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娱乐圈的幸运咸鱼第2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娱乐圈的幸运咸鱼第2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凌晨四点半,边弥死死抱着卧室的门,一脸崩溃,“我不去,不是除名了吗?不带放炮骗人的!”

小希:“?”我还没见过这么抵触跑通告的艺人,人生头一遭,“你没发烧吧边弥!”她不可置信的探了探边弥的额头。

“我要退圈,你放我走。”

“综艺合同签了,你放鸽子是要付违约金的。”小希深呼吸了一口气,搬出了这个威胁,果不其然,眼瞅着原本还坚持的某人的jio丫子一僵。

边弥问:“多少违约金?”

小希回答:“三百万。”

下一刻,边弥站好顺乐顺肩上的头发,“容我洗漱一下化妆就跟你走,我爱上班,我心怀理想胸有正义,我要为国家做建设……”

眼见着边弥一拐,进了洗手间。

想抓住边弥不让她跑的小希扑了个空,她单手叉腰缓缓呼了口气,有些懵逼没反应过来,扭头跟化妆师大眼对小眼。

张丽忍俊不禁,“你不是说,这个主儿难伺候……?”

也没说脾气这么逗啊。

“我哪儿知道。”小希大气不接下气,挠了挠后脑勺,“可能经过这件事情,看开了吧。”

一个半小时后,边弥坐上了去往《无限求生》节目组的商务车上。

她反复拿起手机当镜子看自己。不得不说原主的脸是标准混圈儿的脸,鹅蛋脸上是高挺的鼻尖,将一张脸衬托的格外立体,她的瞳仁比常人略微大上些许,所以眼神微微一动瞧着人时,总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此刻化完了妆,睫毛纤长似鸦羽,琼鼻微翘一点粉,唇珠不过分显现却将唇形衬托完美,饱满而粉嫩,一头及腰长发微微卷了一下,露出光洁的额头。

真正的美人是不需要刘海去修饰脸部轮廓的。

下车之际,边弥没忍住又看了看手机屏幕里的自己,小希见此关怀的问:“怎么了?”

边弥回答:“腿软,看看美女舒缓一下紧张。”

小希:“……”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自恋。

小希无语了会儿,复而开口:“无限求生是没有台本和主题内容的,每一期的节目都与前一期的格外不同,所以需要你自己发挥,真人秀有弊端也有好处,端看你自己怎么衡量,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边弥,如果你抓不牢,你就完了。”

“好。”开始有点麻木了。

“对了,无限求生是全程直播无剪辑的,卫视和网络同一直播,你控制一下自己的言行,欺负别人的事情,还是少……做一点。”说罢小希还怕边弥觉得自己管的多,立马又开口,“这是白姐让我说的。”

白姐,白婧,是当年签约边弥的经纪人,但边弥见她并不多。

人家是星动娱乐的金牌经纪人,手下艺人多不胜数,怎么可能来管她这个糊逼。

一下车,边弥就看到了盘旋在上空数不清的直播球,已经有不少艺人在现场站着说话,边弥下来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万千目光有多怪就有多怪。

其中一颗直播球漂浮过来跟在边弥身后,她抬起头看了一眼。

主持人夸张的拿着主持人卡片欢迎边弥,并介绍这一期的节目,“本期《无限求生》为了响应国家绿色文化,我们决定下乡劳作。”

下乡劳作?

边弥嘴角微微抽了抽。

与此同时,网络的弹幕飞快的弹着。

—污到我的眼睛了,真不想看到边弥。

—果然来了,官博没有被盗啊。

—我就想知道这女的后台到底有多硬,都被除名了还能再上来,真有本事,啧啧。

—我怀疑她有金主。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没有金主怎么就跟打不死的小强似的。

—虽然但是,边弥的颜值实在有点逆天,无法黑啊,害。

—整来的你羡慕个屁。

—不是,要是有金主,她怎么会糊了七年啊。

发布完任务之后,主持人退场,几个嘉宾坐上了去往录制现场的车。

车一共有两辆,一共六人,边弥这辆车上,除了她自己之外,还有祁星辰和一个女嘉宾苏紫叶。

这要不是节目组恶趣味故意安排的,边弥打死都不信,把她和祁星辰安排在一起,怎么想的呀。

车里很是安静,没有人说话。

过了一会儿,苏紫叶故意问边弥:“唉,边弥,你今天怎么来的?昨天不是……”这位在圈内一向以心直口快的形象示人,不少人说她坦诚直白,是一股清流。

这要是放别人,是没人敢这么问边弥的。

边弥回答:“我今天?我今天坐车来的,难道你是走着来的吗?”

苏紫叶闻言,差点没拿白眼翻边弥。

—噗。

—哈哈哈哈哈哈。

祁星辰则自始至终都没有跟边弥有什么眼神交流,一副相当高冷的忧郁美男子形象,把一众弹幕看得心疼坏了,又是将边弥好一顿骂。

过了大约两个小时,终于抵达了目的地,这个地方边弥都不认识,也叫不出名字,节目向导指引着六个嘉宾去往他们此次居住的地方,一边走一边为他们介绍当地的特色风情。

“此次,你们需要在庆丰镇呆两天一夜,你们将不能使用钱币购买一切物品,包括食物服饰。”

身形娇小的女嘉宾震惊,发问:“那我们怎么吃饭?你们安排的地方都有食物吗?”

节目向导想了会儿,矜持的回答:“倒也有。”

大家松了口气,结果到了目的地之后,这里是个木质的二层小房子,米缸空的,冰箱空的,连个鸡蛋毛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出了门右拐的一大片金灿灿的麦田。

众人:这他妈也叫‘倒也有’?

节目向导开溜了,“祝大家求生愉快,再见。”他拉开车门,一溜烟消失在原地,空留六位嘉宾原地呆滞。

—哈哈哈笑死我了。

—节目恶搞嘉宾这一幕,我怎么看都看不厌哈哈哈。

—娇娇呆若木鸡,不敢置信哈哈哈哈!

—你们看祁星辰哈哈哈,表情龟裂。

—不是,你们来之前为什么不准备一下嘛哈哈哈,还没搞清楚无限求生的尿性嘛哈哈哈。

—?边弥怎么这么淡定啊?

边弥看起来是很淡定,多年社畜让她做不出什么很大幅度的震惊表情,她哪里真的像艺人一样表情丰富,只在心里不停卧槽卧槽卧槽。

向导走没影之后,队里的老大哥立星海拍了拍手,“我们把房间分一分。”

没人有意见。

房间也有六间,楼上三间楼下三间,默认女孩子都在二楼,男人到一楼住,边弥的房间离楼梯口最近,巡娇娇和苏紫叶在靠里面的,各自回房间换了一身舒适的衣服下来。

巡娇娇全程无视边弥,就当看不见她。

苏紫叶因为碰了壁也没打算在理她了。

中午吃饭是个问题,所以大家打算去地里看一看有什么能吃的。

金色的麦田旁边,种着绿色的植物,边弥一眼认出这是红薯田,立海星发现红薯有些惊喜,开始算计着今天中午可以吃红薯,一众嘉宾也有些开心,打算找工具挖红薯。

一众人在辛勤劳作之际,边弥抬头看了看大太阳,虽然现在是秋季,可正午十二点的太阳仍旧是有些灼人的,她死鱼脸想了会儿,选择瘫在麦田边的白色躺椅上。

她刚才就发现了,正午时刻,有些人背着箩筐往家里走,这时候正是休息时刻,看样子大家也都是收获颇丰。

她躺了会儿,站起来顺着那些人回家的方向往回走,这小路还有些狭窄,不过两边种着高大的树木,树荫之下倒是挺凉爽的,风儿吹拂在脸上,带来秋季的舒服。

麦田边的红薯地,苏紫叶一抬头,看不见了边弥,她立马大喊:“边弥呢?!”

大家应声抬头,嘿,还真是不见了人影。

不会去偷懒了吧,这人人品不好,会这么干也符合她,蠢毒蠢毒的。老大哥立海星有些尴尬,但也当不知道,“大家继续。”

祁星辰若有所思的瞧了一眼空空如也的白色躺椅。

弹幕又开始骂成一团了。

—这s.b吧,我没见过这种人。

—是想捡现成的?哪里有这种好事,我真无语。

—乌鸡鲅鱼。

—呵呵了,这种人留着干嘛,赶紧退圈吧。

—谢谢,又是被边弥恶心到的一天。

另一边,边弥哼着歌悠闲的往前走,直播器飘在她头顶跟着,出了狭窄的小道,前方豁然开朗,这里竟然是一方宽阔的湖泊,秋季正是鱼儿虾儿螃蟹的肥美季节,湖边蹲着几个小孩在玩弹珠。

边弥刚过去想着怎么捞鱼捞螃蟹,忽的被一个小孩叫住。

“那个谁,你来偷鱼的吧!”

“这是我家的鱼田,不掏钱一条鱼也别想捞走!”

两个小孩只有四五岁这么大,但瞧着非常盛气凌人,一看就是地主家的孩子。边弥笑眯眯,“这是你家的鱼塘?”

“这不是废话,全镇的人想吃鱼都是来我家买的!”小孩得意的扬起嘴巴,看起来有几分憨态可掬。

“噢~”

“你想免费拿也行,你要是能玩弹珠赢了我,我就送你两条鱼!”

“哇!”

边弥起了兴致,她考虑了一下,比了个二:“那要是赢两局呢?”

“自然是四条鱼,你这是欺负我不会算数吗?”

半个小时后。

边弥抱着箩筐,里面满满一篓子鱼虾之类的河鲜海鲜,对面的小男孩快哭了,“你欺负小孩!”

边弥回答:“这怎么叫欺负,这叫公平交易,我明天可以还来找你玩弹珠吗?对了你家这里面有螃蟹吗?”

小孩:“?”他一脸不敢置信,憋红了脸。

—卧槽……

—哈哈哈哈哈哈天哪!

—这小男孩儿的表情笑死我了。

—就这样一篓子吃的?

—那边的几个还在挖红薯呢哈哈哈。

—这个操作可还行?

—震惊到爷了。

—我怎么没想到呢!

—牛皮。

那边的人挖红薯挖了半个多小时,大家费劲了力气,终于挖出了一些红薯,自己挖的自己吃,女嘉宾力气小,没挖几颗,男嘉宾要好一些。

不多时,有人看到边弥回来了。巡娇娇立马叉腰气愤:“边弥,你去哪里了?!我告诉你,我们是不会把红薯分给你的,这都是我们自己的劳动果实!”

“对!”苏紫叶点头表示同意。

“你拿的这是什么?”立海星不由得问。

边弥把箩筐一方,盖子打开,活蹦乱跳的鱼和虾显现在眼前。

众人一惊:“……?”

边弥点头,理所应当,“自己吃自己的劳动成果,我都懂的。”

大家:……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