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秦宁儿夜墨轩小说目录 宠妾为妃全文目录阅读

宠妾为妃》是一本重生类型的言情小说,主人公是秦宁儿夜墨轩。前世,身怀六甲的慕芳菲难产而死,只有她自己知道,是最亲近的人不想这个孩子出生,最终一尸两命。重生,慕芳菲成了蔺王夜墨轩不受宠的小妾秦宁儿。即便是尔虞我诈,秦宁儿也要活得精彩!

宠妾为妃章节阅读

此时轩王府已经是鸡飞狗跳,夜墨轩的家将带着上百名守卫,正四下寻找秦宁儿。

翻遍了沉香阁,依旧是一无所获的灵儿和几个丫鬟,正战战兢兢的跪倒在脸上阴云满布的夜墨轩面前。

“王爷恕罪,奴婢也不知道侧妃去了哪里。”

“请王爷降罪惩处。”

灵儿眼看这种情况,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

她是真不知道秦宁儿的下落,眼看轩王府闹成这样,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笑话!”

“真是天大的笑话,堂堂一个侧妃,居然深夜潜出王府。”

“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夜墨轩没来及开口,门外就传来了沈梦琴的声音。

紧跟着张嬷嬷搀扶着一脸落井下石得意的沈氏,走进了秦宁儿的卧室。

“你来这里干什么?”

“这不关你的事。”

夜墨轩一看到沈梦琴,当即就皱起了眉头。

他是打心底里不待见这女人,奈何有太后交代,他才不得不做做样子。

“王爷,您这是说的什么话。”

“我是您的发妻,王府女眷皆应由我管治。”

“再说王府闹这么大动静,臣妾岂能熟视无睹?”

沈梦琴已经从夜墨轩今天在她那里的态度,猜到了太后对他有所交代。

因为他离开,也是交代不许她告诉别人。

既然他现在忌惮太后,她自然是本钱见长,架子得端足了。

正如沈梦琴认为的那样,夜墨轩虽然心里厌烦,但却不得不顾及有下人在场。

怕他对沈梦琴的态度,再传到太后的耳中。

凝眉瞪了一眼沈梦琴,但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张嬷嬷,依照家规,下人失职应该如何处理呀?”

沈梦琴一看夜墨轩不再开口,顿时更加来劲了,心想今天总算是有了报仇的机会。

上次,没有出完气,咱们新账老张一起算。

“回禀王妃,鞭责二十,禁闭三天。”

张嬷嬷施礼回禀,跟着就给跟在身后的丫鬟递眼色,让她们回去请家法。

夜墨轩也是在气头上,一听沈梦琴要责罚灵儿她们也没有开口阻拦。

因为于情于理,她们都难逃责罚。

“启禀王爷,侧王妃找到了。”

此时王府家将,站在门口高声禀报。

夜墨轩闻声心中一阵狂喜,激动的站起身来,却看到一屋子人诧异的目光。

对,她大半夜跑出去。

就算找到了,我也不该高兴才对。

“人在哪里?”

当即把脸一沉,又坐了下去开口询问。

“启禀王爷,厨房门外的水井中。”

“方才属下带队搜查,突然闻听井内有人呼救。”

“这才慌忙带人施救。”

家将开口出声的一番话,差点没把夜墨轩吓傻。

满心担忧却不能面露惶恐,清了清嗓子,强,压心头不安再次开口询问。

“人呐?死了没有?”

只是没等他发出声音,沈梦琴不可理喻的欣喜询问就传入众人耳中。

可恶!她死了本王让你陪葬。

夜墨轩当即一瞪眼,沈梦琴慌忙低头不再开口。

“启禀王爷,人已经打捞出来。”

“周大夫,正在现场施救。”

家将如实回禀,只是话没说完,夜墨轩就已经脚下生风从他身边走过。

一屋子的人,全都慌忙跟了出去。

……

一番折腾,秦宁儿才被丫鬟们抬进房间。

门外,夜墨轩焦急询问周大夫。

周大夫,也是眉峰紧锁,一脸的疑惑。

“启禀王爷,侧妃从脉象看一切正常。”

“只是在下也不清楚,侧妃为什么是现在昏迷的状况。”

周大夫医术精湛,也治不了装病装昏迷的症状。

秦宁儿也是实在被逼的没办法了,才想出这样的野路子,眼看王府的卫队经过就一头扎进了井里。

“哦……”

“周大夫可知道,有没有睡梦中自己游走出门的病例?”

夜墨轩多聪明,一听周大夫的话,就已经猜到了秦宁儿这是在装昏迷。

知道她不会平白无故这样,就想给她先找好借口。

“有,老夫亲眼见过。”

“有人睡梦中,出游,行为如同正常人一样,却是紧闭双眼。”

“一旦被惊醒,就会重症卧床有性命之忧。”

周大夫的话,让夜墨轩微微点头,心里有了数。

招手叫来仆从,带着周大夫去拿诊金赏钱,自己摆手让灵儿她们退下。

关上房门,坐在了秦宁儿的床边。

“起来吧。”

“人都走完了,有什么话最好在我还有耐心之前说。”

夜墨轩看着床上紧闭双眼,胸,口却剧烈起伏的秦宁儿,摇头苦笑开口出声。

“妾身多谢王爷解围。”

“请王爷不要追问宁儿因何离开,宁儿有不得已的苦衷,还望王爷恕罪。”

秦宁儿那是多机灵的人,一看被夜墨轩看破。

立马就爬起来,跪在床上苦苦哀求。

气的夜墨轩,张张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心想,好你个鬼丫头,真会堵人的嘴。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两句话就想蒙混过去?

“我劝你最好老实交代。”

“本王耐心有限,不会一直这么袒护你。”

夜墨轩当即脸色一沉,用清冷的声音再次逼问。

“王爷恕罪。”

“妾身……妾身不能说。”

也不是秦宁儿不说,而是真不能说。

说她是重生此地,抱着复仇的执念?怕是夜墨轩会立马一个耳光呼在她的脸上。

编造其它的谎言,更是不可取。

因为夜墨轩有多聪明,她此刻已经是心知肚明。

“不能说?”

“好你个秦宁儿,你当真是以为本王会惯着你不成?”

夜墨轩听了秦宁儿的话,当即眉峰一皱怒上心头,伸手抓住了秦宁儿的手腕。

却在秦宁儿抬头的瞬间,看到她满眼泪光,委屈嘴唇颤,抖的样子。

娇俏面容,可怜巴巴的表情。

各种让人心疼,招人怜爱的冲,动。

甚至让夜墨轩看的忘了为什么会生气,只想开口哄她。

“啧!真是要人命。”

“往里面挪挪,本王担心你染上风寒,所以格外施恩决定亲自给你暖床。”

夜墨轩也是拿秦宁儿没招。

绷着脸一本正经的开口,嘴里却是说着让秦宁儿哭笑不得的话。

“妾身……妾身……谢过王爷。”

“王爷是不是忘了咱们的约定。”

“不是说好的……”

秦宁儿话还没有说完,夜墨轩就毫不客气的钻进了她的被窝。

衣服都没来得及脱,估计是怕秦宁儿再把他轰走。

看的秦宁儿就算有那个心,也是不忍心。

躺在他的身边,看他安分守己,又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有点感动。

一晚上从不安,到踏实熟睡到天亮。

夜墨轩只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枕印,以至于秦宁儿睁开眼睛看不到他心里莫名有些失落。

“啊——啊——”

秦宁儿正在患得患失的时候,却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声声惨叫。

她慌忙起身,支,起隔窗向外查看。

只见,张嬷嬷正挥动手中的长鞭,抽打趴在长凳上的灵儿和沉香阁的几个丫鬟。

一鞭一道血印,看的秦宁儿心如刀绞。

“住手!”

秦宁儿披头散发,穿着内衬就冲了出去。

不管不顾的张开双臂,挡住了正在责罚灵儿的张嬷嬷。

“大胆秦氏。”

“披头散发衣冠不整,成何体统?”

“张嬷嬷,依照家规,此等状况应该如何惩治呀?”

沈梦琴看到秦宁儿这样出门,却是青眉冷目的呵斥出声,不慌不忙的开口询问张嬷嬷。

“启禀王妃,秦氏衣冠不整应当鞭责十次,禁足十天。”

“失仪无礼,没有向您请安问候,应当鞭责十次禁足十天。”

“高声惊驾,目无尊卑应当鞭责十次,禁足十天。”

张嬷嬷也是真不客气,罗列明目开口就往秦宁儿头上扣帽子。

秦宁儿却听在耳中,依旧面无惧色不退不让。

沈梦琴见状,更是气的浑身发抖火冒三丈,昨天轩王袒护才让她逃过一劫。

今天,轩王上朝未归,她一早就跑来兴师问罪。

心想小妖,精,你可真有本事。

给王爷吃了什么迷,魂,药,让他在我那里吃喝却跑来你这里睡觉。

还公然袒护,说你是什么梦游的症状。

现在,你被我逮到了把柄,看谁还能救你。

“张嬷嬷,家法伺候。”

沈梦琴是越想越气,眯着眼睛冲着秦宁儿笑了笑,旋即阴冷开口。

“慢着!”

“王妃容禀,张嬷嬷所说罪状,臣妾无话可说。”

“只是妾身心有疑惑,这些规矩是针对我沉香阁,还是轩王府皆是一视同仁?”

慕芳菲上一世,就是出了名的聪慧过人。

这一世重生秦宁儿身上,更是经历了尘世淬炼,聪明睿智一样不少。

没等张嬷嬷挥鞭动手,就抓住机会抢先开口。

“废话,当然是轩王府一视同仁。”

“只因你触犯了规矩,才遭受家法惩处,并非有意针对。”

沈梦琴再怎么理直气壮的霸道,也知道话该怎么说。

知道这秦宁儿现在刁钻犀利,又正得宠。

怕一个不小心,落了把柄在她的手里,到时候王爷怪罪她可是也兜不住。

谁知道,她这样说正好中了秦宁儿的设计。

“王妃请问,您身边的张嬷嬷是主是仆?”

“她刚才见我到此,可有施礼问候?”

“刚才大呼小叫,是不是惊驾目无尊卑?”

秦宁儿当即伸手夺下张嬷嬷手中的皮,鞭,抬手指着张嬷嬷的鼻子,冷声质问。

“这……”

沈梦琴一听秦宁儿的话,当即心里咯噔一下。

心想好你个贱,人,千小心万小心,还是掉进了你的坑里。

也罢!初一十五,有账咱们不怕慢慢算!

张嬷嬷吃过秦宁儿的鞭子,更是吓得浑身发抖,直往沈梦琴身后躲。

“既然这样,那就免了你沉香阁的责罚,下不为例。”

“张嬷嬷,跟我走。”

沈梦琴想不出狡辩的说辞,知道这几十鞭子打在张嬷嬷身上,她脸上也是无光。

已经占了便宜,就想一走了之。

“王妃请留步,王府家规岂能儿戏?倘若姑息迁就,只会让这些奴婢有恃无恐。”

“臣妾愿做出表率,以正门风。”

“心甘情愿的认罚认打。”

秦宁儿开口一番话,顿时让趴在凳子上不敢动弹的灵儿,甚至张嬷嬷和沈梦琴都是一脸的诧异。

心想,这贱,人没事儿吧?

不是傻了吧?那还有自己找抽的?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好!”

“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

“张嬷嬷……”

沈梦琴止住脚步,刚想咬牙下令。

谁知道,秦宁儿却没等她话说完,就打断开口。

“张嬷嬷趴下吧?”

“既然我这当主子的,都少不了挨鞭子,王妃也都答应了。”

“我打你,你该是没话说了吧?”

秦宁儿心里也是憋着一口怒气,抖手一甩手里的鞭子。

“啪!”

一声脆响,当即打得旁边的花池中月季枝折花碎。

“王妃救我。”

“秦氏对老奴满心恨意,这几十鞭子非要了老奴的性命不可。”

看到这一幕,张嬷嬷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沈梦琴也是脸色难看至极,做梦也没有想到这秦宁儿嘴吧这么厉害。

不仅是开口不饶人,而且还是处处占理让你无法辩驳。

她当然不想看张嬷嬷挨打,但刚才话已经说出去了,当着前院后院这么多奴婢丫鬟的面。

自然是不能出尔反尔。

“……”

“张嬷嬷,你就让她打两下,然后我再给你求情。”

实在是没办法,知道秦宁儿不报复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只好趴在张嬷嬷耳边小声交代。

张嬷嬷一脸委屈,但是也不敢忤逆。

只能信了沈梦琴的话,趴在了灵儿刚才趴的长凳上。

“既然是家法,就没有打折扣的余地。”

“二十鞭子,一下都少不得。”

“现在就请王妃亲自数着,以此证明没有袒护之心。”

秦宁儿也是真下的去手,漫不经心的说着话,幽幽渡步走到了不远处的水桶边。

把鞭子往水桶里一沾水,然后微笑着回到张嬷嬷的面前。

张嬷嬷一看秦宁儿皮笑肉不笑的阴狠劲儿,顿时吓得浑身发抖。

沈梦琴也是看的心里直哆嗦,心想好你个贱,人,你敢打一下等会儿我就还一下。

还先堵住我的嘴,算你狠。

你不饶我的人,也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嗖——啪!”

秦宁儿高抬猛落一鞭子下去,张嬷嬷当即后腰就是皮开肉绽。

丝质的夹袄,当即下就是一道殷红的血印。

疼的张嬷嬷白眼一翻,半天才喊出声音来。

“妈呀,王妃救我……”

“王妃救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