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总裁非卿不娶第2章整篇免费阅读

总裁非卿不娶第2章整篇免费阅读

“老板,办公室这么隐私又特别的地方,两个人单独相处会不会影响不好。”身着职业黑白套裙,一张娃娃脸的小姑娘切诺诺地走了进来,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苏语。

苏语抚额,心里大骂一声,偏偏她怎么就遇人不淑,竟摊上些奇葩。

“说人话。”

女孩转眼有些吊儿郎当地睨了一眼苏语,眼里没有半分恭敬,却是很自在的熟络,“出什么事了?”

“顾少卿给我打电话了。”苏语没有看殷小琪,眼神高傲地瞥向别处。

“哦,能拿下他不?”殷小琪也也没客气,直接在对面坐下来,大大的眼睛里的关心真切诚实。

苏语知道殷小琪直接,也不是个会看人脸色行事的人,不和她计较。反正计较也是给自己添堵,人家照样过得自在,不屑地撇撇嘴,“我拿下他干嘛,各取所需而已。”

“别装了,拿不下就直说,我会帮你。”殷小琪鼓着腮帮子,一副哥两好啊义当先啊。

苏语耳朵微动。

“反正你们要结婚了,近水楼台先得月,不抓住机会的是傻子。男人嘛,要么喜欢能在床上满足他的女人,要么喜欢精神上满足他的女人。两者皆可最喜欢。”

苏语眼神一闪。

“显然你不能成为后者,那就用含金量高的技术征服他,实在不行就榨干他,让他想跑也没力气跑。”殷小琪话也不是没根据,谁都知道顾少卿追王佳怡十几载,想要他的心怕是比登天还难。

他虽然有女人,可都是风花雪月一场,各自玩完各自。他也从没对其他女人动过心,以后应该也不会有其他女人了。所以从身体上攻下他比从心里要简单得多。

苏语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转头看向窗外,漂亮的桃花眼深不见底,语气清淡得好似不是在讨论自己的事情,“是啊,他的心早已给了别人,我能得到身体就不错。可明明知道他不是我的良人,也许也不会是个好男人,却依旧还有一丝念想。偏偏,原本打算放下或者继续的执念,却巧合地遇见了它的机会。”

“砰!”

殷小琪一拍桌子,豪气道:“姑娘我还以为你至死不渝,此生非君不嫁。我就说嘛,那个浪荡子,哪里值得你一心一意守这么多年,原来是因为没有得到过,所以放不下。怪不得现在流行试婚这一说,目前情况比我想的好多了。现在两条出路,第一,结婚后让他恪守夫道,一心一意守着你,能得到良人的心更好,倘若只能让他的人陪着你,而你也愿意和他在一起,那便继续在一起,若是不愿,便各自离开。第二,浪子结婚依旧是浪子,那你们等两家搞完各自的事情分道扬镳,从此再无执念。”

很多感情,因为只有开始,没有经历结束,求而不得的不甘,总在人的心里留下一丝丝遗憾或者执念。只有等到真正在一起了,才能明白自己是否真的在意,两人是否合适,能否天长地久。嗯,她觉得自己分析得太棒了。

苏语轻笑一声,“那你希不希望我和他在一起?”

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殷小琪皱眉,白了苏语一眼,“在不在一起你们不都得结婚。我最希望的是你找到自己的心上人,然后挖了对方的心,从此两人只得彼此心,到死不分开。千万别像我,丈夫都没见过,马上就要成为离婚少妇,可怜我这张如花似玉的小脸,还有这魔鬼般的身材都没人欣赏。”

这话苏语绝对不信,“贪心了啊,你们学校追你的男生还少?”

殷小琪哼哼唧唧,“你最坏了,净往人家伤口撒盐,整个学校谁不知道我是已婚妇女。更何况,坏了我的名声不要紧,坏爱我男生的名声这般罪恶的事,我是万万干不出来的。”

苏语故作哀叹,一脸愁容,“急什么,人家这不来陪你了嘛!”

这娇嗔的语气,直接让殷小琪抖了一地的疙瘩,悲愤的抖擞白皙的小手,“你这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万恶封建地主。天天说我作,看你这德行,明明就是我这个纯洁的花骨朵被你影响毁了美好的童心。你……”

“滚出去,恶心死我了。”苏语拿起一张纸就砸过去。

殷小琪伸出一个剪刀手,往空中一夹,飘飘洒洒的纸便固定不动,淡定地摇摇头,“欠点火候,早说了你不是我对手,下次可以脱了衣服扔过来。”

苏语气不打一处来,流氓小胚子,绝交,她绝对要绝交。

“心里想要什么就去争取什么,成不成功,值不值得,只有你自己知道。我不希望你后悔,也不想你留下遗憾。还有,明天周一,我要回去上课。”说完拉开门把,迈开大长腿,收工,回学校。

苏语垂下眼眸,右手炫酷得转动钢笔,声音一沓一沓落在光洁的办公桌上,敲出回忆的旋律,却不知敲动谁的心扉。

顾少卿很容易就找到工作室,没有他预期的好,地盘只占了整个楼层的一个拐角,室内一览无余。外面六张电脑桌,隔壁穿过一层透明玻璃是一间很小的会议室,门口有个茶水间,最里面挂着一挡磨砂玻璃门,应该就是苏语的办公室。

整个空间最多也就一百多平,虽然出色的设计让这里显不出拥挤,但是依旧掩盖不了它的寒酸。他大帅哥一枚,气质出众,大刺刺站在那里,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成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殷小琪正准备离开,就看到顾少卿懒懒地站在那里,好像没吃饱似的软趴趴的,这体质苏语应该完全可以用身体攻击,看来今后局面不会太惨。

她走到顾少卿面前,“找老板吗?里面,你自己进去吧,我们很忙。”

淡淡地陈述事实,没有不恭敬的意思。他们也是真的很忙,六个半人打理一个工作室,任务相当繁重。她有时候还要把工作带回学校加班加点才能完成,这也就是为什么顾少卿接受了注目礼却没人搭理的原因。

顾少卿温和地笑了,狭长的凤眸刹那间美得甚为迷人,优雅有礼:“谢谢姑娘。”

只是,还没等他说完,殷小琪就从他身边绕道离开,挥挥手回了三个字:“不客气。”

挺有脾气,顾少卿能感觉到小丫头对他的不满,不过也没多在意,直接走过去敲了敲门。

“进来。”声音清冷如泉水。

苏语以为是外面的同事,毕竟刚刚顾少卿也没说要过来拜访之类的话。

头也没抬地认真画稿,淡淡说了句:“什么事?”

顾少卿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苏语,来之前想过无数遍她会是个什么样的女孩。是传闻中的胆小懦弱,坏脾气,还是别有洞天,而现在,他只觉得自己被惊艳到了,真正的惊艳。

女孩垂首低眸,伏案疾笔,清秀优雅的流云眉细长潇洒,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如蝶翼扑扑闪动。尤其是那双漂亮的有些过分的桃花眼,让原本纯净的小脸平添几分别样妖艳的风情万种,那精致的眉宇间透着一股不符合她年龄的纯真,小巧秀气的琼鼻笔直挺立在中间,在下面是一样不点而绛的完美的唇形。

她的美,本该如莲花淡雅清冽,却让一头及腰大波浪卷发带上了浓浓的玫瑰香气,纯洁和妖娆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她身上完美的结合。尤其是那双美丽的眼睛,总觉得似曾相识。顾少卿一时看得出神,倒是忘记了回答主人的声音。

久久得不到回音,苏语不耐烦地抬头,人最讨厌的不是被打扰,而是被打扰了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一抬眼,漂亮的眼睛立刻瞪得老大,这男人,一声不吭跑过来吓人是要闹哪样。

她也有几年没见到他了,最近的一次真人接触也就是她十八岁那年的生日,而且两人之间隔着数百号人,根本看不清脸,只能怯怯地感受那份温文儒雅的气质。

顾少卿一身亮蓝色手工西装,干净,整洁,一丝不苟,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褶皱。一头精简利落的短发帅气飘逸,额前细碎的刘海微微遮住了透着英气的剑眉,细细长长的凤眸深邃明亮,此时正专注打量着她。高挺的鼻梁仿佛像刻画出来的一般精致好看,绯红的薄唇微微勾起,白皙俊逸的脸上透出淡淡的慵懒,可是眼神里的精光让你明白这男人绝对不容易对付。

颀长的身形背着阳光格外修长挺拔,他比以前更成熟了呢。

“自己开车来的?”没有慌乱,没有激动,只是稍微有些意外的询问。

苏语突然发觉,和他真正相处下来也没那么艰难,自己以前幻想的太多都是徒劳,只有真正接触了才是最真实的感觉。果然,结局会怎样,还是亲自体验比较好。

顾少卿不明白她问这话什么意思,微微颔首,接了一句,“不是应该说你怎么来了,或者有礼貌地请我坐下再讨论么。”

苏语双手交叉作了一个NO的姿势,“特意下班点来看我,难道不是为了约佳人共进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