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神临天下刑天叶紫檀(逆袭文)完整版阅读

神临天下》是一本都市逆袭小说,主人公是刑天叶紫檀。一场大战,让所有敌国再也无法藐视九州,这全是因为九州杀神刑天!可刑天在沙场上浴血奋战,老婆却被人抢走,为了女儿,老婆不得不改嫁。被逼成婚!养父死因成谜,刑天怒回都市,要让天地都为他颤抖!

神临天下章节阅读

夜,渐深,

杨青山灵前,

刑天跪在那里,双目微闭。

正在这时彭超过来,附到刑天耳边低低说道,“邢哥,得到确切消息,王彪找了规划署的李通,把杨家祖坟所在的王家岭一块儿,全部承包下来,准备搞一个大型养猪场……”

接下来的话,就不用说了,聪明如刑天,完全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这王彪,分明就是想要恶心刑天呀!

刑天的眼睛霍然睁开,然后长身站起,转身朝外边走去,“我们去会会这个李通。”

旁边的叶紫檀赶紧喊道,“刑天等等。”

说完,追上了刑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刑天,“刑天,这是我攒下五万块钱,你拿去给那个李通,求人家把这个决定撤了。”

看着叶紫檀身上那明显已经好久没有换的旧衣裳,刑天心里一阵发抖。

被叶家人夺去了云梦集团,还要养家糊口,天知道叶紫檀是如何这一点钱的,现在却全部拿了出来,让自己去打点李通。

钱不多,但是那却是浓浓的情意。

刑天接过银行卡,声音有些沙哑开口,“紫檀,养父能有你这个儿媳,他应该知足了,我替养父谢谢你。”

说完转身离开。

……

一个小时后,

飞天皇家会所,

vip包间。

随着一声痛快的哼哼,包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时间不大,门打开,两个衣衫不整的女人从里面出来离开。

李通系上了皮带,惬意地靠在沙发上,端起红酒喝了一杯,回味着刚才销魂的感觉,脸上满满都是笑意。

正在这时两个人走进了房间,坐到了李通面前。

“谁让你们进来的,给我滚出去。”李通脸色一沉,威严呵斥。

刑天靠在了沙发上,点燃了一只烟,抽了一口这才开口,“李通,南郊王家岭那一块地,一直是我家祖坟所在,你把那块地承包给王彪做养猪场,你征得我们同意了吗?”

李通看着刑天,微微点头,“这么一说,我明白你的身份了,刑天对不对?”

李通鄙夷一笑,“规划署做规划,还用征得你们同意?你算个什么玩意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叶家一个废物上门女婿,你有什么资格来这里质问我?”

“你……”旁边的彭超一听,脸色骤然阴沉,他刚要说话,刑天却摆了摆手,看着李通平静开口,“无论我什么身份,我觉得我都有资格来这里问询,另外按照规划署的规定,你们应该征询原地主的意见,并且协商补偿事宜,难道这些你都忘了吗?

我建议你,把这个决定撤销,这样的话不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李通啪的一拍桌子咆哮了起来,“邢天,你这个废物,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你现在就给我滚,立即滚。”

刑天抽了一口烟,弹了弹烟灰,这才开口,“这么说,你是不准备更改这个决定了?”

李通冷笑开口,“在规划署,老子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就你个屌丝,还想让老子更改决定?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刑天抬起了头看着李通,平静开口,“哦,规划署你说一不二,那规划署署长呢?”

李通豪横吼道,“规划署署长来了,他也得听我的。”

“好,我希望你记住这句话。”刑天点了点头,侧脸看着彭超,“彭超,给规划局的宋署长打电话,就说我刑天在这里等他。”

彭超答应一声,拿起电话打了出去,很快转过头看着刑天,“邢哥,宋署长十分钟后赶到。”

“哈哈……”彭超话音刚落,李通笑得前仰后合,“哎呀,笑死我了,你们两个傻逼演双簧演的真是太逼真了,就你们还认识宋署长,你们也配!

好,我就等你们十分钟时间,到时候我要看看你们两个,还怎么给我演下去。”

邢天不再搭理李通,点燃了一支烟,悠然抽了起来。

李通端起一杯红酒,慢慢啜饮着,看着刑天和彭超,犹如看两个小丑。

快到十分钟的时候,李通抬腕,看了一眼腕上的百达翡丽腕表,嬉笑开口,“屌丝,十分钟就要到了,宋署长呢,你倒是给我说说宋署长呢……”

李通话音未落,门口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很快一个微胖的男人急匆匆进来。

李通一看来人,慌忙站起,赶紧迎了过去,陪着笑脸开口,“宋署长,您怎么来这里了?”

可是宋署长却看也不看李通,他转过头看着刑天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陪着笑脸问道,“您就是卫戍兵总领邢总领吧?”

刑天弹了弹烟灰微微颔首。

“卫戍兵总领?”李通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过了好一阵才反应了过来,他看到宋署长急促喊道,“宋署长你搞错了吧,他就是叶家的废物上门女婿刑天,怎么可能是卫戍兵总领?”

“你给我闭嘴。”宋署长骂了一句,一记耳光扇到了李通的脸上,愤怒咆哮起来。

李通一下子僵在了那里,呆若木鸡,他从来还没有见到宋署长发如此雷霆之怒。

宋署长再也不理李通,看着刑天陪着笑脸开口,“邢总领,你有什么吩咐?”

刑天弹了弹烟灰,抬头看着宋署长,“宋署长,刚才这个李通说,你们规划署的事情,都是他说了算,就连你宋署长也得听他的吩咐,我就问一句,这是真的吗?”

宋署长一听脸色一冷,猛然转过头盯着李通,森然开口,“这话,你说的?”

李通扑通一声。跪到了宋署长的面前,一个大耳瓜子扇到自己的脸上,急促喊道,“宋署长,我完全是喝酒喝多了,胡言乱语而已……”

刑天弹了弹烟灰,悠然补刀,“不只是喝酒喝多了,还是在那两个女人肚皮上睡迷糊了吧!”

宋署长的脸色愈加阴沉。

旁边的彭超又接了一句,“还是拿了王彪的贿赂,高兴迷糊了呢?”

就这一句话,李通都快吓尿了,他转过头看着刑天可怜巴巴的喊道,“邢天……哦不,邢总领,我错了,王家岭那块地,我不批给王彪做养猪场了,那仍然是你们家的祖坟用地……”

宋署长一听一下子全明白了,原来这李通竟然把刑天家的祖坟用地,直接批给了王彪做养猪场,他恨不得一刀砍死李通,心里话,你要死自己直接上吊去,别坑老子行不行?

宋署长再也忍受不住,他一个大耳刮子扇到了李通脸上,然后愤怒咆哮,“混蛋,你一个小小的秘书,一句话,就更改了土地使用性质,谁给你的权利?

作为公职人员,你竟然不遵守纪律,不懂得自我约束,接受别人贿赂,搞不正当男女关系,还出入高档娱乐会所,谁给你的胆子?

我宣布从现在开始,开除你所有公职。”

李通顿时脸色苍白,噗通一下瘫坐在地上。

这时候后面的刑天淡然补充了一句,“这种蛀虫仅仅开除公职,我觉得处理轻了。

彭超,把他给我丢进大狱,让他好好思考一下人生。”

彭超答应了一声,直接拿起电话打了出去,时间不大,一队卫戍兵过来,就像拖死狗一样把李通拖了出去。

刑天站了起来,看着宋署长,淡然开口,“宋处长,这么晚还打扰你,实在不好意思。”

宋署长吓得脸都白了,他看着刑天陪着笑脸说道,“邢总领,都是我约束下属不力,其实我也有错呢!我现在就通知王彪,那块地,不会批给他。”

刑天转身朝外面走去,身后传来他淡然的声音,“天已经这么晚了,就不用加班了,明天上午你到王家岭,现场宣布这个决定。”

……

车上,

彭超看着刑天,恭敬开口,“刑哥,根据我们的情报,烟云第一高手秃鹰,后天返回烟云市。”

刑天哂然冷哼,“第一高手?谁封的?”

彭超点头,接着说道,“刑哥,烟云商盟所有企业的保安,正在调动,据可靠情报,这是黄云海的命令,应该是准备在后天杨叔的葬礼上,搞些名堂。”

刑天波澜不惊问道,“十二精卫,何时到?”

“十二精卫,正在路上,两天后齐聚烟云市。”彭超恭敬禀报。

“很好,趁家父下葬之日,有些人,有些事,正好可以一并解决了呢!”刑天说着,一股杀意潮水般弥漫开来。

……

七月初六,

天空阴沉,乌云低垂,就像是重铅压在人的心头。

一场大雨,正在紧急酝酿。

距离七月初七,只剩一天时间,

两个消息,在烟云市被传得沸沸扬扬。

一、刑天强势发音,七月初七,杨青山出殡之日,要黄云海王彪一众人等,前去重孝扶灵。

二、烟云商盟黄云海,要在七月初七杨青山出殡之日,迎娶刑天的老婆叶紫檀。

明眼人都知道,在这个日子,迎娶刑天的老婆,那就是要打刑天的脸。

可是刑天上一次,在万豪酒店,破了黄云海的功,这一次,他会乖乖看着自己老婆,被别人按到床上吗?

肯定不会,他身后,可是有一个身手彪悍的正二品武将彭超啊!

可是他的对手,毕竟是烟云三大霸主之一的烟云商盟的副盟主,底蕴深厚,刑天和彭超,有机会逆势胜出吗?

这场博弈,值得期待!

……

七月初七,

牛郎织女会佳期,

七月初七,

杨青山出殡的日子,

到了。

乌云低垂,

阴风怒号,

黄沙飞舞,

白天,却宛如黄昏般晦暗。

八个人抬着杨青山的棺椁,负重前行,哀乐阵阵,哭声直冲云霄,扬起的纸钱,漫天飞舞,遮人耳目。

送葬队伍后面,跟着不少人,分明是吃瓜群众。

“刑天叫嚣,让黄云海等人过来重孝扶灵,可是根本就没有人家影子呀!”

“刑天,说大话呢,他有什么力量和黄云海硬扛,更别说黄云海背后,还有大拿站台呢!”

“黄云海今天要收拾刑天,会动手吗?”

“应该会,烟云商盟副盟主黄云海,也是个狠角色,言出法随,他,不虚语也!”

“那他,会不会在葬礼当场,弄了叶紫檀?”

“值得期待呢!”

“那接下来,该有好戏看了哟!”

……

十点钟,

送葬队伍,到了杨家坟地。

看到眼前景象,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在。杨家祖坟四周,足足有上百辆货车停在那里,车上满满都是大肥猪,肥猪尖叫声不绝于耳,一股浓郁的骚味,四处弥漫开来。

这,这是要干什么?

正在众人疑惑的时候,王彪从一辆劳斯莱斯轿车中下来,背负双手到了刑天前面,看着一身重孝的刑天,嬉笑开口,“刑天,告诉你吧,这一块地已经被我拿下,我今天,就要在这里建一个大型养猪场。”

做完掏出了一纸批文,朝刑天抖了抖,得意开口,“看到了吗?规划署的批文。

所以今天,杨青山不能埋到这里,听明白了吗?”

周围所有人,顿时一片哗然,把人家的祖坟圈起来养猪,这也太恶心人了吧!

难道今天,黄云海他们,已经吃定了刑天?

正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刑天却劈手把王彪手里的批文扯了过来,当着他的面,一缕一缕撕碎,直接砸到了王彪的脸上,淡然开口,“一张废纸而已,还真当成圣旨了呀!”

王彪一下子愣在那里,过了好一阵才反应了过来,他伸手点着刑天愤怒咆哮,“好呀刑天,你竟然敢撕毁官方文件,你……”

正在这个时候王彪身后,响起了一个淡然的声音,“他说那是废纸,那就是废纸。”

随着话音,一个微胖的男人来到了王彪面前。

“你他妈算个什么玩意儿,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王彪愤怒咆哮起来,可是话说了一半,他的眼睛却一下子瞪圆了,“宋,宋署长,您老怎么来了?”

宋署长盯着王彪冷声开口,“那纸批文,根本没有我的签字,说那是废纸,错了吗?”

王彪一听就急了,“不是宋署长,这纸批文,是李通李秘书亲自给我的呀!”

宋署长看着王彪,冷声开口,“李通因为贪污受贿,现在已经被丢进了大狱,你,想找他吗?”

王彪一下子呆在了那里。

这个时候,一个胖男人跑到了王彪面前,陪着笑脸开口,“王董,那肥猪现在可以卸车了吧?”

一肚子邪火没正处发泄的王彪,终于找到了出气筒,他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去,愤怒咆哮,“卸你马勒戈壁,给我一边呆着去。”

说完转过头,盯着刑天,目光狞铮吼道,“杂碎你别得意,等一会儿会有你好戏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