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许星辰邵怀明小说名字 隐婚厚爱富妻要离婚全文在线阅读

许星辰邵怀明小说名字是隐婚厚爱富妻要离婚,这本现代言情闪婚小说讲述的是许星辰和邵怀明闪婚的速度惊讶身边所有人,两人从初识到结婚,总共见过两三次,都还不了解对方呢,就这么领证了。其实也不是许星辰冲动,她有好好考察过邵怀明的,虽然他的工作是建筑工,不会有很多钱,但是身体健康长得帅,这就够了。

许星辰邵怀明小说名字隐婚厚爱富妻要离婚精彩章节导读

等两人吃完饭,许星辰嘴里还嘟囔着,“这家不好吃,不合胃口,还全国连锁店呢,就这么个口味,如此有名,太失望了。怀明,你觉得呢?”

邵怀明手指绕过她的肩膀,薄唇微勾,“是不好,不如你的手艺。”

许星辰被逗笑了,“哎呀,你这么看得起我啊?那我日后,都给你做你想吃的,做一辈子……”

邵怀明捏捏她的耳垂,似是接受她这样的说法。

两人还没走出大楼,电梯刚开门,走到了大厅。

忽然,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商场工作人员,匆忙且着急的,拦住了他们。

为首的人,看到邵怀明之后,迅速移开目光,落在了许星辰身上。

一脸的真诚且充满歉意,对着许星辰先是鞠躬,然后才歉意一笑。

“您好,是许小姐吗?我是商场的经理王前。”

“哦,您好,”

“许小姐,是这样了,刚才是j家专柜,我们的服务人员对许小姐的不尊重,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是我们商场以及工作人员的错误,在这里,我代表我们商场以及专柜人员对您表示最诚挚的歉意。”

许星辰惊讶不已,而来往商场的客人,看着这一幕,似乎也是很好奇,停下来看着。

被如此围观道歉,许星辰也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的,下意识,抓紧了邵怀明的大手,她脸上热了热。

“好,我接受你们道歉。”

而王经理之后,刚才那位专柜人员也在其中,走过来,眼神闪烁着,非常的没有面子的样子,低头,闷声的道歉。

“对不起,许小姐,我为我刚才的态度,向您道歉。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对顾客不尊重,任何顾客都是上帝,是我眼界狭隘,心胸狭小,对不起,求您原谅我……”

许星辰忍不住嘴角微微抽了下,这人道歉还真够实诚了。

她尴尬笑笑,“我知道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是,是,我一定改正。”

许星辰看了眼邵怀明,好像在问他,是不是他投诉的?

邵怀明旁若无人,低沉开口:“看我做什么?他们做错事儿,该道歉的,你接受便好。不生气了吧?”

“对对,许小姐,是我们该道歉的。并且,为了表达我们对您的歉意,我们愿意给许小姐一定的补偿。不如我们去办公室里谈?”

“啊……不用了,不用了。没有那么严重。”

“这是我们应该的。”

人家这态度如此诚恳吧,许星辰自己倒是有些非常无措了。

她看向邵怀明,求他拿主意。

邵怀明看向那经理以及身后跟着这几位工作人员。

清冷开口:“可以了。”

那经理立刻如释重负,“好,那我们不打扰两位了,对了,我叫了车,送二位回家,请。”

就这样,他们被人亲自送回家,这场道歉的戏码,就在这么多人的目瞪口呆中结束了。

有人用手机录下来全程,立刻发到网上,表示活久见啊!

就这样如此高端的商场,工作人员狗眼看人低的不在少数,可是今天竟然有如此大的场面来道歉,所有人亲眼所见,不知道这是商场在作秀还是什么其他原因。

——作秀?这么大商场,都是国际高端品牌,人家不愁业绩的,做什么秀?不存在的。也许是真的态度很好,诚恳道歉呢?

——态度好?不存在的。大概是领导脑子抽了。

——或许是道歉也看颜值的,没发现这两位情侣颜值超高吗?

——这对情侣肯定是什么神秘大佬,能让商场经理道歉的,我不信他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

——楼上没看清楚吗?就这情侣,普通的穿着打扮,除了颜值高一点之外,我昨晚也在商场的,正好跟这对情侣吃饭在邻桌,他们根本就是普通人,当时聊天还说要买辆中端汽车,他们就是普通人家,也许稍条件好点,但是绝对不是神秘大佬。

当然,这么个视频,也就在小范围内传播了下,并没有上到多热多程度。

许星辰他们自己都没有注意,被送回家中之后,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呢,这种感觉,真的是有点奇怪。

“怀明~真的是你投su的啊?”

邵怀明脱掉外套,坐下来,长腿交叠,修长的手指一伸,许星辰立刻坐过去,被他捏住小手。

许星辰星眸闪烁,期待的看着邵怀明。

邵怀明这才缓缓开口,“是,我投诉的。很显然,他们的道歉态度还不错。”

许星辰立刻抱住他,小脸儿埋在他怀中,满脸是感动。

“怀明,我知道你是为了我,谢谢你。不过,真的没想到啊,他们竟然这么迅速的道歉,看来,这些大牌什么的,也不是那么的目中无人嘛。”

邵怀明但笑不语,这么迅速的道歉,不是因为他的投诉,而是因为他是什么人来投诉的。

邵怀明其实对这样的道歉,也还是手下留情了。

若是换成他以前的脾气,可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的。

看着小女人,容易满足的样子,邵怀明摸摸她的脸颊。

“你高兴就好。”

“嗯,算是出气了,人家都当着这么多人道歉了,我也就没有什么想法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啊,是不是?”

邵怀明突然略一沉默。

“若是……有一天,我……做错了呢?你也是如此轻易原谅吗?”

许星辰略有惊讶,认真的看着邵怀明的黑眸,在他深邃冷峻中,笑了笑。

“看在你这么帅的份儿上,肯定会容易原谅的啊!”

她还故意的,小手在邵怀明的脸上摸摸,然后忽然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不能是大错。”

邵怀明靠在沙发背上,任凭小女人“调戏”他,黑眸深沉。

“什么是大错?”

许星辰皱着下眉头,深深的思考了会儿。

“出gui就是。”

“还有吗?”

“犯zui啊,du博啊……”

“还有吗?”

“……嗯,欺骗也算。”

她所指的欺骗,是例如邵怀明对她有别的企图,妄图欺骗她而得到什么。

可是邵怀明想的却是他另外的欺骗。

微微一沉默,许星辰笑笑,“我看你可不像是这样的人,怀明,我还是很相信你的。别想这些有的没的,我去洗澡了……”

她不在意的说完起身,却被邵怀明抓住胳膊。

许星辰回头,“怎么了?”

而邵怀明,黑眸深深,起身,抓着她的胳膊。

“一起洗。”

翌日

许星辰起来晚了,浑身有些酸疼。

不过,许星辰总感觉,邵怀明昨晚的情绪不太对劲,她又不知道为什么,昨晚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吧?

或许是她想多了。

热了热粥,她简单吃了点,却接到了商场经理亲自打来的电话。

这让许星辰惊讶不已,他们是怎么知道她电话的?还有这会儿反应过来,昨晚他们怎么就知道自己姓许?

难道是怀明投诉的时候,直接报了名字吗?

“哦,王经理,是有什么事儿吗?”

“许小姐,是这样的,昨天我们那个补偿,我们今天做了讨论,对于昨日许小姐看好的手表我们免费送给许小姐。同时,再赠送许小姐一条相同款式的女士手表,希望许小姐手下,祝您和您的先生,白头到老,恩爱甜蜜。”

许星辰沉默了好一会儿,这种补偿?

这么大方的,确定不是诈骗?

“王经理,您这……说的真的吗?您确定了?”

王经理笑笑,“是的,许小姐放心,这是我们公司一致通过的。请您务必要收下。”

许星辰:……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她就说她今年运气好吧?

许星辰去了商场,亲手从王经理的手中,接过了商场给她的补偿。

而且她不接都不行,王经理那必须让她收着的固执,许星辰觉得,好像要是她不收,就走不出这个商场一样。

等她出了商场,看了看外面的太阳。

现在是下午,太阳还在西边,也许现在时间颠倒了?

这可是价值几十万的两块情侣手表啊,这不是几百几千,这可是几十万呢。

许星辰自己揣着这么贵重的手表,当然,对她来说,已经是非常贵重的手表了,站在大厦外面,想了想,赶紧给邵怀明去了一个电话,说明目前的情况。主要是她现在比较忐忑,总感觉无功不受无,收了人家那么贵的手表,不会是什么陷阱吧?

而邵怀明似乎比她稳重多了。

只是淡淡低沉的声音,告诉许星辰:“收着吧。”

“真收吗?这可是十几万呢。”

“……钱不重要。”

“怎么不重要?这么多钱,真的……有点拿了心虚呢。”

她纠结的心思,邵怀明在那边似乎轻笑了下。

“没有什么好心虚的,他们既然决定送这个,那么他们的道歉就值得这些。一个如此大的商场,他们要的是口碑,是信誉,这点钱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

许星辰沉默了,其实是在各种挤眉弄眼一般,最后叹息了声,她直接对邵怀明说出她的心里话。

“真不公平是不是?怀明。有钱的人,觉得钱不重要,没钱的人,却为了钱而每天上演各种的人间悲喜剧。他们商场觉得这不是多少钱,但是在我手上,却那么的不堪重负,很忐忑,很不安。”

邵怀明声音微挑,“所以?”

“所以,算了,既然他们不当回事儿,那我还是收着吧。”

许星辰刚才那片刻的心里纠结和感叹,瞬间又没了,她带着笑声,对邵怀明道:“怀明,这算不算天上掉馅饼啊?或者我现在去买彩票,会中大奖吧?”

邵怀明的语气中,也带了一抹笑意。

“买吧。如果中了大奖,就没有什么人间悲喜剧了。”

“讨厌~我开玩笑的,对了,这么贵的手表,我自己揣着还是不保险,我去送去给你吧,就一会儿,不会耽误你工作的。”

邵怀明默了一下,“好,来吧。”

许星辰立刻兴奋的,挂了电话,赶紧去了瀚海大厦。

许星辰没有进去大厦,依旧在外面等着,不一会儿,邵怀明就下楼了。

他没穿大衣,在冰冷的冬天,只是西装衬衣,却帅气的迷人,许星辰站在大厦外面,看到他过来,笑起来的眼睛,都眯起来来了。

招了招手,邵怀明走过去。

许星辰先一步抱住他,劲瘦的腰身,确实抱起来很舒服。

但是,她却不太高兴的皱了皱眉头,“你这样,会冷的。”

邵怀明习惯性的摸了摸她的耳垂,“不冷。”

许星辰抱紧他,“给你取暖……”

邵怀明薄唇微勾了勾,低头,暧昧的声音在她耳边穿过。

“tuo了衣服更取暖。”

“……”

许星辰脸颊微红,小手戳了下邵怀明的胸口,“别闹……对了,手表,给你……”

她迅速从包里掏出手表来,然后拆开,给邵怀明戴上了手腕。

而她抓着邵怀明的手,看着那十几万的腕表,戴在,还真是有种别样的贵气呢。

这就是钱的魅力?

许星辰轻笑了笑,“还别说,这么贵的手表,戴起来,就是好看啊!是不是?那就戴着吧。”

然后邵怀明拿过另外一块手表,给许星辰戴上。

许星辰自我欣赏着,“好看呢,看起来就很贵的样子。”

邵怀明却眉目微皱,“太廉价,你值得更好的。”

“啊?”

许星辰没想到,邵怀明会说这样的话。

她很是惊讶,“这……很贵的。”

邵怀明深邃的黑眸,落在她的小脸儿上,专注,指腹在她的脸颊上,抚摸过,像是在摩挲着稀世珍宝一般。

“星辰,你就是无价的。”

许星辰的小心脏,砰砰砰的跳的剧烈起来,然后自己忍不住,噗嗤笑起来。

这是一种被夸奖,被重视的害羞,然后在邵怀明的怀中,额头抵着他的胸口,低头自己偷笑的样子,在邵怀明看来,只是一个黑漆漆的软乎乎的头顶,也是可爱的很。

邵怀明抬着她的下巴,让她面对自己。

低头,啄了她的小嘴儿,“不相信?”

许星辰偷笑着,嘟着嘴,“没有。”

她在邵怀明心中是无价的,这就是让她心里一直都甜蜜的止不住的笑。

邵怀明也跟着笑了笑,捏了捏她的小耳垂。

“你就是无价的,这么高兴?”

“当然啊,这说明,你……喜欢我,对吧。”

这是她抓住的重要的关键点。

邵怀明饶有兴致的勾唇,没有直接给她肯定答案。

许星辰也不着急,也不逼问,只是很笃定,这会儿她很自信,星眸灼灼,看着邵怀明的眼睛笑着。

两人谁都不说话,都沉默,但是,心中却互相明了。

许星辰的开心,从心里,全都反映到了脸上,肢体上,漾在了她的心底那么明显。

看着她的笑脸,他的黑眸沁上了一抹温柔。

……

许星辰重新回到浮世上班,已经算是扬眉吐气了。

而她升职加薪,让公司里的人,对许星辰的重新到来,真的是各怀心思,却也表面上都要维持平和和些许的讨好。

“星辰啊,你回来了,太好了,恭喜你啊!”

“什么星辰啊,是许组长。”

“对,对,许组长,瞧我这张嘴,许组长,我们欢迎许组长归来,好不好……”

然后所有人都鼓掌,欢迎。

许星辰笑了笑,“谢谢大家。我稍微说两句,我呢,没有俞飞鹏那些规矩,我的要求就一点,大家各凭本事,谁有能耐,我都会向上推荐各位的。希望各位都能够发挥本事,我们一起升职加薪,好不好?”

许星辰说的,就是最实在的。

员工最怕的,其实不过就是本事不能发挥,发挥了却不能的被赏识,只要有本事的,当然希望有许星辰这样的坦然和真实。

所以,许星辰的实际,也获得了职员们的支持,掌声更热烈了。

许星辰很快,回去了办公室,没有多少废话,她接收了之前的案子,开始了她的工作。

因为她的回归,同事们约好,晚上为她接风,而许星辰也不想表现的自己刚当上组长就不搭理人,所以,提前跟邵怀明报备了下,就跟同事们一起去吃饭了。

餐厅内,毕竟许星辰看起来是个直言的,所以气氛并没有之前那般僵硬,而他们放松的吃饭聊天。

“星辰,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说实话,之前我们真的多有得罪,但是,也是因为俞飞鹏和池冉冉的威胁,我们没办法,希望你原谅我们。”

许星辰淡淡一笑,“都过去了。”

“是是,还是星辰你敞亮。”

“对了,我听说,池家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生意濒临破产,池冉冉跟俞飞鹏都离婚了,真的是大难来头各自飞呢。池冉冉现在似乎在忙着找人帮家里的公司呢,好像挺狼狈的。”

“对呢,我也听说了,有一次我还撞见过池冉冉,她挽着一个老头的胳膊,那个样子,真的……啧啧啧……”

他们各种的讨论,而许星辰听着,心中不免叹息,而且惊讶。

上次,池冉冉找自己的时候,说的她家公司的事情,结果是真的出事儿了?

只是,公司出事儿,她离婚,又各种狼狈,许星辰有的只是感叹,并没有可怜。

这是池冉冉罪有应得吧,任何结果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那娜跟许星辰最亲近,两人之间也没有隔阂,倒是说起了悄悄话。

“对池冉冉我知道的更多,我老爸说过,池家确实出问题了,而且池家其实也是有些关系的,但是,现在,却没有任何人敢出售帮忙,他们很多人都不知情,知情的都缄口不言。我老爸都说,自己得慎重,最近整个青城的很多人,都相当的沉默呢。我是不太明白什么意思,但是总觉得不明觉厉。这是我们触不到的层次吧?”

许星辰皱眉,“我也不太明白。大概就是池家得罪了了不得的人吧。”

“对,”

“好复杂。得罪人了,天凉王破,这么大的能力,在我想来,真的有些没法想象。”

那娜看着许星辰天真的样子,不禁摇头笑起来。

“星辰那,你真是天真,你以为,这是得罪人,把人揍一顿出气的样子吗?”

那娜摇头,“这世界,黑的很。”

许星辰嘟嘟嘴,“那我宁愿不知道。”

“得……不知道最好,但是,职场其实也很残酷,之前你不就见识到了?好在你运气很好,走出今天这局面,不然,要是池冉冉那边没有问题的话,星辰,你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的。”

许星辰却很自信的笑着说:“我就是运气好啊!所以,你担心的事情,不可能发生,我现在好好的,因为我有我的保护神啊!”

那个保护神,就是邵怀明。

这个男人,是她心中最好的精神支持。

他们这边吃着饭,聊着天,气氛比以前好了很多。

许星辰也放下心来,毕竟,若是真如以前那般,关系不好的工作,也不是长久之计。

还是得要和平一点,日后她的工作才能做好。

等一帮人离开了餐厅,说笑着往外走,却没有想到,人就是这么经不起念叨。

刚讨论过池冉冉那么多,这会儿,就见到了她。

而她正跟着身边的男人走进来,男人不是俞飞鹏,而是一位年纪比较大的中年男子,唯有些油腻,可是池冉冉跟他却似乎很亲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