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青春小说《旷世医婿》主角林霄苏瑾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青春小说《旷世医婿》主角林霄苏瑾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文章目录

主角叫林霄苏瑾的书名叫《旷世医婿》,本小说的作者是无聊的鱼创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5章五根银针飞掠而过,分别刺在了阮径男,以及挖出林母骨灰的四个保镖的眉心,入肉三寸。挖出林母骨灰的四个保镖,横躺在人群当中,林霄对他们的容貌记得清清楚楚,助纣为虐,同样不能放过。下一刻,阮径男等五人…

《旷世医婿》 第5章 免费试读

第5章

五根银针飞掠而过,分别刺在了阮径男,以及挖出林母骨灰的四个保镖的眉心,入肉三寸。

挖出林母骨灰的四个保镖,横躺在人群当中,林霄对他们的容貌记得清清楚楚,助纣为虐,同样不能放过。

下一刻,阮径男等五人感到了头疼欲裂般的痛苦,伤上加伤,更是惨叫连连。

“此针名为阎王索命,每过一个小时,疼痛便会加重一分,痛不欲生,直至活生生的被折磨死,不要试图取下银针,否则只会死的更惨!”

林霄的仇恨憋在心中五年,一下杀了阮径男太便宜,让他生不如死,方解心头之恨。

苏瑾看的愣愣出神,意识到林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知道他这五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们走吧!”林霄不屑再多看阮径男一眼,搂着苏瑾,怀抱母亲的骨灰盒,向门外走去。

跟随而来的白龙正在别墅大门外等候,见林霄出来,恭敬的拉开车门。

“去陵园,我要给母亲重新下葬!”林霄吩咐道。

坐进奔驰后排座,苏谨贝齿轻咬着粉唇,看着林霄那张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熟悉面孔,心中百感交集。

“这些年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找我?”苏谨一头扑进林霄的怀中,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当年我被阮径男雇人打成重伤,幸好贵人搭救,将我送到了国外避难。在国外,我遇上了一位师父,传授了我精湛的医术。”

“师父曾要我发誓,在没有学成他传授的医术之前,不得回国。这些年,我一直在研究医术,并开了一家诊所,给人治病。”

林霄流落国外,也算否极泰来,幸运的遇上了一位师父,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他师父名叫秦济世,乃是神医门门主,医术了得,被誉为神医。

当年,秦济世接到邀请,远赴海外,给一位德高望重的华侨治病,却遭到暗算,身受重伤,随行人员全部被杀,只有他逃了出来,被刚到国外的林霄所救。

秦济世见林霄是同胞,心地善良,加上他伤势过重,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于是将所学的医术精要,全传授给了林霄。

并在他弥留之际,将神医令传给了林霄。

神医令不仅是神医门的掌门信物,还是一件宝器,其中蕴藏着神医门历代先祖的传承。

埋葬了秦济世之后,林霄根据师父所说,对着神医令滴血认主,从中得到了惊人的传承,医术和身手都大为精进。

他施展的阎王索命,便是从传承中得到的天医十三针中的第一针。

“老婆,这些年我在国外经常想你,但师命难违,我发过誓,没学成师父传授的医术,不回国,所以回来晚了,让你受苦了,都是我不好!”

林霄看着苏瑾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陷入深深的自责,抬手轻柔的替她擦去泪水。

“我不怪你,你平安无事,就是我最大的期望!”苏瑾善解人意道。

这令林霄更加自责,无比认真的说道:“老婆,我发誓一辈子照顾好你,给你最好的生活,不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只要你能守在我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苏瑾止住哭泣,露出甜蜜的笑意,紧紧的依偎在了林霄怀里。

她不是物质的女人,要求很简单,能跟心爱的男人相守一生,哪怕吃糠咽菜,都是甜的。

林霄也紧紧抱住了苏瑾,得此佳人,夫复何求,柔声问道:“这五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当年你失踪后,阮径男说你去世了,但我不相信,一直在京海两地,四处找你。”

苏瑾看似轻描淡写的言语,落在林霄的心头,却如同针刺一般,再次郑重的说道:

“老婆,你受苦了,以后我绝不会再让你受到半点的委屈。”

两人阔别五年,再次重逢,有着说不完的话,一路上都在相拥在一起,窃窃私语。

开车的白龙非常羡慕,没有去打扰,默默的开车,直到抵达一处有青山绿水环绕的陵园。

苏瑾下车后,认出了是小望海陵园,江城有名的风水宝地,能够葬在此处的非富即贵。

据说这里最便宜的墓地,都得七位数,还不是有钱就能够买到的。

苏瑾大为震惊,暗自嘀咕:林霄是怎么在小望海买到的墓地?

殊不知,以林霄的财力,买下整个小望海陵园,也只不过是九牛一毛。

林霄双手捧着母亲的骨灰盒,心情沉重的朝着陵园内走去。

白龙表情肃穆,在头前带路,墓地是他安排人买的。

来到一处风水绝佳的墓地,林霄拿起铁锹,亲自动手,开始挖掘起来。

白龙想动手帮忙,却被林霄制止了,他亲手挖掘安葬母亲的墓地,心里才会好受点。

半个多小时后,一个深达八十公分,长宽四五十公分的墓坑成型,林霄小心翼翼的将母亲的骨灰盒,放入其中,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妈,是孩儿不孝,您生前,我没能尽孝,走后还让您不得安宁,都怪我无能……”

不管林霄在外如何,但是此刻,他就是一个尽孝的儿子,双膝跪地,不停的磕头,很快额头便见了血迹。

苏瑾心中异常的难受,不知如何开口劝慰,也跟着跪了下去。

良久,林霄在母亲的新墓地前忏悔完毕,额头的污血已经凝固。

“老公,错不在你,都怪阮径男那个**。你不要再这样了,若母亲泉下有知,也会难受的。”苏瑾于心不忍的安慰道。

“阮家在江城有钱有势,以阮径男的性格,绝对会来寻仇,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找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城市,安稳的生活,好不好?”

“大仇未报,我不能走!”想起种种仇恨,林霄的眉宇间闪过浓浓的戾气。

阮径男虽然中了阎王索命,要承受痛不欲生的折磨,但他还没死,没有来母亲的坟前谢罪,林霄绝不会离开。

“老婆,原谅我不能答应你的请求,等我大仇得报之后,一切都听你的,我已经今非昔比,不怕阮家!”

见林霄不肯离开江城,苏瑾倍感无奈,暂时不再相劝。

林霄拿起铁铲,亲手将母亲的骨灰盒埋好,又磕了四个响头,才离开……

与此同时,阮径男的别墅。

卧室之中,阮径男与四名身中阎王索命的保镖,躺在地上,如同米虫一般蠕动着身体,面部表情极为痛苦,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声。

阮径男难以忍受痛苦的折磨,恨不得给自己一刀来个痛快的,这才刚开始,便痛不欲生了!

小说《旷世医婿》 第5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