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夫人快来,贺先生他又瞎了兰馨贺云庭目录阅读

夫人快来,贺先生他又瞎了是一本由作者范美丽创作编写的都市爱情故事。小说讲述了兰馨被自己的未婚夫设计,上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床,而当她得知,那个陌生男人竟然是荆城名门贺家的继承人,也是她之前护理的瞎子贺云庭之后,她和自己的恶心未婚夫分道扬镳,而贺云庭也来到了兰馨的身边,成为了兰馨最亲密的男人。

夫人快来,贺先生他又瞎了兰馨贺云庭目录阅读

“泽然,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兰馨想挣脱,却被男人牢牢拽住。

李泽然冷笑,眼底是一片冷意。

“还嘴硬?那个瞎子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伺候他?我当初让你别去给他做护理医生,你非要去,果然给老子带绿帽子了?!现在都卖不了好价钱了!”

“卖?”

看见她脸上的震惊,李泽然面色更加森冷,“不然你以为我能看上你?一脸的麻子,每次看到你我都觉得恶心。”

兰馨嘴唇颤抖,脸上没了一丝血色。

他怎么可以这么说?!

她为了他,为了得到他家人认可,什么都做了。

就连这么恶心的检查,她都接受了。

竟然是要把她卖给别人?

当初去给贺家做陪护,也不过是想竞争中医职位,有个体面的工作,好让他家人接受。

他,他竟然一直都在骗她?

兰馨不知哪儿来了力量,猛地推开男人,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大声喝道,“李泽然,你这个畜生!”

话毕,她抬脚就想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却被李泽然狠狠拽住。

“想去哪儿?看老子不弄死你!”

李泽然残忍一笑,狠狠掐住她纤细的脖子,顿时,兰馨脸色青紫,整个人缺氧到浑身发寒。

就在她以为要被李泽然掐死的时候,忽地,脖间一松,大量空气涌进肺部。

兰馨茫然地喘息着,只见贺云庭的助理站在她身前,而李泽然被踹得在地上惨叫。

她看向助理章峰身后,果然看见了杵着拐杖的贺云庭。

一身黑色唐装,衬得男人身形挺拔,整个人透露出禁欲又高冷的气质,强烈的气场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刀削般的脸庞像是上帝最精心的杰作,浓黑的剑眉,高挺的鼻梁,菲薄的唇,构成了一张颠倒众生的俊美妖孽面容。

唯一遗憾的是他形状完美的凤眼,目光空洞,没有焦距。

没错,荆城名门世家的贺家继承人是个瞎子。

贺云庭看向兰馨,空洞的目光莫名让她有些害怕,只听男人低沉如大提琴的声音缓缓响起,“兰医生,你没事儿吧?”

兰馨不想让上司知道自己的难堪,尴尬回避道,“没,没事儿……只是和人有点小摩擦……”

然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泽然便从地上爬起,狞狰着脸拽住贺云庭衣领,扬起拳头嘶吼,“妈的!瞎子,就是你绿了老子?!”

李泽然是个拆二代,刚搬到荆城,不知道眼前的瞎子就是贺家少主,歹毒地想着不就是个瞎子,敢扰了他的好事儿?!

老子这就弄死你!

可下一秒,看似毫无反击之力的瞎子,精准接住他的拳头,修长的五指微微用力,便让李泽然疼得面色发紫,冷汗止不住的溢出额头。

接着,贺云庭扬起手,狠狠赏了李泽然一巴掌,后者被打得躺在地上嚎叫着。

男人漫不经心地接过章峰的纸巾,优雅地擦净手指,冷冷问一旁呆立的女人,“兰医生,看来我说的话应验了啊!”

兰馨微愣,她什么时候……

难道,男人是在帮自己解围?

兰馨没有回答,看了一眼地上的李泽然,心中酸涩无比。索性就顺着男人的话,和李泽然了断。

“我陪您去检查身体吧。”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想趁这个机会离开这片伤心之地。

贺云庭没动,面容晦暗不明。

空洞的目光落在女人身上,竟让她有些害怕,似乎没回答男人的话,惹恼了男人。

见兰馨要走,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女人说话了,“既然货不对版,你们把钱退给我,加上违约金,一共是150万,我赶时间找下家。”

“150万!”听到这个数字的李爱华脸上满是震惊,早知道就应该跟李泽然多要点了。

“不许走!”李爱华一把拉住已经走了两步的兰馨“你给我赶紧再去检查一次,告诉他们你没有和别的男人乱搞过!老娘好不容易才拿到十万给你弟弟,不能退回去!”

“快点!”见兰馨还站在原地没有反应,她的指甲狠狠陷入她的肉里。

兰馨被抓得生疼,艰难道:“那是你们的事情,和我没关系!”

“怎么和你没关系?!你要是自我检点,我会被要求退钱?!”李泽然爬起来,愤怒嘶吼,“这钱是把你送给刘家儿子,吃香喝辣的!你自己不知羞耻和别的男人勾搭,害得我没有了这一百万还要倒贴50万,你还敢说不是你的错!”

“这钱,就该你还!”

兰馨看着他眼底的恨意,清黑的眸子浮上泪水。

这两个人,一个,是他不要底线也想要长相厮守的人,一个,是共同生活二十几年的,生她养她的母亲。

为了钱,他们想把她,拱手送人,真是可笑。

片刻,她狠狠推开两人,冷声喝道,“钱,我没有!你们再闹,我就报警!”

顿时,李泽然面露忌惮,捂着红肿的脸,冷笑两声,朝兰馨吐了口唾沫星子,阴恻道,“兰馨,这事儿,咋俩没完!你等着老子来找你!”

话罢,狼狈离开。

兰馨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没了一分血色。

她心绪翻涌,胸闷得想流泪,近乎麻木地靠在冰冷的墙上。

这场闹剧,让她心力交瘁,只想逃离这一切,逃离这无望的生活。

“老大。”助理章峰轻声道。

贺云庭听着周围的声音,眸光微暗。

他来医院复查眼睛,竟然听闻自己的私人护理医生被迫做检查,如此侮辱,不可能坐视不理,再说……

她和他可是有着不一样的关系!

——啪。

狠毒的巴掌声突兀响起。

“小贱货,和你爹一样浪荡,没嫁人就破了那层膜?!既然这么能搞定男人,怎么不让刚才那个医生给你修复一下啊?你知道这10万对你弟弟多重要吗?!”

想起刚到手的10万块要泡汤,李爱华红了眼。

她冲到兰馨身前,毫不留情地就是一巴掌,同时狠狠拽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嘴上不停咒骂着。

李爱华的力度比起李泽然来说,狠辣万倍,头骨碰撞砖墙的声音回荡在走廊上,令人毛骨悚然。

兰馨半张脸都撞出了血,头发散乱,表情痛苦到扭曲,整个人狼狈至极。

贺云庭本来要离开的身影一顿。

女人的哽咽声在他耳畔放大,让他无端暴躁。

兰馨头晕目眩,哭泣着让母亲放过她,谁料李爱华更狠了,用力扬起手,就想要甩她两大嘴巴,这时一根漆黑的拐杖挡住了她,甚至用力将她推得摔坐在地上。

“妈的,就是你这个瞎子破了这个小贱货身子?!看我不饶过你……”

刚爬起来,拐杖就落在她嘴上,李爱华的下巴顿时就青紫了。

李爱华惨叫一声,捂着嘴大骂,“有天理没啊?杀人了杀人了!”

贺云庭面无表情地收回拐杖,这女人真的是兰馨的母亲么?!

如此肤浅,歹毒。

兰馨捂着额头爬起来,晕乎地听着母亲刺耳的咒骂,声线颤抖得厉害,“妈,我是您女儿吗?”

“赔钱货,如果不是个女儿,我会一直养着?你连你弟弟一半都比不上。”

母亲的声音恍若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让兰馨浑身发寒。

悲愤到极致,她的声音竟有些飘忽,“妈,你真的是我妈?我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么?!”

从小到大,她无数次想问的话,今天终于出口了。

家里重男轻女,好的东西都给弟弟,她忍了,只要能给她一点点的关心和照顾就满足了。

本以为工作后情况会好一些,可是为什么她把工资都上交,却也换不来他们一个笑脸。

她还像个傻子般来医院之前宽慰她,一切都会好的,她会嫁给李泽然,减轻家里的负担。

“你最对不起我的地方,就是你个女儿,既然这十万没找落了,你赶明儿就去陪李伯伯喝酒,给他解解闷儿,你再卖个乖,说不定能爬上他的床,当个情妇拿钱给你弟弟花。”

“还有你这个死瞎子,占了我们馨馨的身子,给钱!五千!否则,我就报警。”

口口声声骂着他死瞎子,还让给自家女儿卖身费。

这种奇葩,贺云庭真的是第一次见。

他俊美的脸上布满阴霾,浓黑的眼眸翻涌着怒火,菲薄的唇角微勾,“我给你,十万安葬费怎么样?”

听到这话,助理章峰倒吸一口冷气,老大这是真的动气了。

不过,他也很期待,这个倚老卖老的女人受到处罚。

善良的兰医生,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呢?

兰馨感觉到男人冷淡嗓音中的威胁,知道母亲真的惹怒了贺家大少……

凭借贺家的势力,想要不动风声的杀人灭口,不费吹灰之力。

不管如何,她还是自己母亲……

兰馨强忍着疼痛,艰难地靠近贺云庭,轻声道,“贺总,我妈她不是故意的……求,求你不要……”

然而,下一秒,男人冷淡地打断了她的话。

空洞的目光落在她脸上,森然的声音中夹杂着丝丝寒意。

“你现在是用什么身份,和我求情?”

兰馨咬紧嘴唇,不知该如何回答。

是啊,她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私人医生而已……

有什么资格求情?

然而就在她绝望时,男人冷冷开口,“放过这个疯女人,可以,但你要欠我一件事,我让你做什么,你不能拒绝。”

兰馨微愣,他不是一向眼中揉不得沙子么……

这次,竟然放过了母亲。

“兰馨,你就让那个瞎子给咱家十万安葬费!我就不信了,他还能弄死我?!”

李爱华还在破口大骂。

兰馨心中一跳,望向男人,贺云庭的眉头果然皱出冷冽弧度,是要发怒的前兆。

她连忙转移他的注意,急急道,“您想要我做什么?”

贺云庭没有焦距的眸光落在她身上,却仿若寒刀般刮得她发慌,片刻,男人菲薄的嘴唇微启,“我要你做我的情人。”

兰馨眼皮狠狠一跳,下意识就要反驳,男人却截断了她的话,面不改色道,“怕了?那就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好好工作。”

“至于要你做什么事情,等我想好再告诉你。”

兰馨心中微松,暗道贺云庭不缺女人,怎么会看上她呢?

真是想多了。

她轻声应了句好。

两人的话激怒了李爱华,她生气地吼着,“你听不懂我的话?我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有便宜不占,你是傻的?”

“赶紧给我滚过来!”

眼睑微垂,兰馨垂放的双手紧紧握住。

她多想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可是,这又怎么可能?

这人,到底是她的亲生母亲。

兰馨对男人轻声道,“贺总,我先陪我妈回家了,今天多谢您的照顾了。”

说完,她咬着唇,艰难地往前挪动了半分。

“我让你走了?”

贺云庭皱眉,女人声音里的颤抖莫名让他烦躁。

“兰馨,你作为我的私人医生,本来就应该寸步不离地照顾我,今天你没经过我的允许就擅自离职,你是想付三百万的违约金?”

兰馨脚步一停。

入职前她确实签署了半年的工作协议,但是,合约上什么时候写了要寸步不离的条件?

三百万的违约金,卖了她也拿不出……

最终,兰馨看着被巨额违约金惊住的李爱华,轻声道,“妈,你也听见了,要赔钱呢。您先回家吧,等我工作结束后,我会好好和您聊聊的。”

“这瞎子要你赔三百万?”李爱华不可置信地骂道,“你俩合伙骗我呢?”

然而,她看着兰馨严肃的表情,感受到那个瞎子冰冷的气势,心中莫名有些不安,吞了口唾沫道,“知道了,你破处这事儿我就先不和你说了。”

“我得先去陪你弟弟看婚房了。你下班后,回家记得把你弟弟和他女朋友的衣服洗了。“

“嗯,知道了。”

李爱华骂骂咧咧地走了,从始至终,她仿佛都没有看见兰馨额头的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