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苏让穆慈的小说震天狂战章节目录阅读

理想时常很丰满,但现实往往特别的……瘦骨嶙峋。

这不。

一句“小包”。

就把穆尚华和穆东二人之前心中所有的预想给彻彻底底的翻了一翻。

留下的只有无与伦比的震撼和不可思议。

哪怕是当事人的穆慈,都差点没把手里苏让买的棉花糖给掉地上。

半天也只是说了一句:“啊?”

除了这句“小包”之外,她更多得震惊来源于,都这么久了,包强这等大人物竟然还在等自己?

其实她刚才是和苏让打了赌的。

自己觉得包强不会等自己,必然会走,而且会很愤怒。

可苏让硬说了一句:“他不敢。”

为了这小小的赌约,自己才专门往这跑一趟。

结果……

还真的在?

而且还是所有人都在?

一时间,穆慈发现自己好像有些看不透身边这个所谓的上门女婿了。

难道他会预言术不成?

这也太准了吧。

包强并不意外,也不敢意外,面上始终保持着绅士的微笑,道:“穆慈小姐,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赶紧签约吧,和您签约那可是我的荣幸呢。”

穆尚华听到此言,持续震惊中……

穆东却是有些吃味。

合着自己去签就是掉价了?

咕噜。

穆慈微微咽咽口水,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只能愣愣地点点头。

一行人径直往穆慈才接手的办公室而去。

虽然震惊,但穆尚华却是心中火热。

现在看来,这个项目终于是要成了。

就在他想跟着进去。

包强反手就把门给关了起来。

砰!

差点没把他的鼻梁撞断。

尴尬归尴尬,不爽归不爽,但却只能悻悻地站在外头等候。

哪怕到了这时候,穆慈还是有些不明所以,毕竟包强的体量可是要比穆家大上好多的啊。

想到这,她面上生出愧疚之色,赶忙就准备去倒水。

这可把包强吓坏了。

连连摆手:“穆慈小姐,小包……不渴。”

只是说完这句话,似乎有些许的……难以启齿呢。

穆慈整个人更加的茫然。

包强之前自己也是接触过的。

但什么时候对自己如此恭敬了?恭敬的都有些不习惯。

难道他在怕自己?

可是没道理啊。

想着,穆慈转头看一眼进门便就如同进了自己家一样随意坐在沙发上的苏让。

是他?

不不不,肯定不是。

虽然这两天相处的还不错,但他以前终究只是一个酒鬼啊。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自己也想的太离谱了。

顺着穆慈的视线,包强这才注意到一路上一直都在的苏让。

不禁好奇起来,这人是谁?好面生。

“我是她老公。”

苏让坐在那直接开口,随后便把脸移到窗外,看车水马龙。

轰隆隆。

包强当场就愣住。

穆慈的老公?

这是什么情况?羽哥不是说穆慈是他老板的女人吗?

等等!

穆慈是羽哥老板的女人?

而这个人就是穆慈的老公?

所以……

他岂不是……羽哥的老板?

卧槽!

不不不,等等。

这几天因为羽哥的特意叮嘱,所以自己可是把关于穆慈的一切给调查了个遍,就是怕不小心触了人家的逆鳞,那样的话,自己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眼前这人按理说就该是前几天穆家才给她招的上门女婿,好像听说还是个烂酒鬼加精神有问题。

这和羽哥的老板着实是相去甚远。

自己倒是太过小心了。

唉……

大佬们的世界自己真是不懂啊。

宇哥的老板竟容许自己的女人有老公?

这癖好绝了。

贵圈真乱……

包强内心思绪翻转,但面上还是看不出来半分,这也是一个成功企业家的自我修养。

“对了,穆慈小姐,我今天来就是想亲自和你订正订正项目的事宜,顺便把合同全部签了。”

“啊?”穆慈心头一跳。

订正订正?

这个项目毕竟是自己的心血啊,包总这么说难道是有什么问题吗?不会反悔了吧。

“是这样,穆慈小姐,前期我们谈的那些,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吗?若是有,尽管给我说,我立马照办。”

他说出这番话时,其实已经做好了穆慈狮子大开口,甚至是让自己毫不获利、这次项目纯属陪跑一趟的心理准备。

“包总,你今天能来,而且还等了这么久,我感谢都还来不及呢,项目的事就按照我们之前谈好的吧。”

穆慈欣喜至极。

也没办法不欣喜,这个项目付出了多少,中间有多么的苦楚和疲累,只有自己知道。

就像是自己的孩子,终于健康的成长了。

“哎呀,不好意思包总,我还要取公司公章才行,要不,您再稍微等一下?”

说着,穆慈就赶紧往屋外走去。

也就是这时候,包强忍不住了,喉结涌动,张开嘴问道:“穆慈小姐,您知道羽哥吗?”

“羽哥?羽全吗?听过,不过不太熟,我平时也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的明星呢。”

“喔喔。这样啊,没事没事,我就随便问问。”

穆慈点点头,飞也似的出去了。

见到穆慈出现,穆尚华一惊,难不成项目凉了?这才几分钟?

“大……穆董,我要公章。”

“公章?”穆尚华一滞,随后大喜:“包总同意了?快快快,东儿,给我去拿公章。”

穆东应了声就马不停蹄地跑走。

“对了,慈儿,别怪大伯多嘴啊,你和包总到底……”

没办法,这谁忍得住?

刚才包强的态度和那句“小包”,到现在自己都还觉得犹如五雷轰顶呢。

穆慈哪里不知道他这话里有话?而且龌龊至极!

没好气地道:“那穆董您觉得有没有呢?”

“哈哈哈。”穆尚华尬笑两声,也不知道怎么接,就没再言语。

办公室里。

苏让靠在沙发上,姿态慵懒,面对包强没有半点拘谨,甚至有些无视。

包强猜中了苏让的底细,不过是一个上门女婿而已,所以也不再拘谨,毕竟自己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南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当然,既然是穆慈的老公,那多多少少还是要假意客气一二的。

微微一笑,算是打过了招呼,而后就自发地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正当屋里变的静谧万分的时候。

苏让动了动嘴巴,目光带着一丝宠溺,道:“小羽这家伙,许久未见,竟还整出这一套来了,羽哥?哈哈哈。”

“哦。”

包强下意识就对这个“上门女婿”报之以敷衍的点头。

但。

等等!

什么?!

小……小……小羽?

轰隆隆。

瞬间。

头皮发麻发炸,好像谁在上头丢了一枚炮仗一般!

哪里还敢坐?

“腾”地一下,包强整个人如同屁股底下安上了弹簧般跳起。

目光骇然地看着一旁的人。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认识羽哥?”

说完,他就想给自己两个嘴巴子。

答案都特么给你摆面前让照抄了,自己还抄不会?

这人分明就是——羽哥的老板啊!

立正、挺腰、站直!

像个训练有素的战士。

但即便如此,他的双腿还是控制不住地发抖。

自己刚才都干了什么啊?

还悠哉游哉大摇大摆地坐在羽哥老板的身边?

包强啊包强,你平时的机敏呢?

是嫌活的太久?还是嫌生活不够刺激了?

“对不……”

正要道歉。

苏让摆摆手:“无妨,常听小羽提起你,今日一见倒是不错。”

对于这御人之术,他自然是手到擒来。

果真。

这简单的一句话说出。

包强如受神明恩泽,眼中即紧张又兴奋。

羽哥的老板竟然夸自己了?

我滴个亲娘嘞,这特么比小时候英语老师夸自己考试成绩终于不是个位数还激动一万倍啊。

“既然知晓了我的身份,那就不要声张,这次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包强的头摇的和拨浪鼓一般:“能为老板您做事,是小包的荣耀。”

的确。

这并不是吹嘘遛马所言。

而是发自肺腑的话。

没有人比自己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能量。

单单是他口中的“小羽”,就已然能让自己一跃从一个没名没分的人成为南城的一方巨擘啊。

那就更遑论是他本人了。

翻云覆雨,恐怕也不过翻掌之间吧!

“不比拘谨,坐吧。”

作为一个出色的人士,包强哪里敢坐?反而把身板挺的更直。

苏让无奈,也就随他去了。

这时。

门开了。

“包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公章齐了。”

但看到包强笔挺的身形,穆慈微微奇怪,不过也没当回事。

“不久不久。”说完,包强就赶忙上前,提笔就签。

说来也可笑。

整个穆家费了许久心思想要得到的项目,结果在短短两天就全部搞定了,而且签约的过程只用了不到一分钟。

做完这些,包强可不敢久留,伴君如伴虎的道理自己还是知道的。

告了声辞,便就退了出去。

出了办公室。

包强长舒一口气,忍不住在名贵的西装上擦一擦手汗。

太特么刺激了。

但发现穆尚华等人还在,他面上立马就恢复昔日的冷酷。

“穆总,既然签了约,那么我们就是合作伙伴,不过丑话说到前头,这个项目是穆慈小姐和我谈的,也是她和我签的,所以项目必须是她负责,你们别想打歪主意,否则……”

说到这,包强目光一冷,警告意味十足。

冷哼一声,便转身离去,留下穆尚华和一众高管傻乎乎地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