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穿越女主夜芷言的小说男主顾辞宴在线阅读

夜芷言听到王姨提起杜佳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就在王姨以为自己的威胁起了作用的时候,夜芷言指挥那几个押着她的婆子:“押她去主母那儿!”

王姨愣了,众人也愣了。

连翘连忙拦道:“大小姐,夫人正在午睡……”

杜佳月的脾气谁不知道,府里上下除了夜怀瑾谁也不敢惹。

夜芷言摆弄着鞭子:“谁敢不听,我这鞭子可是痒得很。”

几个婆子二话不说,押着王姨往后面走去。连翘还要说话,夜芷言抬手制止:“放心,我有分寸。”

连翘不再多言,虽然她也很害怕,但她相信夜芷言。

只要夜芷言说没事,那就是没事。

就算有事,大不了一起扛着。

“你们疯了吗?吵醒夫人,我看你们有几条命都不够。”王姨顶着满脸血,一边走一边骂。

杜佳月刚睡醒,懒洋洋地让侍婢给梳头发,就听见外面一阵喧哗。

“吵什么?”

杜佳月心里还窝着火,听到这声音更加烦闷,起身就往外走。

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她差点跌倒在地。

只见王姨满脸血,和着眼泪活像个鬼,看见她就开始鬼哭狼嚎:“夫人救命,夫人救命啊!”

王姨是自己的远方亲戚,她老公是府上的采买。

杜佳月靠着他们捞了不少油水,所以对他们也比较宽容,平日里谁敢给王姨气受?

现下王姨被打成这样,简直就是打自己的脸!

杜佳月气血上涌,“谁干的?这是谁干的?你们几个,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押着她,还不给我松开!”

几个婆子正准备松手,突然被一道清亮的声音喝止。

“我看谁敢放!”

连翘推着夜芷言,缓缓地从人群中出来。

对上杜佳月喷火的眸子,夜芷言微微一笑:“母亲,言儿身体不便,就不给您行礼了。”

杜佳月一股火瞬间烧到了头顶:“夜芷言,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打我的人!”

夜芷言一下又一下地拍打着鞭子:“既然是母亲的人,那就好办了。”

杜佳月被她这轻描淡写弄得一愣,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自己的人就好办了?

难不成有什么坑?

杜佳月冷冷的一眼看向王姨,莫不是这老家伙又给自己闯祸了?

王姨连连摇头,不过就是抢了个下人的镯子,又算不得什么。

杜佳月皱眉:“你倒是说说,怎么回事?”

夜芷言纤纤玉手指向杜佳月后面的侍女:“母亲,这个女孩我很喜欢,送给我当侍婢吧?”

她指的正是王姨的女儿,手上还戴着连翘的镯子。

杜佳月气笑了:“我看你是疯了,敢到我这里来要人。”

夜芷言假装无辜地嘟嘴:“怎么母亲的下人可以拿我侍女的东西,我就不能拿个母亲的东西了?”

“东西和人能一样吗?”

夜芷言点点头:“的确不一样,东西是好东西,人不一定是好东西。”

话一出,几个婆子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这夜芷言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拐着弯骂人?还连杜佳月一起骂了?

杜佳月抬手就想打她,想到夜怀瑾的叮嘱,硬生生忍住了。

“夜芷言,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夜芷言收了玩心,用鞭子指着那个女孩:“要么,把镯子还回来,和她老子娘一起给连翘下跪道歉;要么,把她和镯子一起给我。”

如果没有早上她被顾辞宴抱着回来,按她杜佳月的性子,绝对不可能放过夜芷言。

“如果我不答应呢?”

夜芷言抬手:“连翘,去八王爷府。”

夜芷言并不是那种依靠男人的女人,相反在研究院,她是一个顶十个男人的存在。

可现在她是弱势方,既然顾辞宴声名在外,不用白不用。

杜佳月急了,夜怀瑾马上就下朝回来了,要是被他撞见夜芷言要去找八王爷,那可不得了。

连翘推着夜芷言才走了一步,就被杜佳月喊住了。

“不就是个婢女吗?你想要,随便挑,我身为主母,还没这么小气。”

杜佳月几乎是咬着牙,恶狠狠地说。

夜芷言回身甜甜一笑:“那就谢谢母亲了。连翘,我累了,回去吧。”

王姨愣在原地半晌没反应过来,她本以为来了杜佳月这里,任她夜芷言如何也翻不出风浪来。

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局,自己还赔了个女儿过去!

王姨“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夫人,求求您了,静好可不能去她那里啊!”

杜佳月恨铁不成钢地啐了一口王姨:“糊涂东西,就知道给我惹事,都给我滚!!”

众人看着这一幕,突然才反应过来。

那个一向被众人踩在脚底下的大小姐,突然好似浴火重生一般。

就算是坐着轮椅,就算是那张脸还透着稚气。

但终究是不一样了。

看来这个侯府,要变天了。

回到自己院里,连翘才反应过来,小脸泛着兴奋的红晕:“大小姐,你刚才好厉害啊。我看到了,大家看你的眼神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夜芷言微微一笑:“这不过是个开始。连翘,你去外面看着,如果超过一个时辰,苏静好还没来报道,就去夫人院里要人。”

连翘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对眼前这位从里到外焕然一新的大小姐,充满了敬佩。

“好,不过小姐应该饿了吧,我去厨房拿点吃的?”

经连翘一提醒,还真有些饿。夜芷言点点头:“我想吃包子。”

“好嘞!”

连翘蹦蹦跳跳地去了厨房。

夜芷言当众打了王姨,还从杜佳月那儿要走了王姨女儿的事情传遍了整个侯府。

连翘到厨房的时候,那些向来为难她的厨娘态度简直大相径庭。

“我家大小姐要吃包子,有吗?”

管事的厨娘张大妈谄媚地连连点头:“当然有,连翘姑娘稍等,马上就好。”

这是第一次,这些婆子们叫她连翘姑娘。

回去的时候,夜芷言见连翘红着眼,以为是厨房欺负她了,拉着连翘要去给她报仇。

连翘突然抱住夜芷言嚎啕大哭起来:“大小姐,厨房没有欺负我,她们叫我连翘姑娘!大小姐,我以后一定听您的话,您让我去死,我绝不苟活!大小姐,呜呜呜,连翘谢谢你。”

这个傻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