里她一直被折磨,一边还被提出更加羞辱且可怕的要求,到最后她实在不堪折磨,逃了出来。

但简柔刚跑到电梯处,迎面就撞上略带微醺的费北山。

费北山方才在楼下谈了一笔融资,这会儿心情正好,可一晃眼面前就出现了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

最初,他还是惊了一下。

不过也就片刻,待他看清简柔的打扮,目光顺着又瞥到了她手臂上的烫伤后立刻露出了然的表情。

他又不是什么懵懂无知的小少年,见到这番场景了,哪里还不清楚她是做了什么。

“干违法乱纪的生意了?”

费北川说着,眉头微微皱了皱,没等已经害怕得浑身颤抖的简柔回答,他又冷哼了声,继而又道:“……哟,这是违法乱纪了?”

费北山说这话时不带一丝情绪,他表情淡淡的凝视在灯光下都白到发光的简柔,只觉她皮肤的白皙衬得她手臂上的烫伤更加的刺眼。

简柔才遭遇了不堪的事情,此刻她宛如惊弓之鸟,生怕那个钱老板一会儿会追出来。

“……我不是故意的。”

怯生生的简柔垂低着头,羞愧害怕的情绪在心头混杂,这时她恨不得有条地缝能钻进去。

她不怎么会撒谎,听得他这么说,最后急得只能说这么一句。

费北山这些年身边不缺莺莺燕燕,可他还是头一次听做这种生意的女人这么说。

顿时,他的眼神里有了一丝玩味:“你们玩这么大,要出了人命,我这会所还开不开了?最近查得又紧,要是被你搅黄了生意,我找说理去?”

简柔听他这一说,更是害怕,她本来就自知理亏,这时也只得惊惶的望着他,一脸的无措。

“要不,报警?”

费北山说这话的时候,他又瞥了眼她手上的伤,不由的眼睛眯了眯。

听到他这话,简柔瞬时惊醒一般,她还得照顾儿子,怎么能报警?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以后我不来了就是了。”

她趁着费北山的注意力还在她的伤处时,忙道了歉,跟着就冲向了一旁的安全通道。

费北山没来得及去追,却是突然浑身一僵,顿住了。

同时,随着叮的一声,不远处的电梯门随之打开,助理蒋勉走了出来。

“山哥,你的手机落在下头,忘……”

只是,没等赶来的蒋勉把话说完,异样的费北山让他一怔。

才一会儿,这是怎么了?

这些年他一直跟在费北山身边,他最是清楚,费北山只对赚钱有兴趣,上赶着倒贴的女人无数,可从未有费北山能看上的。

说得更直白一些,是这几年费北山从没碰过一个女人。

“把头转过去,看什么看?”

费北山自己也在错愕中,在心头喊了无数个艹,这些年他要什么女人没有,怎么偏偏就刚刚的女人,自己对她不一样?

赶紧把头转到一边的蒋勉憋红了脸,但也就一会儿,就听得费北山冷冷的说:“去查查这层都住了些什么人,有过前科没有,或者特殊癖好。”

这话让蒋勉微微一怔,这点儿小事什么时候能让费北山上心了?

“没听到吗?我让你快去查。”

费北山看蒋勉一直没反应,有些焦躁的瞪了他一眼。

蒋勉吓得马上应到,不过他想了想,还是试探的问道:“山哥,是不是刚刚有什么人惹着你了?”

“惹着我了?怎么你还想带着小弟去给我出气?“

费北山没好气又瞪了他一眼,跟着道:”我怕有人坏我生意!真有人搞乱七八糟的事,出了人命,你负责?玛德,到时候连请道士过来驱邪这事儿都得我管。”

匆忙逃回医院的简柔一整晚都不安稳,好不容易睡了一小会儿,也是做着各种骇人的噩梦。

后半夜待她惊醒时,渗出的冷汗连她的衣服都打湿了。

之前那钱老板下手太狠,简柔的身上多处都被烫伤得厉害,可为了省钱,她也只是买了点药简单的擦了擦。

这会儿打湿的衣服贴在伤口上,顿时令她疼得紧皱起眉头。

周安安住的是六人间的病房,陪护的简柔怕吵醒其他人,再痛也只能咬着牙忍着。

当时她跑出景庭会所没多久,张然就打来了电话。

简柔自然免不了一通劈头盖脸的骂,她坏了规矩,以后也不要再指望张然会在给她介绍生意。

但好在定金简柔是可以不退的,毕竟她也吃了不少苦头。

只是周安安这次病得实在严重,就算得了这五千块,也不够把之前拖欠的费用补齐。

第二天清晨,等简柔买了早餐回来,周安安已经醒来,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巴巴的等着她回来。

不过三岁的周安安模样可爱嘴又甜,同病房的患者家属也乐意帮着照看。

“妈妈,我们回家吧,我不要治病了。”

简柔正替周安安吹凉蔬菜粥,听到他这话,手上的动作一顿。

她看向周安安,很是温柔的说道:“怎么了?是又难受了?安安,这段时间乖乖的,只要病好了,就不用再打针,吃苦苦的药了。”

简柔以为周安安是害怕吃药打针,可惹人怜爱的小人儿听她说完,却是憋着嘴摇摇头:“我们没有钱,妈妈很辛苦。”

“妈妈有钱,等安安病好了,咱们就回家。”

简柔说着不由的鼻酸,虽然难过,但她还是强忍着。

周安安遗传了她的聪慧,见她这么说,他突然话锋一转:“那妈妈也吃早餐,我喂你。”

他还挂着点滴,简柔见状,立刻阻止:“我早就吃过了,这是给安安的。”

“妈妈没有吃,给我打针的护士姐姐说,妈妈这几天都不吃东西,饿了总是喝水……”

简柔没等周安安把话说完,再也抑制不住激动情绪的她很快地出了病房。

她不愿意在周安安面前哭,但是一直紧绷着神经的她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只是,就在简柔竭力平复情绪的时候,张然又打来了电话。

看到是她,简柔很是吃惊。

“你是不是瞒着我,在外头认识了什么贵人?”

简柔按了接听键,霎时那头张然就激动地说道。

贵人?

她根本不明白张然在说什么。

只是,都没等简柔回应,张然就急切的又道:“你知道吗?钱老板在两个小时前被抓了,说是有人告他弓虽暴,他在荣城玩了这么多年都没事,偏偏遇到你就被抓。简柔,你给我说实话,是不是哪个贵人在帮你出气?”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简柔听得云里雾里的,愣了好一会儿,也只得说这么一句话。

显然,张然是不信她这番说词的:“也怪我倒霉,没事找你干什么。我要出去躲一段时间,你自求多福。”

四天后的雨夜,拿低廉化妆品勾勒了眉毛和口红的简柔撑着一把有些老旧的伞站在偏僻的街口。

在熏黄的路灯下,她的神情麻木。

那天张然打来电话后就真的消失了,简柔最后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在的他已经彻底没了钱,且她还欠着医院治疗费,如果再赚不到钱,接下来周安安怕是要被赶出医院。

一想到这里,简柔往街边挪了挪,试图让自己更显眼一些。

只是说来也奇怪,她来这儿四天了,愣是一个过来问问的人都没有。

随着时间过去,冷雨中等待的简柔越来越焦虑。

直至,一辆黑色的车停在了她的身边。

瞬时,简柔心头升起了希望,可车窗降下后,她略有僵硬的笑容立刻消散了。

“愣着干什么?快上车。”

费北山看她愣怔着,一直没反应,不由的皱眉催促。

简柔哪会上他的车?

刚刚借着路灯的光,她顿时就认出费北山是她在景庭会所见到的人,作势就想跑。

不料,费北山早就明白了她的意图,他按了按喇叭,见想拔腿就跑的简柔惊得浑身一颤,跟着他冷哼一声,淡漠的说道:“上车,不然报警。”

又是报警?

简柔虽然不清楚费北山的背景,可是看他的样子也知道是自己惹不起的。

现在的她哪里还经得起别的变数?

无奈的简柔最后只能认命的上了费北山的车。

这会儿已经临近凌晨,雨夜里过往的车都很稀少,费北山也像是不打算立刻开车。

这时,车内很是安静,只听得外头淋淋的细雨声。

他侧头望着很是不安的简柔,好半晌才开了口:“搞得还挺励志,之前的生意黄了,又到这儿来了。可没人会给你颁个爱岗敬业的奖。”

费北山揶揄的态度让简柔垂低的头更低了些,只是不论被怎么说,她好像就打定主意做一只‘鸵鸟’了。

费北山见她这个模样,不由的更是来气。

霎时,他脸上带了恼意,提高了声音说道:“你开价多少?”

简柔初初听了,还有些不敢相信,她讷讷的转头,怯生生的看了看费北山。

直到她确定自己没听错后,才紧张的抿了抿唇:“一千……不,五百就好。”

简柔观察着费北山的表情,见他露出愈发生气的表情,赶紧改了价格。

这番操作让费北山莫名堵在心口的一团火烧得更甚。

“一千?五百?就这点钱你就……”

费北山差一点就要破口大骂,可到了他还是忍住了。

接着,他做了几下深呼吸后,摆出了一副深沉的表情:“你看你漂亮又年轻,干什么事情不行……”

可是,没等费北山把预备好的长篇大论,劝人向善的道理讲出来,简柔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简柔的手机是一款很老式的手机,除了接听电话发短信,也没有其他什么功能了。

而且就这样,这款手机旧得看着还像不知道被倒腾了多少手。

当费北山看她掏出来后,都有些不可思议,在这个年代了还能见着这样的老古董。

简柔拿起手机,看到那一串熟悉的数字后,她最初的想法是立刻按掉,但想到如果不接听之后就别想消停后,犹豫间她还是按了接听。

这种老式手机的一大缺点就是通话声音极大,那阵仗恨不得周围的人全都能听到一般。

故而接听电话的简柔已经尽量旁角落靠了,手机里传出来那暴躁且不堪的话还是全部落入了费北山的耳中。

“娘的,你是不是带着孩子跟野男人跑了?说什么给孩子治病,都是你的幌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