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赘婿文天骄绝少江枫韩清雪小说完本阅读

天骄绝少江枫韩清雪小说已经完结了,这是一本都市热血赘婿小说。多年前,豪门江家纷争不止,而江枫成为这场战役的牺牲品。机遇巧合下,江枫入赘了韩家。婚后一直饱受讥讽,人人可欺。实在不能忍,江枫最终恢复身份,为了妻子韩清雪,他撕掉所有的伪装!

天骄绝少章节阅读

“不懂装什么装?你能知道枫雪?”穆桂芳没好气道。

“妈!”韩清雪不满的叫了一声。

枫雪的合同没江枫的帮忙还拿不下来呢!

但是这话她说不出来,先不提她妈信不信,况且还有王宏图这个外人在。

“清雪,宏图这次回国就不走了,他家里拿了一千万给宏图在枫城开公司。”穆桂芳说道。

“我觉得你们两个应该多走动走动,怎么说也是老同学了,有感情基础在。”

“是啊清雪,说不定你工作上我还能帮什么忙。”王宏图看这韩清雪笑道。

“恕我直言,清雪并不需要你帮忙!”江枫忍不住说道。

这话一说出口,王宏图眼里闪过一抹冷色。

但是不需要他开口,穆桂芳破口大骂:“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你说说你帮了清雪什么忙?自己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还不准宏图帮清雪?清雪有你这样的老公,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江枫没有说话,自己确实挺亏欠韩清雪的。

“妈,你少说几句。”韩清雪扯了扯穆桂芳的衣袖。

“清雪,今天你别给他求情,就说说这三年来,他做过什么上道的事情。”穆桂芳气愤道:“跟废物有什么两样。”

“看看人家宏图,再看看他!能比吗?照我说,你们趁早离了算了!”

“妈!你说的什么话!”韩清雪有些急了。

这种话怎么能当外人说。

“我又没说错……”穆桂芳语气弱了一些。

虽说她想要韩清雪和江枫离婚,但是太急了一些。

也没问问王宏图是什麽意思,要不然有种倒贴的感觉。

她也不希望自己女儿太廉价。

“妈,这种话……”

韩清雪话还没说完,王宏图突然开口道:“伯母,其实我不介意的。”

穆桂芳愣了一下:“宏图,你说什么?”

“伯母,我今天过来,不仅仅是想看看清雪,也想看看清雪丈夫,也就是江枫兄弟。”王宏图叹气道。

“看他?他有什么好看的?”穆桂芳没好气道。

“我想看看清雪到底嫁给了一个什么人,值不值得清雪托付一生,能不能给她带来幸福。”王宏图话语微微一顿。

“只是知道清雪这些年的遭遇后,我也很有感触。江枫兄弟好像不能给予清雪这些东西。”

江枫嘴角抽了抽,这家伙哪来的底气说这种话?

“没错!这家伙就知道给清雪扯后腿。”穆桂芳深有感受道。

“虽然不知道清雪怎么想的,但是,你要是为了清雪好的话,就自觉地离开她。”王宏图拔高声音道。

“如果你离开清雪,我还能给你一笔补偿,一百万怎样,你十年都赚不了这么多。”

江枫就这样看着王宏图,就跟看着一个sha子似的。

他会缺这区区一百万?

别说一百万了,就算一千万,一个亿又怎样?

只要韩清雪不赶他走,他就不会走。

“宏图,你是认真的?”穆桂芳有些激动道。

“伯母,我是认真的,我是真心喜欢清雪。”王宏图深情的看向韩清雪。

“你也知道,清雪已经结婚三年了,你不在意?”穆桂芳继续道。

“我已经听说了,这场婚礼不是清雪自愿的。既然我真心喜欢她,又何必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王宏图三言两语就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情种。

“只要清雪答应下嫁给我,我一定用八抬大轿把清雪迎进我王家大门。”

有没有把韩清雪感动到江枫不清楚,但是穆桂芳绝对是感动的一塌糊涂。

大家都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

但是像王宏图这种痴情,多金的优质男人,又有多少?

这绝对是丈母娘心中的绝佳女婿人选。

但是穆桂芳没想过,要是王宏图真的把韩清雪爱到了骨子里,又怎么会出国三年。

三年来还对韩清雪不管不顾?

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江枫第一个不信。

“清雪,你听到了没有。”穆桂芳激动地扯了扯韩清雪的衣服。

韩清雪却面无表情的听完王宏图说完了所有shan情的话。

“王宏图,我已经结婚了,我有自己的丈夫。就算我没有结婚,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韩清雪淡淡道。

语气平静,但是却拒人于千里之外。

不等王宏图开口,穆桂芳急急忙忙的拉着韩清雪往阳台那边走:“宏图啊!你先坐一会,我和清雪说说话。”

“清雪,你怎么想的,王宏图多好的条件,最主要的是他不介意你再婚啊!”穆桂芳往客厅看了一眼。

韩清雪看上去很不高兴:“妈!我都说了我不喜欢王宏图,你怎么听不进去呢!”

“这说的什么话?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王宏图这么一个人,怎么说都比江枫好上一百倍一千倍。你能和江枫做三年夫妻,换成王宏图又怎样?”穆桂芳劝道。

“妈,这不一样!”韩清雪急道。

她已经看出她妈已经被王宏图给xi脑蛊惑了,王宏图什么都是好的。

“难道你是担心王宏图嫌弃你再婚的身份?”穆桂芳像是想到了什么。

“这你不用担心啊!他自己都不追究,你怕什么?再说你有韩家做后盾,手上还有枫雪的合作,足够让他重视你了。”

穆桂芳母女两一走,客厅里氛围就有些尴尬了。

“江枫兄弟,据我所知,三年来你也没碰过清雪。与其这样憋屈的过生活,还不如答应我的条件,一百万已经不少了,足够在枫城买套房。”王宏图笑了笑。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没别的爱好,就是特别爱吃软饭。”江枫嬉笑道。

王宏图直接被江枫这话给弄的差点噎住,他见过形形se色的人,还没见过江枫这般不要脸的。

把吃软饭都能说的理直气壮。

“江枫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男人嘛!追的就是名利,守在一个女人身边有什么出息?”王宏图继续和颜悦色道:“要不这样,我也要在枫城开公司了,给你一个主管的职位,一个月一两万轻轻松松。”

江枫沉默了。

王宏图一看,以为江枫心动了,笑道:“职位可以给你,一百万也可以给你,只要让我看到你和清雪的离婚证。”

在他看来,江枫要比韩清雪更加容易搞定。

只要搞定了江枫,那就跨出了一大步,加上穆桂芳的态度,迎娶韩清雪似乎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其实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觉得主管这个职位太低了。”江枫说道。

“职位低?这个好说,不管江兄弟想要什么职位,我都能给你安排上。”王宏图信誓旦旦道。

嘴上这么说,他心底却在冷笑。

他不怕江峰贪心,反正职位什么不过是空头支票画大饼而已。

只要把韩清雪弄到手了,到时候在公司里,就算让江枫滚蛋又怎样?

“你确定?”江枫玩味道。

王宏图已经沉浸在自己的“大业”之中,压根没看到江枫的异样:“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那行,我要当总经理!”江枫淡淡道。

“没问……”王宏图话没说完,立马反应了过来,一把抓住江枫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耍我?”

总经理,这不是想抢他的位置?

而这个废物这么大的胃口,就不怕被撑死?

江枫很淡定的将王宏图的手弄开,理了理衣领,笑道:“搞了半天,王兄是说话不算话啊!”

“哼!江枫,我不想再跟你废话。你这种垃圾给我提鞋都不够,识趣点就照我说的话去做,要不然有你后悔的。”王宏图冷冷道。

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耐心,韩清雪他势在必得。

“哎呦,我好害怕!”江枫戏谑道。

“你……”王宏图怒不可遏。

既然撕破脸皮,那就没有继续装下去的必要了。

“宏图啊!让你久等了!”这时候,穆桂芳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王宏图立马收敛怒容,变得和颜悦色,脸上挂着招牌式的和煦笑容。

“怎么会就等呢!我和江枫兄弟聊的也挺开心的,你说是吧!江枫兄弟!”

说着,还狠狠瞪了江枫一眼,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是啊!我们聊的挺开心。宏图还说让我去他公司做主管。”江枫笑道。

穆桂芳对着王宏图说道:“就他还想当主管,那是抬举他,到你公司做个保安都是他的福气了!”

“清雪,我知道我说的这些有点唐突,但是我……”王宏图迟疑道。

“我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显了。”韩清雪无奈道。

穆桂芳赶紧拉住王宏图,笑道:“其实是清雪一时半会还接受不了,她需要一点时间。”

“妈!”韩清雪叫了一声,她妈把她的意思完全曲解了。

照韩清雪的意思,就是要让王宏图死了这条心。

但是她妈偏偏要撮合她和王宏图,现在甚至要把王宏图给钓着。

“伯母,我懂!没事,迟早有一天我会让清雪接受我的。”王宏图叹息道。

江枫听到这话差点没直接一巴掌打在王宏图头上。

当着他的面抢他老婆?确实嚣张!

“伯母,我就先走了!”王宏图惋惜道。

“那行,你路上慢点开!”穆桂芳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人家王宏图这么善解人意,如此痴情,最后落了个失望而归,让她有些愧疚,顺带的看江枫就更加不顺眼了。

要不是这废物卡在中间,清雪能这么难做吗?

真的是一点脸色都没有。

但是谁都没有看到,王宏图在转身那一刻,和煦的脸上闪过一抹冷意。

“妈!不是说好了拒绝王宏图吗?怎么中途变卦!”韩清雪略微责备道。

穆桂芳收敛笑容,说道:“我还不是为你好,要是你一不小心想通了,也省的之后后悔啊!”

“我不会后悔的!”韩清雪赌气道:“妈,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去忙了,那边离不开人。”

韩清雪离开的时候还看了江枫一眼,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哎!这都是什么事啊!王宏图哪里不好了,怎么这丫头就是看不上眼呢!”穆桂芳叹了一口气。

江枫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岳母在气头上,为了不触这个霉头,正准备偷偷离开。

可没想到,还是被穆桂芳给注意到了。

“江枫,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离开我的女儿?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的缘故,清雪才不肯接受王宏图!”穆桂芳怒气冲冲道。

她把一切都归咎到了江枫身上,不过江枫觉得这个锅背着也不是什么大事,总比老婆被人抢走要好。

“怎么,你说话啊!你还要害清雪多久!”

“妈!离不离婚我听清雪的。”江枫轻声道。

听到这话,穆桂芳就更生气了。要是劝得动韩清雪,她还跟江枫费什么话?

“滚滚滚,你麻溜的给我滚蛋!”

江枫等的就是这句话,立马就在穆桂芳眼前消失了。

“奶奶,您看看。这么重要的项目,韩清雪居然敢旷工,她胆子也太大了。”

就在韩清雪离开的档口,韩小娟搀扶着老太太来到了韩氏公司。

“少在这里给我上眼药水,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难道想要我再去请一次清雪?”老太太没好气道。

韩小娟缩了缩脖子,眼里尽是不甘之色。

要不是韩清雪不知道给了梁超什么好处,让梁超只认她。

枫雪的合作早就该落到她韩小娟手里了,哪还有韩清雪什么事?

老太太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也不是那么愉快。

自己好不容易来一次,结果韩清雪不在,可见平常是什么态度。

本来经过上次的事,老太太就不怎么待见韩清雪了。

其实老太太根本没想过,这里面是韩小娟在cao作。

她在这里安插的人看到韩清雪急急忙忙的离开公司后,立马告诉了韩小娟。

而韩小娟觉得这是个机会,就借着视察的名义把老太太引到了这里。

刚好就看到了韩清雪不在的一幕。

“奶奶,您怎么来了?”韩清雪急冲冲走了过来。

看到老太太和韩小娟的身影后,韩清雪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其实奶奶也没别的事,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被累着,想要体恤一下你。”韩小娟笑道:“您说是吧!奶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