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天价顾少独宠妻第2章全文免费阅读

天价顾少独宠妻第2章全文免费阅读

五年后。

北城某家高端拳击馆内,顾见深正在练习拳击,下手极狠,陪练的秘书吕晓川险些被他给捶死。

“顾总,休息会儿,你让我休息会儿,我脑袋快炸了。”

饶是吕晓川戴了护具,但浑身还是觉得疼,导致现在一看到总裁抬手,他就下意识想要抱头鼠窜。

他跟了总裁六年,总觉得他是个莫得感情的赚钱机器,除了做生意之外没有半点兴趣爱好,唯一的消遣,就是打拳,还踏马总让他做陪练。

顾见深神色冷峻冷扫过躺在地上大口喘气的吕晓川,他走到场地边,拿起矿泉水,仰头直接将剩下的水都一口气喝下去。

一低头,只见一个小男孩正仰头看着他……手里的矿泉水瓶。

“叔叔,能把那个瓶子给我吗?”

矿泉水瓶?要这个?干嘛用?

“这个瓶子能卖一毛钱哦,你送给我好不好?你看,我已经捡了十九个,差一个就能卖两块钱了,我妈妈快过生日了,我和姐姐要攒钱给她买礼物。”

小男孩笑眯眯扬起手中的袋子,果然,里面放着一堆破瓶子。

皱了皱眉,又看了看手中的瓶子,顾见深并没有即刻将瓶子递给那小男孩。

反倒是拳击馆负责人秦冬衍一脸惊慌奔了过来。

“哎哟,小祖宗,你怎么又跑进来了?不是说了嘛,让你和你姐姐在外面玩耍,你……”

话音未落,只听外面又传来一阵喧哗,旋即,有小孩子的哭声传来。

听到这动静,秦冬衍扶额叹息,一脸绝望。

“完了完了,你姐姐又惹祸了。”

说罢,他弯腰抱起小男孩,对着顾见深歉意一笑。

“顾总,对不起,打扰您了,我这就带孩子走。”

不等顾见深说话,秦冬衍已经单手抱起小男孩快步离开。

小男孩伏在秦冬衍肩膀上,还依依不舍盯着顾见深手中的瓶子,那眼神纯真清澈,竟让顾见深觉得心中稍稍难受。

就像是亏欠了这孩子什么。

意识到自己产生这样的心情,顾见深自嘲一笑,亏欠?素不相识的,他能亏欠他什么?他这种人还能懂亏欠?

但他的脚步还是不受控制跟了过去,手里还拿着那个空瓶子,唔,就当是日行一善。

拳击馆的儿童练习室里,两个孩子正在打架,一男一女。

男孩子体型健硕偏胖,女孩子看上去瘦瘦小小,扎着两个冲天辫,眉眼精致。

但让顾见深诧异的是,吃亏的人并不是小女孩,而是那个小胖男孩。

小胖男孩趴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头嗷嗷大哭叫爸爸,小女孩骑在小胖背上,小拳头一下接一下砸在小胖身上。

看到秦冬衍身后跟着个年轻男人进来,小女孩抬起下巴,一脸倔强。

“钱钱,给你说多少次了,不许打架,小心小朋友的爸爸找你算账!”

秦冬衍奔过去,将怀中小男孩放下,打算去拖开两个打架的孩子。

被称作钱钱的小女孩却挣脱秦冬衍的手,直奔顾见深面前。

她仰头看着顾见深,神色愤怒。

“你是来找我算账的吗?你打算以大欺小吗?”

顾见深:“……”

我只是送个空瓶子而已,小丫头你想什么呢?那小胖子又黑又丑,不可能是我的儿子!

钱钱仰头看着顾见深,抬手比划了下,这个男人好高哦,高到她踮起脚尖都够不到他的肩膀。

于是,她闷不吭声走到门口,拖着一把凳子过来,然后,她爬上凳子,勉强能够到顾见深的鼻子。

“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他吗?因为他骂我是没爸爸的野种,骂我妈妈是贱人,他还偷偷打我弟弟,故意绊倒我姥爷。”

“我妈妈说子不教父之过,所以,你也要负责!”

说罢,也不等顾见深反应过来,钱钱一个拳头飞起,直接砸在了顾见深鼻子上。

别看这小丫头瘦瘦小小,这一拳砸下来也是多少有点疼的,尤其是,她打了北城商界超级大佬的脸!

顾见深懵了,秦冬衍懵了,刚赶过来的吕晓川也懵了。

小胖也顾不上哭了,张大嘴巴看着眼前这一幕,明显是被吓傻了。

“这一拳是让你知道我打人也很疼,你回家管教好你的孩子,做个有素质有教养的小学生,不然我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只有钱钱,双手叉腰站在椅子上,无所畏惧盯着顾见深的眼睛。

小女孩这双眼睛清澈又明亮,带着倔强不屈,某一瞬间,顾见深觉得自己像是在照镜子,竟恍惚看到了童年那个不畏不惧的自己。

但这想法只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就很快清醒过来。

因为,一双男女骂骂咧咧从外面冲进来,男人将小胖抱在怀中,女人指着钱钱的鼻子破口大骂。

“小丫头片子,你竟敢欺负我儿子?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今天我要是打不死你,我就不是他妈妈!”

这下,轮到小女孩愣住了。

她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再看看挨了一拳的顾见深,然后,她望向秦冬衍,完犊子了,打错人了。

秦冬衍快哭了,他就知道,这小丫头只要一来,就准保没好事。

但就在这时,小胖的妈妈已经愤怒冲上来,巴掌眼看着就要甩到钱钱脸上。

秦冬衍离得远,就算他以最快的速度扑过去,也没法子挡住那巴掌了。

钱钱也不退缩,也不逃避,甚至眼睛都没眨一下,就那么盯着女人的巴掌往她脸上落下来。

就在这当口,一直没说话的顾见深抬手,握住了女人的手腕。

他轻轻一甩,女人极为狼狈后退几步,险些摔倒在地。

“你家孩子欺负一个小女孩,你不管教自己的孩子就算了,还有什么颜面在这里闹事?”

顾见深神色阴鸷,声音阴森,只这短短一句话,就让原本嗷嗷叫唤的女人闭了嘴。

刚止住哭的小胖在顾见深这阴森表情的注视下,再次被吓得哭成狗。

一旁,吕晓川看着自家总裁与那小女孩站在一起,俩人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连眉梢那一抹阴沉表情都极为相似。

这,这怕不是总裁流落在外的女儿吧?

但问题是,总裁从来都对女人无感,甚至连自己亲妈与亲妹妹都近不了他身边,这种冷血无情视女人如空气的男人,怎么会有骨血流落在外呢?

他一定是在做梦!

就在这时,一道纤细的人影从外面冲进来,直接冲到小女孩面前,像是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将小女孩挡在了自己身后。

“我是他们的妈妈,我叫阮怀卿,您有事只管冲我来,别为难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