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鉴宝小说主角张放的小说全文阅读

“你……”陈雪峰气的一阵跳脚,面色涨得通红,恨不得一口咬死张放。

他是真憋气啊,张放一个穷光蛋,现在有点B钱了,竟然敢这么嘚瑟?

不过,张放并没有跟他多费口舌,而是再度将视线望向贾有财的老婆刘桂芝道,“婶子,我记得我当初来的时候,曾经带来了一些东西,作为提亲的彩礼。”

刘桂芝听到这话,眼珠子瞪得通红,母老虎的姿态尽显无疑。

张放来的时候,确实带了点东西,都是他爸留下的老物件,价值大概六七万块。

有一对玉镯,一个金戒指,外加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既然,你们不打算将云云嫁给我,那东西我便拿回去了。”张放淡淡道。

刘桂芝恶狠狠地瞪了眼张放,骂骂咧咧的道,“真是个穷要饭的,好好好,老娘去给你取。”

几分钟后,刘桂芝便风风火火的回来了,她将张放曾经带来的破烂,一股脑丢进张放的怀里,有几件,甚至还掉落在地上。

张放并没动怒,细心点了点。

果然,贵重物品,诸如玉镯,金戒指全都不翼而飞。

而留下的,全都是些破破烂烂。

不过,张放手握着一个黑咕隆咚的笔筒,眼眸深处却闪过一丝流光。

他不动声色的将刘桂芝丢给他的破烂装好,迈步离开了龙韵馆。

只是,在离开前,他望着贾有财和刘桂芝夫妇,留下了一句话。

“多谢二位有眼无珠,山不转水转,咱们后会有期。”

说罢,张放径直离开。

“呸,不过是运气好,撞了下狗.屎运罢了,有什么好嘚瑟的。”陈雪峰冲着张放的背影,狠狠地啐了一口。

至于刘桂芝也是叉着腰,骂骂咧咧的说道,“对对对,他张放跟咱们的女婿比,差的远咧,这年头,四十来万也算个钱?”

贾有财努力调息了数次,点了点头道,“没错,古董界撞天运的事只会偶尔发生,这个白眼狼,今天是把这辈子的好运气都用光了啊!”

张放若是听到这几人对自己的评价,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他靠的不是撞天运,而是实力。

在他离开龙韵馆后,并没有拿着手里的钱去挥霍,而是进了龙韵馆旁边的古董店——陇南轩。

“小张来了啊,随便看,随便看。”由于张放平日里总喜欢各个古董店的溜达、观摩,因而,店主薛俞风对于张放也没太在意。

可张放却是摆了摆手,笑嘻嘻的将跟煤球一般脏的笔筒架放置在了桌子上道,“我今天不看古董,卖古董。”

这可把薛俞风薛老板弄的有些懵逼,这小张今天是吃错什么药了,从那个摊子上掏了个破烂,就这么得意忘形啊?

不过,薛俞风这人毕竟是开店的,外加平日里知道张放的为人,了解张放不是那种沉不住气的小年轻。

“好,那我便看看。”薛俞风戴上了老花镜,又掏出了放大镜,开始仔仔细细的观察张放送来的煤球笔筒。

五分钟后,他放下了煤球笔筒,摇了摇头道,“这东西很破倒是真的,但没什么价值啊,这要是唐宋时期的物件,四五十万都是少说。”

张放听过薛俞风的评价后,微微点了点头。

他之所以管刘桂芝讨要自己来时的物件,也是受到了先前泥人的启发。

在他小的时候,他老爹曾告诉过他,他身上有两个东西,能救他一命。

一个是他脖子上戴着的玉佩,另一个则是他手里的煤球笔筒。

玉佩他刚才摸了,乃是无价之宝,但因为是他父母留给他的唯一念想,他不会卖。

而这个笔筒,则是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曾用过的笔筒。

只是在外皮处,封了一层蜜蜡,然后又用现代的拙劣技艺,进行了在加工。

为的就是,让其又丑又破,掩藏其真正价值。

或许,他爹早就知道自己可能会蒙难,提前规划好了退路。

只是,由于事发太突然,以至于,他爹都没时间交代张放,玉佩和笔筒的秘密。

“薛老板,知道蜜蜡封玉吗?”张放望着薛俞风,淡淡一笑道。

听到这话,薛俞风脸上流露出一丝古怪,随后,他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立刻取出了一个铜盆,然后在其中倒入了一定比例的特殊液体。

而随着笔筒放入装有特殊液体的铜盆中,立刻发出了呲呲的响声。

是的,这个笔筒上面的物质,在溶解。

“还真是一件宝贝,我差点打眼。”薛俞风一副很惭愧的模样,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张放。

张放却是很体贴的摆了摆手道,“哪里话,古玩一道博大精深,偶尔出现纰漏,也是人之常情。”

薛俞风听到张放这么说,也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铜盆里面的笔筒之上。

几分钟后,笔筒上的污垢和蜜蜡完全洗尽,露出了其庐山真面目。

瓷白的釉面,上面有着一行白鹭栩栩如生的嬉戏,绿波荡漾,好一派春江白鹭图。

再看釉胎,痕迹古老,年代显然距今已是很久远,保守估计,绝对是明代往上,因为瓷器这种东西,明代最为杰出,其釉的处理也最到位。

而这个白鹭笔筒,釉面的处理明显不是明代的娴熟手法。

“等等,我要找个老师傅过来。”薛俞风一副很庄重的模样,在仔仔细细看了半个小时后,冲着张放道。

张放并没有不耐烦,他喝了口茶,轻声道,“好。”

古董鉴赏,本身就是细致活,由不得半点的马虎大意。

一个花瓶,反反复复的看个一两天都是常有的事。

而且,薛俞风这个店主,称不上是这条街最专业的行家,他虽然眼力尚可,但他的背后还有高人。

在薛俞风打过一个电话后,一个穿着中山装,戴着老花镜,大约七十余岁,满头白发的男人走进陇南轩。

这老头一进来,连跟张放招呼都没打,便拿着个放大镜,撅着屁股在笔筒前来来回回的观看。

足足磨蹭了一个多钟头,他才放下了放大镜,如释重负的道了句,“是真的,按照我估计,应该是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用过白鹭笔筒,这东西,可真是好物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