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虎婿临门陈雄楚云曦全文在线阅读

最近非常火爆的都市女婿小说《虎婿临门》已经完结了,这本小说由孔圣人创作,主角是陈雄楚云曦。这本书讲述的是主人公陈雄被前女友骗走了家产,妹妹陈小婉患上白血病急需用钱,走投无路的陈雄来到黑诊所卖肾,却被楚云曦救下,还给了他三十万让他做自己的契约丈夫。楚云曦的爷爷病危,而继承家产的前提是成婚,她被陈雄救妹妹的真诚所打动,于是给了他这个入赘的机会。陈雄没有让楚云曦失望,借助他感悟到的传承,开始了逆袭。

虎婿临门陈雄楚云曦章节导读

“呵呵,你就尽情的喊吧!你就算喊破喉咙,今天也没人能救你!你哥欠了我两万块还不上,就拿你来抵债吧!”

出租屋里,赵勇满脸阴笑,如同饿狼一般朝着陈小婉扑了过去。

陈小婉虽然才十六岁,但身材却发育的极好,整个人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充斥着一股子极致的诱惑。

那美艳绝伦的脸蛋,十足火辣的身材,连站在一旁的杨梦瑶都黯然失色,嫉妒不已,怪不得赵勇会对她起邪心。

陈小婉吓得花容失色,脸色苍白,如同老鼠一般惊慌躲避着赵勇的追逐。

杨梦瑶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对另外一个女人图谋不轨,她非但没有丝毫的醋意和恼怒,反而很是兴奋,威胁道:“小丫头片子,你别给脸不要脸,这是你的福分,只要你陪勇哥一晚上,你哥欠勇哥的钱就一笔勾销,要不然我们就报警让警察来抓你哥,到时候你哥至少要在监狱里面蹲上几年。”

听到杨梦瑶这话,陈小婉猛地顿住了身形,脸色越发苍白,眼睛里面满是惊恐之色,哀求道:“不要,求求你们不要报警!”

“我……我愿意陪你……”陈小婉双手紧紧的攥住衣角,紧咬贝唇,满脸绝望,任命般的闭上了眼睛。

哥哥陈雄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为了哥哥她愿意付出一切,哪怕是一个女孩最重要的贞洁!

赵勇早就急不可耐,直接扑向陈小婉。

出租房外面的陈雄透过玻璃窗看到这一幕,一股子滔天怒火瞬间从他的胸腔中涌了出来,他一脚踹开了出租屋的门,冲进去,举手一拳砸在了赵勇的脸上:“畜生,我杀了你!”

“砰!”

赵勇整个人竟然如同破沙袋一样飞出去了好远,口鼻之中都喷出了血。

“啊……”杨梦瑶吓得尖叫了一声,松开了陈小婉,躲到了一旁。

“我……我的力量怎么变得这么大?”陈雄一脸的震撼。

“哥。”陈小婉直接扑进了陈雄的怀里,脸色苍白如纸,眼睛里面满是惶恐。

“小婉,你没事吧?”陈雄一脸关爱的看着陈小婉。

陈小婉摇了摇头,眼泪哇啦啦的往下掉,看的陈雄的心刺痛不已,胸腔中的怒火也是越发旺盛起来,如同喷涌的火山,无法遏制。

这个时候赵勇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摸了一把脸上的血,顿时暴怒不已,朝着陈雄扑了过来:“小崽子,你敢偷袭我,我要杀了你!”

这个时候,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陈雄忽然发现,在他眼里,赵勇的速度变慢了,至少慢了好几倍,犹如龟爬一般!

他很是轻松地就躲开了赵勇的攻击,又是一拳砸在了赵勇的脸上,赵勇再次倒飞了出去。

“嗯?怎么回事?这小子怎么忽然变得那么强?”赵勇被打的一脸懵逼,心中震恐不已。

这一次,不等赵勇从地上爬起来,陈雄就冲了上去,对着赵勇一顿拳打脚踢。

没多大一会儿,赵勇就被打的鼻青脸肿,他甚至没有出息的哭了起来,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陈雄求饶:“陈雄,不,雄哥,你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打你妹妹的主意了,呜呜……”

其实也不能怪赵勇没有出息,主要是陈雄下手太狠了,赵勇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快要裂开了,他有种直觉,如果他不求饶认怂,极有可能被陈雄打死。

陈雄并没有停手,陈小婉是他的逆鳞,赵勇竟然敢对陈小婉下手,他杀了赵勇的心都有了,而且他现在有钱,不怕赵勇讹他的钱,把赵勇打残了,大不了多赔些钱就是。

“这……这怎么可能?这废物怎么会这么强!”杨梦瑶看着这一幕,满眸的不可置信。

赵勇可是跆拳道黑带高手,竟然被这个废物摁在地上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错觉,一定是错觉!”杨梦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但是那拳拳到肉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惨叫声,无一不刺激着她的感官,让她清晰地意识到,这不是错觉。

“嘶……”

接受了现实的杨梦瑶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敢再做停留,丢下赵勇,飞也似的跑走了。

陈雄也没有去管杨梦瑶,继续暴打赵勇。

眼看着赵勇被打的不行了,陈小婉说道:“哥,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我也没有出什么事,你……你就饶了他吧。”

陈小婉终究是心善,更怕陈雄真把赵勇给打死了,那陈雄肯定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陈雄停下手没有再打赵勇,冷森森的说道:“以后你要是再敢打我妹的主意,我一定杀了你!滚吧!”

赵勇如临大赦,连滚带爬的往外跑,跑出去了很远之后,赵勇又忽然回头看着对着陈雄吼了一声:“垃圾陈,你敢打我,你给我等着,我一定玩死你,还有你妹妹,我一定要上了她!”

“你找死!”陈雄满目杀意,身形如箭一般朝着赵勇追了过去,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的速度竟然也快了不少。

赵勇看到这一幕,吓得屎都快出来了,拔腿就跑,跑的比兔子还快,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算你跑得快,别让我抓到你,抓到你我一定打残你。”陈雄脸色阴沉,满目寒光,赵勇最后的威胁彻底触及了他的底线,让他怒火滔天。

“看来这里不能住了,得换地方了。”

平静下来之后,陈雄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先把陈小婉送到学校宿舍去住,如果再在出租屋住下去,陈雄害怕赵勇再次趁自己不在的时候偷偷找上门来欺负陈小婉。

他并不是每次都能幸运地及时赶到,所以还是先把陈小婉送进学校里比较安全,等彻底解决了赵勇这个麻烦之后,他准备用手里的钱买一套小户型的房子,到时候再接陈小婉出来住。

但就在两人要离开出租屋的时候,陈小婉忽然晕倒在了地上,脸色苍白如纸,呼吸微弱,身体也是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小妹,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

陈雄脸色大变,心中惶恐不已,抱着陈小婉就飞奔而出。

路口,陈雄不停的挥手拦车,但由于是晚高峰,十分钟下来,他一辆车也没有打到。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陈小婉的身体已经不再抽搐,呼吸越发微弱,气若游丝,几乎没了。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陈雄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心里绝望不已,抱着陈小婉,哭腔道:“小婉,你不要吓我,你快醒过来啊!”

陈小婉的呼吸越来越弱,到最后直接没了,身体也开始慢慢变凉。

“啊啊啊……”陈雄痛苦的砸地,悲呛不已。

他现在有钱了,可以给妹妹治病了,却发生了这种事情。

为什么?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贼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陈雄愤怒咆哮,陈小婉的身体越来越凉,几乎就要死去。

陈雄陷入了无尽的绝望之中,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精气神,手臂无比的摆落,他跌坐在地上,痛哭不已。

“嗡嗡……”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脑海里一刀白光闪过,一股晦涩难懂的信息涌现在他的脑海里。

回春三针!

一针入阳关,一针封阴穴,一针开命门!

三针齐下,可治百病!

而这百病之中,急性白血病赫然在内!

“这……”陈雄一脸的不可置信之色。

手术刀传承的医术中竟然还可以医治急性白血病!

回春三针?

这真的可行吗?

陈雄本能的不相信,毕竟这传承太扯了,三针治好急性白血病?完全不符合现实逻辑!

但是陈小婉已经快要死了,他也来不及多做思考,死马当活马医,总比坐以待毙要好!

可是回春三针施针需要银针,他上哪去弄银针?

这个时候,陈雄脑海里又是一道白光闪过,一段文字涌现:没有银针可以同鹅卵石代替。

“……”陈雄很是无语,还有这奇葩操作?

陈雄严重怀疑这回春三针是假的,不过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陈雄在路边捡了三颗鹅卵石,分别将三颗鹅卵石放在了陈小婉的阳关、汇阴、命门三处,随后按照回春三针的手势不停的运作。

“咳咳……”

几分钟之后,陈小婉的呼吸竟然逐渐恢复过来,脸色也是逐渐变得红润,气息十足,不一会儿就苏醒了过来。

“哥,这是哪?我怎么了?”陈小婉一脸茫然地看着陈雄。

“小婉,你……你醒了?你可是吓死哥了!”陈雄激动不已,紧紧的抱住陈小婉,喜极而泣。

随后,陈雄又在路边等了半个小时,终于拦了一辆车,带着陈小婉去了医院做检查。

虽然回春三针暂时治好了陈小婉的病,但是陈雄不放心,毕竟这蹩脚的医术太奇葩了,安全系数太低,就跟闹着玩一样。

到医院,一番检查之后,结果让人不可思议,陈小婉的急性白血病竟然完全好了,医院里的医生都是一脸的懵逼,不知道是何缘故。

只有陈雄心里清楚,这完全是回春三针的功劳!

陈雄心中激动不已,没想到手术刀传承的医术竟然这么厉害!

而这回春三针,还只不过是传承医术里面比较一般的医术,那其他的医术……

陈雄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敢想下去了。

离开医院之后,陈雄带陈小婉去了商场准备给陈小婉买几套新衣服,陈小婉已经很久没有买过新衣服了,身上的衣服都是陈雄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这几年,小丫头最渴望的事就是能有一件新衣服,以前两人每次路过商场的时候小丫头都会看着商场里面的衣服驻足很久。

以前陈雄没钱给陈小婉买衣服,现在有钱了,陈雄的第一想法就是满足陈小婉的这个愿望。

一开始陈小婉不肯要,陈雄就谎称自己买彩票中了八十万并且给陈小婉看了黑色皮包里的现金,关于给楚云曦当假丈夫还有跟李泽赌石的事陈雄只字未提,陈小婉还小,让她知道这些不合适只会让她担心,而且陈雄跟楚云曦签了保密合同,他给楚云曦当假丈夫的事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否则就要赔偿楚云曦一千万元。

陈小婉心思单纯,没有任何怀疑就相信了陈雄的话,随之她喜极而泣,因为她和哥哥终于不用再过穷苦潦倒的日子了,哥哥也不用再去捡垃圾了。

陈小婉是个美人胚子,平时穿的破旧都楚楚动人,要不然赵勇也不会打她的主意,如今陈小婉换上了漂亮的新衣服,整个人更是美得不可方物,宛若小仙女一般,惹得商场里的导购都忍不住的夸赞。

买完衣服,陈雄带着陈小婉吃了一顿丰富的大餐,又去手机店给自己和陈小婉一人买了一部手机,方便以后联系用,然后才把陈小婉送回学校,临别时陈雄又给了陈小婉两千块钱的生活费。

之后陈雄就回了学校,把前几个室友的钱给还了,然后又把借的各种网贷给还清了,最后又去教务处把欠的学费给交了。

从学校教务处出来,已经快晚上九点了,折腾了一天,陈雄很是疲乏准备回出租屋睡觉,但是刚走了两步,一个曼妙的娇躯就迎面撞在了陈雄的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