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景夏月权琛小说(连载) 权少来追我全集阅读

主人公景夏月权琛小说正在火爆连载中,这本书是由著名作者荷包蛋创作的总裁追妻宠文言情小说,讲述了景夏月遭遇空难,跳伞从天而降,掉落到权琛的怀里。权琛还未发作这个刁蛮的景夏月竟反咬一口说权琛吃她豆腐,惊呆了众人。游艇上的人都知道权琛是第一豪门权家杀伐果断的霸道总裁,景夏月这样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今天肯定要遭殃了。

景夏月权琛小说章节导读

不是她!

坐在浴缸里,权琛瑞内心复杂,第一次见到这女人时分明看见了她腰胯上的疤痕,但现在凭空消失了!

想到这里,他有了些许猜测,眼神也冷了几分。

不管这个女人是出于什么目的,他倒是要先看看她还能耍什么花样。

从浴室出来,权琛瑞便看见女人已经换上新睡衣,徘徊在vip病房门口,活像个”烫了脚的鸭子”。

他冷哼了声,抱胸倚在门边,”劝你最好不要有其他的想法!”

本来景夏月是想着溜回自己的病房,那样也能睡得安心些,可奈何夜都深了,门口那两位还是精神抖擞,她不禁感叹”权少”调教的好!

男人突然来这么一句,不仅结束了她的头脑风暴,还属实让她心虚了一下。

赶紧挂出一个自以为得体的微笑,她揉了揉揉肚子:”那个啥,我这不是觉得今天吃的太多,溜达消消食嘛,嘿嘿~”

是真听不懂他的意思还是假的?

虚伪的女人,权琛瑞看着眼前女人挂在脸上的笑容就觉得刺眼!

“好啊,”他讽刺的勾了勾唇,”消食是吧,那就把这个屋子清理到一尘不染再睡。”

终于装不下去,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虽身穿浴衣,却本是举手投足优雅得体,而此刻言语间处处刁钻。

“不是吧你!我还没洗澡呢?”

景夏月忍不住抬高音量,她倒不至于计较这个洗不洗澡的事,关键现在这个人阴沉着一张脸、寒着一双眼的,是又哪里惹到他了不成?

转念一想,她景夏月这么有冒险精神的人会怕他?

“再说了,这不是有护士的吗?你叫护士不就行了,又不是没花钱!”

景夏月指着门口,随即又泄气似的放了下来,”算了,这大晚上的还是别惊扰人家小护士了!”

她认命,就这货现在的状态不得吓着人家啊!

“欸,算了算了,我打扫行了吧!”

本着只要忍,大家就都能相安无事的原则,她撸起袖子,说干就干!

然而,某人似乎还不满意。

“声音轻点。”

“我讨厌消毒水的气味!”

“地板要擦的!”

说完权琛瑞看也没看她一眼径直走到床边选了一本书,翻开。

景夏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特么的是医院,讨厌消毒水的味道你回家不就行了!

斤斤计较阴晴不定的,她真怀疑那些女人究竟看上他哪了?

“擦擦擦。”

她敷衍的抖了抖抹布,耷拉着眼皮。

“嗯?”权琛瑞略带嫌弃地皱眉。

“我没骂人啊,我说擦地,擦——地,ok?”

敏感个什么劲儿啊,景夏月放慢语速,不禁觉得好笑。

不过这家伙皱眉的样子,让她有种莫名熟悉感,似乎记忆里也有这么个人,皱着眉头都好看的不行……

“少废话。”权琛瑞明显被眼前的女人弄得不耐烦了。

景夏月暗戳戳瞪了他一眼,没再挑衅他。

没多久,她耳边又传来不耐烦的语气。

“你走路声音小点”

景夏月停下来,狠狠的剜了一眼那人,”权混蛋你是不是故意的?想要走路声音小你去招魂啊!?”

没回应,但看见对方那冷冰冰的眼神警告时,她又瞬间怂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为了屏蔽床上那个时不时找茬的家伙,她开启了自嗨模式。

比如在擦地时做抬起一只胳膊,或者一条腿、站起来时来个全身舒展等keep里面的运动,然后带上耳机、听着音乐,或动感、或煽情,最后听得她时不时地跟着哼唱两句。

终于,权琛瑞发现这女人岂止是不听话,简直是得寸进尺!

戴上耳机?她可真是好样的!

权琛瑞正准备走过去警告女人,但脚步还没跨出,就听见地板中央蹲在地上”画地图”的丫头嘴里哼唱着。

“那就是你,每当我伤心流泪,你总出现在我的身旁……”

顿时,他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跳出了心口,快步冲过去拉起地上蹲着的人,

“瑶瑶!”权琛瑞眼睛里闪过一抹惊喜。

景夏月本来正哼唱着入神。

这首歌她从一个冷门动漫里听来的,当时就觉得旋律还挺熟悉的,也许小时候看过这个动漫也不一定!

谁知道这男人又抽东南西北哪个疯,被他这么一拉,歌词都忘了!

“你干嘛呀!”

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家伙,要知道前好几次都差点被吃豆腐,景夏月不禁怪自己太掉以轻心,毕竟她母上交代过好多次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安全”!

但当她清晰看到,男人眼底的情绪由一闪而过的惊喜,转变成了淡淡的落寞时,原本要出口的粗话转了个弯儿:”你……你先放开!”

权琛瑞从失神中恢复过来,自嘲一笑,松开手。

抬头撞见男人瞬息万变的深邃眉眼,景夏月撇撇嘴,这人还真是善变。

看男人不说话,只是皱着眉,景夏月终于忍不住开口:”喂!刚刚戴着耳机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你是叫了'瑶瑶’这个名字吗?瑶瑶是谁啊?”

谁知一听到这个名字,刚刚皱眉思考的人此刻突然沉下眼眸,开口冷若冰霜。

“与你无关,以后再提这两个字,后果自负。”

嘶!景夏月忍不住腹诽,这种豪门阔少还真是动不动就喜欢威胁别人,表面霸道实则有够沙雕好么!不让提你别说啊!

“你睡沙发。”

权琛瑞向来没什么废话。

“好啊。”景夏月兴致缺缺,她深感疲惫

“难不成你想睡床?”权琛瑞反问。

“那不敢!”

景夏月挑了挑眼皮,她巴不得睡沙发好么!

这边景夏月简单洗了个澡,果断躺在沙发上,虽然有些窄但好歹安全啊!

这一天发生的事有够紧凑,她可算疲惫了,看了眼不远处躺在床上的男人应该是睡着了,这才放下心进入梦乡。

这时另一边,权琛瑞翻了个身缓缓睁开眼。

医院的窗帘遮光效果一般,月色照进来,打在男人那双沉如湖底的眸子,泛着冷色。

就着月色,他看着那丫头的脸。

“睡着了倒是人畜无害。”他小声喃喃,看不清眼中神色。

同样位置出现又消失的疤痕、相似的性格、甚至还会哼唱同样的歌,男人眯了眯眼,但你不是她!既然她不是——-

想到这里,他眼神阴鸷,”不是她的你,挑选了精准的时机出现在我身边,准备的这么充分而来,我也总不能让你无功而返吧。”

瑶瑶,你究竟在哪?他有些烦躁,拿起电话,起身走到阳台,打通。

这边李秘书本来睡得正香,但是工作需要,加上他老板那可是想啥时候抽风,不对,布置任务!那就啥时候要去完成任务,所以24小时他不能静音。

这不,清脆的铃声召回了他三魂七魄,李秘书赶忙擦了擦口水、理了理发型,接起电话:”喂,权少!”

“给我查一下景夏月的背景以及和她相关的人,最详细的,明天之前给我。”

“好的权少!”

挂断电话,李秘书揉了揉眼睛,打起精神,深知又是一个不眠夜。

查个女人查这么细,权少还真是破天荒,李秘书忍不住猜测,情人吗?还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