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安浅浅墨夜寒短篇小说 婚浅情深墨少的暖心甜妻大结局精彩阅读

安浅浅墨夜寒短篇小说名字是婚浅情深墨少的暖心甜妻,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墨家有二子,大哥墨夜风是个傻子,智商停留在六岁儿童的阶段,弟弟墨夜寒从不和女人接近,都说他患有隐疾。不过就算是这样,还是有万千少女想嫁进墨家,毕竟成为墨家的人,就意味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安浅浅也不例外,她马上就要成为墨家的人了。

婚浅情深墨少的暖心甜妻大结局精彩章节导读

突然的,手机响了起来。

安浅浅看了眼,心再次提了下,竟是墨夜寒的。

这可怎么办?接吗,肯定要被他训斥一顿,不接,还是要被训斥一顿。反正横竖要挨骂,还是不接的好。

犹豫了一阵子,在手机响起第三遍的时候,安浅浅还是胆战心惊的接通了。

“给我出来!”手机接通的瞬间,那一头果然就传来墨夜寒冰冷又怒意的声音。

“呃,出去?那个,你在哪……”她话还没说完,对方就毫不客气的挂断了。

听这口气,那男人应该是愤怒不已,气的不轻的。

让她出去?那他又是在哪里?

抱着忐忑不安的心,安浅浅离开阳台,走出林宅。她并不知道,当她离开阳台后,某个角落的那双眼睛,才从她身上收回了目光……

安浅浅来到安宅门口,道路两边有成排而站的树林,路灯下,停着一辆豪车。车内的人好像看到了她,车灯亮了几下。

走过去后,就看到墨夜寒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安浅浅喉头一紧,猛咽口水,道:“你……你怎么来了?”

墨夜寒冷然道:“我也是受邀之人。”

“哦哦哦。”原来如此,看来他应该是知道自己也是不得已才参加的,忙不迭的点头。

“但是我并没有接受邀请。”男人眸低尚有怒意。

“呃?”安浅浅一愣。

既然被邀请了,人也来了,现在却又说没接受邀请,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墨夜寒压低了嗓音,用只有他们俩个人才听清的音量道:“安浅浅,你可真是胆肥。我jing告过你,不许再欺骗大哥的。”

“我……”

“唰——”一声,车子后座的车门被人拉开。

安浅浅一惊,便看到墨夜风从车里走出来。

他气鼓鼓的看着安浅浅,哼哼道:“好啊,漂亮女人,你骗我!你还说你要加班,可是你却跟人家出来吃饭,还穿的这么的漂亮,哼,我不喜欢你了,你怎么可以骗我!”

一段话,说的安浅浅面红耳赤。她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墨夜寒到这儿来了,一定是墨夜风不肯睡觉,他没有办法,才把人带到这儿来的。

她结结巴巴,支支吾吾的想解释什么,“我我……其实我……”

墨夜寒看向墨夜风,突然道:“大哥,浅浅确实因为工作需要,才来的。上司的命令,她不得不听。”

安浅浅感觉世界某日就要到了似的,墨夜寒居然……居然在帮她说话了?天啊,今天是怎么了。该不会是有什么地雷陷阱吧。

墨夜风还是不信,还是闹脾气,“弟弟,现在连你也开始骗我了,哼,你是不是喜欢漂亮女人,你既然喜欢那就给你做老婆好了,我把漂亮女人送给你。”

“……”安浅浅的脸顿时火烧般烫了起来。

墨夜寒也是眉头一蹙,可仍然安奈着性子,哄着:“大哥,别闹了。浅浅一天工作也够累的了,还得听命上司的安排。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她心里会很难过的。”

“啊。”墨夜风放下撅起来的嘴。

墨夜寒于是趁热打铁,继续游说:“你想想看,平日里浅浅对你多好,你都忘记了吗。你也看到了,她确实是在工作,只不过地点不一样罢了。”

墨夜风撅着的嘴巴彻底跨了下来,看着安浅浅,说:“漂亮女人,对不起,你不要难过,夜风担心你。”

安浅浅并没有难过,相反还很感动,被人如此牵挂着,她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难过。她点点头,道:“好哥哥,我没有难过。”

墨夜寒的目光,冷冷的扫着她,最后慢慢凝成jing告。

安浅浅开始还纳闷,既然他也知道自己是为了工作,那他的怒意又是从何而来的呢?猛然间,她看着墨夜风上车的背影,才惊觉起什么事来。

“哦对了,好哥哥。”她忙喊了声,“你回去就要乖乖的睡觉噢。”

墨夜风已经坐好了,不情愿的道:“不嘛,我想等漂亮女人回来再睡。”

果然如此!他就是不肯在家睡觉,所以墨夜寒没有办法,才把他带到这儿的。

想到这,她故作生气的道:“不行,我回去后发现你还没睡,我会生气的。”

墨夜风果然被吓到,“不行不行,我不要漂亮女人不高兴。我睡,我回去就睡觉。”

墨夜寒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大哥,心里真是别扭,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车门关上,墨夜寒朝前车门走去,路过安浅浅的时候,沉声jing告了句:“适可而止。”

安浅浅知道,墨夜寒这是在提醒她,早点回去。

目送车子离去,安浅浅轻轻吐出一口气,转身走进安宅。

迎面,一位服务生打扮的人走过来,询问:“请问是安小姐么?”

安浅浅想了想,道:“可能你找错人了,我是姓安,但还有位安佳人小姐,也姓安。”

那人会心一笑,说:“那没错了,就是安佳人小姐让我来找您的。她说就在里面等您。”

“谢谢。”安浅浅面带微笑答谢。

不知道安佳人找她有什么事,不过还是小心应付的比较好。

步入宴席大厅,那股子上流社会的气氛浓烈的传了来。安浅浅微微蹙眉,在人群中寻找安佳人的身影。找到目标后,便朝那个方向走去。

此时的安佳人,正挽着裴少卿,被一群人簇拥着闲聊着些什么,不时的,还能听到她清脆的笑声。

安佳人就是这么的迷人,一颦一笑,都带着一股子的韵味儿。这股子优越感,可不是一天半天就能学来的,而是骨子里根深蒂固的高贵感。

她渐渐的走近了,因此也能隐约听见他们在说着些什么。

只听其中一人道:“佳人,少卿可真是难得优秀的人才呢。我可是听说了啊,你的妹妹可是非常的钟情于他,你可得看紧点啊。”

众人付之一笑。

安佳人不慌不忙的道:“你说的是浅浅吧。唉,这小丫头,就是这样,上学那会就不用功读书,一天到晚跟那些不三不四的男孩子去夜店泡吧,通常都是大半夜才回家的。”

“啊……竟有这事儿?”有人发出不可思议的声音,“安老爷也不管管的?”

“管了啊,可是没用啊。那丫头仗着爸爸的宠爱肆无忌惮,父亲也是可怜她身世,才一忍再忍。谁知,竟把她给宠坏了。这才多大啊,就闹着要搬出去跟男人同居了,真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简直是败坏安家门风。”

安浅浅闻言,身子猛的一颤。

如此污蔑,安佳人也是没谁了。她搬出安家的原因,安家每个人,包括佣人,甚至就连裴少卿也知道。

安远航喝醉了酒,偷偷的潜入她的房间,企图不gui,可安正坤竟不闻不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打算就这么过去了。她是忍不过才搬出去的。

至于说什么在安家受宠,简直更是瞎掰。

睁着眼睛说瞎话。她在安家,根本就毫无地位可言。

“其实啊,我和少卿早就相爱了。那小丫头看少卿是个潜力股,恶意插进来。好在少卿不是那种男人,一心一意只爱我一个,否则我也不知道去哪哭了呢。”

人群中顿时议论纷纷,各个都来指责安浅浅。

别人的话她尚且可以不理会,可是裴少卿呢?他应该是了解她的为人的,她被恶意中伤,毁坏名声,难道他能做到冷眼旁观?

可是,裴少卿接下来说的一句话,却让她如同坠入地狱,久久不能恢复。

“佳人,我早就知道浅浅的为人了,所以一直刻意回避着她。她曾私下跟我说过很多你的不是,但均被我一一反驳了去。唉,我常常在想,安家俩个女儿,为何品性性格如此之大?”

裴少卿,你混蛋!

安浅浅终于被激怒了,双拳紧紧一握,几步冲过去,喊了一声:“你们胡说!”

长舌妇们显然被吓一跳,当意识到来者是谁后,所有人都面露鄙视,指手画脚着道。

“小小年纪,竟如此没有礼貌,难怪素质底下。”

“年纪小怎么了,这就是劣根的问题,长多大都这德行。”

“就是就是,道德败坏,生活不检点,这就是一个女人一辈子的污点……”

安浅浅此时后悔已经晚了,她应该隐忍一点的。身边全是向她泼脏水的嘴巴,她根本无从反驳。

这时候,突然背后传来一个男人略带溫怒的声音。

“都给我闭嘴!”

在场的人均是一愣,循声望去,便看到萧景逸长眉紧蹙,俊逸的脸上带着怒意,大步走到安浅浅的身边,牵住她的手。

“身为姐姐,嫉妒妹妹性格开朗活泼,被同学们喜欢,因此故意栽赃嫁祸,把有的没的事情都往妹妹身上泼,即便是你说的是真的,但你作为姐姐,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丢脸的不止是她,也包括你,甚至是安家!”

安佳人脸上猛然苍白,下唇一咬,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还有,你说她跟男人同居,去夜店泡吧,这些你是看到了还是怎么了?如果你是亲眼所见,那么我想问问你,你又是为何去夜店酒吧到那种地方去的。”

“我……”安佳人词穷无措起来。

“如果你没有看到,那么我jing告你,收起你的无端猜忌和恶意诽谤。感同身受一下,如果有人在背地里这样诋毁你,你又是什么感受!”

萧景逸轻蔑的冷睨安佳人一眼,眼底的火焰灼到了安佳人的视线,她吓的忙将视线转移。

“还有你!”萧景逸将目光投向了裴少卿,菲薄的唇角噙着一丝讥诮:“看你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你竟是这种品味。”

裴少卿心知他口中所说的‘品味’指的是什么,大抵上就是他甩了安浅浅,和安佳人好上了。他被说的哑口无言,脸色铁青。

萧景逸一把将瘦弱的安浅浅揽入怀里,鹰眸环视了在场每一个人,一字一顿的道:“安浅浅确实有男朋友了,但却并没有同居。因为我就是他男朋友,我尊重她,爱她,会小心呵护着她。下次,倘若再让我听到有人诋毁她一句,休怪我萧景逸不客气!”

语毕,男人轻哼一声,拥着怀里止不住颤抖的可人儿离开。

安佳人的脸色一下子苍白无血色,一下子又涨成酱紫,别提有多难看了。而裴少卿,也含着双愤怒的眼睛,目送去那俩个人离开的背影,眸低似蘸过砒霜般du辣。

安浅浅,你果然跟萧景逸勾搭上了……

萧景逸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待安浅浅坐进去后,才轻轻的带上门,而他则坐进了架势位置。

安浅浅心中不免疑惑,便开口问了:“我们这是要离开么?”

“嗯,带你离开这里。”萧景逸还沉浸在方才的愤怒中。

安浅浅心里很难过,但还是说道:“那林总监那边?”

“没事。”萧景逸插进车钥匙。

“哦。”安浅浅淡淡的应了声。

脚下的油门,试图踩了好几次,终是没有落脚。终于,他还是爆发了,当然,也不是盛怒的口吻,而是带着一股子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刚才他们那样诋毁你,你就不知道为自己辩解什么吗。”

“我……我,我说了。”

“一句‘你们胡说’,你觉得足以服众吗。你看看安佳人,能把根本就没有事说得如此一板一眼,若不是我熟知你的为人,我也会信了她。”

“……”安浅浅紧咬着下唇,半响,才颤抖着声音:“对不起,给你丢脸了。”

心里既是委屈,又是悲凉,既是无助,又是伤痛。

眼泪就这样吧嗒,吧嗒的掉下来。

萧景逸看到,心房不可抑止的软了下来。他很是动情的,一把将她揽入怀抱,“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明知道你应付不来这样的场合还偏要你过来。我明知道他们会伤害你,却还是要你去面对。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

如此暖心的安危,安浅浅心里的悲痛骤然减轻了不少。抽泣的声音也从微弱,渐渐变得全无。

萧景逸抬起她的下颚,深情而专注的凝着她的眸。

她的眼睛,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干净的东西了。那些什么价值连城的珠宝,那些动辄倾城的钻石,通通抵不上她的眼睛通灵剔透。

他的脸,朝她凑了些。

她就像是做梦一般,仰首,凝着男人温润好看的眉眼,那双墨染的温柔眼睛,仿佛要将她溺死其中。

他的唇,又靠她近了几分。

她的眸中,闪过失措。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下。

待他离开,等她睁开眼帘,她好像看到了浩瀚星辰中所有明亮的星星,全部成为他的背景。

那些风,树,雨,雪,都是为了认识他而做出的铺垫。

男人伸手,抚摸了下她的脸颊,温柔的道:“不哭了,我送你回去。”

安浅浅眨了眨眼睛,轻轻应了声:“嗯。”

俩个人重新坐好,萧景逸脚下油门轻轻一踩,车子就拐了出去。

回清水苑是不可能的了,再说现在她这酸涩又甜蜜的复杂心情,也不想回到那个时常让她觉得压抑的清水苑。

她报出了自己廉价的出租房地址,车子一路平稳的朝那个地方行驶着。

他们并不知道,就在他们的身后,一辆豪车紧追其后!

墨夜寒将墨夜风送回去后,本打算洗漱一番也休息的。可是,当他躺在床上后,安浅浅被下yao前的那张惊慌害怕的脸,就在他的脑海里崩出。

上次她遭人暗算,看她那身打扮,应该也是在赴宴的过程中。那么今天……上次侥幸是被他遇到的,若这次是被别人……

思维远不及墨夜寒的动作快捷。想到这一点的同时,他精壮结实的身子,已经从床上跃起。以平身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齐,离开了清水苑。

车子朝着方才来时的方向,绝尘而去。

当车子在十字路停下等红灯的过程中,对面出现了萧景逸的车。他也只是漫不经心的带了一眼,只是这一眼,便让他辨析出萧景逸坐在驾驶位,而他身边坐着的那个人……安浅浅!

红灯过后,萧景逸的车朝着另一个方向开去。显然,那并不是通往清水苑的方向。

墨夜寒双眼微微一眯,脚下油门一踩就跟了上去。

车子在一栋贫民住宅区停下来。

“是这里?”萧景逸将车身停稳。

“嗯。”安浅浅解开身上的安全带,转身,道:“谢谢你。”

萧景逸道:“应该的。”

“那……我先走了。”安浅浅下了车,站在车窗的一边,倒给人一种依依不舍的感觉。“你自己回去的时候,要小心开车。”

“放心吧。”萧景逸笑着答应。

安浅浅点点头,转身离开。

“等下。”萧景逸突然唤了声。

安浅浅转身时,那男人已经从车里走下来。

这时,车窗全部是打开的,从车厢里传出班杰瑞的钢琴曲——春水。

安浅浅狐疑的看着他,萧景逸莞尔一笑,款款走到她面前,伸出手,微微弯腰,道:“美丽的小姐,还没来得及请你跳支舞。”

美丽的星空,寂静的夜晚,美妙的乐曲,以及眼前如此温柔而多情的男人,安浅浅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她伸出手,将自己的手,放在了男人的掌心中。

萧景逸掌心一握,将她的手攥紧,就像是也一并攥住了她的心。手臂轻轻一带,安浅浅的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搭上他的肩膀。

美丽的月光下,安浅浅轻盈的就像是一只翩跹的蝴蝶,夜幕中所有的星辰都是为了点缀她而诞生的。

她展开美丽的翅膀,翩翩起舞着。每一个裙摆的飞扬,每一个指尖,在空中轻轻划过。总惹得萧景逸拼命的想要抓住。可是到头来,手心只剩下一缕若有似无的幽香。

让他沉醉,更让他着迷……

终于,一曲终。

最后的定格动作,是安浅浅小腿弯曲,仰面朝上,视线对着浩瀚的星辰,和男人温柔的脸庞。

而萧景逸,则一手拖着她腰肢,低着头,视线与她的目光在夜空中,电光石火般的交汇……

萧景逸到底还是没有忍住,在她的唇上,烙下一个吻。

安浅浅的身体,轻轻一颤。猛然间,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的将男人推开。

萧景逸将她眸低的慌乱,无措,害怕,甚至还有些许的担忧,看得一清二楚。

她究竟在担忧什么呢。

安浅浅站稳后,有些尴尬得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抿抿唇,她努力的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和往日已别无二,“那个,我先回去了。”

萧景逸紧紧的锁着她,想从她的神色中,捕捉到某些讯息,可是没有。半响,他才轻轻点头:“好。”

“嗯……晚安!”

“好梦。”萧景逸站在原地,露出笑容,目送她转身离开,直到身影再也寻不见他才走入车厢,离开了这里。

安浅浅心跳加速着,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做了亏心事那样,心脏紧张得仿佛就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似的。

可是,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小公寓住在四楼,楼道很昏暗,长年没有夜灯。

这楼道安浅浅也走了有些年头了,哪怕没有灯,就算是闭着眼睛她也能摸到自家的房门。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是无比的紧张惶恐,总觉得似乎被人盯上了的危险感。

冷不丁的,她听到楼下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心猛的被一提。暗自安慰着自己,兴许是邻居呢,那也说不准的。

脚步声真的很急促,因为中还带着一股子的怒意。

怒意?安浅浅失笑,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她这是怎么了?疑神疑鬼的了。

然而,当身后似传来一股子若有似无的阴风时,她才意识到真的有危险。她想都没想,脚下步伐加快,徐速的冲到自己的门口,想要在最快的时间开门进去。

就在她把钥匙插进去,推开房门的瞬间,身后那道阴风直直的撞上她的背脊。

“啊——”安浅浅被吓的尖声大叫。

紧接着,那黑影将她挤进房间。

墨夜寒翻手摘下钥匙,并用力的把门甩上。

安浅浅整个人呆若木鸡。该死的,她是想逃进房间的,可是却怎么变成引狼入室了。室内的灯一个没开,窗外只有淡淡的月亮的光线,因此,她只能看见眼前那个高大如山的身影,却并不知道来者是谁。

“你……你是谁?”安浅浅紧张的吞咽了下唾液,声音开始颤抖。

那黑影猛的一个逼近,吓的安浅浅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不停的求饶。

“哇!求求你,别碰我,你是不是要钱,给你给你,都给你……里面的任何一件东西,都可以给你,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拿去……别碰我,求求你……”

墨夜寒是真的气的想sha人!

在十字路口认出了他们,他就一路尾随而来。当看到他们在月光下翩翩起舞的时候,心里就跟塞了团棉花似的,胸口闷的不行。

尤其是当看到他们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深情相望时,就连他自己也产生了一种他们真的很般配的感觉。

般配?这是他墨夜寒的女人,试问这世界上,除他之外,谁还敢跟她般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