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全能骁婿[赘婿文]徐良陆雪瑶目录阅读

全能骁婿》是一本赘婿文,主角分别是徐良陆雪瑶。徐良是一本永生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徐良每天在被困在2088年8月8日,每天都在重复过这一天。某天,一个神秘的老者告诉他,想要做摆脱命运的诅咒,徐良只能去做陆家的上门女婿!

全能骁婿章节阅读

徐良先是来到了一家酒吧,然后把店里最烈的几种酒,都弄来了。

最后再把这些酒,全都倒入了一个大酒瓶里。

提着酒瓶,大踏步的走出了酒吧。

既然上次的酒,没能让他服软,那这次的酒,必然能将他彻底征服!

陆雪瑶所说的那个碧海天大浴房,说来也不算难找。

随便找了几个人,就问出了地址所在。

到了之后直接就走了进去,对着前台的服务人员,就说要找他们老板。

可那几个漂亮的服务员却告诉他说,老板去医院了暂时还没回来。

真没想到,那个老家伙,竟然如此的不抗折腾。

不就是灌了他几瓶酒吗?

居然整整一天了,还没回来!

可他不知道的是,辛亏被他强迫灌酒那人,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了。

否则,那好几瓶酒直接干下去,非得酒精中毒不可!

就在他暗自惋惜的时候,便见那姓徐的老家伙,此时在一个妖媚女人的搀扶之下,晃晃悠悠的从大门口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还跟着三五个保镖,手里似乎还拉着什么人。

徐良一惊之下,赶忙向着旁边的临时柜台,走了过去。

此时他一边假装购买零食,一边仍在留意着那伙人。

虽然此时的陈以桥,脸色依旧不太好,可他搂抱旁边女人的时候,劲头却很足。

而这时候,徐良终于看清那几个保镖拽着的,是什么人了。

那是一名容颜俏丽的女孩,看那样子,充其量也就20出头。

满脸的惶恐之色,伴随着娇躯上的阵阵颤抖,使得徐良一看,便倍感怜惜。

看来这个老混蛋,又出去祸害妹子了!

身体状况刚好一点儿,色心就又起来了。

既然如此,我今天收拾这老东西,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陈以桥在那妖媚女人的搀扶下,向着楼上走去。

而他身后那几个保镖,已将女孩推推搡搡的带了过去。

徐良买完零食之后,便将几包零食揣入口袋,随即也跟了上去。

几个保镖将那女孩带到一个房间之后,就离开了。

紧接着,陈以桥便在那妖媚女人的搀扶下,走了去。

随后又转身,把房门反锁了。

可是这种级别的门锁,却难不住徐良。

因为他在那段不堪的岁月里,不但把很多正行的本事,学得一清二楚,更兼得把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也统统学了个遍。

此时只见他,从兜里拿出了自己的钥匙,然后又把上面的铁环,掰成了一根细铁条,之后顺着钥匙孔便插了进去。

与此同时,还将自己的耳朵紧贴房门,听着钥匙孔里传来的细微声音。

不到十秒钟,那房门便应声而开。

为了了解屋内所发生的事情,他进门的时候,十分小心,同时尽量不发出声音。

此时的他,一个闪身便将自己的身体,掩藏在了房间内的死角处。

静静的打量着,房间内的情形。

只见刚才那名女孩,此时已经梨花带雨的跪在了陈以桥的面前。

那楚楚可怜茫然无辜的小表情,着实令躲在暗处的徐良,心疼不已。

可同处在房内的那名妖艳女人,却对面前的一幕,视而不见。

反而却媚笑不止的和陈以桥,调笑起来。

“陈哥,我这次给你找的小妹子,质量如何呀?”

“怎么样?对不对你的口味儿?”

陈以桥听后,脸上的银笑不止。

“好,好,这小妞实在太好了,嘿嘿嘿。”

“一看她这无比稚嫩,纯纯的小表情,就知道这小妞还是处呢!”

“你知道吗?在现在这个社会上,想在大学里找一个这种级别的处儿,有多难吗?”

“哎?对了,你是怎么让她心甘情愿来这里的呀?”

此时的妖媚女人,已近把外衣脱下来了,露出了里面火红色的连体内衣。

酒红色的波浪长发,妖艳勾人的姓感红唇。

火红色的蕾丝花边,簇拥着两团雪白粉腻。

贴身紧致的紫色镂空,托起身后那惊人的曲线。

妖媚女人听后轻轻一笑,随后便在身后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有何难?”

“只要通过各种贷款方式,引诱一些家庭贫困的女学生上钩,不就可以了吗?”

“这种方法好用的很,而这小娘们,便是那些女学生当中最极品的一个!”

“不仅性格温和,听话,最重要的她还是……咯咯咯。”

“陈哥,我替你找来了这么优质的小妹子,供你把玩享乐,你要怎么报答我呀?”

说完,便十分妩媚的向他抛了个媚眼。

此时急色的陈以桥,见那女学生清纯娇怯怯的可人儿模样,恨不得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慌忙之下连吞咽了一口口水,含糊不清道:

“以后公司里的职位,随你挑!”

“只要你能源源不断的把这种极品小妞,给我送来,以后你想要啥,我都给你!”

“好了好了,别再跟我废话,我现在都要馋死了!”

“不过在我享受之前,你还得先帮我开开路才行,你也知道我这身板,就算吃上药,时间也不会很长的。”

那妖媚女人,十分风情的瞥了他一眼。

“陈哥,我还不了解你吗?你就坐在一边放心大胆的看着好了!”

“看我的手段,用不了多久,保准能让这小妞主动向你投怀送抱!”

说完,那妖媚女人便舔着自己的性感红唇,向着跪在地上的可怜女孩,走了过去。

那可怜女孩也从刚才他们二人的对话当中,听出了一些端倪。

此时见这女人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己走了过来,心中顿时怕的要死,浑身也在此时不停的颤抖起来。

“这位姐姐,求你放过我吧,我也是迫不得已才从你那里借贷的。”

“等我以后有了钱,肯定加倍还你,求求你了!”

“呜呜呜……”

“来人呐,谁救救我……”

这妖媚女人,面对着可怜女孩歇斯底里的哀求,非但不为所动,反而还大声浪笑起来。

“你这小妮子就别白费唇舌了,今天就算你叫破了天,都没人会管你的。”

“这里早已经被陈总做了隔音处理,除非里面的人把门打开,否则就算你叫破了喉咙,外面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姐姐的手法很好哦,只要你乖乖听姐姐的话,包你舒服到死。”

“我们陈老板,也是很会疼女人的。”

“只要你跟了他,有你说不尽的好处!”

这可怜女孩,早就哭成了泪人。

此时,一边无助的摇着头,一边用手支撑着身体向后退着。

可房间就那么大,不一会儿便退到了墙角。

可那妖媚女人,却对她的绝望无助视而不见,三两下便扯开了她的外衣。

随后她的双手,便在女孩的身上,不停的揉搓起来。

任凭女孩怎样哭喊,她都不为所动。

这女孩断断续续的哭泣,也把坐在一旁的陈以桥,弄的激动不已。

只见此时的他,从立在墙角的黑色大皮包内,拿出了一整套的摄像器材。

一边快速的组装着,嘴里还语气急促的自言自语着。

“待会儿,我就用这套高清摄像机,把这小妞的诱人身段,全都记录下来!”

“顺便把我与她激情大战的戏码,也拍下来!”

“日后,不但能给自己助兴,还能胁迫这小娘们听我的话!”

“嘿嘿嘿……”

躲在暗处的徐良一看,心知这会儿可不能再等下去了,如果在耽搁一会儿,那女孩儿就要彻底遭殃了。

于是他转身将门反锁,然后三两步便到了陈以桥的身后。

这时候,此间屋子里的声音,便传不出去了。

徐良也可以放心大胆的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而那陈以桥的目光,早被面前的经典大戏吸引过去了,这会儿根本就没觉察出屋子里已经多出了一个人。

等他一把抓住陈以桥头发的时候,他才堪堪回过神儿来。

顿时,脸上的银邪之色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惊恐!

“啊!卧槽,你!怎么又是你?”

徐良对他咧嘴一笑。

“怎么样呀?老色鬼!”

“再次见到我以后,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刺不刺激?开不开心?”

此时的陈以桥,早就被徐良脸上恐怖的笑容吓的,体若筛糠了。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想干什么?”

徐良用力的将陈以桥推到一边,随后就挨着他坐了下来。

“很意外是吗?”

“如果你想知道答案的话,那就让对面那个贱女人,滚过来!”

坐在徐良身边的陈以桥,如坐针毡。

他知道这小子暴力的很,稍微不顺他的意,便会暴起伤人。

于是只好将那妖媚女人叫了过来。

那个可怜女孩儿一看,自己终于得救了。

脸上的表情,就别提多开心了。

反观其余那两人,脸上的表情,就不是那么好看了。

虽然那妖媚女人,没有见过徐良。

可看陈以桥脸上那无比紧张的表情,就知道遇上茬子了。

否则,也不至于把他吓成这样。

徐良一看,自己刚来就将局势控制住了,于是他心里也就不着急了。

转头看向坐在自己身边,满脸惊慌的陈以桥,语气戏谑道:

“陈总真是好雅兴啊,刚从医院回来,就给自己找了这么年轻的一个妹子。”

“难道,你就不怕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吗?”

“哦,对了,我突然想起你既好酒又好色,要不这样吧!”

“咱俩玩个游戏,你看怎么样?”

此时的陈以桥,也从他的语气当中听出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于是便心中发颤,言语紧张道:

“你,你,你到底想干啥?”

“我可告诉你,你不要乱来!”

“我今天已经通过电话,转告你们陆总你的所作所为了!”

“如果你再敢对我动粗,我就向秩序司控诉你们,并且将你抓起来!”

“到那时候,恐怕你们陆总也不好过吧?”

“并且在一楼,就有我的十多个保镖轮番把守!”

“只要我给他们打一个电话,他们便会冲上来,要了你小子的命!”

“如果你肯现在滚蛋的话,我还可以饶恕你擅闯之罪,否则……”

陈以桥还待在说,没想到徐良转手,就给了他快若闪电的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将屋内的几人全都吓了一跳。

“少特么跟我废话,既然你放弃和我游戏的机会,那我就把这两样,都给你轮番尝试一遍好了!”

说完,他便用手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妖媚女人。

“我看这娘们,在你的调教之下,现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估计平时,为虎作猖的龌龊事儿也没少干。”

“既然你这里,所有的拍摄器材都是高清的,就连拍摄架都支好了,也不能浪费了是不?”

“我平时,虽然阅片无数,但现场的肉搏大战,我却是从来也没见过。”

“今天正好,所有的设备人物都齐全,那我便来个现场观战好了。”

“顺便在过一把,A片导演的瘾!”

“你们俩现在,就给我脱光了,然后到床上实战演练一番!”

“虽然这些东西,我不太会用,但我也会尽力给你们制作出一部,顶级大片儿的!”

“不过我这人,对艺术的要求可是很高的!”

“如果在拍摄的时候,你们俩的表情动作不到位的话,我会NG之后,重新在让你们来一遍的!”

“等到你俩拍摄完毕之后,我的这瓶酒,就算是给你俩的片酬了!”

“好了!”

“现在我想说的是,请开始,你们二人的精彩表演!”

这个陈以桥也不傻呀,他也知道,如果这片一旦拍完流传出去,那他俩可就身败名裂了。

于是他便拿出了一副,想要顽抗到底的表情。

“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我还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吗?”

“不就是想用那拍出来的片子,威胁我俩吗?”

“我告诉你,做梦!不可能!”

徐良看着他那一脸坚定的表情,莞尔一笑。

“哎呦,真看不出来,你还有如此爷们的一面嘛!”

“看来,你还是不太了解我的手段呀!”

“既然如此,你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陈以桥一听他这么说,顿时就知道,他要对自己下狠手了。

连忙嗷的一声嚎叫,一把抓过那妖媚女人,向着徐良就推了过去。

随后拔腿便向着门口,玩命似的狂奔而去。

因为他也知道,只要自己能从这个屋里冲出去,便能逃出生天。

可他还是低估了徐良的实力。

就在他刚跑到门口,想要打开房门的时候,没想到却被徐良一把,就拽住了他的头发。

“你这狗东西不错嘛,队友卖的,真是流畅无比!”

“既然你还不肯认清事实,那就别怪我辣手无情了!”

只见徐良,拽着他的衣领就将他拖了回去。

然后便把那一整瓶特质烈酒的酒塞,打开了。

顷刻之间,里面浓烈的酒精气味,便喷涌而出。

直呛的陈以桥,瞬间就闭上了眼睛。

徐良见后,冷冷一笑。

手臂一用力便将那一大瓶酒,灌入了陈以桥的嘴里。

可刚灌到1/3的时候,他就受不了了

那声嘶力竭的惨叫声,仿佛杀猪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