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穿越文财迷王妃不好惹莫韶华秦年小说目录阅读

财迷王妃不好惹》的小说主角是莫韶华秦年,这是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言情小说。穿越就穿越吧,莫韶华刚穿过来,当众被羞辱不说,还被太子逼着退婚。莫韶华转身就和四王爷成亲!什么?秦年有断袖之癖,不近女色?莫韶华的出现直接打破了传言!

财迷王妃不好惹章节阅读

“我……我其实还没想好。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她现在也没脸面对曲青离,逃似的离开了。

曲青离顿时愣在了原地。

青白玉镯被他攥紧,指尖发白。

他缓缓抬起头来,抿紧薄唇,墨眸中席卷着铺天盖地的无望和受伤。

难道她在骗自己吗?

……

怀孕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般砸在了莫韶华头上。

一连好几天,她整个人就瘫在金塌上,皇宫也没心情去了。一手摆弄着那晚男人留下的白玉佩,一手摸着自己还平坦的肚子。

心中早把男人骂了个千千万万遍。

唉!

有了孩子,她也不好让心中完美形象的曲青离当接盘侠。

但要是继续留在王府中,又出现了另外一个棘手的问题。

她身为一个弃妇嫁过来也就算了,居然肚子里还带一个。秦年虽是断袖,但她也不能如此明目张胆的给他戴绿帽子吧。毕竟他堂堂王爷也需要尊严脸面的。

要不,一不做二不休喝堕胎药,反正那晚只是个意外,她也不认识孩子的父亲。自己权当没有这个孩子。

可转念一想。

不不不行,她舍不得,这毕竟是她第一个孩子。再说她身体太差,也承担不了药流的风险。

莫韶华苦思冥想,突然一记想法闪过脑海。

要不,嫁祸给秦年?

他虽是断袖,但毕竟还有男人那玩意。只要迷惑他睡上一晚,肚子里的孩子不就有名分了。到时候说不定能让他还在皇上面前抬起头,还得感谢自己呢。

至于曲青离……反正他现在在忙东洲瘟疫的事情,一时半会也脱不开身,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再说吧!

“王妃,这是您最喜欢的龙井。”

小宁递来茶杯,莫韶华只是瞧了一眼并没有接,淡淡忧愁道:“小宁,以后不必准备茶叶了,我以后只喝温水了。”

小宁疑惑的看着莫韶华,王妃不是总嫌温水没滋味吗,怎么突然变了口味?

“你见到四爷了吗?”嫁祸得趁早,等肚子大起来可就难了。

听到莫韶华终于开始问起秦年,小宁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最近王府谣言四起,她还真以为莫韶华被秦年冷落了:“王爷今天一直在书房,哪儿也没去。”

“嗯,你去膳房端来茶点,等会儿我送去一些,四爷整日忙碌公务定辛苦的很。”

“是,小宁现在就去。”王妃终于对王爷上心了,小宁不知有多开心,连忙去膳房准备了各式各样的糕点。

莫韶华赖在金塌上许久,才懒懒起身。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心疼的摸了摸消瘦的小脸,又轻轻拍了自己的肚子,嗔怪道:“唉!你是硬生生摧毁了你娘的初恋。罢了罢了,也怪你那个神秘爹乱播种。这几日娘努力给你认个王爷爹,你可听话些不能闹你娘。否则坏了计划你跟娘都得浸猪笼听到没。”

书房中,秦年放下手中从边关传来的信封,从匣子中拿出夜明珠,眯着凤眼瞧的入迷,完美弧度的嘴角轻挑:“能够这么快稳住东洲瘟疫,普天之下不一定会有第二个人能做到。”

这个半尺高的小丫头,真是越发给秦年带来惊喜。

咚咚——

书房门被敲响了。

“进来。”

听到里面秦年慵懒的话传来,站在门口的莫韶华将薄貂取下,又把锦绣领口拉低,才满意的接过小宁递来的食盒推门而入。

“稀客啊,王妃今日不进宫,怎么有空搭理本王?”

莫韶华眯起大大的眼睛讨好的笑,将食盒放在他面前,过来给他揉肩:“这不是听说四爷最近忙碌公事太过辛苦,我听着实在心疼,就马上推了宫中的事,专门来伺候您嘛。”

秦年别过头,冷哼一声:“堂堂太医院御封的一品女官,屈尊给我捏肩,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夫妻之间哪有那么多身份界限。”这个傲娇的老男人当真难伺候。

莫韶华脸上的笑挂的都有些僵住了,他却一眼都不看自己精心准备低领装。这弯的也太厉害了吧,看来掰直他还得使出绝招。

“四爷,您尝尝这糕点。”莫韶华使着巧劲儿,惊呼一声,专门往他身上倒。

秦年大手一捞,莫韶华稳稳落在他怀抱中。

“四爷。”莫韶华故作娇羞的低下头,却蓦然瞧见了他手中的夜明珠。瞬间睁圆了眼睛:“这不是我丢的那颗东海夜明珠吗?”

不会错的,它就是那么大颗,那么亮,所以它才价值连城。

可是它怎么会落在秦年手中?

莫非,秦年就是她夜夜痛骂的偷珠贼?

“这夜明珠是你的?本王还以为没人要了,才捡来的。”秦年理直气壮道。

“其实这颗夜明珠是当年太子送我的定情之物,后来被我不小心给弄丢了,幸好四爷捡到了。”忍下想要爆粗口的愤怒,莫韶华没忘自己前来的目的,赔着笑想要拿走夜明珠。

秦年却拿着夜明珠躲开了,悠悠开口:“本王夜夜独自睡冷枕时,最喜欢拿这颗珠子照明,没有它我怕是以后会难以入睡。”

这不明摆着不想还她嘛。

奸商!无良的奸商!

上次贪了她一包宝贝也不追究了,但东海夜明珠可是她穿回二十一世纪的关键,她怎能也不要了?

“这颗夜明珠对我真的很重要。你到底想怎样才能还给我?要不我拿其他宝贝跟你换!”

她越是表现的想拿走,秦年就越是不肯给。

他眯起凤眼,将夜明珠拿远,低声危险问道:“是夜明珠对你重要,还是送夜明珠的人对你重要?”

完了,秦年不会误会她跟太子秦臻私底下有什么关系吧!

可是她又跟一个古人解释不清楚夜明珠到底对她有着什么意义。

真是太难了。

“给王妃两个选择,一是把它送给本王,二是本王毁了它!”秦年把夜明珠举得远远的,一点儿边都不肯让她碰到。

又威胁她!

好!这是他的地盘,她忍!

“那四爷可要好好善待我价值连城的东海夜明珠啊。”她咬牙切齿道。

“自然!”秦年还恬不知耻的开口。

莫韶华深喘着气,言归正传,她拼命往他胸膛钻:“四爷,你有没有觉得这书房好像格外寒冷啊。”

她就不信了,面对这样的投怀送抱,他这个老男人就一点儿都不心动。

秦年眯着凤眼,任由她认真的将自己衣服拱的乱七八糟,可就是坐怀不乱。他倒想看看她究竟想干嘛。

莫韶华无比努力了一番,他却一点儿回应都没有。心一横,勾着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了他的薄唇。

美男的唇,她也占占便宜。

浅尝辄止对秦年来说,仿佛就是把钥匙,一旦打开,洪水猛兽,可就再也关不上了。

凤眸浸满了霸道和侵略,他大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反客为主,强势猛攻的撬开她的贝齿,掠夺她的甜美。

莫韶华紧紧抓着他的衣襟,被迫迷失在他的狂势掠夺中。

红衫加叠,墨发交织。

“你这小丫头想清楚了?真的愿意把自己给我?”指腹磨着着她的唇瓣,秦年眯着凤眼,蛊惑道。

老男人表面是风轻云淡,但内心早就荡漾起来。

每晚他可都是强行逼迫自己清心寡欲的。毕竟对方是个毛还没长齐的小丫头。骗她又怎是他的风格。

莫韶华拿下他的手,再次朝他冰冷的薄唇上吻下去。默许。

秦年凤眸暗了暗,掐着她的腰欺身而上。

一切水到渠成蓄势待发时,却砰的一声,房门开了。

莫韶华心一惊,瞥见何枉生那抹青衫出现,她就像被捉奸的小三,推开秦年腾的一下跳了出来。

连忙整理自己的衣裳,低下头慌张到牙关打颤:“何,何公子,您怎么来了?”

何枉生也有些懵了,秦年的眼神像是要把他千刀万剐般,他是不是打扰了秦爷的好事了。

“妾身有些不太舒服就先告退了。”正主来了,她这个‘小三’已经没脸再面对何枉生了。连忙落荒而逃。

莫韶华刚走,就听到从书房传来了轰隆一声。

吓得她浑身一激灵。

糟糕!是何枉生吃醋,两人打架了?

都怪她害了秦年,不过何枉生那么疼爱他,应该不会下重手吧。

这边莫韶华还在担心秦年。

实际上,何枉生正在书房被宣泄怒气的秦年打的落荒而逃。

砰!

一掌险险错过何枉生碎了整个檀木书架,搁置的书和物件掉下来差点儿砸到何枉生。

“秦爷,秦爷我错了。我只是听命给您送银子的,真不知道你正在和小王妃亲密。若不然打死我也不敢坏了你的好事。”何枉生一边躲,一边嬉皮笑脸的认错。

咔嚓!

何枉生身旁半人高的青花瓷瓶碎了。

“你不敢?还有你何枉生不敢的?上次在满花楼中被你下药的事,本王还忍着呢。不如今日一块算算账。”秦年薄唇轻挑,一脸阴沉!

该死的!差点儿那丫头就属于自己了。

偏偏关键时刻被打断!

他憋的满肚怨火。凤袖挥去,书房中传来一阵惨叫声。

小宁看到莫韶华慌张回来,连忙迎上去:“王妃,您这么着急是怎么了?”

莫韶华拍拍通红的脸颊,回房坐茶桌旁一连喝了几杯温水,才拧眉懊恼道:“怎么何枉生突然来了?”

她可是差点儿就成功了。真是失策失策。

“小宁,去备马吧,我进宫躲几天。”何枉生在府中,她也没脸再见他们了。

小宁疑惑道:“躲?午膳就要开始了,王妃您不跟王爷一起用膳?”

“他有何枉生陪着,哪用得着我。”莫韶华哀叹一声,摸了摸肚子,惆怅着她往后该怎么办。

保住她的孩儿,就得离间秦年和何枉生之间的关系。但她若不愿棒打鸳鸯,那她和孩子就都得浸猪笼。

唉!这万恶的封建思想啊!

午时未到,莫韶华就匆匆从后门溜走了。而与此同时何枉生也从正门被秦年给轰走了。

午膳,又只剩下了孤单可怜,闷气横生的四王爷秦年。

来到太医院藏纳药材的百草堂。莫韶华也无心工作,食指顶着额头不停的叹气。

“怎么了?出什么棘手的事了吗?”

一股好闻的清香扑面而来。

她猛然惊了一下,按理说曲青离现在不是应该去东洲送药的路上吗?怎么会在这里?

“啊,没有没有。青离你怎么来了?”面对曲青离,莫韶华总有种背对他的罪孽感。她坐如针毡,连眼睛都不敢跟他对视。

慌忙的喝水掩饰。

曲青离俯身,伸出修长的手指将她嘴角上的水擦去。动作温柔亲密。

她腾的一下脸色红了起来。

该死的!果然还是无法抗拒美男的蛊惑。

鼻血流了出来,她紧紧捏住鼻子,故作矜持的推开他:“青离我们不能这样。要是被人看见不好,我毕竟现在是四王妃。”

“你在城外为何不说你是四王妃?”

啊!曲青离怎么反过来撩她了?

要美男亲自主动这怕是不太好吧!她真的害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扑上去啊!

“我,我只是……”莫韶华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拒绝美男的借口。

曲青离看着她轻轻抿起唇,墨眸晦暗。掏出一块手帕小心翼翼给她擦拭鼻血。

她还不知道自从那天她神色慌张匆匆出宫后,曲青离每天都在太医院附近守着,就想问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何许出的承诺不肯兑现了。

难道她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吗?

曲青离起身退后,眼神落寞:“刚刚是青离失礼了。对四王妃做了逾越身份的动作。”他攥紧了手帕,抿紧下唇低头,又道:“我此次前来只是给你送些东洲特产来以表感谢,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

他试探着走,莫韶华却真的不敢拦。

曲青离攥紧手掌,终是拉不下脸来留下,气愤离去。

唉!眼睁睁看着他玄袍孤寂离开,莫韶华内心也是百般难受。

但是也没办法啊。

谁让她肚子里有了个来路不明的娃娃,还没出生就辣手摧花的把初恋对象给气走了。

莫韶华把食盒打开,里面的糕点还热腾腾的。她欲哭无泪的一口气吃了两大盘。打了个饱嗝,又伤感的躺在摇椅上昏昏欲睡起来。

此时曲青离又折了回来。他纠结踌躇已久,还是想问清楚她为何突然躲着自己。若是他做错了什么惹她不开心了,他愿意改!

踏进藏药阁,莫韶华已经睡着了。

恬静熟悉的睡颜,让曲青离一时间有些移不开视线。

像,太像了。

若是他的青梅竹马没有过世的话,长大了一定跟她一样迷人漂亮。

“诺诺,是你不舍得我,又回到人间来拯救我了吗?”曲青离深深的看着日思夜想的脸,眸中是压抑许久的痛苦。

吱呀!门被人推开了。

曲青离连忙回神,慌张起身。就像是窥觊他人宝物却被发现的窘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