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再世仙医(重生)宁飞柳紫萱全文阅读

再世仙医》是一本重生赘婿都市小说,主角是宁飞柳紫萱。宁飞隐约记得被一个女人逼着跳楼,一不小心砸在一个青年身上,怎么醒来之后就变成那个青年。这就算了,想他宁飞也是一代枭雄,怎么就重生成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了!那就看宁飞如何征服娇妻,征服世界!

再世仙医章节阅读

百草堂夏神医的座上宾?这是何等的地位,即便是金陵那些一流势力的第一把手,也未必能让夏神医如此对待吧。

这个唐光只是一个废婿而已,怎么让夏神医如此重视?

尤其是李佳玉,始终不敢相信,又不敢太强势的质疑,只能试探问道:“夏神医,是不是搞错了,这唐光我们都认识三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们还不清楚吗?”

李淑梅一家,过去一直都是他们的嘲讽对象,现在忽然翻身,让他们怎么能接受?

夏神医也很疑惑,不过随即一想,他有这么高超的医术,但是此前从未听说过,明显是故意隐忍。

那自己今天忽然提出来,岂不是要坏了他的事?

想到这里,夏神医心里也没底了,小心问道:“小友,今天这事,我是不是做的有些不妥……”

宁飞笑道:“这有什么妥不妥的,夏神医今日来得正好,若不然我们一家可就得被骂得狗血淋头了。”

夏老这才放心,随即怒目看向李淑梅:“你们居然敢如此对待唐光小友,言语之尖酸刻薄,看来我要重新考虑一下孙儿的婚事了。”

这可不得了了,李佳玉好不容易有了个金龟婿,哪儿能放过,连忙求饶。

“夏神医,这都是误会,其实……其实我们是在开玩笑。”李佳玉都快哭出来了,刚才那些叫得厉害的亲戚也全都缄默不语,生怕被夏神医盯上。

见夏神医还是那般,李佳玉越发心慌,求助的看向宁飞:“唐光,我们的确是在开玩笑,你说是吧?”

宁飞本想直接摇头,但是随即一想,转而看向李淑梅: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妈,他们刚才是在开玩笑吗?”

夏医生也求证的看向李淑梅:“到底如何?”

李淑梅一时间有些受宠若惊,她心里很清楚,这是唐光在给她面子。

之前不说还在说,唐光让她丢尽了脸吗?现在唐光这么一弄,这事的生杀大权一下子交到了她的手中。

以往在李佳玉面前都抬不起头,现在反而成了李佳玉卑微求饶,心里真是痛快极了。

“表妹,咱们都是一家人,开点小玩笑很正常的,对吧?”

李佳玉不停的给李淑梅使眼色,要不是夏神医都还在,她都要跪下了。

而李淑梅为了好好的出了一口恶气,装作思考的沉默了很久,最后才点头:

“对啊夏神医,我们只是在闹着玩而已,惊扰到你了。”

毕竟都是亲戚,也都在金陵,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李淑梅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

李佳玉顿时松了口气,感激的看了李淑梅一眼,然后着急的看向夏老:

“夏神医,你看吧,我们其实是在闹着玩。”

夏老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不过依旧带着几分不悦;“既然是家事,那我就不便插手了。”

夏老这么一说,气氛很快缓和过来,李佳玉带着夏金和李倩继续敬酒去了。

而这边,一家子看向宁飞的眼神大有变化,以往都是宁飞给他们丢脸,今天可算是好好的给他们挣了口气。

不过他们也很疑惑,夏神医为什么要对唐光这么重视啊?

若不是夏神医也在,他们都要直接开口问了。

“夏老,这里太吵了,不如我们找个安静些的地方?”宁飞忽然说道。

夏神医点了点头:“也好,这里乌烟瘴气的。”

乌烟瘴气四个字,明显意有所指,桌上刚才那些嘲讽柳家的人,纷纷低下头去。

“若是小友不嫌弃,到百草堂一叙如何?”

“当然不嫌弃。”

宁飞说着,站了起来,和柳紫萱告别之后,和夏神医一起离开了。

等到夏神医走后,饭桌上的气氛才轻松几分。

“没想到唐光有这样的来头,连夏神医对他都要客客气气的,看来淑梅才有个最大的金龟婿啊。”

“就是,我早看出唐光不是一般人了,淑梅真是好福气啊。”

一场意外,让这些人的话锋直接来了个大反转,纷纷拍起了李淑梅的马屁。

李淑梅心情大好,之前的不悦一扫而空,对唐光也大有改观。

……

百草堂后花园,夏神医泡了一壶好茶,和宁飞相对而坐。

“小友,那药方,当真是你写的?”

夏神医对此依旧有些怀疑,毕竟宁飞看起来太年轻了。

“当然。”宁飞承认道。

夏神医缓缓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那你真的只用了三个小时就治好了?”

“准备的说,应该是两个半小时。”宁飞说道。

夏神医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再度问道:“小友医术如此厉害,不知道师承何处?而且为何一直没有听说过小友的名头?”

宁飞想了想,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医术是祖上传下来的,早年动乱,家族更是因为医术遭到杀害,这才定下了秘而不宣的规矩。”

“到如今生活稳定,加上又是老婆出事,心里着急,所以才显露出来。”

夏神医点了点头,倒是没有怀疑。

宁飞再度问道:“夏老,你找我应该是有其他事情吧?”

夏神医微楞,随即点了点:

“小友心思玲珑,我的确还有其他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找宁飞帮忙,必定是医术方面的事情,而宁飞也很有兴趣:“什么事?”

“是这样,我有一个挚友,四十年前患上了一种怪病,每月十五月盈的时候,通体发寒,痛苦不堪,这四十年来深受折磨。若是小友有空,能不能拜托你去看看?”

宁飞眉头缓缓皱了起来:“夏老,连你也治不好?”

夏老愧疚而痛心:“别说治好了,到底是什么病我都查不出来,苦了我那挚友了。”

宁飞眉头皱得越发紧了,连夏神医都束手无策,可见这病到底有多棘手。

见到宁飞为难的样子,夏老再度说道:“小友不必有心里压力,就算不成功,也不会怪你,而且依旧会给你一笔丰厚的报酬。”

如此,宁飞也无法拒绝了,问道:“不知道夏老这挚友是谁?”

“金陵云家,云帆海。”

听到两个称谓,即便是宁飞,瞳孔也为之一缩。

金陵云家,在金陵绝对是个特殊的存在。

即便是以前的宁飞,也绝对不愿意去招惹这个云家。

云家势力并不大,但是有十分深厚的军方背景,那云帆海老爷子可是退役的少将,这个军衔可不是能够轻易得到的。

某种程度上说,即便是惹到宁飞耀世集团,也比惹到云家要好!

“居然是他?”

夏老有些意外,毕竟云家一直很低调,没想到宁飞居然知道。

“正是,那不知小友愿不愿意走一趟?”

“国之重臣,我当然要去。”

夏老闻言,大感宽慰:“那实在是太好了,我这就写一封举荐信,再过五天就是这个月月盈之时,到时候希望小友准时过去。”

夏老说着,直接拿出纸笔,写好举荐信,递到宁飞手上。

宁飞小心收好,点了点头:“夏老放心吧,我一定竭尽全力。”

继续聊了一段时间,见时候不早了,宁飞起身告辞。

没过多久,夏金也回来了,听到老爷子居然推荐宁飞去云家,不免质疑。

“爷爷,云爷爷的病,连你都没办法,你居然推荐那个唐光去?他的医术难道就这么厉害?”

夏老轻轻摇了摇头:“没有亲眼见过,这个唐光的医术到底有多厉害,还不能下定论。”

夏金就更疑惑了:“那您?”

夏老叹了口气:“你云爷爷的病很蹊跷,而唐光这种祖传医术,必有其高明的地方,让他去碰碰运气也没坏处,万一真有苗头呢?”

夏金这才明白:“原来是这样……”

不过,随即他又愣住,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脸色微变:“就只怕到时候云家那个小魔女生气,希望不要太过为难唐光吧。”

夏老的脸色也有些不正常起来,稍微沉默,叹息摇头:“云家上下这些年,确实被云帆海的病弄得太过糟心,那小妮子会这么激动,也情有可原……希望到时候唐光能够忍一下吧。”

……

回到柳家,本以为这么晚了,他们应该都睡了。

但是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柳紫萱和她父母都坐在沙发上,一副就等着他回来的样子。

宁飞看着不太对劲,问道:“紫萱,爸、妈,你们还没睡呢?”

柳紫萱开门见山的问道:“唐光,夏神医为什么对你这么客气?”

柳闻书和李淑梅也齐齐点头,李淑梅今天虽然挣回了面子,但是越想越蹊跷。

“就是,夏神医是什么人物,咱们都未必能说上一句话,居然对你这么客气?”

宁飞尴尬的笑了笑,脑子转得飞快。

“这个……夏神医涵养过人,对任何人都很客气吧。”

宁飞这话倒是没说错,李淑梅随即又问道:“那他找你到底是什么事?之前还说什么药方?”

“这个啊。”宁飞边想边回答道,“这不是前几天柳紫萱出车祸了嘛……”

刚开口,就被柳父柳母齐声打断:“等等!”

两人扭头惊讶的看向柳紫萱:“你出车祸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你没事吧?”

柳紫萱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就是前几天,本来伤得也不重,当天下午就出院了,所以就没告诉你们,免得你们担心。”

两人点了点头,然后再度看向宁飞:“你继续说。”

“就是前几天紫萱出车祸,受了点伤,我用一土方子给她治好了。夏神医对这个土方子很感兴趣,所以才来找我。”

两人这才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

“原来是这样。”

不是宁飞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强大背景就好,若是如此,想起之前他们这么对待宁飞,就有些后怕。

不过另外一方面,也难免有些失望。

原来那个废物女婿还是那个废物女婿,夏神医已经是他们高不可攀的那个夏神医,现在只是因为对土方子感兴趣,才屈尊跟他们说上几句话罢了。

“你整天在家闲着也不是个事,去找个班上吧,免得让人说闲话。”

毕竟今天是长脸了,李淑梅语气也好了很多。

不过随即,她又想起什么,强调道:“不许去柳家公司上班,免得给紫萱丢脸。”

“明天问问你姐夫方远,看看他们公司还有没有空缺的职位。”

宁飞点了点头,一副服从安排的样子。

也就是李淑梅还不了解公司发生的事情,柳闻书一直处在边缘,同样不清楚。

光凭前段时间宁飞在公司,指着柳非鼻子骂的那事,他去柳家公司就绝对不会丢脸。

说起来,还有一个事情,那天晚上,黑子就将柳非和柳正秘密处理掉了。

根据老爷子的意思,一切低调,甚至连葬礼都没有,对外只是说是送出国留学了。

老爷子很清楚,若是事情让太多人知道,没有丝毫的坏处。

至少,柳家在宁飞的帮助下,真的在朝着一流家族的路上奋勇前进,让老爷子离自己的毕生梦想,也越来越近。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李淑梅趁机提起给宁飞找工作的事。

“对了方远,你那公司还有没有空缺的位置?把唐光安排过去吧,免得整天闲在家让人书闲话。”

方远微楞,随即苦笑一声:“妈,你这可就为难我了,我那就是个小公司,又养不起闲人。唐光什么都不会,就算是有空缺,我也不敢安排啊。”

李淑梅脸色有点尴尬,但是方远说得也是事实,要怪也只能怪唐光太废物了吧。

“挣得就一点办法都没有?”李淑梅问道。

方远想了想,然后试探说道:“公司倒是缺一个看门的保安,工资是低了些,不过胜在没什么技术含量,就看唐光愿不愿拉下脸来做这个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没人征求唐光的意思,李淑梅更是直接做了决定:“那好歹也是个工作,总比闲着要好。”

“唐光,等会吃完饭,你跟着方远一起到他公司去。”

唐光苦笑一声,点了点头:“好。”

之后,方远载着唐光一起去了他的公司。

到达公司楼下岗亭的时候,方远停下了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