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错点王妃王妃喜爬墙第2章全集免费阅读

错点王妃王妃喜爬墙第2章全集免费阅读

“忆兰你去找人把这封信送到大姐哪里,让她派可靠的人来,把这些霹雳弹送到边关去!”今天是出来实验的,效果让她很是满意,眼看着就要入冬了,这战士还是早点解决的好,免得拖的太久,夜长梦多不说,也让朝廷里那些不轨之人有机可乘。

“是!”忆兰接过信,就往外面去找人送信,等忆兰走了之后,汝慕言又瞄了一眼床上的人,撇了撇唇,提起笔又写了一张药房递给忆竹。

忆竹接过药房点了点头,跟在汝慕言身边这么多年,熬药这种小事肯定不在话下,等到药熬好了,忆竹把药端过来,瞧了一眼床上的人。

“小姐,您今晚是住在这里,还是回庵里!”汝慕言瞧了一眼冒着白色热气的汤药。

“今晚就不回去了。”人还没有醒过来,留这两个人丫头在这她也不放心,还是自己留在这里的好。

“是,我去给您煮点吃的。”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太阳都快下山了,不回去也该吃饭了。

汝慕言点了点头,而她身后躺着的人喝过药后,呼吸渐渐平稳,人也慢慢的缓了过来。

“小姐已经安排好了!”等忆竹把晚饭做好,送信的忆兰也巧合赶了回来,瞄了一眼床上的人。

汝慕言伸手给奢青龙把了把脉。

“吃过饭你们两个就回去吧!俺里面不能没有人。”这些年的默契,两人都很清楚汝慕言的武功在她们两个人之上。

可是让小姐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这要是传出去了,对小姐的名声不太好吧!见到两个人犹豫。

“只要你们到俺里守着,做出我就在俺里的样子,谁会猜到我在外面呢!”要是两个人都不在俺里的话,才有可能被人发觉。

“还是小姐想的周到!”的确是这样,在澄灵庵的时候小姐并不是太长出门,经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吃饭的时候也是两个人到厨房端回去,在澄灵庵要是她们两个人不见了,肯定会有人知道。

至于小姐这深入浅出的人,哪怕翻墙跑出来,也很少会被人发觉不在俺里面,这么一想两人吃过饭就匆匆的赶会庵里。

两人走后汝慕言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的月色叹息一声,明明只是个实验,却给自己弄了一个这么大的麻烦。

床只有一张,还是那种非常窄小的,也只能蹲在桌子边上睡一觉了,伸手打了一个哈欠,这半个月汝慕言都在研究霹雳弹,也好久没有睡过了,趴在桌子上,昏昏沉沉地就睡着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感觉周围泛起了一身冷意,还不等她起身脖子上就一凉,原本还昏沉沉的脑子,瞬间清醒过来,借着窗外的月光,汝慕言缓缓地垂下眼帘,瞧了一眼放在自己脖子上的长剑。

“我这是遇到‘农夫与蛇’,‘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了。”这屋子里一共就两个人,回来的时候忆竹很是好心低帮奢青龙把剑给捡回来了,现在好了,这把剑竟然放到自己的脖子上了。

早知道这个人这么没有良心,她就早点回去何必在这里挨冻,趴在桌子上睡觉呢!越想越觉得不值得,汝慕言想,要是现在掏出一把毒药来,能不能毒死他。

“你是谁?为什么暗算我?”站在汝慕言身后的奢青龙神色冷淡似水,深邃不见底的眸子里闪着冷意,幽深的波光像是要冻死眼前的人一般。

汝慕言蹙眉抬起自己白皙,纤细的小手,缓缓地移动到眼前的长剑上。“我说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早知道我就不救你了,让你直接死了算了!”

想要把眼前的剑拉开一点,免得身后的人一个激动,自己的小命就没了,那可就亏大了。

“哼,不用跟我装无辜!你到底是谁的人?”瞧着握到自己长剑上的小手,奢青龙墨眉上扬,不知道为何看到这双手和眼前人这般云淡风轻的模样,竟然有一丝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

“唉!我就是住在深山里的一个村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救了一匹狼回来。”暗暗地翻了个白眼,真是脑子坏掉了,自己要是想杀他,他还能活到现在。

然儿身后的人可不这么想,这么多年看多了宫廷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又不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苦肉计,若真是假的眼前这个卧底的心理素质到很好。“你以为我会信吗?”

“我以为的对你有用吗?”眼前的剑移不开,汝慕言的身子往后靠了靠,总之眼前多了一把剑,就是让她心里很不爽。

“我说公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我救了你,也不求你涌泉相报,但你也不能恩将仇报吧!”刚刚为了救他,自己可是送了一粒百花玉露,那可是要收集三年霜雪,加上人参灵芝等名贵药材,才能研制出的东西。

“你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蹙眉奢青龙阴沉的视线一瞬不瞬地盯着汝慕言的小脸,可在那张小脸上,除了委屈,无奈之外到是什么都探测不出来。

“受伤到快要死了,被我救回来的人。”汝慕言撇唇这个冰窟窿,整天冷着一张脸,原来这心也是石头做的。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奢青龙眯起眼睛,这丫头身上的确看不出什么破绽来,可瞧着汝慕言不慌不忙的神色,没有心虚的样子,也证明这个丫头不简单。

“你这么在意自己是谁啊!请问公子你贵姓啊?”小心翼翼地拎着眼前的长剑,见奢青龙没在移动,汝慕言才小心翼翼地把脖子上的长剑移开。

等到长剑移开她白皙光滑的脖子,汝慕言往后一跳,腰肢一转就跑到距离奢青龙10米外的地方去了,一脸不满地盯着他。

“君子动口不动手!先不说我救了你,就说我一个弱女子,你也不该拿着长剑横到我的脖子上吧!”

觉得自己的位置安全了,汝慕言扬起下颚,按照奢青龙的性子,既然已经抬起手中的长剑了,也就不会对自己下手了,虽然不喜欢这个妖孽,但是对他的性子还是有所了解的。

“弱女子能随随便便就抛出霹雳弹吗?”瞧着汝慕言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奢青龙勾唇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望着汝慕言的目光又深了深。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霹雳弹的制作方法,一直藏在他们暮夏谷的藏书阁里,一般的外人哪里见的到。

“霹雳弹,是什么?我没有看到什么蛋啊!家里好像还有几只鸡蛋,你要吃吗?”反正又没有抓大到她手里握着霹雳弹,汝慕言心底有恃无恐的装傻,而且面上还是一片无辜。

汝慕言说完就等着奢青龙开口,就在屋内两个各怀心思的人,一个小心翼翼地试探对方,另外一个却装傻充愣,无辜地的时候一抹黑影从天而降。

“属下来晚了,请主子赎罪!”摆脱掉黑人的晟白,站在门外见到屋里站着的人,慌忙单膝跪下请罪。

“进来吧!”在汝慕言的脸上实在瞧不出什么,奢青龙移开了视线。

“查到什么了吗?”收起手中的长剑,奢青龙身上的戾气在晟白进屋后一点点的消失,冷淡地问到。

“没有活口!”低垂着头晟白心底打颤。

听到这话奢青龙的目光扫向站在一边装无辜的汝慕言,汝慕言站直身子,她做个隐形人也会中枪,这都什么事啊!

“走吧!”这样的刺客见得多了,可没有一次这么狼狈过,回城还有急事,奢青龙也没有时间在这里逗留。

“果然是一匹狼。”呢喃一声汝慕言转身回到床上,伸手打了一个哈欠,折腾这么久也累了,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主子!”已经出了门的奢青龙顿住脚步,望着身后的木屋,漆黑深邃的眼底流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波光。

“找人盯着她,查查她到底是谁!”低沉清冷的声音在空寂的夜里格外的清晰,而屋里的人却不清楚自己已经被人暗暗地盯上了,美美地睡了一觉,直到忆竹和忆兰跑到这里来接她,汝慕言才起床。

“小姐,那个人走了?”早起后忆兰一边给汝慕言梳头,一边好奇的打探着。

“没有缺胳膊少腿的,还能赖上咱们不成?”手里把玩着草药,汝慕言撇了撇唇,想起昨晚上的事心情就不爽,竟然把剑放到她的脖子上,真当她好欺负。

“小姐,他不会找咱们麻烦吧!”是没有缺胳膊少腿,却被自家小姐的霹雳弹给炸晕了,怎么说人家也是王爷,哪怕是皇上不待见的,也是皇子皇孙,这要是出了问题,查出来了,那还不满门遭殃啊!

“放心吧!你们家小姐深处浅出的谁能记得住!”记住她,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何况宫里面还有姑姑在,这奢青龙可是姑姑养大的人,她就不相信有一天两人见面了,他还能拿着剑来坎自己。

“你说她是汝府的六小姐,汝慕言!”端坐在书房内,换掉一身脏乱黑色玄衣的奢青龙棱角分明的面上没有太多的情绪,可如墨的眼底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动。

“是,留下的暗影亲眼看到六小姐一早,带着身边的两个丫头,翻墙进了澄灵庵,到了汝家六小姐的房间里,还见到澄灵庵里的姑子去给六小姐送东西,似乎是汝家送去的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