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陈芷文全文在线阅读

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是一本甜宠文言情小说,陈芷文是小说女主角,男主叫傅霆瀚。陈芷文被未婚夫和继妹李安安双双背叛,一怒之下便宜了陌生男人傅霆瀚。陈芷文撞倒傅霆瀚的时候,对他关切之至,这让豪门大少傅霆瀚起了考验陈芷文的心思,假装自己无家可归是个流浪汉。陈芷文善心大发,把傅霆瀚接回了家照顾,并在傅霆瀚的步步紧逼下成为了他的女人。陈芷文觉得有个帅气老实的普通人做丈夫也不错,结果结了婚才知道傅霆瀚正是第一豪门傅家的继承人。

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陈芷文章节导读

陈芷文由于亲自操办父亲婚宴的事情,第二天让杜厘帮忙请了一天假。

第二天下午的天气阴沉沉的。

一道修长的身影穿过校园直接来到办公区域,从窗外观望着,傅霆瀚锋利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失望。

杜厘察觉到有人在外面,偏过头看了一眼,连忙起身开门,问道:”系主任,你这是找谁啊?”

付霆瀚推了推金色眼镜框,语气中有些清冷,应道:”陈芷文。”

杜厘想起早上接到的电话,猛拍了一下脑门,连声抱歉:”不好意思啊,系主任,早上她让我帮她请假来着,我这……忙忘了。”

听闻此言,付霆瀚心里平生出一股子怒气,周边的温度骤降,厉声道:”让她现在,立刻,马上来找我,不然就别来上班了。”

说完便离开。

杜厘连忙掏出手机照做,事后还心有余悸。

挂了电话的陈芷文匆匆忙忙穿好衣服,简单洗漱完就往学校赶。

她驰车一路,心里暗骂付霆瀚无数遍。

这个白无常,明明她请好假了,仗着自己是她的顶头上司,让她过去就过去,拒绝的权力都没有,太过分了!

陈芷文踏进校园,一刻也不敢停歇,直奔系主任的办公室。

“叩叩叩——”她礼貌性地敲了敲门,战战兢兢推门进去。

付霆瀚站在办公桌前,双手插在裤袋里,勾唇带笑,似玩味地看向她。

陈芷文率先开口道:”傅霆……不……系主任,我今天请假了,您这里是有什么急事吗?”

他朝着她走去,一步一步靠近,在她耳畔问道:”告诉我,去哪里了?”

这绵绵低语让陈芷文身体一阵酥软,大脑失去了控制,老实回答道:”家里有点事,所以请了一天假。”

傅霆瀚满意地点头,接着说道:”可我是你上司,你没有直接来向我请示。”

陈芷文知道自己理亏,也不反驳,低头看着地板,一副任其宰割的模样。

“你也不用担心,我又不会吃了你。”他转过身去,勾唇一笑,说道。

她心里嘀咕着:又不是没吃过……

随即陈芷文弱弱问道:”那……那你想怎么样?”

付霆瀚盯着她,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从明天开始接送我上下班,为期嘛……暂定一个月吧。”

陈芷文看向他的目光无比震惊:”你想干嘛?难不成想撩我?是你说不喜欢纠缠不清的。”

他完全不理会她的疑问,塞给她一张纸,说:”明天见,地址给你了,不见不散。”边说边摆手向外走。

陈芷文整个人都凌乱了,气得直跺脚,突然想到晚上还有父亲的婚宴,便将这糟心事抛之脑后,赶去宴会现场。

其实下午父亲就已经去和李阿姨领了证,也让李安安顺利成为”自家人”。第二次成婚,父亲不想铺张浪费,就办了个简单的婚宴,请来三两好友见证。

到了现场,陈芷文拿出包里的小礼服,去厕所抓紧换上。

酒红色小短裙把她的皮肤映衬的更为白皙,她并非想抢新娘子的风头,无非不想被李安安比下去。

她款款走进一间宴会厅,明亮的灯光把她照得格外耀眼,包厢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有惊喜的,也有嫉妒的。

陈振鹭率先反应过来,满面春风地迎上去:”文文,你今天真美啊,快去坐吧,你李阿姨先前一直念叨着你呢。”

陈芷文应道:”好的,我这就去。对了,新婚快乐,爸爸。”

她见父亲穿着修剪得体的西装,戴着”新郎”的婚花,面容带笑,不经意间,她也笑了,为父亲感到高兴。

她挽起父亲的手,假装无视一旁李安安嫉恨的眼光,朝着李柔走去,祝福道:”恭喜啊李阿姨,双喜临门,你现在有了爸爸的孩子,还领了证,可以安心养胎了。”

李柔端庄一笑,说道:”只要你爸开心就好了,快坐吧,文文,安安现在是你妹妹了,你们日后要好好相处啊。”

陈芷文闻言脸色微变。

她还没开口,李安安就递上一杯酒,做出一副乖巧的样子:”姐姐,我给你敬杯酒。”

陈芷文没有接过去,冷眼旁观。

李安安听到周围人的嗤笑,顿时脸上笑容有些挂不住了,很快又想到了什么,眉目轻佻,接着说道:”姐姐,大家同样姓陈,一家人的酒不喝不好吧,更何况,今天是爸爸新婚。”

陈芷文听出了话中之意,不想让父亲当众感到为难。

她眉目间多了几分不爽,刚要接过酒杯,只见李安安手一滑,红酒全洒在她的红裙上。

陈振鹭连忙拿来一块毛巾,并为陈芷文披上一件外衣。

李安安也过来拉着她的手,连声道歉,眼里满是幸灾乐祸。

半晌,陈芷文的怒火渐渐平息,甩开李安安的手,说道:”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但我无所谓,权当你看上了我身上的礼服,想毁了它。就像你偷了我的人,给你便是,反正不是值钱的玩意儿。”

李安安没料到她会这么直接点出来,言语间好像自己捡了她不要的垃圾。

众人听到这番话,议论纷纷,里面有些叔叔阿姨是看着陈芷文长大的,自是看不惯李安安这番做派,一时间各种难听刺耳的话传了出来。

李安安见状,故作柔弱地靠在李柔肩上,小声抽泣。

陈振鹭站起身来,走到陈芷文身后,拍拍她的肩,无奈地说道:”文文啊,你看这事……都过去了,你要什么人没有啊,爸爸这里有很多人选,回头给你介绍。”

李柔神情欲裂,没想到他这么偏袒自己的女儿,视她的安安为无物。

可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众人眼中,很快又摆出端庄的样子,对陈振鹭柔声提醒道:”振鹭,该上台发言了。”

陈芷文见李柔转移话题,也不再多言,冲着父亲一笑,示意他快点吧。

陈振鹭见状,径直走向台去,拿着话筒说道:”各位静一静,我来说几句。”

底下骤然一片安静,毕竟他们是来参加婚宴的,一直议论别人的家事也不好。

他继续说道:”感谢各位莅临,参加我和李柔的婚宴。在坐的都是我陈某的好友伙伴,对陈某也有一定的了解,经历亡妻的伤痛后,我一直没有再娶。”

陈芷文听到父亲的这番话,眼眶一红。底下的众人也有些伤感。

陈振鹭稍顿了一下,深情地看向李柔,见她也回应着同样的爱意。

他说道:”幸运的是,我遇到了李柔,她现在也有了我们爱情的结晶。另外我多了个女儿,大家应该也都听说了,她叫陈安安,也是我亲生女儿陈芷文的妹妹。”

陈安安兴奋地站起来,看向众人,迎来一片热烈的掌声,似乎沉浸于其中。

只有陈芷文注意到父亲强调了”亲生”二字,对他更是感激,开始懊恼先前没沉住气,与陈安安起了一番争执。

一番发言结束了,大家开始愉快地用餐,这时门开了,走进来一道修长的身影,单手带着一个礼盒,神情严肃又不失恭敬,快步走到陈振鹭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