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赘婿]风水赘婿李长风萧玉如全文章节阅读

风水赘婿》这是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言情小说,主人公是李长风萧玉如。三年前,李长风入赘萧家,三年来一直游手好闲,在公园摆摊算命。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真实身份却是天机门为江湖八大奇门之首,各种奇门异术无所不能!谁也不知道李长风隐士的原因。

风水赘婿章节阅读

“臭丫头,快点向云溪小姐道歉啊!你想害死我们吗?”

人群中的芸丽当即喊道。

她完全不关心萧如玉的面子,芸丽在乎的,只有自己的日子过得好不好。

如今萧老爷子已是半退休状态,家族集团董事长之位,早已交给了大孙子萧如龙。

得罪了柳云溪,回头她只需和萧如龙吩咐一身,本就不太受待见的萧玉如一家,在家族里的待遇会雪上加霜,举步维艰。

萧国强和芸丽抱着同样的想法,朝他女儿说道:

“玉如,你好好和柳小姐道歉,她大人有大量,会原谅你的!”

一群萧家亲戚也出言劝说:

“云溪小姐宽宏大量,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赶紧道歉吧。”

“以后注意点,不许再没大没小,对云溪小姐不敬!”

“柳小姐何等身份,给她下跪道歉又不是丢人的事,磨蹭什么呢!”

“就是,区区一个废物的老婆,能给柳小姐下跪,是你的荣幸!”

……

“这就是我最亲爱的家人吗?”

萧玉如突然好想笑。

这一刻,萧玉如觉得自己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般。

没人可以帮她说话,更不会有人帮他她遮风挡雨。

曾几何时,萧玉如也幻想过自己的另一半是个举世无双的大人物,为她提供温暖的港湾。

可现实往往就是如此的残酷,萧玉如被自己最讨厌的人骑在头上,肆意欺辱。

可萧玉如又能如何?

萧老爷子重男轻女,无论萧玉如多么的努力工作,依然得不到重用。

萧玉如心里很清楚,今晚自己不能让柳云溪满意,明天她们一家就得被赶出萧家,沦落街头。

“算了,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萧玉如眼角滑落两行热泪,已经认命了。

柳云溪见状无比得意,不忘提醒道:

“萧玉如,别忘了,跪下之后,要大喊三声我是贱人哦!”

“遵命,云溪小姐。”

萧玉如露出凄美的苦笑,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失去了光泽,变得空洞无神,仿佛雕塑一般。

“是啊,柳云溪说的没错。”

萧玉如仿佛傀儡木偶,动作僵硬,双膝缓缓弯曲,内心在嘲笑自己:

“我只是个下贱的女人,守着别人不要的垃圾,还当成宝贝,真心真意的待他三年。”

“我明明可以嫁入豪门,享受荣华富贵,却偏偏不愿意和李长风离婚。”

“她们说的没错,我就是下贱!”

“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是我活该,谁让我竟然会爱上了一个废物!”

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滴滴答答的落下。

萧玉如闭上眼睛,双膝弯曲下跪,选择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下一秒,萧玉如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跪在地上,而是被一个温暖的胸膛,紧紧的抱住了。

“李长风,是你吗?”

萧玉如不敢睁开眼睛,她害怕这是自己的幻觉。

“是我!”

李长风伸出手掌,轻轻抹去萧玉如的泪水,声音嘶哑道:

“对不起,我来晚了,我刚才去取车上的生日礼物,让你受委屈了。”

“没关系,刚才是我不对,不应该打你。”

萧玉如听到生日礼物几个字,泪水又不争气的涌了出来,哭的泣不成声。

“唉哟,瞧瞧这是谁来啦,是咱们江海市大名鼎鼎的废物李长风啊!”

柳云溪笑容面容道:

“你来的正好,你老婆正准备给我跪下,还要大喊三声我是贱人呢!”

“有句古话叫夫唱妇随,但你是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对你来说,应该是妇唱夫随。”

“你也陪萧玉如一起跪下吧。”

“萧玉如是贱人,你就喊自己是野狗吧!愣着干什么,快点!”

李长风没有回应,他看着萧玉如脸上的掌印,向柳云溪冷声问道:

“玉如脸上的伤,是你打的?”

“是我打的!”

柳云溪很得意的承认道:

“怎么,想替这贱人出头?你配吗?”

“啪!”

李长风懒得废话,手掌带起一阵强风,狠狠的扇在柳云溪的脸上,将她整个人扇倒在地。

静!

宴会厅刹那间陷入一片寂静。

片刻之后,会场里响起了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李长风这一巴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柳云溪匍匐在地上,嘴角流出一丝血迹,整个人披头散发的,足足愣了四五秒才回过神来,目光怨毒的看向李长风:

“反了!你个区区赘婿,居然敢噬主!”

“李长风,你个该死的废物,居然敢动手殴打柳小姐,老子打死你!”

柳云溪被打,第一个跳出来要收拾李长风的,赫然是萧玉如的父亲:萧国强。

萧玉如被连打两巴掌的时候,萧国强连个屁都不敢放。

现在李长风为萧玉如出头,萧国强倒是第一个动手。

“萧国强,你女儿被找茬羞辱,被逼着下跪,你个当爹的连个屁都不敢放,收拾自己人倒是很积极,你简直枉为人父。”

李长风对萧国强夫妇俩失望透顶,说话自然也不客气了。

“闭嘴,老子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姓萧!”

萧国强被戳到痛处,气的脸色涨红,当场拎起一瓶红酒,冲到李长风面前抬手就砸。

奈何李长风可不是普通人,他率先踢出一脚,把萧国强踹翻在地。

看在萧玉如的面子上,李长风这一脚的力道特意减轻了十之八九。

“反了!反了!”

萧国强躺在地上大声怒吼:

“李长风,三年了,老子就算养条狗,起码还能对我摇尾乞怜。”

“可你呢,吃我的,住我的,你非但没有任何感恩,今晚你还敢行凶噬主,你当真连条狗都不如!”

“呵呵……”

李长风闻言不禁冷笑:

“萧国强,你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房子是玉如攒钱买的,日常饮食的花销也是用玉如的钱。”

“你萧国强只会找玉如要钱、除了败家,买假古董,你还能干什么?”

“我虽然没能赚钱,但起码不会败家花钱吧,三年了,被你萧国强败掉的金钱,少说也有上百万吧。”

“我若是连狗都不如,那你就是一滩狗屎!”

萧国强被气的浑身哆嗦,大声吼道:

“畜生,老子没你这大逆不道的女婿,今晚你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

说完,萧国强站起身来,径直离开了宴会厅。

芸丽见状,连忙朝柳云溪说道:

“云溪小姐,李长风这废物干的事跟我们没关系啊,这废物随你处置,死活不论,我先告辞了。”

芸丽跟在萧国强身后,逃难一般的离开了。

李长风动手打了柳云溪,他们夫妇俩生怕柳云溪把怒火牵连到自己身上,一秒钟都不敢多待。

宴会厅里的两家亲戚也渐渐回过神来,幸灾乐祸的议论道:

“李长风那废物死定了!”

“以云溪小姐的脾气,李长风就算不死,也得断手断脚!”

“那废物真是祸害啊,原本萧玉如好好道歉就没事了,被他一搅和,事情严重了!”

“云溪小姐何等人物,岂是那废物能打的?”

……

李长风动手后,萧老爷子只说了一句话:

“不要闹出人命就行。”

老爷子的意思很明显,只要不打死李长风,想怎么处置他都行。

既然老爷子都发话了,萧如龙便没有任何顾忌。

柳云溪被打,和他订婚的萧如龙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萧如龙捏着拳头,气势汹汹的走向李长风,目光冷峻道:

“废物,你自己说吧,今晚的事要怎么解决!”

李长风摸了摸下巴,语气认真道:

“让柳云溪跪在地上,向玉如道歉!”

“什么!”

萧如龙直接愣住了。

人群之中传出阵阵哄笑:

“看样子,李长风已经疯了!”

“他说反了吧,该道歉的人是萧玉如。”

“难怪他有胆子动手打人,原来是疯了!”

“让云溪小姐下跪道歉,他在做梦呢!”

“云溪小姐何等尊贵,怎么可能给一个贱货下跪?”

……

萧如龙回过神来,冷笑着说道:

“李长风,不管你是真疯还是假疯,今晚你和萧玉如都要付出代价!”

“是吗?”

李长风露出不屑的表情:

“那我不妨告诉你,玉如获得了一位大人物的赏识,柳云溪如果得不到玉如的原谅,后果她承受不起!”

“你蒙谁呢?”

萧如龙不想再和李长风废话,他正准备动手收拾李长风,宴会厅的礼仪小姐突然大喊道:

“远洋集团为萧玉如小姐献上生日礼物,送上劳斯劳斯幻影一辆!祝萧玉如小姐永远18岁。”

一位穿着OL制服的女子,快步走进宴会厅,客客气气的问道:

“请问哪位是萧玉如小姐,我代远洋集团张总送来生日礼物。”

“这……这不可能!”

柳云溪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惊骇的看向女子:

“你是远洋集团张总的妻子:许玉琴!”

“是我,请问哪位是萧玉如小姐?”

许玉琴微笑着问道。

“你找那贱货干什么?还送上价值千万的豪车,她萧玉如没资格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

柳云溪面容略微扭曲,满满的嫉妒全部写在了脸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