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兵王]劫天帝林霄兰卿蝶最新章节阅读

劫天帝》这是一本都市热血兵王小说,主角是林霄兰卿蝶。林霄,他是全球最强佣兵组织的缔造者,也是全球医学最高殿堂的创办者,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人称劫天帝。这样一个大人物,却要因为一个平平无奇的女人兰卿蝶回归都市,世人不理解不重要,林霄只为找到心中的爱。

劫天帝章节阅读

“惠仁医药集团。”

林霄看着三人道:“市值差不多有五十亿了吧。”

兰卿蝶似乎早就料到林霄会这样说,当下禁不住有些气愤地看着他道:“林霄,你还是不愿意放弃吗?你就是不听我的劝是不是?”

赵慧茹皱皱眉头,似乎也察觉到了异常,不觉质问兰卿蝶道:“卿蝶,你们到底在对什么暗号?这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啊,惠仁医药集团不是杨家的产业吗?怎么和林霄搭上关系了?”兰云山好奇道。

兰卿蝶一脸无奈,欲言又止。

林霄坦然道:“我要夺回惠仁医药集团,灭掉杨家。”

“啊?”

兰云山惊住了。

赵慧茹傻掉了。

两人齐齐看向林霄,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禁不住冲着他一阵怒吼。

“林霄,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你自己想死就自己去死,别连累我们呀!”

“你知道杨家现在是什么实力吗?海都市准一流的豪门,兰家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你还真是自不量力,想跟杨家斗吗?你有那个实力吗?”

“你不会天真地以为你治好了兰竹石的病,兰家就会无条件帮你吧?”

“就你还想灭掉杨家,我看是杨家灭你还差不多。现在杨家是不知道你回来了,不然你以为你能过得这么安生?”

“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我告诉你,你想找杨家报仇的话,那就永远离开卿蝶,不要跟我们有任何瓜葛!”

“我们可不想给你陪葬!”

听说林霄要找杨家报仇,兰云山和赵慧茹顿时都吓抖了。

夫妻俩合计了半天,给林霄下达最后通牒,想找杨家报仇可以,但是必须离开兰卿蝶。

“放心好了,我不会连累你们的,这件事情我会自行解决。”林霄对两人道。

“你自己解决?你凭什么解决?”

赵慧茹忍不了了,转向兰卿蝶道:“卿蝶,你来下决定吧,你说这事怎么办?”

兰云山附和道:“如果你坚持跟他在一起,那我们真要跟你断绝关系了!”

兰卿蝶无奈道:“我也劝他不要这么做,可是——”

“可是我不同意,”林霄坚定道:“杨家必灭,卿蝶我也必娶,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狂妄!”

“大言不惭!”

“你以为你是谁呀?天皇老子吗?”

赵慧茹气得差点蹦了起来。

“林霄,要不还是算了吧,杨家真不是我们能惹的,”兰卿蝶再次劝解林霄。

林霄拉着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道:“我没有别的话,只希望你相信我。”

兰卿蝶不说话了。

她之前也怀疑过林霄,但是这次的事情,让她对他平添了很多自信。

“放心,我绝对不会连累到你们,出了任何事情,我都会负责到底,”林霄看着一家三口道。

“说得好听,你拿什么负责?”赵慧茹一脸不屑。

“妈,别说了,咱们还是先回家吧,先看看再说,好不好?”

兰卿蝶苦劝了半天,赵慧茹这才勉强放过林霄,但是也提前撂下话,一旦杨家找上门,他们就会立刻将林霄扫地出门,和他撇清关系。

……

南城区,盛世辉煌娱乐会所,贵宾包厢里。

“刀爷今天怎么突然有雅兴请兄弟们出来快活了?”

黄老虎靠在沙发上,揽着一个妖娆的女人,一边上下齐手,一边笑着问道。

“老虎,这话说的,咱们都是跟着刀爷混的,平时就该多聚聚,这事还需要理由吗?只要车够好,开着爽快就行了!”

金钱豹坐在黄老虎对面,怀里搂着一个白人女孩,大手已然滑进女孩领口,捏得女孩的身体扭动个不停,如同水蛇一般翻动。

他是海都市白下区的地头蛇,同属南半城,也归陈老刀管辖。

“哈哈哈,吗的,还是进口车带劲儿,你们瞧瞧这骚劲儿,龙精虎猛的,老子今晚得吃一整盒药才行,不然估计拿不下她!”金钱豹大笑着说道。

陈老刀坐在上首,怀里也搂着一个娇媚的女孩玩弄着,神情很是惬意。

他的脸上有一道很深的刀疤,从脑门延伸到左边腮帮,乍看去仿佛脸上趴了一条粗大的蚯蚓,笑起来的时候,蚯蚓蠕动颤抖,很是瘆人。

“阿豹说得没错,兄弟们是该多聚聚。”

陈老刀笑了一下,看向黄老虎道:“老虎,听说你最近认识了一个人。”

黄老虎好奇道:“刀爷指的是谁?”

“林霄,这个人你认识吧?”陈老刀问道。

这话让黄老虎一怔,直接停下手上的动作,把怀里的女孩推到了旁边,尔后一脸郑重地问陈老刀道:“刀爷怎么知道这事的?我和林先生也是新近才认识的。”

“林先生?”陈老刀好笑道:“那个林霄不过是个破落户,也配称先生?”

“刀爷说得对,林霄算个什么东西?一条落水狗而已,有什么值得虎哥你尊重的?”金钱豹附和道。

黄老虎听出两人话外音,慌忙问道:“刀爷是要动他?”

“怎么,不能动他吗?”金钱豹笑道:“放在七年前,林霄是惠仁医药集团的主人,身家数十亿,我们或许还会有些忌惮,现在他一名不文,甚至还要依靠兰家吃软饭,有什么不能动的?”

金钱豹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不觉一脸猥琐地对陈老刀道:“刀爷,说真的,林霄的那个未婚妻兰卿蝶,真的是不可多得的极品,啧啧,那皮儿嫩得出水,乖乖隆地隆,这要是搞到床上,那劲儿绝对是回味无穷呀……”

陈老刀笑道:“心动了是不是?放心好了,这次就满足你的愿望,让你玩个够!”

“嘿嘿,谢谢刀爷,谢谢刀爷,哈哈哈,只要能玩到兰卿蝶,让我少活十年都行!”金钱豹兴奋道。

黄老虎眼看着两人的话越来越露骨,禁不住站起身,一脸凝重道:“刀爷,这么说来,您是下定决心要对付林霄了是不是?”

陈老刀点点头,瞥眼看着黄老虎道:“林霄现在唯一的倚仗就是兰家,但是兰庆德那老杂毛是出了名的胆小怕事,我派人去吓唬吓唬他,估计他就会主动和林霄撇清关系了。不光如此,估计他还会主动把孙女送来给我享用。这么轻松加容易的事情,为什么不干?杨家可是出了高价的。”

“刀爷,您说错了,林霄的倚仗除了兰家,其实还有一个,”金钱豹也推开怀里的女人,点了一根雪茄,眯眼看着黄老虎,一脸阴沉地问道:“黄老虎,听说林霄现在是你在罩着的,你还帮他出头,把张洪彪给打了,有没有这回事?”

黄老虎点头道:“是有这个事。”

“好,你承认就好,剩下的你跟刀爷交待吧,”金钱豹冷哼了一声。

黄老虎察觉到气氛的异常,禁不住有些紧张地对陈老刀道:“刀爷,我没有别的好说,总之林霄这个人动不得。”

“动不得?”陈老刀冷冷一笑,一脚踢开怀里的女孩,站起身瞪着黄老虎道:“如果我非要动他,而且就派你去动他呢?”

陈老刀怒了,直接跟黄老虎挑明了目的。

黄老虎只是静安区的地头蛇,势力没有陈老刀大,但是也并不完全是陈老刀的手下。

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群狼猎食,报团取暖而已。

所以黄老虎不一定非要听从陈老刀的命令。

当然了,陈老刀好歹是他们名义上的老大,所以能不当面违抗,就尽量不要当面违抗,不然大家面子上过不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但是这一次,当着陈老刀的面,黄老虎却是果断道:“如果刀爷非要这么做,黄老虎恕难从命!”

“黄老虎,你特么长本事的是不是?刀爷的命令都敢违抗,想造反吗?!”金钱豹怒喝一声,十几个描龙画虎的壮汉,提着片刀和棍棒冲进包厢,把黄老虎团团围了起来。

“怎么,想动我吗?”黄老虎见状,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黄老虎,你觉得我不敢动你吗?”

陈老刀冷笑一声,手腕一翻,一把森寒的匕首便出现在了手中。

“想动你还不简单?都不需要这些人出手!”

黄老虎有些紧张了,他知道陈老刀是出了名的快刀手,飞刀更是厉害异常,说句不夸张的话,此时的陈老刀只要一翻手,就能要了他的命。

是否要屈服?

黄老虎满心纠结,但是一想到背后的那位爷,他立时坚定了信心,直接掏出一把手枪,瞄准了陈老刀。

陈老刀和金钱豹都有些惊住了,没想到黄老虎来参加兄弟聚会,还随身带着枪。

飞刀再快,也不可能赶得上子弹。

陈老刀不敢轻举妄动。

“黄老虎,你要做什么?还不快把枪放下?大家都是兄弟,有话好好说!”金钱豹换个脸色,开始假模假样地劝解黄老虎。

“刀爷,我们都是兄弟,兄弟我也不想得罪你,但是兄弟还是送你一句忠告:林霄这个人,绝对不是你们能动的,你们要是不听的话,一定会因此而后悔的!”

“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黄老虎说话间,一边用枪指着陈老刀,一边往包厢门口退了过去,最后叫过手下的打手,在他们的掩护下,快速离开了会所。

“天狂先生,陈老刀收了杨家的好处,要对林先生动手……”

从会所出来之后,黄老虎第一时间拨通了天狂的电话。

“知道了,你保持警惕,等我的命令。”天狂的声音很淡定,似乎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

“吗的,黄老虎这家伙越来越不像话了!”

会所包厢里,金钱豹依旧在大骂黄老虎。

“刀爷,要不我们今晚就把他的老虎帮给灭了吧,留着这家伙,早晚是个祸害。”

金钱豹对陈老刀建议道。

陈老刀皱眉道:“不必,现在关键的问题是搞定林霄,黄老虎那边有空再说。”

“那我派人盯着他,他要是敢乱来,就把他们干掉。”金钱豹说道。

陈老刀点头道:“对,先盯着他,我倒要看看这个林霄头上到底长了几根角,居然让黄老虎这么忌惮。他不让我动,我就偏要动动看,老子还不信了,一条落水狗也能咬人?”

“刀爷,杨家好像要活捉林霄,他们似乎是想让林霄给杨钦守治病,这倒是不大好办了,抓住林霄容易,但是让他乖乖听话却很难,听说这家伙是个典型的硬骨头。”金钱豹担心道。

陈老刀眼角露出寒光,冷笑道:“这还不简单?把他的未婚妻兰卿蝶绑了,不怕他不屈服!”

“好主意,那我马上安排下去!”金钱豹嘿嘿一笑,脑海中浮现兰卿蝶诱人的身姿,不觉心痒难耐,抓过一个陪酒女孩按到了沙发上。

……

“老大,杨家找了陈老刀,陈老刀约了黄老虎,让他对付您,但是被黄老虎拒绝了。”

吃完午饭,林霄开着兰卿蝶的小夏利,载着她赶往兰氏风投公司,中途就接到了天狂的电话。

他没有开那辆布加迪超跑,因为那玩意儿太贵了,兰卿蝶若是看到了,肯定又要问来问去,林霄嫌麻烦,爽当把它雪藏起来了。

“黄老虎很识时务,”林霄使用非洲土著语回道。

“是的,这家伙处事很圆滑,他和陈老刀谈完之后,第一时间给我打了电话。”

天狂继续道:“另外我打听清楚了,老大,杨家不光要对付您,还想要挟您给杨钦守治病。”

“早知道他们会这么干,”林霄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坐在后排兰卿蝶,心里已经大约猜到杨家要做什么了。

“地煞那家伙这段时间快闲出病了吧?这次就由他出马吧,负责保护卿蝶,但是不要光明正大的来,暗中盯着就行了,你还是负责居中统筹。”

林霄挂了电话。

“你在跟谁打电话?说的话怎么这么奇怪?”兰卿蝶好奇地问道。

“一个非洲朋友,想来华夏旅游,刚才打电话跟我问路,”林霄随口回道。

“非洲朋友?是不是特别黑的那种?”在兰卿蝶的印象里,非洲人都是自带暗夜隐身技能的。

林霄笑道:“这没办法,他们天生就长这样,不过我这个朋友为人很厚道,而且家里超级有钱,开钻石矿的。”

“那倒是可以多结交一下,对你有好处的,以后说不定可以给你投点资,”兰卿蝶说道。

林霄暗笑,心说我随口乱说的,你还当真了?

不多时,两人赶到了兰氏风投公司。

风投风投,顾名思义就是风险投资,也就是说,这家公司是专门负责帮兰家花钱的,所以它的油水很大。

兰卿蝶之前主政这家公司的时候,公司账上常年躺着好几亿的资金。

“欢迎兰总回归!”

大厅里,几个部门经理和公司骨干站成一排,似乎早已知悉公司的人事变动。

兰卿蝶扫眼看了一下,禁不住好奇道:“兰玉凤为什么不在?她不是要跟我交接工作的吗?”

几个部门经理互相看了看,都是低下了头,似乎有难言之隐。

“何萍,你来说,到底怎么回事?”兰卿蝶看向何萍问道,这是她的秘书,为人不错,算是她最信任的人之一。

“兰总,那个,凤总中午的时候就来过了,交接的事情她已经安排好了,您只要签字接收就可以了,包括股权转让书,”何萍回道。

这下兰卿蝶倒是有些好奇了,按照她的印象,兰玉凤嫉妒心极重,绝对不会顺顺当当把公司交给她,一定会给她找一些麻烦的,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爽快了?

不对,事出反常必有妖!

兰卿蝶迅速反应过来,看向财务经理张鑫:“张鑫,公司账上还有多少钱?”

“兰总,公司已经没钱了,账上只有一百来万,都不够发下个月工资的,另外公司欠了银行三千万抵押贷款,还有七天就到期了!”张鑫回道。

“什么?!”

兰卿蝶一惊,禁不住大声质问张鑫:“张鑫,你给我说清楚这都是怎么回事!我离开公司的时候,账上明明还有五亿资金,怎么一年不到就全都没有了?你们都把钱弄哪里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