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眷眷柔情似水流已完结 韩如歌厉沉寒在线阅读

眷眷柔情似水流》这是一本豪门言情宝宝文小说,主角分别是韩如歌厉沉寒。韩如歌不过是和一个男人相亲了,竟然在众目睽睽下被男人的未婚妻给打了!被小三还是头一次!而正当骑虎难下的时候,一个小包子跑过来抱住了她,口口声声叫妈咪!韩如歌怎么不记得自己还有一个孩子!

眷眷柔情似水流章节阅读

管家说到这里的时候,韩如歌终于彻底崩溃了。

“陈伯,您到底在说什么?”韩如歌简直是欲哭无泪,“您也知道我和厉沉寒根本就是……我们两个怎么可能……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不可能啊,昨天晚上我看着先生抱您进房间的,难道先生没有和您一起在房间里面过夜?”管家讶异地说,“这怎么可能?”

厉沉寒抱她回房间的?

韩如歌突然神情一僵。

是啊,昨天晚上她是和厉沉寒一起去吃饭的,抱她回房间的除了厉沉寒还能有谁?

难道她昨天晚上真的在厉沉寒怀里哭来着?

“陈伯,昨天晚上还发生了什么没有?”韩如歌急切地问道。

管家摇了摇头:“我只看到先生抱您回房间,然后就不知道了……我还以为您和先生……”

老人家一脸的失望,让韩如歌有些于心不忍。

“嘿嘿,陈伯,您也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的嘛。”韩如歌“嘿嘿”地笑,“不过您放心吧,我会好好跟厉沉寒培养感情的,您啊,一定可以看到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少爷的!”

她这么一说,管家顿时又高兴起来:“就是啊,您和先生都这么年轻,还有时间!”

韩如歌咧开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现在,为了安慰管家,她只能这么说了。

吃过午饭之后,韩如歌看自己的眼睛好了许多,便打电话给苏可可,约她出去逛街,给厉沉寒买礼物。

“你说什么?昨天是厉沉寒的生日?”苏可可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继而又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韩如歌,你这个没出息的,怎么连自己老公的生日都不知道!”

韩如歌表示自己很委屈,真的很委屈。

“那我怎么知道嘛。”韩如歌抓抓头发,“他又没有跟我说,又没人告诉我,他就昨天晚上突然说要带我去吃饭,然后才说是他生日的,我也是刚知道……”

越说下去,韩如歌的声音就越低,一副心虚的模样。

“然后你就送了人家一个小熊?而且后来还不省人事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苏可可现在简直想掐死她算了。

见过丢人的,没见过这么丢人的。

“所以嘛,我这不是让你来帮我参谋参谋,给厉沉寒补一个什么生日礼物好嘛。”韩如歌嬉皮笑脸,就好像丢人的不是她一样。

苏可可斜睨她一眼:“你自己的老公,你自己不了解,还得别人帮着选?”

不过后来她一想,韩如歌连自己老公的生日都不知道,对自己的老公,又能了解多少?

这一对夫妻,怎么那么奇怪?

“要不然,给他选个领结吧?”

“俗气。”苏可可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你找点有新意的好么?当然了,不是像小熊挂饰那种的新意。”

“我真的不知道送什么嘛,我又没给男生送过礼物。”韩如歌苦恼地说,“我总不能把自己打包一下送给他吧?”

“诶!”苏可可眼睛一亮,“对了,这个主意很不错!”

韩如歌懵逼了:“什么主意?”

“把你自己打包一下送给他啊!”苏可可坏笑着,“你想啊,你们俩都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你就主动一点,热情一点,那肯定干柴烈火覆水难收啊!”

一想到那个场面,苏可可的口水都快要留下来了:“真不知道厉总的技术怎么样?”

韩如歌:“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只要你和厉总的巨轮不沉就行了!”苏可可一把拉住韩如歌的手,然后四处环视,目光落到一个角落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看,有了!”

“什么?”

“那个啊!”苏可可葱白的手指一指,韩如歌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美眸顿时睁大,然后看了苏可可一眼,一脸的嫌弃。

因为,苏可可给她指的那个地方,是一个角落里的商店,而且是成人用品店。

这个妮子,简直是污到一定境界了!

其实韩如歌也挺污的,然而和苏可可相比,她也只能自愧不如。

“走嘛,去看看嘛!说不定真的能找到给你家老公的礼物呢!”

“苏可可,你在逗我吗?”

韩如歌虽然不情不愿,但是也架不住苏可可的又拉又拽,最后只能迫不得已跟她走了进去。

“先生,您看那是不是太太?”

听到司机诧异的语气,原本在低头看文件的厉沉寒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正向一家店子里面走的小女人。

只是,那家店……

厉沉寒双眸微眯。

成人用品店?

他的俊颜蓦地一沉,双眸阴鸷地盯着角落里的那家店子,那副模样,似乎是恨不得立刻就冲进去,把韩如歌给撕碎。

小女人居然敢进那种地方?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她的年纪应该是二十四岁吧?虽说这个年纪也不小了,已经是什么都懂的年纪了,但是她平白无故地跟着人跑到那种地方去做什么?

要不是他恰好路过,可能还看不到这种事呢。

这个小女人啊……看来还真的是得好好管教一番。

“先生,太太还真是有情趣呢。”司机不明状况,还在前面抿着嘴笑,“我老婆跟我结婚的时候啊,比太太也大不了几岁,都成了夫妻了,还是害羞呢。唉,到底是时代不一样了啊。”

司机啧啧感叹着,一脸的惋惜。

然而厉沉寒却始终是紧紧地盯着那家店子,一言不发。

“先生,要绿灯了,我们是先走,还是去等一等太太?”司机看着红灯只有十几秒钟的时间,连忙开口问道。

厉沉寒又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才把视线给收了回来,淡淡地说:“走吧。”

“走吧”的意思,就是不用去等韩如歌了。

司机虽然觉得很奇怪,但是也只能领命,把车子向前驶去。

“苏可可,你能不能不要给我出些馊主意?”韩如歌黑着脸从店子里面走出来,看了看手里提着的东西,一瞬间有一种想把它扔进垃圾桶里面的冲动。

“有什么不好的啊,你就穿着这个,往厉沉寒面前一站,如果他是个正常的男人,我就不信他能把持得住!”

“可是,我根本没想……”

“好啦好啦,如歌,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既来之则安之,你是我的好朋友,我希望你过得好,而厉沉寒,我相信他是一个能让你过得好的男人。”

苏可可看着她,语气突然变得极为认真。

韩如歌低头看了看提在手上的东西,感觉就像一块烫手山芋一样,连带着她的脸也开始跟着发烫。

“而且,不管从哪方面看,厉沉寒都绝对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星辰,你现在既然已经成了他太太了,就这么便利的条件,你干嘛不好好把握?”

从苏可可跟她说完那些话之后,韩如歌就变得有些心事重重,连手里提着的东西都忘了丢了。一直到她迷迷糊糊地回到家里,跟管家说话的时候,她才猛地反应过来,望着手里的东西,脸顿时变得火烧火燎。

天,她居然把这种东西给带回家了……要是让家里的谁给看见了,那她还要不要活?

“太太,您回来了。”管家还是像往常一样和善地跟她打招呼,“太太买了衣服?”

“啊?嗯,嗯,是啊。”韩如歌勉强笑了笑,她都能想到自己的笑容有多不自然,“那个,我先回房了。”

她买的的确是衣服,但又不是普通的衣服……

回到房间里,韩如歌把摊开的“衣服”放在床上,看着那一点点布料,欲哭无泪。

她怎么就这么听了苏可可的,把这情趣内衣给带回来了啊!

要不然现在去扔了?可是,她怎么有一种,不管她扔到哪里,总会被人看到的感觉……

“咚咚。”

房间的门突兀地被人敲响,韩如歌克制不住地打了个冷战,咽了口唾沫,然后看着床上的情趣内衣,一时间像无头苍蝇一样拿着衣服到处跑,最后只能给塞到枕头底下,然后才跑去开门。

“太太,晚餐准备好了。”

门口的是一个女佣,她丝毫没有因为韩如歌开门开得这么慢而感到不悦,反而还恭敬有礼地说道。

“嗯,嗯,我知道了,谢谢啊。”韩如歌笑笑,“先生回来了吗?”

“还没有,先生应该是不会回来吃晚餐了,不过我们已经把少爷接回来了。”

听到厉沉寒还没有回来,韩如歌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还有时间把内衣给处理掉。总之,让谁看见都可以,就是不能让厉沉寒看到。

韩如歌下去胡乱吃了几口,又喂诺诺吃完了饭,就又跑到房间里面,瞪着那情趣内衣,发起了呆。

也不知道,如果厉沉寒看到了,他会怎么想?

韩如歌脑海里面,竟然开始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她穿着这件情趣内衣,站在厉沉寒面前的场景。她看到厉沉寒走到自己面前,亲吻她的唇,然后又弯身抱起她,把她给抱到床上去,滚烫的身躯覆上她的,开始一寸一寸地亲吻她的肌肤……

他的动作是那样温柔,轻缓,仿佛她是他最珍爱的珍宝一般。

全身仿佛触电了一般,韩如歌猛地清醒过来。

她一定是疯了,不,是思春了!

她居然会幻想出那种场面来!

刚刚,在她的幻想里面,她很清楚地看到了厉沉寒肌理分明的健壮身躯,现在回想起来,还让她忍不住想要喷鼻血。

真是疯了。

韩如歌正猛拍自己的脸时,房间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她缓了缓神,走过去把门打开。

刚刚打开门,韩如歌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因为,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刚刚不停地在脑子里面幻想着的男主角——厉沉寒啊!

“你,你……”厉沉寒小脸儿都白了,看着他,结结巴巴地开口:“你,你怎么回来了?”

明明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可是她却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把它给说完整。

这丫头是怎么了?

厉沉寒看着韩如歌惊慌失措的小模样,剑眉微微拧起,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我可以进去么?”

“可,可以啊……”

韩如歌刚说完这句话,脑海里一片电光火石闪过,她的心倏然一跳,在厉沉寒已经迈步走进来的时候,突然大喊了一声:“不可以!”

她刚刚忘了把情趣内衣给收起来了,她居然让厉沉寒进门!

可是,当韩如歌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她看到厉沉寒就站在那里,眸光落在床上的那件情趣内衣上。

要死了……韩如歌懊恼地简直想杀了自己,她抬起美眸,悄悄地打量了厉沉寒一眼,发现他面无表情,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唉……他在房间里面看到了这种东西,他一定觉得她不是什么好女人吧?

韩如歌垂下眼帘,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算了……反正厉沉寒的眼里,可能也根本就没有她,既然如此,那她又何苦去在意这些?

她的手垂下来,低下头,安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来自厉沉寒的审判。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一直到房间里的气氛安静得快要窒息了,厉沉寒终于开了口。他转过身来,看着韩如歌,声音淡漠地说:“我需要一个解释。”

他的声音看似平静,实则压抑着隐隐的怒意,那是狂风暴雨即将到来的前兆。

“我,我……”韩如歌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双颊不知不觉地红了起来。

她该怎么说?难道说她买了情趣内衣,是为了把自己给打包起来,然后送给厉沉寒?那恐怕,这辈子她都别想在厉沉寒面前抬起头来了。

“韩如歌,你今年才多大?”

听到这个问题,韩如歌抬起头来,困惑地看了厉沉寒一眼,不知道他问这些做什么。

他不是早就知道自己二十四岁么?

“二十四岁……”

“哦?你也知道自己二十四岁?”韩如歌话音未落,厉沉寒就已经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既然知道,那你为什么不去做一些二四十岁的女孩子该做的事情?非要把自己给搞成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