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颜婉兮刑止陌小说全集阅读

主角是颜婉兮刑止陌的小说名为夫人她没想过惊艳朝堂,这是一本古言玄幻逆袭小说,讲述了女主人公是21世纪的风水大师,她穿越古代成为了豪门孤女颜婉兮,原主被姨母害死丢往乱葬岗,只为窃取她家万贯家财。如今女强人颜婉兮穿越而来,虐渣姨,救百姓,引来了大理寺卿刑止陌的好奇。在随后的悬疑案件中,两人的命运纠缠到了一起,也碰撞出了爱的火花。

颜婉兮刑止陌小说章节导读

好在此时这边没什么人,不然还以为她欺负人孤儿寡母呢!

“大师,真的谢谢您啊!要不是您,我的女儿可咋办啊!欣儿,快,过来谢谢大师!”妇人将女儿抱到颜婉兮跟前,也要她跪下。

颜婉兮这下可真有些无语了。

“婶子,无妨的,快起来吧。”她只是提了个醒,就算不是她,这婶子也不会有大碍,最就是受点伤而已。

妇人抹着眼泪,她是宁牧村的人,因为她夫家姓汤大家都唤她为汤寡妇,她的夫君在前年便已经去世,那时家中只剩下她跟婆婆还有女儿。

好在汤婆婆是个疼人的,知道儿媳妇也不容易,本还想着让她改嫁的,可汤寡妇却说,她生是汤家人,死是汤家鬼,绝不改嫁。

就这样,婆媳二人相依为命,日子虽难,却也过得去。

可谁料前些日子,婆婆却突发疾病,也走了,这下只剩下她跟女儿两人了,她也只能起早贪黑的多赚些钱,好在她手艺不错,这红豆饼卖得也是挺好,附近之人都知她们是孤儿寡母,也是颇多照顾的。

那天晚上收摊回去,汤寡妇本来还想走那条小巷子的,却不知怎的想到了颜婉兮的话,她也想着许久没有带女儿好好逛逛街了,便带着女儿往大道走去。

谁知,第二天便听到村里人说,昨天夜里,那小巷子出了人命,且出事时,刚好是在她回家的那段时间里。

听到那话后,她心中便有些后怕了,心里庆幸有听颜婉兮的话,没有走那小路。

也觉得那姑娘不是一般人,本想着第二天要感谢她,却在那等了一整天,也没见到颜婉兮,她也试着跟附近的人打听,却没有人知道这附近有这样的大师。

颜婉兮听完汤寡妇的话,笑道:“我那天也只是看到你印堂有些发黑而已,就算是走那小道也不会有大碍,最多便是受点伤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婶子无需这样。”

她说的都是实话,她看过这汤寡妇的面相,是个有后福之相,前半生会比较艰辛,可她的子女宫却是极好的,以后孩子会极其孝顺。

“还是要谢谢您!”说着,她从兜里掏出一些碎银子塞到颜婉兮手中,“大师,还请您收下。”

颜婉兮约莫掂量了一下,差不多一两银子,也不推辞,便道:“那我便不客气了。”

她准备将这些银子捐出去一半,自己只留一半便好,做他们这一行的,最忌讳的便是五弊三缺,她也怕犯忌讳。

上辈子,她便是泄露了太多的天机,才会导致早逝,能让她重活一次,她定要好生珍惜。

将银子收好后,便做了两碗汤饼,给母女二人端了过去,她料想两人定是还未吃饭,此时也还未有客人。

想着以后也会是邻里的,帮衬一些也是应该的。

倒是那母女二人,有些不好意思,小女娃倒是很开心,她还未吃过如此美味的汤饼呢!

汤寡妇尝完后,也觉得这汤饼还真比别人家的好吃,很快也吃完了。

颜婉兮这面本就是用灵力揉出的,如此用煨了一时辰的鸡汤煮开,一时间香味四溢,倒是有许多人来问这是卖的什么。

“小姑娘,这汤饼怎么卖?”一位穿着青衫的年轻男子走到摊子前,见颜婉兮正在切着面团子,便问道。

颜婉兮抬眼,见来人田宅宫丰隆,一看便是财运亨通之人,笑道:“一碗五文钱。”

男子怔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道:“给我来一碗。”

“好嘞,您稍等。”颜婉兮煮水,将面在水中煮熟后,才剩了一碗鸡汤,将面疙瘩都放进鸡汤中,加上两片生菜叶,再撒上一些葱花。

给男子端上桌,“您慢用。”

男子看了颜婉兮一眼后,便吃了起来,这一吃,却停不下来了,一碗还未吃完,便对颜婉兮喊道:“小姑娘,再给我煮一碗!”一碗实在不够吃。

颜婉兮笑着应了一声,又给做了一碗。

渐渐的,摊子上人也多了起来,因为刚开始,婉兮也就弄了三张小桌子,凳子倒是多一些。

刚开始,人们一听说一碗汤饼竟是要五文钱,都觉得太贵,后来每个去吃的人,都吃得很香,而且那味道确实很诱人。

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上前要了一碗尝尝,结果当然是满意的,觉得这样一碗买五文钱,也算不得贵了。

这边没有位置了,汤寡妇便让客人往她那边坐去,颜婉兮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人家的地方,她给占了。

后来那些客人见到还有红豆饼,便一人也买了一个红豆饼,就着红豆饼吃了起来,她倒觉得很正常,毕竟这是链锁反应,汤寡妇却是有些惊讶。

颜婉兮忙活了一阵后,便见到颜清扬来了,手上还抱着黑狗儿。

“怎么将它带来了?”颜婉兮看他手上的狗儿,有些不解的问道。

“姐姐,我不放心将它留在家中。”颜清扬看着黑狗儿说道。

颜婉兮也只能笑着摇摇头,让他将狗儿放在旁边,然后让他帮着收拾一桌子。因着这汤饼实在是好吃,桌子也并不难收拾,只是将碗筷收拾干净即可。

这半天也算是卖出了一些人气来,颜婉兮见状,便想着‘物以稀为贵’,她每天便做定量出来,这样既不会累着自己,也能为这汤饼打出名声来。

她其实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夜晚是鬼怪作祟的时辰,她夜晚便想出瞧瞧是否有活可接的。

毕竟,玄学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在这里,都是比较能赚钱的一门手艺。

不过一个时辰,摊子上的面团还有鸡汤已经全部见底。

姐弟二人收拾完,跟汤寡妇还有小女娃告别后,便回了颜家小院。

颜婉兮让颜清扬去午休一会,毕竟他年纪还小,也是第一次帮着做干活,肯定会累。

可他却说:“我帮姐姐将碗都洗了,姐姐更辛苦。”

颜婉兮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她觉得有家人真的挺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