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夏栀霍怀琛小说名 婚久情深霍少太会宠全本阅读

夏栀霍怀琛小说名字是《婚久情深霍少太会宠》,这是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言情小说,又名《引妻入怀:霍少宠妻甜如蜜》,作者是千音。夏栀被继母算计了,迷迷糊糊被送进酒店,好不容易逃出来,却被另一个男人盯上了。昏睡中醒来,夏栀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婚久情深霍少太会宠章节阅读

霍怀琛却是掀起一侧唇角,没有出去,反而又靠近了她。

“我记得,我们登过记,举行过婚礼,你是我的合法妻子。”

“那又怎么样?”夏栀急道:“你也知道,那是迫不得已!”

“好一个迫不得已。”霍怀琛倏尔倾身向前,双手撑在了床边缘,挨得她更近了。

“夏栀,你知道你在诱/惑我吗?”

“我没有!”夏栀朝床里缩了缩,警惕的瞪着他,脸颊通红,“霍怀琛,你快出去!如果让唐菀然看到了,她一定会误会的!”

听到她提起菀然,霍怀琛眸光渐渐眯紧,再次凝向她时,少了些热度,多了些清冷。

他退后两步,不紧不慢的说:“去餐厅吃饭。”

直到他离开,夏栀才放松了全部的神经,揪紧被子的双手,手心里全是汗,一颗心也扑腾扑腾跳个厉害。

她对这种事唯一的经验,就是那一晚,同样来自这个男人。

可是,她却对那天的事儿记忆全无,所以,不管她怎样提醒自己,还是宛如处/、子一般,禁不住被他搅乱了心神。尤其是当他的气息逼近时,她的脑袋就彻底乱掉了

她要疯了。

夏栀下楼时,餐厅里只剩下霍怀琛。

听到她的脚步声,他却没有抬头,用餐的动作依旧有条不紊,优雅到了骨子里。

夏栀脸颊红得厉害,想要马上逃离,又显得她对刚才的事儿太过在意,所以,她不得不硬着头皮过去,坐在离他较远的位子上。

午餐是牛排,夏栀喜欢嫩一些的,便要了六分熟的。

可对面的男人却出声了:“给她全熟的。”

夏栀立即抗议:“那么老,怎么吃得下啊!牛排要嫩一点才好吃啊!”

霍怀琛抬起眼眸,瞥了瞥她,那里清贵依旧,全然没有刚才被忄青/谷欠覆盖的模样。

“只有全熟,才不会有寄生虫,这点道理你都不懂吗?”

“……”

夏栀又被他说得哑口无言,闷闷的抿紧唇,调开视线不去看他。

很多时候,她其实是忘记了肚子里有宝宝的事实,反而是他,渐渐开始处处管制她,提醒她。

原本只想做个陌生人的,但现在一切都乱了,与他的牵扯也变得剪不断,理还乱。

——

下午晴好,度假村天然湖,映在一片蓝天白云下,澄清见底。

夏栀想出来走走,岚姨不放心,便跟了过来。

岚姨难得有兴致,与她讲起了霍家的发迹史,从霍老夫人那一辈开始,白手起家,但霍怀琛的爷爷过世得早,那会孩子年幼,都是霍老夫人独自撑起整个霍家。

夏栀得入了迷,对这位霍奶奶,真是越来越佩服了。

话题不知怎么,又绕到了霍怀琛身上,岚姨似是有感而发道:“自从大少爷出事儿后,二少爷就像变了一个人,很多不该他承受的压力,如今都压在他身上,成了他不得不承担的责任。”

侧过头,岚姨望向夏栀,声音无比严肃:“少夫人,不能让唐菀然那个女人在毁了大少爷之后,继续连累二少爷了!”

夏栀当然明白岚姨的意思,可这种事儿不是说帮就能帮的,尤其人家还是两情相悦。

岚姨又调开了视线,“少夫人,也许你早就猜到了,老夫人之所以把你嫁进霍家,也是为了这个。希望,她没有看错人。”

夏栀沉默着,就算猜到,她恐怕也注定会让她老人家失望了。

岚姨去准备下午茶,只留夏栀一个人坐在湖边,靠在躺椅上,独自欣赏这里的湖光山色。

忘记有多久,她都没有享受这样宁静的下午了。

头顶的阳光,慢慢被人挡住。

夏栀慢慢睁开双眸,看到站在身前的人,高大的身子,将身后的阳光阻挡在外。

“下午,会招待几个人,大概会在这里住几天。”霍怀琛说。

夏栀一笑,“这种事情不用跟我说,你是主人,你做主就好。”

霍怀琛眯起冷眸,“在那之前,你别忘了,你是女主人,该你尽到的义务,你也别想推卸。”

夏栀直摇头,“我不行,不是有大嫂在嘛,让她和你一块去接待就好。”

她说这话时,无比诚恳。

唐菀然在霍家待得久了,想来对这些事情也是轻车熟路了。

胸口有种情绪横冲直撞的,想要寻找一个突破口,霍怀琛强忍着郁结的心绪,用微冷的声音说:“夏栀,把我这么往外推,有意思吗?”

夏栀没明白他的意思,不解的抬头望着他。

霍怀琛走近,迎着她的目光,他逐字逐句的说:“夏栀,现在才想退出,是不是太迟了?”

“霍怀琛,你不必委曲自己的。”夏栀眨着一双乌黑的眸,凝向他的视线,却是充满了同情。

“哼!”霍怀琛却是冷冷一笑,“收起你那自为是的同情吧,我做任何事情,还不需要你来指示!”

夏栀撇了撇嘴,脾气还真是臭。

两人话不投机,气氛一下子又僵了下来。

霍怀琛瞪着她,好像这个结果,都是她害的。

夏栀只当看不见,继续欣赏对面的景色。

“医生开的药,有按时吃吗?”他突然出声,态度并不友善。

“吃了。”夏栀随口说。

其实,从带回家开始,那药就被她锁在了柜子里,根本就忘记这码事儿了。

霍怀琛还想再问,唐菀然远远走了过来,“怀琛!”

他与夏栀在一起的画面,明明刺眼的很,但唐菀然的脸上却始终噙着最完美的笑容。

“你来这儿怎么也不说一声啊?害我找了你好久。”她依偎过来,毫不避嫌的就挽住了他的手臂。

霍怀琛的眉头蹙起,抽出胳膊,淡然的声音扬起,没什么起伏。

“有事儿吗?”

夏栀是个知趣的人,见此情景,她起身,浅浅一笑:“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霍怀琛想说什么,终是没有开口,仅是皱了皱眉。

待夏栀离开,他回过头儿,“菀然,不管这里是不是霍家,我们都要谨记彼此的身份。”

叔嫂,永远都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唐菀然笑出了声,“怀琛,你不要把自己搞得这紧张嘛!我们以前的事情,我都告诉夏栀了,她早就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