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孟娇然萧闵澜全集在线阅读

早晨孟娇然去拜见了父母,便在自己的院子里用饭。

吃到一半便有丫鬟来通传,“大小姐,二小姐来了。”

“哦?让她进来吧。”孟娇然微微紧了紧手中的银筷,淡然道。

孟俪在丫鬟的领带下,娇娇怯怯地挪步进来,一双眼睛通红好似哭了一夜的模样,称得上我见犹怜。

孟娇然冷笑着看她,上辈子孟俪就是这幅样子,骗过了她许久。骗得她与孟俪姐妹相称,最后落得个尸首难全的下场。

孟俪看见嫡姐锐利冰寒的眼神,没来由地心里一虚,娇娇怯怯地道:“姐姐,是不是妹妹哪里得罪了你?为何姐姐苦苦相逼,在宫宴上坏我名声?”

好一个倒打一耙!可惜孟娇然已经不是从前那傻白甜什么都不懂的孟娇然了。

“怎么,你不想嫁给二皇子?”孟娇然冷笑着道。

她现在要拼命地克制自己,才能忍住拿刀了结孟俪的冲动。

孟家三百多条性命何其无辜!

“我……我……”孟俪一愣,咬着牙道,“二皇子殿下是姐姐喜欢的……我……”

“哦?你不喜欢二皇子为何委身于他?婚前失贞可是大忌,你可知何为礼义廉耻?”孟娇然眼波柔软,却字字藏刀,毫不留情地斥责道。

孟俪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泛起了委屈的红晕,好似受到了天大的欺负。

她捂了捂胸口,哽咽道:“姐姐,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但是为什么要把这种脏水泼在我身上?”

“够了!”孟娇然不耐烦地抬高了声音,“让你做侧妃你还不愿意,难道二皇子许给你的是皇后之位?”

孟俪登时脸色惨白。

齐俞宣与她在一块的时候的确说过,等他登基了便封孟俪为后。可是这件事,怎么孟娇然也知道?

“姐姐你在说什么,俪儿听不懂……”孟俪强颜欢笑道。

孟娇然冷笑道:“你以为皇亲国戚是什么好相与的?他与你说过的话与我依旧说过,你不过是他众多女子中的一个罢了。”

孟俪惨白着脸色,索性咬着牙承认道:“是,妹妹想做正妃!原来姐姐什么都知道,为什么姐姐不帮妹妹美言几句?”

“若不是我帮你美言,齐俞宣只愿意娶你做贵妾。”孟娇然喝了一口茶水,端的是从容不迫。

妇人,攻心为上。

齐俞宣已经因为孟俪的事情十分恼火,孟娇然现在便在火上浇了一把油,等孟俪嫁过去之后二人必会貌合神离,矛盾不断。

孟俪眼中露出些许怨毒的神色,口是心非地道:“还是姐姐对我好……”

孟娇然厌恶得险些反胃吐出来,她冷笑着道:“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啊。与二皇子有了苟且之事,还一心想着把我往火坑里推。孟俪啊孟俪,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我……”孟俪心口一跳,竟是不敢去看孟娇然冷肃的眼神。

什么时候那草包嫡姐好似像变了个人似的,浑身冷漠得如同修罗血狱中杀戮出的复仇者……

“让我来帮你说吧。”孟娇然起身,逼近孟俪,冷冷地道,“齐俞宣想用你这个蠢笨如猪的庶女带着我一起跳进火坑,他可真是打的好算盘,你也真是我的好妹妹啊。”

孟俪猛然抬头,终是掩饰不住了,她怨毒地道:“你一出身就是正室嫡出!而我呢!我什么都不比你差,凭什么什么都要跟在你这个草包后面!”

“啪!”话音刚落,她脸上就重重挨了孟娇然的一耳光。

孟娇然微微一笑,冷声道:“说话还是注意些好,侧室所出的不过是奴才秧子罢了。奴才秧子也敢如此和主子说话?”

“你!”孟俪从未见过如此疾言厉色的孟娇然,她本就是个色厉内荏的人,被孟娇然这一巴掌打得半晌都会不过神来。

她咬一咬牙,做出委屈模样伏低做小道:“都是妹妹不好,都是妹妹失言了……”

“你对我的怨愤看来不是一般的深啊……”孟娇然啧啧有声,摇了摇头。

此刻,她看见的不是孟俪这个人,而是那血海骨山的家破人亡,那晚孟家上下满门的尸体依旧历历在目。

她孟娇然永志难忘!

“现在还不是要你命的时候,怎么能让你这么轻松地结束呢……”孟娇然低声喃喃,随后扬起俏脸道,“你既然知道过错,那便去我院子里跪两个时辰反思吧。”

孟俪没听清孟娇然前面一句,却把后面的一句听得明明白白。

她脸色一白,怨毒地看了孟娇然一眼,却不敢不从。

瞧着那委委屈屈的模样走到院子里端正跪下,孟娇然嘴角扯起一抹冷淡的笑意。

现在就委屈了?以后你才会知道什么叫委屈呢。

孟娇然正要寻思着动筷子,就听见一把低沉的男生在身后轻轻响起,“不喜欢她,要不要本王把她杀了?”

孟娇然险些被吓得从椅子上掉下来,她回头便看见了一脸憔悴的兰霖王。

“你……你跑到我房里来做什么?”她忍不住怒目而视,“擅自入女儿香闺,难道是窃玉偷香的贼子吗?”

萧闵澜明显一夜没睡,眼下是乌青的,他失笑地看着炸了毛的孟娇然,有些无奈道:“对不住,是想早些来找你,与你商议,不曾想冒犯了孟小姐。”

“商议什么?”孟娇然怔了怔。

“昨日本王在茶渣中的确发现了九角藤,确认是齐俞宣府中暗卫的手笔。本王看着你与他亦是血海深仇的模样,便来问问你,直接杀了会不会太便宜他?”

萧闵澜冷声道。好似在聊今天的天气晴朗一样云淡风轻,而不是在说要杀死一位位高权重的皇子。

孟娇然亦不是寻常人,她冷笑着摇头道:“自然是太便宜他了。我要他尝遍心痛垂死的滋味,从最高的位置上跌落下来摔个粉身碎骨。”

“你这丫头,心气倒高。齐俞宣与我是弑母之仇,倒是哪里得罪你了?”萧闵澜凤眸一闪,淡淡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