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上门无敌狂婿林渊在线阅读

上门无敌狂婿林渊是一本都市高手修仙小说,作者任性的狮子,女主有苏玉和张小晴。林渊十八年前从孤儿院离开去往国外跟随师傅修仙,随后建立了海外第一组织,但自己不知身世让他一直无法突破,于是隐藏身份回来溪城。林渊本来只想查清楚身世之谜,却没想命犯桃花让美女总裁苏玉看上,让他做上门女婿,而林渊巴不得让所有人都看不起他,只有这样他的调查才能事半功倍。

上门无敌狂婿林渊章节导读

郑剑看得真真切切,被刺激的崩溃惨叫起来。

苏玉猛然惊醒,挣扎着推开林渊,然后满脸羞红的怒视过去。

只是,因为郑剑还在,她也不好发作。

“信了吧。”

林渊擦擦嘴,扭头看向郑剑,说道:“我们之所以结婚,是因为我能力够强,这个理由,够了吧?”

说完,他一手搂住苏玉的细腰,然后往怀里一带。

听到这话,郑剑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这番话就跟机关枪一般,把他千疮百孔的心脏,扫射的破烂不堪。

苏玉身体绷紧,心里把林渊骂了个狗血喷头,可实际上,还是配合的依偎在其怀中。

看着两人亲密的状态,郑剑当场嚎啕大哭。

本来还想要狠狠收拾这货一顿的林渊看到这里,也有些于心不忍,挥手道:“赶紧滚吧。”

郑剑擦了擦眼泪鼻涕,边哭边发狠道:“苏玉,算你狠,不过,这还没完,我会向苏家施压,让苏家逼着你离婚,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因为,这样玩起来会更加刺激。”

说完。

潇洒的转身,走向了车子。

刚关上车门,郑剑捂着脸再次痛哭起来。

他想问问天问问地,还有比他更惨的吗?

那几个保镖也是一脸的同情,他们的雇主,真是好惨啊。

……

看着绝尘而去的跑车,苏玉的脸色一沉,目光中多了几分阴郁。

这样做的确是很解气,只是并没有实际作用。

可想而知,郑剑肯定会用更加极端的手段压迫苏家,到时候,她还能不能撑得住?

苏玉也不知道。

下意识扫了眼林渊,她暗叹一口气,她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难不成,依靠这种废物吗?

甚至,她还在暗自提醒自己,要小心林渊。

毕竟这种见钱眼开的家伙,随时都可能会背叛她。

……

“玉儿,这家伙不会被刺激到发疯吧?”

林渊问道。

苏玉以为林渊是在害怕被报复,撇嘴说道:“刚才不是还得寸进尺,现在怎么就怕了?”

林渊摇摇头,话不投机半句多。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误解,让他都有些懒得浪费口舌去解释。

因为,解释了也没有用。

苏玉看林渊闷不吭声的往别墅里走,脸色一沉,忍不住讥讽道:“记住了,以后我就是你的靠山,胆子别那么小。”

阴影中的影子听到这话,连忙把嘴巴给捂上。

因为,实在是太好笑了。

真是不知者无畏。

怪不得老板会对她另眼相看,和普通的妖艳贱货相比,这女人至少蠢的很可爱。

“我谢谢你了。”

林渊叹口气,敷衍道。

不过,他没有生气,虽然两人结婚了,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说是工作更加恰当。

月入十万,还可以免费住大别墅,而且还能够和苏玉这样的大美女朝夕相处,除了背负一个上门女婿的身份而已。

如果换作是普通人,面对这样的工作,只怕谁都不会拒绝。

而且苏玉这个老板虽然说话比较难听,但至少还是很维护他的。

……

走进别墅,淡淡的清香立刻萦绕在鼻息之间。

这不是香水味,而是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其中有一股香气,就来源于苏玉。

“这里除了我,还有两个女人,所以,你给我注意点,你的活动区域,除了卧室就是一楼。”苏玉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林渊在苏玉的带领下,走进他的卧室,里面家具很全,除了没有独立卫生间以外。

“原来不住在一起。”

他小声嘀咕道。

苏玉耳朵还不错,听到这话,满脸鄙夷的说道:“你觉得我还会给你机会吗?之前,我只当被狗给碰了。”

林渊讪讪一笑,没有说话。

苏玉看他不搭腔,满腔想说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有点憋的慌。

“带我走走吧,省的我走错地方。”

“麻烦。”

她冷哼一声,迈开大长腿。

林渊跟在后面,除了另外两个女人的房间没去,几乎走完了别墅的每一个角落。

逛到最后,苏玉已经极度不耐烦,看到林渊居然连一楼卫生间的墙砖都要摸一摸,直接发飙道:“以后给我收起这幅乡巴佬的姿态,我丢不起这个人。”

她现在都怀疑,自己找他假结婚是不是一个错误。

以林渊这幅状态要是带出去,绝对会被人嘲笑她嫁给了个乡巴佬。

这绝对不行!

苏玉琢磨着,该怎么改造林渊。

“的确长见识了。”

林渊笑了笑,将掌心摊开,将捏碎的窃听器扔进马桶里。

可惜,苏玉已经转过身去,并没有看到这一切。

这些特殊定制的窃听器遍及了别墅的每一个角落,完全没有死角,而苏玉的卧室最为严重,足足有五枚之多。

他倒是想无视,不过,以后和苏玉做点事情,就被对方听了个清清楚楚。

想想,就很嗝应。

“刚才在我房间逗留那么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刚走出卫生间,苏玉厌恶的看过来,冷声道:“劝你死了这条心,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林渊摸了摸嘴,说道:“那我算是吃过天鹅肉的癞蛤蟆?”

“你……”

苏玉想起那天晚上的颠鸾倒凤,满脸羞愤的说不出话来。

她看到林渊还在笑,气急之下,扬起手臂抽了过去。

林渊连忙躲开,说道:“你干嘛?”

“再敢提那天的事情,我和你没完。”苏玉伸手指着他,命令般的说道:“不许躲。”

这女人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男人的脸,可不是谁都能够碰的。

林渊当然不可能傻乎乎的站在原地,任由苏玉抽打,连续躲了几次,看还不依不饶,直接抓住她手腕,说道:“够了。”

“不够。”苏玉扬起头,满脸的高傲和冷漠:“要不是你这个混蛋,我也不知道沦落到假结婚,你还我清白。”

“要不是我,你早死了。”

林渊没好气地说道。

“呵,那我还得谢谢你了?”苏玉怒极反笑,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个占了便宜还卖乖的混蛋。”

她剧烈挣扎起来,手动不了,就用脚踢,脚用不了,就用牙咬。

林渊有些不耐烦了,就算是软蛋也有脾气,更何况,他还不是个软蛋。

“再胡闹,我也不客气了。”

他闷声喝道。

苏玉冷笑,仰头,眸光明亮,眼神无比愤慨:“倒是给我不客气个看看。”

林渊也气的不轻。

不过,总不能真的动手打这女人,一挥手,把苏玉扔在沙发上,自己则大步走向房门。

“果然是个怂货。”

苏玉冷笑,居然还不依不饶的扑上来,直接把林渊扑倒在了地毯上。

刚开始,两人的确是在打架。

可打着打着,情况就不对劲了,两人的呼吸越来急促粗重,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