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墨倾儿陆擎小说(已完结) 墨倾儿厉封尧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墨倾儿厉封尧陆擎小说已完结,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拒夫门外难缠爹地赖上门讲述的是十个月前还在和墨倾儿你侬我侬的陆擎,转眼间就成了妹妹墨君媛的未婚夫,墨倾儿实在受不了这种委屈,大闹订婚现场,还跟墨家决裂了。走投无路的她只能暂时住在闺蜜家里,与此同时,厉封尧也找上她,声称是孩子父亲,要夺回孩子的抚养权。

墨倾儿厉封尧最新章节精彩章节导读

此时的墨倾儿,已经回归公司,继续跟进工作。

她手头上楚宵给的新的广告设计,截止日期已经快到了。

而经过多次的设计和调整,也彻底完成。

可是,苏明月却总是故意找茬。

本来这个广告,她是想独自揽下的,却被墨倾儿截了胡,她怎么会甘心?

于是,她刻意刁难,屡屡把墨倾儿交上来的成果打回去,还不停的对她冷嘲热讽……

“你就这么点能耐?瞧瞧你设计出来的东西,都是什么玩意儿,你觉得够格么?”

“要是把这个交上去,我们公司还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没那个本事,就别上赶着揽这个大局!你丢人,我们还不想跟着你一起丢脸呢!”

“今晚人家客户就要广告策划案了,到时候你要是交不出来,我看你怎么办!”

设计再一次被驳回,墨倾儿强忍着火气,拿着文件忍气吞声的回到自己的办公位上。

转眼,到了下班时间。

所有人陆续离开,唯独墨倾儿一个人留下来加班。

很快,又是两个小时过去,她肚子饿得咕咕叫。

正巧,楚宵这时下班,从设计部路过,发现里面亮着一盏灯,便下意识的多看了两眼。

这才发现,墨倾儿正独自加班,还没回家。

“怎么还不走?在忙什么?”

墨倾儿埋首于工作中时,猛地听见头顶上方响起的温润声音,不由吓了一跳。

她连忙抬头,见是楚宵,无奈的苦笑一声,“广告设计的工作,说是今晚就要交。”

她倒是没有说苏明月为难她的事情,毕竟这是她的工作,她也希望能尽善尽美。

楚宵闻言,拿起来看了一下,随即挑了挑眉。

“我觉得完成的已经很不错了,今晚拿回去整理一下就好,没有那么着急,明早直接把广告案交给我就可以。”

“真的?”

墨倾儿闻言,不由一喜。

楚宵笑着点点头,戏谑道:“怎么?难不成我还能骗你不成?”

墨倾儿很开心,连忙灿烂的笑着摆了摆手,“没有没有,我就是觉得副总您人真的是太好了!简直就是个大好人!世界第一好!”

虽然说的是夸赞的话,但墨倾儿并没有给人一种谄媚的感觉,反而很舒服。

楚宵更加觉得这个女人很是有趣,继续调侃道:“我这是得到一张好人卡?”

墨倾儿哈哈一笑,“应该的,您值得拥有。”

说完,楚宵也笑出了声,接着提议道:“你还没吃晚餐吧?一起出去吃点儿?”

墨倾儿自然没有意见。

“好啊!正好我要好好请你大吃一顿!”

楚宵有些意外,“请我?为什么?”

墨倾儿收拾好桌面,提起包边走边笑道:“作为感谢啊!自从我来了这公司,副总您前前后后可帮了我不少忙呢,这么大个人情,我自然要好好感谢一翻!”

“那你的确是该好好谢我。”

楚宵也没拒绝,笑眯眯地应下了。

……

既然说了要请顿大的,墨倾儿也没犹豫,带着楚宵直奔明月楼。

明月楼在云城可以说是远近闻名,消费不低。

若是换了之前,墨倾儿会心疼的不得了。

不过现在手头宽松了,也就没那么计较了。

毕竟自己能有这份工作,楚宵可是功不可没,一顿饭作为感谢,简直是太便宜了。

两人抵达后,直接找了个雅座。

……

与此同时,明月楼的雅致包厢内。

厉封尧和关子吟两家人也都在座位上。

两位老爷子各自坐在主位上,见了面后,都十分高兴。

“你这老家伙!这么几年不见,还是这么硬朗!”

“我看你也不差!这气色比上次见面,还要好了些!”

“那是自然,说不定能比你多活好几年……”

一番谈笑后,服务员正好将点的菜端了上来。

两位老爷子连忙寒暄着吃起来,边吃边交谈。

席间,厉老爷子扫了眼旁边动作优雅的关子吟,不由笑道,“老关,不是我夸!子吟这丫头,还真是给你长脸,又懂事乖巧,如今也接手了分公司,独挡一面。这样优秀的孩子,上哪儿找去?”

关老爷子闻言,自是得意的哈哈大笑,也不推辞。

毕竟在他眼里,自己的孙女就是最棒的,面对厉家人,也没必要故作谦逊。

关子吟听着厉老爷子对自己的夸赞,心里更是乐不可支。

不过面上,她还是端着得体的笑容,做派优雅端庄,装得乖巧无比。

“厉爷爷你过奖了。”

关老爷子也跟着笑道:“要我说,还是封尧最优秀,年纪轻轻就这么有作为,他在云城这年轻的一辈里,是所有人心中,最没有争议的佼佼者了!”

厉老爷子同样也没有说什么谦虚的话。

毕竟厉封尧的优秀,即使是严苛如他,都感到十分满意。

一顿晚宴,就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度过。

厉封尧则始终保持着沉默。

也只有在两位老爷子问他话的时候,才会面色平静的回应几句。

酒足饭饱后,两个老头子互相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将话题引到了关键地方……

“难得我们两家相聚,今天正好两个孩子也都在这儿,依我看,把这两个小年轻的婚事订下来吧?这两人看着也如此般配,肥水不流外人田,还是我们做亲家最好。”

关子吟等待了一晚上的心,这时终于激动的狂跳不已。

而厉封尧,则皱起了眉头。

厉老爷子本意就是如此,自然没有拒绝,当即笑呵呵地点了点头,“的确是应该定下来了。”

“是啊,能把子吟这孩子娶回家,也是封尧的福气了。”

叶若兰也笑着在一旁拉起关子吟的手。

看得出来,她对关子吟非常的喜爱。

关子吟直接红了脸,娇羞地垂下眉头……

一旁的厉晚舒瞧见众人三言两语就把这件事订下,顿时冷嗤一声,故意找茬。

“子吟确实很好,大家也都很喜欢。不过,就怕有些人不识货,不愿意呢!”

她嘴角笑得无比嘲讽,眼神意有所指地瞟了厉封尧一眼。

两个老头子人精似的,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当下,关老爷子便带着几分客气的问道:“封尧,你意下如何?”

见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到自己身上,厉封尧轻轻抿了抿唇。

斟酌片刻,才淡淡开口,“关爷爷,我才刚回国不久,公司很多事情,还没彻底掌控,正是最忙的时候,所以婚事……我觉得并不着急。至少,这一两年内,暂时不考虑。”

他推迟的很隐晦,在场的人自然都听得出来。

关老爷子老练沉稳,脸色不变,不过眉头却微不可觉地皱了一下。

厉老爷子脸色沉下去,厉声道:“公司早晚都会在你的掌控之中,你着什么急?以你的能力,不出三个月,相信就能搞定,否则我也不会放心交给你!”

“再者,还有你父亲帮衬着你,你担心什么?”

老爷子言辞锋利,话锋一转,语气里多了明显不容置疑,“相比之下,你的婚事可比这个要重要多了!”

“再说子吟,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儿,要是再晚点,就要被别人抢走了!所以,这件事我就做主了!改天让你母亲给你选个好日子,把订婚宴先办一下。”

眼看着老爷子竟然不顾他的意愿,直接敲定婚事,厉封尧的眉心拧得更紧。

“爷爷,我……”

他还想说点什么,叶若兰立马开口打岔,“好了封尧,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去……刚才你爸来的时候,拿了瓶上好的酒,说是送给你关爷爷的,就放在车的后备箱里,你去帮忙拿上来,给关爷爷尝尝吧。”

厉封尧面色微沉。

他又怎不知母亲打的主意?

无非就是想这么含糊过去。

厉封尧越发不悦。

婚姻知识,从来就没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当时同意和季薇暖,那也是因为她说怀了厉家的孩子。

如今,同样的事情再度重演,让他颇感厌烦。

当下沉着脸,就走了出去。

此时,包厢内气氛同样有点僵凝。

关子吟攥紧了手指,觉得内心无比屈辱。

自己嫁给他是天造地设,为什么他那么不情愿呢?

自己难道还配不上他吗?

关老爷子神情明显也有几分不悦。

不过有老爷子和厉家夫妇在旁边劝慰,情况倒是很快好转。

唯独厉晚舒,在一旁气得咬牙!

厉老爷子虽然十分疼她,但却从未想过,要把公司分给她一部分。

现在看他的意思,是要全部交到厉封尧的手中!

要是厉家让厉封尧掌了权,那自己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光是想想,都觉得黯淡无光!

思及此,她不由满肚子火气,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难受得不行。

……

厉封尧出了包厢后,就指挥侯在门外的唐奕去车库取酒。

唐奕领命,却没立刻离开,而是凑上前,面带犹豫地道:“总裁,我刚才瞧见墨小姐了,她也来这里吃饭。”

“和谁?孩子吗?在哪?”

厉封尧微微怔了一下,有些意外。

“小少爷没来,她是和别人来的,就在那个位置……”

唐奕边说,边抬手指了指不远处一个用帘子隔开的雅座。

厉封尧顺势看过去……

就见帘子后的墨倾儿,似乎正在和一个男人吃饭。

两人时不时的抬头看对方一眼,明显是相谈甚欢、一派融洽的样子。

看着这一幕,厉封尧不知怎的,心里莫名升腾起一丝不悦。

原本就烦躁的心情,似乎更加烦躁不堪了。

这女人,搞什么?

跟一个男人跑到这里来吃饭,还笑得那么开心!

孩子呢?

不管了吗!

他眸色微沉,语气也跟着降了几个度,“那男人,是什么人?”

唐奕不由浑身一紧,立即恭谨的回答,“还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见。”

说着,他小心翼翼的抬眸瞄着自家总裁的脸色,“需要去查一查么?”

厉封尧深邃如墨的眸底一片阴霾,没立即回答。

过了半晌,他才声音冷沉的回绝,“不必了,你看着她就好,有什么事情,及时向我汇报。”

唐奕见自家总裁一脸不满,连忙颔首,“是。”

……

墨倾儿其实就是简单的和楚宵吃了顿饭而已,虽然也有叫酒,不过她却没有喝。

而楚宵也绅士的没有逼迫,直接给墨倾儿叫了果汁。

两人时不时交谈两句,但大部分还是围绕着工作。

途中,墨倾儿起身去了趟洗手间。

好巧不巧,包厢这边,厉晚舒也百无聊赖的离开包厢,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于是,两人自然而然的,就在洗手间里,碰了个正着!

厉晚舒当即就想起,被厉封尧困在厉家别苑的凄惨境地,满肚子的火气,再度升腾……

在厉晚舒看来,她整了墨倾儿,是理所应当,是这女人活该。

因为,她不过是个身份低贱的贱人罢了!

而自己,却是千金之躯,金枝玉叶。

厉封尧却为了这样一个女人,教训了她,还把他关键别苑恐吓,简直是不可原谅!

厉晚舒咽不下这口气,面目顿时狰狞起来,“呵,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见你这个贱人!”

墨倾儿也没料到,会在这里见到厉晚舒,当下也沉下脸来。

对于这个女人,她自然是完全没有好感。

特别想到厉晚舒嚣张跋扈的样子,她就一阵厌恶!

“贱人骂谁呢!”

她冷眼扫了下厉晚舒,反口问道。

“贱人骂你!”

厉晚舒没有一丝犹豫,立即就尖声回复。

结果骂完,她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墨倾儿是故意在给自己下套。

她顿时气得脸色爆红,抬手就要给墨倾儿一巴掌,“牙尖嘴利的贱人,看我不撕了你!”

墨倾儿并不是吃素的,对她早有防备,见她抬手,立即一个反手挡住,扣住了她的手腕。

厉晚舒不由更加气愤,“放手,贱人。”

她怒火中烧地挣扎。

墨倾儿用力捏着她的手臂,脸上面无表情,一双眸子冰冷刺骨。

“堂堂厉家大小姐,教养就这么点吗?见了人不是打就是骂,还真是与疯狗没什么两样!”

“你说谁是疯狗!”

听见墨倾儿竟这般讥讽自己,厉晚舒气疯了,越发用力地挣扎,“死贱人,你放开我,否则我弄死你!”

墨倾儿闻言,压根就不畏惧。

她连厉封尧都敢怼,何况是这刁蛮任性的女人?

“厉晚舒,做人还是收敛一点儿的好,否则,将来早晚要遭报应。”

说完这话,墨倾儿懒得理会她,狠狠甩开她的手臂。

厉晚舒没防备,当即一个趔趄,接着身体失衡,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疼痛猛地袭了上来,连带着滔天怒火也压抑不住。

“墨倾儿!!!”

厉晚舒面色扭曲,完全不顾形象,破口大骂,“你这贱人,居然敢推我!我看你是不想在云城混下去了!信不信我找人毁了你!”

面对她愤怒的叫嚣,墨倾儿丝毫不为所动,一点畏惧的情绪都没有。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厉晚舒,眼神凌厉如刀,声音冷酷如冰,“虽然你厉家权大势大,很厉害,但是不要以为别人都是泥捏的,可以任由你们揉圆搓扁。”

“另外,也好心告知你一句……我和你们厉家,已经毫无关系!

所以下次见面,我们最好就装作不认识,当个陌生人就好,你也犯不着一而再再而三的看我不顺眼,而我,也犯不着浪费力气,来对付你这种人,明白了吗?”

说完这话后,墨倾儿再也懒得看厉晚舒一眼,径直到洗手台洗了个手后,就悠然的离开了。

厉晚舒坐在地上,气得浑身都在发颤。

她堂堂厉家的天之骄女,万千宠爱地长大,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

可偏偏墨倾儿这个身份卑微的贱人,将她推倒在地,还说她是疯狗,尽可能的羞辱她……

她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厉晚舒当即眼神变得无比怨du,立刻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摁下一串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她咬牙切齿地厉声命令电话那边的人,“给我叫几个人到明月楼这边!立刻!马上!”

怒气冲冲的交代了一下,她目光阴鸷又狠辣。

墨倾儿,你这贱人,我会让你后悔今晚这样对我!

……

墨倾儿回到雅座后,很快就将和厉晚舒发生的这段冲突,丢在了脑后。

晚些时候,一顿饭结束,她便和楚宵在饭店门口道别。

本来楚宵是想要送她回家的,却被她拒绝了。

一来,她觉得这样不太合适。

二来,这个时间点,商场还没有关门,她正好可以去给宝宝买点东西。

两人道别后,她便朝着商场的方向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