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风也让我忘了你薄靳修乔漪 风也让我忘了你薄靳修结局阅读

风也让我忘了你》小说主人公是薄靳修乔漪,讲述了一段总裁豪门爱情故事,又名《千金娇柔难自持》,一本现代言情总裁文小说。弟弟重病在床,老公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乔漪从尊贵的小姐变成了落魄千金。满城皆知薄靳修不近女色,可自从遇见了乔漪后,薄靳修开始了漫漫追妻路!

风也让我忘了你章节阅读

可顾南致从来就没关心过楠楠,更是当着孩子的面冷嘲热讽,而父亲的角色又是至关重要的。

现在单单是在这里听着,她便可以感觉的出薄靳修说话时的柔情。

或许她是做错了吧!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偷听别人说话的习惯。”

乔漪还没反应过来,薄靳修便走了过来。

“我刚”

“谁打的!”乔漪话刚说到一半,薄靳修便突然打断,皱紧了眉头,放下楠楠,大掌捏住女人下巴,不让她乱动。

相比较起隐隐约约传来痛意的腿来说,脸上的这点疼真不算什么。

只是略微感觉到胀胀的。

“没事。”乔漪摇了下头,大概睡一觉就可以消肿。

“……”薄靳修一直不吱声,大致的看了看她的伤,便弯下腰,从她左臂抱向她腰后,以免伤到她的伤处,这才小心翼翼将她横抱而起。

“慢点,你干什么?”

“……”

“去哪儿?”

“去医院。”薄靳修清冷的目光落在玄关处,准备去开门,乔漪腿受伤了,不敢使劲儿,“不用去医院,家里应该有药的,而且这点儿小伤对我来说真没什么。”

“你现在是我的,所以不能拒绝。”

“没事,这点小伤我还真没放在眼里。”乔漪知道薄靳修是担心她,只是实在是没必要这样小题大做,今天晚上抹了药,估计明天就差不多没事了。

薄靳修半信半疑的才停下,看着她脸上只是红肿没在往严重的趋势发展,才略微放下心来。

“谁打的?”仆人拿来薄荷膏,薄靳修指尖上抹了些透明的膏状体,动作轻柔的抹在乔漪脸上。

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乔漪眸子微闭,不想提任何关于陆家的事。

“你就当我是不小心摔的。”

“你摔在什么上面才会摔出一个巴掌印?”薄靳修似乎是有些不满小女人的回答,手下的力道重了几分。

“嘶”乔漪眉头紧皱一下,“疼疼,轻点——”

其实,就算乔漪不说,薄靳修可以猜出是谁。

看着小女人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出现的红肿,墨瞳中闪过些许心疼,她什么时候才知道好好保护自己?

乔楠抱着用积木搭建好的城堡乖巧的站在旁边,看着他们。

上好药,薄靳修转身抱着乔楠回了房间,乔漪则是转动轮椅回到卧室。

她来到落地窗前,望着外面漆黑的夜色,陷入沉思。

按照道理说,她不应该给薄靳修接触楠楠的机会才对,避免他看出端倪。

但又为什么会……

刚刚看着薄靳修抱着楠楠,她没有阻止。

大概是从心底深处想增加他们两个人的相处吧。

或许这样会对楠楠的病情有帮助。

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了,乔漪从短暂的沉思中醒转,拿着手机看了看,是好友莉莉。

上次的事情自从发生后,就一直没有联系过她,她应该是担心坏了。

电话刚被接通,那边便传来一阵沙哑的嗓音,听上去像是刚刚哭过的样子。

“喂?小漪……”

乔漪心猛地一提,“莉莉,你哭了?怎么了?”

莫莉莉原本不想打这通电话的,她知道乔漪日子过得不好,又没什么话语权。

可她全家上下现在连口饭都吃不上,除了求乔漪帮忙,没有其他办法。

“小漪,我跟我爸妈都是工薪阶层,工资勉强能够付得起房租,前两天房东突然通知我们搬出去,工作方面我们三个都被辞退,这应该不是巧合,可能是顾南致做的。”

乔漪长长叹一口气,“莉莉,是我连累你了。”

“咱们两个可是好姐妹,没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莫莉莉清了清嗓子,缓了口气,“没事,我就不相信他顾南致能在深城只手遮天,总有他控制不了的地方。”

“那叔叔阿姨呢?你们现在有没有地方住,要不我帮你们想想办法。”

“小漪,你现在连自己都顾不上,更不要说帮我了。”莫莉莉故作轻松的笑了声,“好了,你先休息吧。”

“莉莉,莉莉”

“嘟嘟——”乔漪还没能来得及把话说完,莉莉直接挂断电话。

乔漪知道莉莉这是不想给她添麻烦,可能真的是被逼到绝路上才会打这通电话。

只是她该找谁帮忙呢?!

“想什么呢?”薄靳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身后,双手搭在她肩膀上,微微用力。

仅隔着单薄的衣料,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手掌的温热。

乔漪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良久,听着身后的男人缓声叹了口气,“你准备找谁帮忙,嗯?”

“你”乔漪抬头,从她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男人棱角分明的下巴,果然是360度无死角,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挺帅的。

“你能帮我吗?”

“有条件。”薄靳修俯身,墨黑色的瞳孔带着几分兴趣的看着她,“要这样……”

薄靳修低声不知道在乔漪耳边说了句什么,她脸颊上立刻浮现出红晕,瞪了眼男人。

“怎么样?其实我觉得对你来说挺划算的。”

“……”哪里划算了,她怎么觉得自己还吃亏呢!

不过,薄靳修办事效率挺快的,第二天早上天色还没大亮,莫莉莉的一通电话直接把她叫醒。

拖着完全不在思绪的大脑跟身体,乔漪哑着嗓音,“谁?”

“小漪,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现在我一个大专毕业的都能进全国百强企业工作啦。”莫莉莉虽然在极力控制着嗓音,但还是能够听出她话中的激动。

听到这儿,乔漪大脑瞬间清醒一半。

“哪个公司?”

“娱记”

关于这个公司,乔漪很熟悉,她没少听薄靳修提起过,看来是他安排的。

“不说了,一会要开会,改天请你吃饭。么么哒~”

莫莉莉挂电话的速度太快,乔漪都说不上话。

平躺着“大”字型又睡了会儿,快中午才起身洗漱换衣。

转着轮椅刚坐电梯到楼下餐厅,倒是有些意外的看着楠楠也在。

之前在顾家,楠楠从来都不知道上桌吃饭,需要她嘱咐才行,今天的表现让乔漪很高兴。

乔漪嘴角勾着一抹极为浅淡的笑意,看着正慢腾腾吃饭的儿子,“楠楠,早。”

“……”同样是没有任何回应。

安叔拿着手帕认真的在旁边帮楠楠擦嘴角,“今天早上楠楠醒的特别早,跟薄总一块吃的饭。”

“嗯。”乔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没想到儿子还真的挺亲近薄靳修的。

同时心里还会担心,万一薄靳修发现儿子是他的,会不会把孩子从她身边抢走?!

乔漪又开始变得纠结起来。

楠楠特别喜欢回房间玩积木,但是年纪太小,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不行,薄靳修特意嘱咐安叔陪着。

在楠楠事情上,薄靳修似乎特别用心。

乔漪喝着碗里的粥,没了滋味。

“凉的?”乔漪喝了半碗,觉得胃口不太舒服,才察觉到粥全凉了,她刚刚喝的时候还有点温度。

“哼!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贱人就是矫情。”

仆人轻蔑的冷哼出声,“咱们薄总能够赏你一口饭吃就已经很不错了,还在这里挑三拣四,真是不懂事。”

“那你又算什么?”乔漪已经不止一次的,从这个女人嘴里听到关于自己的坏话,之前那是不想计较,现在她不想再忍着。

在陆家要忍,在顾家也要忍,在薄靳修面前更要忍,那在他们这些仆人面前呢?

再忍下去,那可就真成忍者神龟了。

乔漪不想摆谱,但也不想这样随意的让人骑上头来。

她将手中的筷子“啪”的一声摔在桌子上。

双手抱胸,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在这个家里只不过是个打扫卫生的仆人,而我就算是你们老总的情人也是可以决定你们的去留,难道不是吗?”

女人脸色瞬间慌了起来,“你少把自己当回事,咱们薄总是最讲道理的,怎么可能会为了你这么个女人,随随便便把我给开除掉!”

“她不行,那我行不行?!”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乔漪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毕竟她跟薄靳修结婚的那三年,她婆婆肖芸香对她那是极好的。

原以为豪门儿媳不好的,在婆婆这儿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肖芸香属于典型的灰姑娘嫁入豪门,前十年众人纷纷不看好这段感情,都在等着他们离婚看热闹。

可没想到,人家小两口恩恩爱爱,还生了儿子,就是薄靳修。

肖芸香这薄太太的位置才坐稳,众人又纷纷上赶着巴结讨好,她一律不见,落得个不近人情的坏名声。

其实乔漪了解她,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伯母……”说来可笑,之前喊妈,现在喊伯母,乔漪倒还觉得挺顺口。

肖芸香清淡的视线落在仆人身上,“我说的话,在这个家里应该算数吧!”

“薄夫人您……您怎么?”仆人之前是见过肖芸香两面的,但她一直住在国外,没想到这次会突然回国。

“像你这样以下犯上的人,我们薄家怎能留你。”肖芸香说出的话虽然没有任何情绪,但份量十足。

仆人站在原地已经彻底蒙圈,她没想到会这样。

虽然都是伺候人的工作,但薄家给他们的工资很丰厚,比大公司的中层职工还要多,她之所以能够进来工作还是托了好多关系,现在……说没就没了?

“跟我来。”肖芸香留下仆人,看了眼乔漪转身朝楼上书房走去,刚抬脚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回头推着乔漪的轮椅。

乔漪:“……”

书房内,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够听得清楚。

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后,乔漪不知道怎么开口。

肖芸香坐在办公桌前随意的翻看着桌上的文件,并没有要理会乔漪的意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快要到中午的饭点,早上原本就没吃多少饭的乔漪,肚子很不争气的传来“咕噜”一声。

“咳咳。”乔漪试图用咳嗽声来掩盖住尴尬。

肖芸香合好文件夹,抬眼扫了下乔漪,清冷的嗓音这才响起,“腿好些了吗?”

“好多了。”乔漪抿了下嘴唇,“伯母,我”

“我还是觉得妈好听。”肖芸香突然打断。

乔漪:“……”现在她跟薄靳修没关系,妈实在是不能喊。

“我记得你之前不像现在这样无趣,看来还真是岁数大了,不经逗了。”肖芸香掀了掀眼皮,动作优雅的端起茶杯,润润嗓子。

“伯母刚才的事情还要谢谢您替我解围。”

“我这不算帮你,薄家不能有这样的人存在。”肖芸香抬了下手臂,看了眼手腕处的百达翡丽手表,站起身,“走吧,我知道国内有家特别好吃的中餐厅,今天带你去尝尝。”

“……”

“对了,别忘带上楠楠。”肖芸香在出书房门前还特地叮嘱句。

乔漪刚才还真没想把孩子带上,原本她们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有点尴尬,要真再带上孩子,那成什么了。

不过,既然肖芸香吩咐了,她也不好拒绝。

楠楠比较乖巧,乔漪倒也不害怕他捣乱。

……

一品斋。

肖芸香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比较讲究,只要是她说好吃的地方,味道肯定差不了。

乔漪听别人提起过这个地方,每天接待的客人有数,而且必须要提前半个月订好位置。

不管是就餐环境,服务态度,菜品各方面都是极好的。

肖芸香熟练的翻看了下菜单,又递给乔漪,“看看有没有喜欢吃的,再帮楠楠点上。”

“伯母,您点就行,我先去趟洗手间。”说来尴尬怪不好意思的,乔漪出门前喝了太多的水,以至于刚到这儿就要去洗手间。

肖芸香示意服务员带她去,乔漪原本是想拒绝的,可考虑到自己压根不知道卫生间在哪,这才没说。

卫生间的位置果然够隐蔽,乔漪单凭自己找,在这儿推着轮椅转一天,估计都找不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