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慕景深夏久月主人公小说 慕景深夏久月小说章节阅读

慕景深夏久月主人公小说是哪本?慕景深夏久月小说是《总裁的闪婚甜心》,又名《总裁每天都想宠我》,是一本现代言情甜宠文。夏久月在酒吧买醉,继母居然要她嫁给慕家老头子。一气之下,找了个帅到逆天的男人作陪,夏久月拿出所有财产把自己卖了!

总裁的闪婚甜心章节阅读

夏久月想要使者转移慕景深的注意力,但是今天这招,似乎并不怎么好用。

“奶奶那边我看过了,没什么事,护工一直在旁边看护,你暂时不用担心,你带我一起去刚刚你看病的那个医生那里,我了解一下你的身体情况,你这个人总是粗心大意的,我不放心。”慕景深说话的时候,眉头一直都有着淡淡的“川”字。

夏久月没有想到从妇产科出来,会碰到慕景深,所以根本没有提前跟那个医生打个招呼,让她帮忙隐瞒她的情况了。

现在若是要直接带慕景深过去,那个医生肯定会实话实说。

到时候,她可能就真的是是彻底的从慕景深的身边离开了。

只是,现在慕景深已经打定主意,要陪她去医生那里,了解她的情况,根本就不是她能阻止的了的。

所以,她就算再反对,也没用了。

“那……好吧。”夏久月心沉沉重的答应下来,如果这是她的命,她也只能认命了。

她一路带着慕景深来到了刚刚她看病的那个医生那里。

夏久月跟着慕景深一进去,她还没有来的及开口,那个医生便率先张口说道:“夏小姐,你回来的刚好,刚才给你开药的药单,你都忘记拿了,我正准备打电话叫你回来取一趟呢。”

药单?

夏久月双眸微睁,刚刚她一直都在跟医生讨论人流的事情,什么时候说过药单?

不过她还是走上前去,将那个所谓的“药单”拿了过来。

“医生,她的身体怎么了?”慕景深一脸疑惑的问着医生。

他隐约觉得,这件事情好像并不是这么简单。

医生笑了笑说道:“你是夏小姐的家属吧,夏小姐没什么事,她只不过是有些月经不调,平时注意作息规律还有饮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月经不调?

夏久月看向这个医生,她很疑惑,医生为什么突然之间帮她说谎?

慕景深看向那个医生,转而又看了看刚刚的那个药单,发现真的都是主治月经不调的药,心中忽然闪过一丝丝的失落。

想到这段时间,夏久月的异常,他真的以为,夏久月是怀孕了!

结果,却是他想多了,空欢喜一场。

“我知道了。”慕景深说完,就牵着夏久月转身离开了。

夏久月看着慕景深的身影,想到自己一再一欺骗他,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心酸和愧疚。

两个人一起再次回到了病房,奶奶看见久月来了,便从病床儿上坐了起来。

“奶奶,您怎么起来了,快躺下。”夏久月看见奶奶起来了,急忙快步走上前去。

奶奶却笑道:“你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不过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我这脚上的伤只是小伤,在疗养院养着也是一样的。”

夏久月看见奶奶的情绪有些不稳定,便劝慰道:“奶奶,你就安心在医院养伤,你要是会到疗养院,一不小心磕到碰到的话,疗养院里面没有医生,您要是出点什么事,你叫我怎么办?”

慕景深也在一旁附和道:“奶奶,您还是别让久月担心了,您要是在医院里面呆的有些闷了,就让护工推您到后花园去转转。”

这个医院是A市医疗设施和器材最完备的,不仅汇集了全A市顶尖的医疗团队,而且在医院大楼后面,还有一个类似一个小花园一样的地方,方便病人闷的时候出去散散心。

奶奶一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她也不想给夏久月添麻烦,也只好点头应下了。

慕景深跟夏久月又继续陪奶奶聊了一会,两个人随后就走出了病房。

“你现在就要去公司吗?”夏久月的红嘴儿微微撅起,看起来有些不舍。

慕景深勾起嘴角一笑,一双手掌轻轻地揉儿捏着她白嫩儿嫩的脸蛋:“上午有个会议,但是为了奶奶的病,我亲自把医生带来,所以推到了下午,现在真的要回去了。”

夏久月轻叹一声:“反正是下午开会,你要不吃完午饭再走吧,现在都已经到午饭的时间了。”

“午饭一会我在车上吃。”慕景深看见他的小女人这么舍不得他,一时间心情大好,一把搂住了夏久月的腰,微微的收紧,问道:“既然这么舍不得我,要不就跟我一起去公司吧。”

“你先把你的手松开,这里是走廊,一会来人看见多不好。”夏久月的笑脸渐渐变得红润了起来。

可是,慕景深不但不松手,反而收的更紧:“你是我老婆,我想抱就抱,倒是你,陪不陪我去公司?”

夏久月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吧,我还想陪陪奶奶,要不然我怕她一个人在这里太闷。”

慕景深不甘心的继续问道:“真的不去?”

“嗯,不去!”夏久月点了点头。

虽说她也很想跟在慕景深的身边,哪怕什么都不做都好,可是她现在还有一件棘手的事情没办。

慕景深看见夏久月既然这么坚持,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亲:“那好吧,你就在医院这里陪着奶奶,我晚点下班来医院接你。”

夏久月点了点头,她双手搂住慕景深的脖子,蜻蜓点水一般的回亲了一下他的嘴儿,慕景深这才松开在她腰间的手,转身就离开了医院。

见慕景深离开,夏久月轻叹一声,重新回到奶奶的病房。

只是,她刚刚回到病房,就看到奶奶已经睡着,护工在一旁细心看护着。

夏久月见奶奶已经睡了,便没有打扰奶奶休息,她退出病房,在走廊的休息椅上坐了下来。

她不禁想到刚刚在妇产科发生的事情,医生为什么会帮她说谎?

她明明没有跟医生打过招呼,那她为什么会选择帮她隐瞒她怀孕的事情?

她再次将刚刚那个医生给的药单拿了出来,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都是治疗月经不调的药,很普通的一张药单,根本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怎么会这样的?

夏久月百思不得其解,她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再去一趟那个医生那里询问一番,可能会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她正要起身回去找医生问清楚,就在这时……

“夏小姐。”

夏久月突然听到有人叫她,她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立刻就听出来是秦雪松的声音。

“又是你!!!”她一回头,果然看到是秦雪松。

她的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经过前几次的事情,她对秦雪松并没有什么好感,反而还有点厌恶。

秦雪松不在意夏久月的态度,反而问道:“夏小姐,你是不是准备去妇产科?”

如果说刚刚夏久月的面色上还有一点笑容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笑容全无。

秦雪松既然这么笃定她要去妇产科,就说明他知道了她怀孕的事情,秦雪松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夏久月一脸警惕的问道:“你想要干什么?”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如果说秦雪松不知道她怀孕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可他跟慕景深不是一直都是至交好友吗?

秦雪松要是知道这件事,按照正常理论,他应该会告诉慕景深的。

但是慕景深刚刚才离开,而且他那个样子,并不像是知道她怀孕了的样子。

一连串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的浮现在她的脑海当中。

“夏小姐,你放心,我真的没有什么恶意。”秦雪松的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

那双眸子看似温和,但是却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

“秦先生,我们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夏久月不喜欢兜兜转转的。

秦雪松很好说话:“我相信夏小姐一定会有很多想问的问题,你想知道什么可以问我,我可以一一为你解答。”

夏久月没有跟他多费口舌:“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秦雪松用食指推了推他的眼睛,说道:“我不知道什么,不过不巧,夏小姐跟刚刚那个医生的谈话,我不小心听到了而已。”

夏久月拳头微攥:“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真的别误会,听你之前跟景深的谈话,你现在好像还不想让他知道你怀孕的事情,所以我就折了回去跟那个医生说了一嘴,只是我很好奇,你怀孕了,为什么不想让慕景深知道?”秦雪松看起来一脸疑惑的问道。

夏久月沉声说道:“不管怎么说,刚刚的事情还是要谢谢你,但是其他的事,秦先生最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更不要窥探他人的隐私,这样的行为很不好!”

秦雪松并没有因为夏久月说的话而感到生气,反而是淡淡一笑:“既然夏小姐不相信我是路过偶尔听到的,那我也没有办法。”

说完,他双手一摊,看似十分无奈的样子。

对于秦雪松的话,夏久月顶多相信他二三分:“一次两次巧遇,或许我还可以相信秦先生,但是秦先生不觉得,我们遇到的次数太频繁了吗?我想和我秦先生应该没这么有缘份吧?”

她每次来医院,一次又一次的遇到秦雪松,这一次更是被他知道了她的秘密。

这绝对不是巧合!!!

只是,她不明白秦雪松到底想要干什么,或者是想要得到什么。

秦雪松也没有解释,只是提醒道:“夏小姐不相信就算了,不过你怀孕的事情,既然不想让景深知道的话,我可以暂时替你保密,但他那个人你也知道,他若是真的想要知道什么事情,你是瞒不住的。”

夏久月点了点头:“我希望秦先生最好真的只是偶然知道了我的秘密,还有希望你可以说到做到,替我保守秘密。”

说完,她没有等秦雪松再说些什么,直接转身走开了。

在夏久月转身的那一刹那,秦雪松的双眸忽然微敛,眼中一闪而过的凌厉的锋芒。

他没有继续在医院逗留,该做的事情,他已经都做了,剩下的事情,暂时不需要他出手,他只需要等待时机。

走出医院之后,秦雪松直接开车来到了疗养院十八楼,因为慕景深打过招呼了,所以他可以在十八楼自由出入。

到了十八楼之后,他直接进了VIP病房。

秦雪松站在病床儿上,看着仍旧躺在病床儿上一动不动的人,她就好像是一个瓷娃娃一样,几年的时间过去了,她已经不似当初的模样,那么阳光,那么开朗,但是却依旧好看。

“苏沫,你放心,你想要的,我一定会守护好,等你醒来,一切都还是你的……”他情不自禁的伸手轻轻的抚儿摸着夏久月的脸颊,继续说道:“你知道吗?你一心念着的慕景深,他已经跟别的女人领了结婚证,并且那个叫做夏久月的女人,怀了慕景深的孩子。”

说到这里,秦雪松的双眸忽然闪过一抹阴鸷。

“不过你放心,那个蠢女人,一直以为那天晚上跟他在床儿上的人是我,所以一心想要打掉肚子里的孩子,苏沫,你说她是不是笨的可以?”秦雪松露出近似病态般的笑容。

而苏沫仍旧躺在床儿上,纹丝未动,就好似是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一般:“我知道你很喜欢慕景深,所以只有你,只有你才可以和慕景深结婚,慕景深孩子的母亲,也注定只有你一个!你睡着的这段时间,谁也抢不走慕景深,我会亲眼看着,那个蠢女人将她和慕景深的孩子打掉。”

若是慕景深知道夏久月怀孕还不肯告诉他,而且还偷偷的将孩子打掉了,以他对慕景深的了解,他肯定会认为是夏久月不想要生她的孩子。

以慕景深这么高傲的性格,知道被他这么宝贝的夏久月,却对他不屑一顾,肯定不会再吃回头草了。

“苏沫,我的计划,很快就要成功了,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我的计划去发展,你要快点醒来,知道吗?”秦雪松一个人说了许多,可苏沫仍旧像往次一样,静悄悄的,除了身体一起一伏,证明她还有呼吸,可除了这个,也就只有心电图,还证明她还活着。

秦雪松再次伸手,轻轻的摸着她那苍白的脸颊,轻轻叹息一声。

转身,便离开了病房。

……

奶奶的脚步扭伤很快就好了。

夏久月跟医生商量好了出院的时间以及出院之后的注意事项之后,便准备跟慕景深商量一下,将奶奶接到家里,这样的话,她闲暇的时候,还能照顾一下奶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