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姜予念江叙沈星辰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姜予念江叙沈星辰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姜予念江叙沈星辰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姜予念江叙沈星辰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文章目录

主角叫姜予念江叙沈星辰的小说叫做《前夫追妻火葬场》,本小说的作者是秋水揽星河写的一本现代虐恋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18章江叙穿着自己藏青色的睡衣靠坐在床上,深情淡然。眉宇间还透露着几分愠怒来,仿佛因为姜予念的质问而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而姜予念最不喜欢看到的,就是江叙这看似不耐烦的表情。他到底在不耐烦什么?…

《前夫追妻火葬场》 第18章 免费试读

第18章

江叙穿着自己藏青色的睡衣靠坐在床上,深情淡然。

眉宇间还透露着几分愠怒来,仿佛因为姜予念的质问而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

而姜予念最不喜欢看到的,就是江叙这看似不耐烦的表情。

他到底在不耐烦什么?

“江叙,别说我现在打算跟你离婚,所以你和沈星辰生了一个孩子,还是两个三个,都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姜予念顿了一下,“就算我现在还爱着你,还想继续和你在一起,我也不可能去做那么下三滥的事情。”

她想,江叙若是真的认真思考过,就不会把她当成绑架案的策划者。

“算了,你相不相信不重要。你们有证据,就让警察抓我,没证据就别乱说,我可以告你们诽谤。”

听着姜予念说了脏话,江叙的眉头几不可查地拧在一块儿。

他迎上姜予念因为愤怒而变得猩红的眸子,不知为何,心里抽了一下。

“难道谢非池和我讨论一下案子也不行?你何必这么紧张激动?”江叙语气沉沉,“是不是只有心虚的人,才会这么沉不住气?”

“哈?”姜予念被气笑了,“我心虚,我激动?”

“你没有?”男人反问一句。

两人四目相对,电光火石,仿佛下一秒,这个病房都能爆炸一样。

被强行留下来的谢非池真的觉得这里犹如人间炼狱。

关键是,还不能发出一点动静。

否则,怒火指不定就引到自己身上。

姜予念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平息了情绪。

收起刚才的恼怒,因为那样看起来的确是因为心虚而激动的模样。

再次开口,她声音平静,说道:“我要是想让江子言死,根本不必大动干戈找人绑架,我是他的主治医生之一,你该知道让江子言死于医疗事故有多容易。”

“姜予念!”江叙坐直了身子,眉头紧皱。

他生气了,很气。

达到了她想要的效果。

“所以,江子言这个病人我不会再跟下去。你也不想让一个‘绑架案策划者’威胁到你儿子的命吧?”

至此,姜予念彻底拒绝成为江子言的主治医生之一。

她没再管江叙是否生气,是否要继续说什么,转身离开病房。

本就不对江叙抱有任何希望,这次的事情不过是让她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这个男人的冷酷。

对她的冷酷。

姜予念没回病房,去办公室换了先前留在这里的衣服,收拾好自己的私人物品,离开医院。

……

江叙被姜予念气得头疼。

“别激动别激动。”谢非池提醒一句,“案子的事情我们来查,有证据第一时间告诉你。”

说实话,就冲刚才姜予念的那番话,谢非池也不太清楚绑架案的策划者到底是不是他。

临了,谢非池还不忘八卦一句,“姜予念真要和你离婚?”

也难怪谢非池意外了。

当年姜予念喜欢江叙的时候,整个圈子里面的人都知道。

后来姜予念如愿通过联姻嫁给江叙之后,更是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她的婚姻。

虽然大家都看得出来江叙对这段婚姻的态度是很冷淡的,但姜予念就是一门心思地喜欢江叙。

他们都在赌,江叙什么时候跟姜予念提离婚。

有人说,姜予念招老太太喜欢,会哄人,八成得等老太太没了,江叙才得和姜予念离婚。

还有人说不会离婚,反正他们的婚姻并不耽误那么多女人往江叙身上凑。

他们猜了很多种可能,唯一没想到的,就是姜予念会主动提离婚。

所以一开始听到江叙说姜予念提了离婚的时候,他以为江叙在开玩笑。

但见姜予念清楚明白地说了离婚,且不爱江叙的时候。

谢非池觉得太阳都打西边出来了。

姜予念竟然跟江叙提了离婚!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江叙从病床上起来。

显然,并不想继续待下去。

“你起来干什么?这不是脑震荡吗?”谢非池阻拦。

“轻微。”江叙淡声道,“你赶紧去查绑架案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消息你别在我面前晃。”

谢非池见江叙现在很暴躁,非常暴躁。

这和江叙的人设不符。

他想起来,先前知道江子言不见了的时候,他没沉不住气。

但是知道姜予念因为跟着江子言一起过去,导致被抓了起来之后,江叙好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最后还只身一人前往绑匪所在的房间。

要不是他跑得快,被炸成肉酱的那个人,不会是李成而是江叙。

当时他还问江叙,到底是因为江子言被绑架了他生气乱了方寸,还是因为姜予念陷入险境而着急。

不过当时江叙没有回答他。

他忽然明白过来什么,脸上露出惊讶且不可置信的神色,“江叙,你这么不爽,是不是因为……姜予念跟你提了离婚?”

这次,江叙依旧没有回答他。

……

姜予念从医院离开之后,便打车回自己租的房子那边。

娘家是回不去了,那个地方不属于自己。

江叙那边更是不会再去。

最后回到的地方,竟然是三千块租来的公寓。

有一瞬间,姜予念觉得自己这些年真的是白活了。

弄丢了自己的家,爱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在偌大的宣城,竟没有真正属于她的地方。

怪谁?

还不是自己。

她要修整几天,重新投简历,去别的医院上班。

要和江叙离婚,和他的生活圈子彻底分开。

好在他们两之间没有孩子,不需要因为孩子的抚养问题闹上法庭。

她想了许多,规划好了自己接下来的生活。

门**响了起来。

姜予念走到门口,从可视电话里看了眼,发现站在门外的,竟然是伺候了老太太多年的云姨!

云姨怎么会找到这边?

老太太知道什么了?

姜予念在错愕中打开了公寓大门,云姨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少奶奶,“少奶奶,老太太让我来喊你回去一趟,有点事情要跟你说。”

姜予念心惊,老太太连她在外面租了房子都知道,那岂不是……

云姨像是看穿了姜予念的心思,说道:“老太太虽然不经常出门,但是发生的事情都还是知道的。她说,不会委屈了少奶奶你的。”

老太太这是……要给她撑腰做主?

小说《前夫追妻火葬场》 第18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