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战神]王者出渊萧鼎林诗音章节列表阅读

王者出渊》是一本战神都市小说,主人公是萧鼎林诗音。六年前,萧鼎爱上了豪门千金林诗音。林诗音的堂兄撞死了人,萧鼎为了林家代替堂兄入狱。刑满释放,本以为终于可以和林诗音结婚,却没想到林诗音被人赶出家门,女儿也被当做私生子随意买卖!萧鼎振臂一挥,十万大军膜拜!

王者出渊章节阅读

“此话当真。”苏梅连忙问道。

“我刘威说出去的话,自然作数,伯母,只要诗音跟他的废物老公离婚,我立马娶她。”刘威信誓旦旦的说道。

“一千万彩礼我一分不少,而且你大可以放心,我刘威一定会好好对她的。”

“好,好,刘少,你放心,这一件事就这样说定了,一旦她跟那个劳改犯老公离婚,我就安排你们结婚。”苏梅说道。

“够了。”

林诗音看着自己的母亲,气的浑身都颤抖起来,对着苏梅吼道:“妈,我不是货物,我是人,我有自己的感情,你为了一己私利,你就沦落到卖女儿的地步吗?”

“给我住嘴,我是你妈,你的婚姻大事我说了算。”

苏梅对着林诗音呵斥道,抬起手来就准备给林诗音一巴掌。

但是刚抬起手来,不由朝着萧鼎看了过去。

白天的那一幕还在脑海中回放。

这可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主。

不行,必须要他们离婚,现在自己连自己的女儿都管教不了。

失望吗?

不,是厌恶。

看着眼前的岳母大人,如果说之前的明楼让萧鼎对自己这位岳母感到失望,那么现在他就感到厌恶,恶心。

为了钱,为了自己富太太的生活,连自己的女儿都可以卖。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诗音的母亲,萧鼎早就一巴掌扇了过去。

萧鼎冷哼一声,轻轻的握着林诗音的手,柔声说道:“没事,这里交给我好了。”

“嗯。”林诗音轻轻的点点头。

萧鼎转身看向刘威淡淡的说道:“滚。”

“滚,你让我滚,妈的巴子,你他妈的谁?敢叫我滚。”

刘威正是春风得意,没想到今天来林家还有这种意外之喜。

他可是早就垂涎林诗音了,人又漂亮,又有才,虽然结过婚,有过女儿,但是没关系,他要的不是一个老婆,而是一个女人。

到时候娶回家,好好玩玩,养在家里就是了。

他照样可以找其他女人。

现在居然有人让自己滚。

“萧鼎是吧,脾气挺大的,怎么,在赤柱监狱关久了,脑子坏了,敢叫我刘威滚,老子告诉你,你的女人林诗音我看上了,我就要娶她怎么了。”刘威指着萧鼎的胸口不屑的说道。

萧鼎冷哼一声,一把抓住刘威的指向自己的手指,稍微一用力,咔嚓一声,巨大的力量疼的刘威整个人冷汗直冒,脸色惨白。

“疼,疼。”

“放开老子,要不然老子弄死你。”

“萧鼎你干什么?赶紧放开刘少。”

周围的人也纷纷呵斥起来。

太放肆了。

打了林凡,顶撞老爷子,现在还敢打刘威刘少。

动不动就打人。

神经病一个。

一定是在监狱待久了,被那些犯人给虐待了,脑子坏了。

好在老爷子将林诗音一家赶出林家,要不然这种人留在林家,一定是一个定时炸弹。

萧鼎冷冷的对着刘威说道:“给我记住了,林诗音是我萧鼎的女人,谁也不能染指她,今天就算给你一个教训,如果还有下一次,我灭了你。”

“听到没有。”

“听到,听到。”剧烈的疼痛,让刘威连忙点头。

“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要林诗音了,林诗音是你的女人。”

萧鼎冷冷的说道:“记住你这一句话,如果还有下一次,就不是断一根手指这麽简单了。”

“是,是,我记住了。”

形势比人强,自己的手指还在萧鼎的手里捏着了,“疼,疼。”

“滚。”

萧鼎手一松,刘威整个人顿时捂着手指,一下子蹲了下去。

看着自己已经扭曲的手指,刘威恨不得过去就给萧鼎一巴掌。

但是一想到萧鼎那疯狂的眼神,如同疯子一样的疯狂,顿时怕了,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

萧鼎双目横扫。

他却不知道,他刚才的威势,居然吓得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

这一刻,所有人都给他下了一个定义。

一定是六年监狱生涯脑子关傻了,神经病一个,这种人,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此时。

在蜀都一处豪华别墅中。

张浩天手里正拿着一份厚厚的文件。

最上面的哪一张文件赫然赫然有一张萧鼎的照片。

“没道理啊!统帅亲自交代让我小心迎接的贵客,怎么会是一个无权无势的上门女婿,而且还为了入赘到林家,甘愿替人顶罪。”

“无期徒刑,看来是林家有人不想让他出来,但是他却只被关了六年时间。”

“据我所知回到蜀都的时候,还是统帅亲自为其安排的私人飞机。”

一连串的疑问从张浩天嘴里说了出来。

而他身边正坐着两个人。

两个中年男子,一个戴着一副眼镜,穿着笔挺的西装,浑身散发着一股书卷气息,另一个穿着一件皮衣,浑身散发着彪悍的气息。

这两人便是张浩天能够成为川省首富的重要手下,一文一武,左膀右臂。

“张总,依我之见,不管这个萧鼎是什么人,既然统帅亲自打来电话,我们就按照统帅的命令行事好了,凡是有所要求,一律最快速度为其办妥。”说话的名叫张亮,张浩天麾下浩天集团总裁。

“不会吧,什么都听他的,这一次我可是知道,他一个电话,就让人家关门,而且还打了张总的外甥女,就这样算了。”这是另一个,名叫黄钟,也是掌控张浩天麾下武力之人,当过兵,虽然看起来为人粗狂,但是却也是粗中有细,退役前,特战大队中队长。

因为跟黄圆圆同姓,很是喜欢黄圆圆,简直把她当做半个女儿。

知道黄圆圆被打,火气立马上来了。

要不是张浩天拦着,早就冲上门去,给萧鼎一个教训。

“事情经过我也知道一二,圆圆的确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张浩天说道。

“不对,但是也不能打人啊!”黄钟愤怒的说道。

“好了,黄钟我知道你疼爱圆圆,但是这一次你可不要莽撞出手,此人虽然看似身份信息一般,但是能够得到统帅亲自下令的人,绝不会简单了。”张浩天郑重其事的说道。

统帅是谁?

别人不知道,张浩天身为一省首富,多少知道一点。

不但富可敌国,更重要的他很有可能是这一片锦绣山河的守护人。

言出法随。

此时,明家。

明楼正在大发雷霆,对着那位二哥大发雷霆。

“老二,到底怎么回事,老子让你教训萧鼎那个废物,你为什么不出手,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要不然我就去找青龙老大。”

一说到青龙老大二哥顿时浑身一颤,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委屈和崇拜。

整个蜀都地下势力的霸主,也是他老大的老大。

二哥深吸一口气,说道:“明少,你可知道强哥和刀爷为什么住院吗?”

“他们为什么住院,关我屁事。”

明楼不屑的说道:“老子问你话了,你知不知道今天是我明楼活了二十多年来最大的耻辱,我居然被人打了,还被人抬着回来。”

“你他妈的居然临阵退缩。”明楼拿起面前一个古董花瓶狠狠的扔在地上。

碎裂的瓷片飞溅,正好一块瓷片顺着二哥的脸颊划过,一抹鲜血顺着二哥的脸颊流了出来,二哥摸了摸自己脸颊的鲜血,放在嘴里洗了洗,一脸苦笑的说道:“强哥和刀爷就是被这个萧鼎给打住院的。”

“你说什么?强哥和刀爷是他打的。”

明楼一脸的不可思议的问道:“你确定。”

二哥苦笑着说道:“我当时就在现场,这还有假。”

“这怎么可能?”此时明楼心中充满了震撼,无比的震撼,简直难以置信,强哥就罢了,打架全靠猛,刀爷不一样,他可是会武功的,特别是一把蝴蝶刀玩的那叫一个出神入化,被誉为蜀都第一刀术高手。

他居然也被打伤了,还是被萧鼎一个刚才监狱放出来的劳改犯。

“明少,这个萧鼎不可力敌,你好自为之,我告辞了。”二哥说着就转身离开。

明楼并没有阻拦。

不甘啊!

眼看着林诗音的母亲答应自己的要求,林诗音也是唾手可得,但是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他萧鼎回来了。

而且还敢打自己。

“不行,我明楼看上的女人,我一定要得到,不管是谁,胆敢成为我明楼的绊脚石,统统都要死。”

强大的杀意瞬间从明楼身上散发出来。

萧鼎这边。

萧鼎强势霸道的震撼众人,便离开了林家。

看着外面天色已晚。

回家做饭已经不现实了。

“走,兮兮,爸爸今天带你去吃好吃的。”萧鼎一把抱过已经开始打瞌睡的兮兮。

一听说有好吃的,兮兮顿时来了精神,对着萧鼎说道:“爸爸,我要吃肯德基。”

“肯德基,不行,兮兮你看,都这麽晚了,你外公外婆,妈妈都没吃饭,他们都不喜欢吃肯德基要不我们换一家怎么样。”萧鼎说道。

“嗯,兮兮要跟爸爸妈妈一起吃饭。”兮兮重重的点点头说道。

“吃饭,我才不吃,气都气饱了。”苏梅冷哼一声,冷这个脸说道:“萧鼎我问你,一个月后就是老爷子八十大寿,一千万,你从哪里拿出一千万来,说大话谁不会,你有本事真要拿出一千万来。”

“到时候我可告诉你,不要怪我不给你机会,拿出一千万来,我不再让你跟诗音离婚,要是拿不出来,你就给我滚蛋,我女儿才不会嫁给你这样一个说大话的废物。”

“今天你也看到了我女儿有的是人喜欢。”

“岳母大人放心,我萧鼎说道做到,绝不会让你失望的。”萧鼎说道:“现在最要紧的是去吃饭。”

“正好我知道附近有一家福满楼,哪里饭菜挺不错的。”

“去福满楼,好就去福满楼,说起来我好几年没去过了,哪里的厨师可是我们川省的首屈一指的大厨师,味道地道,就是贵了点。”苏梅一听说去福满楼顿时双眼一亮,一脸兴奋。

当即便拦了一辆车,直奔福满楼而去。

不得不说福满楼的生意还真不错,来到这里的时候早就是宾客满满,外面至少几十个人排队,这架势,没有一两个小时根本轮不到他们用餐。

“萧鼎,我们还是换一个地方吧,这里人太多了,轮到我们吃饭的时候,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看着这麽多人林诗音小声说道。

“早点吃了,也好让兮兮早点睡,平时兮兮这个点早就睡了。”

萧鼎看了看时间都八点多了,当即便点点头,说道:“那好吧。”

“不行,不换,我就要在福满楼吃饭。”苏梅正好听到萧鼎和林诗音的对话,顿时冷哼一声说道:“我已经好几年没来福满楼吃过饭了,今天就在福满楼,我哪里都不去。”

自从当初老爷子借故林诗音怀孕将他们一家赶出林家,苏梅阔太太的日子一去不返。

加上林凡的打压。

整天就跟乡下老大妈一样,为生活奔波劳碌,算计,她何尝不想念当初豪门阔太太的日子。

要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福满楼,更是她以前的最爱,可惜,差不多快六年没来了。

因为没钱。

以前的苏梅虽然为人不算太好,但是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生活的压力,让她终于崩溃了,变得斤斤计较,变得精于算计,变得攀龙附凤,也变得势力小人。

林诗音气的一跺脚,对着苏梅说道:“妈,这里人这麽多,要等等到什么时候。”

“怎么,你老妈我要吃顿饭,你也要管。”苏梅一听顿时不高兴了。

林诗音气的哭笑不得。

刚要再一次对着母亲说什么?却被萧鼎一把拦住,对着她说道:“交给我吧,我来想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林诗音没好气的说道。

“没事,我来试试!”萧鼎说道。

说着便拿出电话打了过去。

一分钟后,挂断了电话。

“好了,等几分钟就有结果了。”萧鼎说道。

“嗯。”林诗音点点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酒楼总经理办公室,一位中年男子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听到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诚惶诚恐,连忙说道:“是,是,我一定照办,不,我马上照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