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夜芷言顾辞宴小说名字 凤御邪王夜芷言全文阅读

顾辞宴嘴角带着一丝寡淡的冷笑:“侯爷不请本王进去吗?本王护送令千金,手都酸了。”

夜怀瑾脸更青了,手一伸:“王爷请。”

夜芷言翻了个白眼,她有那么重吗?

顾辞宴直直将夜芷言放在正厅的太师椅上,那可是夜怀瑾的位置,顾辞宴这番,实在是太不守规矩。

夜芷言气地狠狠掐了把顾辞宴,她要不是残废,绝对一脚踢在顾辞宴脸上。

“不知小女为何在王爷手上?”夜怀瑾敢怒不敢言,就算是质问也客客气气。

顾辞宴看了眼一言不发的夜芷言,道:“本王外出打猎,刚好遇到令千金被两个妇人刁难,一时看不下去,便出手相助。”

顾辞宴坐在夜芷言旁边,把玩着桌上的茶盏:“倒是不知道淑离郡主的女儿在侯府过得如此凄惨。侯爷莫不是忘记了……”

顾辞宴突然抬头,眸光似凌厉的刀刃:“陛下可是叫你善待郡主的孩子!你如此作为,难道是要抗旨吗!”

那股熟悉的气息又回来了,夜芷言忍不住望向顾辞宴的侧脸。

这个男人是天生的王者,如果有一天不是,那一定是在收敛锋芒。

总之,不凡。

夜怀瑾直接跪倒在地:“王爷明鉴,下官岂敢呐!”

“砰!”

顾辞宴将手中夜怀瑾最爱的茶盏扔出去,正巧摔碎在夜怀瑾眼前:“本王看你敢得很!”

夜怀瑾身子一晃:“王爷有所不知,小女顽劣不堪,故才将她安置于城外庄园,本想让她修身养性,长点记性就好,没想到她竟……”

怪不得呢。

估计原主在庄园里的日子也不好过,不然也不会被那两个恶毒妇人拖到悬崖边凌辱。

夜芷言记得,她们说要回去交差,可见是有人指使。

想来武南候作为亲生父亲,应该也不至于这样狠毒。

“夜怀瑾!杜佳月!若有来生,我定叫你们不得好死!”

耳边突然回响起这样一句话,夜芷言脑袋一阵钝痛,忍不住皱起了眉。

看来是原主的残留意识起了作用。

“父亲,事情还未查明,就这般责怪女儿,真真叫人心寒。”夜芷言按住太阳穴,冷冷道。

夜怀瑾一愣,抬眼看向夜芷言。

脸还是那张脸,却又透着一股与往日不同的劲儿。

夜怀瑾皱眉,眼里藏不住的嫌恶:“你是说为父冤枉你?”

夜芷言道:“是不是冤枉,您叫来杜佳月一问便知!”

夜芷言纯属瞎蒙的,但杜佳月能下药害一次原主,有第二次就不奇怪。这回的事情即便不是她亲手所为,也绝逃不开关系。

夜怀瑾脸色难看极了:“大胆!竟敢直呼主母名讳!”

哦?

原来杜佳月才是主母,那她的娘亲淑离郡主呢?

想到淑离郡主,夜芷言的头越发疼了,心口处蔓延而生的仇恨瞬间占据了大脑,夜芷言几乎不受控制地开口喊道:“她不配当主母!我娘才该是主母!”

话一出口,顾辞宴和夜怀瑾都看向她。夜芷言知道坏了,原主的意识这种时候不受控制了。

看来她以后一定要想办法控制住。

不然真的祸从口出。

夜芷言轻咳了一声,侧身行了个礼:“对不起,女儿妄言了,但女儿真的是冤枉的,请父亲一定明鉴。”

夜怀瑾还要说什么,顾辞宴起了身:“你们的家事,本王不便插手。”

听到这话,夜怀瑾松了口气:“恭送王爷。”

顾辞宴走到门口突然回身:“三日后本王来看大小姐,希望能够看到一个完好的大小姐,否则,侯爷知道后果。”

夜怀瑾刚放松的身子再度绷直,恭恭敬敬行了个大礼:“下官知道了。”

送走了顾辞宴,夜怀瑾的妻妾们乌央乌央都围到了正厅来。

杜佳月从刚才听到夜芷言被顾辞宴抱了回来后,简直心惊肉跳。夜芷言那个小蹄子什么时候勾搭上顾辞宴这号人物了?

“侯爷!”杜佳月一脸对夫君的担忧,“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惹上八王爷?”

夜怀瑾瞪着坐在太师椅上的夜芷言,胸口剧烈起伏:“逆女!还不给我滚下来!”

夜芷言一脸无辜地看着夜怀瑾:“父亲不知道女儿是个残疾吗?自己下来要是摔个好歹,三日后您怎么跟八王爷交代?”

夜怀瑾气绝。

“小小年纪,张口闭口一个八王爷,你可还要脸?”杜佳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指着夜芷言劈头盖脸地骂道。

夜芷言笑眯眯地看着杜佳月:“事关八王爷的清誉,还请主母慎言,八王爷的怒火,可不是主母您能承受得起的。”

夜怀瑾想到顾辞宴那张脸,又气又憋屈地制止了杜佳月:“行了,叫人把大小姐带下去好生照顾!少一根汗毛,我拿你是问!”

杜佳月以为自己听错了:“侯爷?”

明明经过自己的一番努力,夜怀瑾已经烦透了夜芷言,不然也不会任由她在庄园自生自灭,怎么今天态度都变了?

夜怀瑾一肚子气正愁没地方撒:“需要我说第二遍吗?都给我滚!”

见夜怀瑾是真的生气了,杜佳月只得召唤个婆子把夜芷言抱回房间去。

夜芷言笑眯眯地看着杜佳月:“多谢主母。”

杜佳月哼了一声回房去了。其他看热闹的也都跟着走了,只有妾室柳幼卿留了下来。

“侯爷,您可别气坏了身子。”

柳幼卿摇摆着柔弱的腰肢走上前,抱住了夜怀瑾的胳膊。

柳幼卿是他表妹,后来家里糟了难来投奔,他就收为了妾室。

妻妾里面夜怀瑾最喜欢的就是柳幼卿了。从来不多事,温香软玉,最能体察情绪。

有了柳幼卿的安慰,夜怀瑾心情平复了不少。

他叹口气:“那逆女到底怎么回事?你不用怕,都告诉我。”

柳幼卿垂眸:“想来应该是个误会,芷言那孩子身上有疾,怎会与人私奔?还是让妾身去查查吧。”

夜怀瑾点了点头:“嗯,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柳幼卿握住夜怀瑾的手,媚眼如丝:“妾身知道了,侯爷可别再生气了,妾身心疼。”

夜怀瑾被这一眼看的心猿意马,打横抱起柳幼卿往寝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