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重生九零发家致富第2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重生九零发家致富第2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听到这句话,林煦晗只觉一阵心寒,都说有了后妈就会有后爸,这话还真不是假的!

“爸。”她走出去喊了一声。

林翰毅寻声看来,当下一愣,似乎也意识到自己那番话有点过了,却依然冷着一张脸,“你们东西收拾好了?”

林煦晗暗暗握紧了拳头,她不能跟父亲硬碰硬,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而凭她的一面之词,也没有说服力,她目光一转看向林璀璨,想到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向来不喜欢跟他们姐弟玩,为什么昨天晚上那么执着呢?

“收拾好了。”她收回目光,乖巧的应了一声。

见她这态度,林翰毅点点头,语气也软了一分,“你也不要怪爸爸,煦阳那性子就该去乡下磨炼磨炼,你是他姐姐,过去陪陪他也是好的。”

林煦晗没应声儿,冲林璀璨柔声道,“璨璨啊,烟花好玩么?”

林璀璨嘟着一张小嘴,“一点也不好玩儿!”

林煦晗疑惑道,“那你为什么还非要跟我们去玩?姐姐不是告诉你了,这件事很危险吗?”

听她这么一问,仇聆凤心道不好,正要阻止女儿说下去,林璀璨却已经开了口,“是妈妈让我跟你们去的呀!”

这会儿的林璀璨年纪小,可不像被她妈养大后那一肚子坏水。

上辈子为了这个家表面的和谐,为了能让弟弟被父亲重视,她一再的退让隐忍,即使知道真相也不敢跟父亲明说,就是怕这个家会变得支离破碎。

可她的忍耐换来了什么?换来了继母无止境的排挤与欺凌,最终还是被父亲赶出了家门!

然而,这辈子不会了。

林璀璨的这句话,让林父顿时一愣。

仇聆凤立即红了眼眶,“煦晗啊,你问我女儿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想说,是我故意让我女儿跟你们去受伤的吗?璨璨是我女儿,我比任何人都心疼她……我知道你们不喜欢带妹妹玩,所以我才叫她多跟你们一起的呀!”

林翰毅也皱眉道,“你做姐姐的没照顾好妹妹,还想推卸责任不成?”

“这怎么能说成是推卸责任呢?”林煦晗没想到把事实的真相暗示出来,父亲却还是向着继母她们,她咬住嘴唇,又是委屈又是失望的朝林父道,“爸,是不是我们姐弟俩没亲妈护着,就可以任人欺负?”

小姑娘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的,清澈得不染一丝杂质,看得林翰毅心里一震。

他想到这姐弟俩这么小的就没了妈妈,而他工作又忙也没做好一个父亲的责任,有些内疚起来。

见丈夫有所触动,仇聆凤生怕这两个死小鬼被送去乡下的事会泡汤,赶紧说道,“谁敢欺负你们了?你们哪次闯祸不是我给你们收拾的烂摊子?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但是璨璨年纪小离不开我和你爸,不然我带她回娘家住一段时间也好。煦晗啊,阿姨是真的把你们当自己的孩子一样在疼,为什么你们就不能把妹妹当自己的妹妹看呢?”

林煦晗暗暗捏紧了拳头,说得好听是收拾烂摊子,说得不好听就是纵容,自从这个女人进了家门,端着一张菩萨般的脸,做的却是最恶毒的事。

她和弟弟这会儿还小,犯了错从来没人告诉他们这是对还是错,由着他们使性子,闯祸了这个女人就去父亲那里告一状,再装作一副“我很用心的去教他们了可他们就是不服管教”的样子,一步一步让父亲对他们姐弟俩寒了心。

就在这时,林煦阳冲了出来,指着仇聆凤就吼道,“什么叫收拾烂摊子,哪次不是你告的状,而且还说得那么难听!”

“够了,脾气一个比一个大!”

一看到林煦阳,林父就来气,当下一拍桌子,又瞪着姐弟俩,“你们俩个给我滚去乡下好好反省反省!”

见弟弟还想要反驳什么,林煦晗赶紧拉着他进了房间。

“姐,你拉我回来干什么!”林煦阳很不高兴。

“收拾东西。”

林煦晗头也不抬,把自己和弟弟的东西整理出来一一打包。

林煦阳扁着嘴,“真要去乡下啊?”

“这地方已经待不下去了。”

林煦晗这才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父亲的心已经长歪了,又有继母暗中刁难,他们姐弟俩与其在每天看人脸色的度日,还不如去乡下……

现在想想,以前在乡下的那段日子才是最单纯幸福的,至少那里有真心待她的人。只可惜她那时候不懂得珍惜,因为父亲的态度一度心灰意冷,最后想要守护的全都守不住,自己的人生也一塌糊涂。

既然父亲这里不行,她就从其他地方下功夫,她一定不会让一切再重蹈覆辙了。

林煦阳其实也对父亲的所作所为感到寒心,一脸的失落。

见弟弟这幅样子,林煦晗停下手中的动作,双手扶着他的肩,一字一句道,“煦阳,现在我们受的这些委屈和苦,以后姐姐都会全部讨回来的,但现在你必须乖乖听我的话,不许再冲动。”

林煦阳怔怔的看着她,“真的吗?我们真的可以讨回来?”

“姐姐保证。”林煦晗笃定道。

看到姐姐眼眸澈亮,目光坚定的样子,林煦阳有些晃神,他总觉得姐姐有点不一样了,可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了却又说不上来。

鬼使神差般,他点了点头,“好,我会乖乖听话的。”

林煦晗笑了起来,用力的抱了抱他。

有了林煦晗的鼓舞,林煦阳竟是主动帮忙收拾东西了,姐弟俩的动作也算快,不多时就把东西整理得差不多了。

林煦晗又在房间里看了一圈,看看有没有少了什么,然后视线就落在了母亲的遗像上。

当年她和弟弟是被直接撵出去的,东西都没收拾,母亲的遗像也一直没带上。

她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把遗像抱了起来,擦拭了一下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

看着母亲目光温润的双眼,她心底酸涩,母亲走的时候,她也才两岁,懵懂无知,也没感受过有母亲的好,但从外婆口中得知,母亲是个心地善良,又十分温柔的人……

咚的一声响,打断了她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