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墨倾儿厉封尧小说(虐文) 拒夫门外难缠爹地赖上门全文在线阅读

墨倾儿厉封尧小说名字是拒夫门外难缠爹地赖上门,这本虐恋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墨倾儿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竟然被一个陌生女人抱走了,等她追上那个女人,才发现自己居然被未婚夫陆擎骗了。原来,陆擎早就收了这女人的钱,而十个月前,和她荒唐一晚的男人也不是陆擎,而是厉氏总裁厉封尧,现在孩子生下来了,该回到厉家了。

墨倾儿厉封尧小说拒夫门外难缠爹地赖上门精彩章节导读

厉封尧离开后,就直接回去了别墅,他的一颗心一直系在那个小家伙身上。

此时,小家伙早就游完泳了,墨倾儿正在逗着他玩儿,王妈和一个保姆也在旁边。

墨倾儿逗得专心,并没有立即发现厉封尧回来,但王妈和保姆却一眼看见,随即纷纷起身,态度恭谨的打招呼。

“少爷,您回来了。”

厉封尧微微颔首,走过去,看着小家伙开心的小脸,心里不由一软。

墨倾儿这才注意到他,看他棱角分明的脸上竟满是柔和的神情,下意识的,就将怀里的小宝递给他。

兴许是接触的时间长了,又或许是小家伙今天格外开心。

厉封尧抱过宝宝的时候,小家伙竟睁着乌溜溜的眼睛,冲着他憨憨的笑了。

而厉封尧,脸部那一直紧绷着的线条,在看到这样的笑容后,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放松了下去。

见父子俩其乐融融的相处,墨倾儿这次也放下了新,没急着抱回来,而是随手拿起刚刚放在一旁的文件,抽空看了起来。

楚宵新给她的这个广告项目,她才完成了一小部分,这次的项目十分重要,她也格外上心。

厉封尧抱着小宝哄着,随意的瞥过去,一眼就看到文件里出现了个问题。

他没移开视线,而是定睛仔细看了起来,随即修长的手指凑近点了点,指出那处错误。

“这里,有关广告经费的数据算的不对,应该是……”

他三言两语的指了出来,墨倾儿愣了一下,随即认真查看起来。

啧,还真是有问题没看出来,她不由暗道自己还是不够细心。

紧接着,她想起刚刚男人用沉稳的声线给自己做的简单易懂的讲解,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这个男人,不得不说还真是很厉害,就只是短短的看了那么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并且能立马做出修改。

刚刚的他,虽然怀里抱着一个奶娃娃,可举手投足间,尽散发着成熟男人的精英魅力。

当晚,小家伙早早地就睡了。

墨倾儿则在房间里忙碌到很晚,项目才完成了一半。

抬头看了眼时间,她捏了捏眉心,将笔丢在桌上,起身准备去休息。

端着水杯下楼,想要去餐厅倒杯温开水,她好巧不巧的,正好遇见从书房里出来的厉封尧。

两人只是互相点了点头,谁也没说话。

但倒水的时候,墨倾儿却发现,厉封尧似乎在冰箱里翻找着什么东西。

她有些好奇的挑了挑眉,随口问了一句,“你在找什么?”

厉封尧闻言没有抬头,眉心微微一蹙,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

“看看有什么吃的。”

墨倾儿了然,“你饿了啊,那满冰箱都是食材,做一个不就好了?”

厉封尧没吭声,仍旧固执的继续翻找着,墨倾儿见他这幅样子,却是缓缓勾唇,笑了起来。

“你……该不会是不会做饭吧?”

一句话,成功的让厉封尧的眉心又蹙了蹙,面色微微有些不爽。

“不会做怎么了?”

就知道是这样!

墨倾儿没说什么,只是随意的笑,随即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眸看他。

“这样吧,你不是饿了么,我给你做,好吧,一次一千以前怎么样?”

厉封尧今晚确实没怎么吃东西,但是要吃她做的饭……

用怀疑的眼神打量了她一圈,厉封尧没什么情绪的收回视线。

“你做的?那我还不如去外面吃。”

见他对自己不信任,?墨倾儿也不恼,然而换了一副遗憾的口气。

“哎,那真是太可惜了!我的手艺啊,可是外面那些大厨都比不了的!你就这么错过了,可不就是太可惜了么!”

厉封尧才不信她说的话,觉得她纯粹就是信口胡诌。

墨倾儿却是仰头看着他,视线里带上了几分挑衅。

“怎么?不信是不是?如果我做了,真有那么好吃,你就给我钱如何?”

厉封尧却是一丁点都不信,闻言不由冷哼。

“好,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有什么能耐!”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哼,等我的菜都端上了桌,你就知道我到底有没有资本收费!

转身走入厨房,她便开始有条不紊的张罗起来,开始下手做饭。

半个小时后,香气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墨倾儿端着两菜一汤,一荤一素上了桌。

厉封尧从客厅不紧不慢的走过来一看,倒是挑了挑眉。

还真别说,这两道家常菜看着不惊人,还算是色香味俱全的。

在墨倾儿催促的目光中拿起筷子,厉封尧持怀疑态度的吃了一口,竟惊讶的发现,味道还真是不错,也算是有大厨水准。

抬眸睨了她一眼,厉封尧倒是没有吝啬自己的欣赏。

“还算不错。”

说着,胃里的空虚叫嚣着,他径自坐下,优雅的吃了起来。

得到他的夸奖,墨倾儿得意的挑了挑眉,也没着急,在他扫荡一空后才伸出手。

“快给,你可别不认账,一千块。”

厉封尧看着她摊开在自己面前那只莹白的手,轻轻挑了挑眉。

“没现金,欠着。”

墨倾儿才不打算放过他,立即掏出手机来,对着他晃了晃。

“没现金,那就手机转账也行啊。”

她一副财迷的样子紧追不舍,似乎生怕他赖账似的,厉封尧见状不由有些无语。

从一旁拿起手机,他直接翻出墨倾儿的聊天界面,随手一点,就发了过去。

“叮——”的一声,墨倾儿满意的看向手机,这才发现他竟然给自己打了一千零二十。

似乎就等着这时候一般,厉封尧狭长的眼角上挑,轻描淡写道,“那多出来的二十块,算作小费。”

看着那串数字,墨倾儿将视线移到男人英俊的脸上,不由有些无语。

这人,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能吃啊……

不过不管怎样,拿了钱还是很开心的,而更开心的是,她又发现了一条生财之道!

“厉封尧,这样好了,下次如果你还有需要,可以找我啊,除了做饭之外的差事我也可以的,放心交给我,我会尽量给你算便宜一点的!”

说完,她心满意足,满脸幸福兴奋的上了楼。

餐厅里只剩下厉封尧一人,看着女人欣喜着上楼的样子,不由一阵无言。

这个财迷!

片刻后,他也起身,将盘碟丢进洗碗池,径自回房间休息。

……

翌日一大早,厉氏集团有个重要会议,厉封尧很早就去上了班。

和他相比,墨倾儿倒是慢悠悠的。

起床后,先是给小家伙洗了个屁屁,接近着换上干净的尿裤,这才下楼吃早餐。

正喝着粥,突然,门铃响了起来。

有保姆去开门,墨倾儿没有动,倒是有些好奇,这么早会有谁登门呢?

放下筷子,她听到从玄关处传来的动静,才往客厅走去。

刚走进客厅,她就惊讶的发现,原来是关子吟上门来了,此刻正站在客厅里。

见到这个女人,墨倾儿微微有些意外,自己并不认识她,眨了眨眼睛,轻声询问。

“这位小姐,请问你找谁?”

本以为这个女人应该是来找厉封尧的,却没想到,那女人看着她,缓缓勾唇。

“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专门来找她?墨倾儿眸子里浮上几许疑惑,更加意外,“哦?你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么?”

关子吟不动声色的笑了笑,随即慢慢踱到沙发旁坐下,俨然一副反客为主的架势。

坐下后,她微微抬眸,半睨着墨倾儿,直接亮明身份。

“你好,初次见面,我叫关子吟,是封尧的未婚妻。”

此话一出,墨倾儿倒是有些诧异,不过她诧异的地方是,怎么又换了一个未婚妻?

不过这话她倒是没说出来,只面色淡淡的扫她一眼,没什么情绪的点了点头。

“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关子吟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和你谈谈。”

谈?谈什么?她这副架势,墨倾儿又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心思。

当下,她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开门见山,“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直接,关子吟倒是有些意外,不过也没多虑,坐直了身子后,一双精致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

“看来你也知道,我来找你,自然是谈你和我未婚夫的事情,如今我和他已经订婚,未来,我也即将进入厉家,所以我不希望有什么阻碍,或者说有什么不必要的人存在在我和封尧的中间。”

呵,这是宣布主权来了。

墨倾儿没吭声,只沉默着继续听她说着。

“所以我今天来,是希望你可以识趣,主动离开厉封尧,我想你应该清楚,以你的身份背景,或者学历能力,没有一点是配的上厉封尧的,而我,才配做名副其实的厉夫人。”

她说的轻描淡写,但话里话外的讥讽意味毫不掩饰。

墨倾儿听在耳里,却是很淡定的样子,没有一丝一毫的怒气。

甚至,她的心里一度觉得很可笑,就连嘴角,都勾起了一抹弧度。

这样的戏码,她没想到会再度出现在自己身上,思及此,她不由挑了挑眉,轻启双唇。

“是厉封尧叫你来说服我的么?”

关子吟愣了一下,随即神色自然的否定。

“当然不是,不过我想,他若是来了,也会跟我有一样的想法,毕竟我和他才是一类人,而你,除了孩子母亲的这层身份,对他来说别无意义,她收留你,也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罢了,所只要你愿意离开,我可以给你一笔钱。”

还真是狗血的戏码啊……

墨倾儿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似笑非笑般,张开口时尾音微挑。

“哦?多少?”

关子吟听她这么问,以为她是心动了,心里不由更加鄙夷,面上却是笑盈盈的。

能用钱打发走,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当下,她也不含糊,直接笔出一根手指。

“一百万,如果你觉得不满意,还可以加码,至于你的孩子,若是封尧喜欢,那我也不介意把这个孩子当做亲生的。”

听到这,墨倾儿不由嘲讽的笑了出来。

她可以听别人用钱来羞辱自己,可是要抢走宝宝,这就不能忍了。

当下,她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直接没商量余地的回绝。

“一百万,我还看不上眼,再者,既然不是厉封尧的想法,我在哪里,与你何干?别在这里指手画脚的,就算你是厉封尧的未婚妻,但在我眼中,也不过什么都不是。”

关子吟本以为她差不多被说动了,却不想这个女人竟然突然就反击,脸色顿时也沉了下来。

收起一开始对她的好声好气,关子吟眉眼间浮上鄙夷,语气也变得不客气。

“你可别给脸不要脸,别以为别人不知道,你霸着封尧不放,不就是为了钱么?否则你当初又为什么会出卖自己?现在倒是装起清高来了!”

出卖自己?墨倾儿闻言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你说谁出卖自己?”

关子吟见她这幅样子,以为自己说中了,语气变得更加讥讽。

“怎么?被说中了,所以你心虚了对不对?”

墨倾儿只觉得她莫名其妙,心里隐隐燃烧起愤怒的火苗,声音也变得锋利尖锐。

“我可以原谅你的无知,不过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说完,她径自走到玄关旁,推开大门,对着她指着门,示意她现在就离开。

关子吟何时受过这样的驱逐,顿时气得跺脚,咬了咬牙,她放下狠话。

“好,咱们就走着瞧!”

说完,便踩着她十厘米的高跟鞋高傲而愤怒的离开。

“砰——”

用力关上门,将莫名其妙的人阻隔在外面,墨倾儿一早的好心情全部消失不见,简直糟糕透了。

吃了一半的早餐也没胃口再吃,她索性上楼,准备收拾收拾上班去。

……

门外,关子吟听着大门在自己身后被用力关上的声音,气不打一处来。

脸色难看的瞪了门一眼,她心情沉郁的要走,刚走到大门口,好巧不巧,遇上了厉晚舒。

厉晚舒正开着一辆敞篷小跑停下,见到关子吟,很是诧异。

“你怎么会在这儿?”

关子吟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别提了,我是来找墨倾儿那个女人的,结果没想到……”

她将自己在墨倾儿那里受到的委屈都一股脑儿的说了一遍,其中还添油加醋,抹黑了许多。

听她这么说,厉晚舒才知道,原来关子吟在墨倾儿那里,竟也讨不到好处。

她微微眯了眯眼睛,扫了眼别墅,随后拉着关子吟的手上了车。

“走,咱们找个地方聊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