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现言]苏剪瞳和沈暮言的小说大结局阅读

你跟前的爱情花》的男女主角是苏剪瞳沈暮言,由网络知名作家顾熹微精心创作,是一本豪门总裁题材的原创作品,文中讲述,苏剪瞳非常热爱钢琴,为了能够练习她每天都去帮忙打扫房间,努力了两年,终于考上了德国汉诺威大学,全额奖学金,后天就要出国留学,她高兴的约表姐出来,表姐却没有考上,没想到表姐竟在她的咖啡里面下东西,用她来换取出国的名额。

苏剪瞳和沈暮言的小说最新章节导读

这就是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出现在她身边,柔情不减的原因了?苏剪瞳挑起唇角,突然笑得十分明媚,丰润的脸颊上嘟出的酒窝格外亮眼,“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那天从云海大酒店一出来就吃了事后避、孕、药,根本就没有机会怀孩子。”

沈暮言审视着她的笑容,柔声说:“是吗?那你如何解释你最近不断呕心干呕的症状呢?有没有觉得贪吃嗜睡了?”

他不信她知道做措施。

“我有慢性咽炎,只要休息不好,一直都有这个症状,不信你去问杨姐姐。”

她满脸笃定,沈暮言的表情僵了一秒钟,“你确定?”

“一定肯定以及确定。你以为一个刚成年的女孩子很喜欢带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孩子在肚子里乱跑吗?我月事正常,神智更加正常。”

他被“野孩子”那个词激怒了,“苏剪瞳,你知不知道如果说谎骗我,别说你那部狗屁不通的烂电视剧,整个沈源乃至整个娱乐圈,你都呆不下去!”

知道他并非夸大其词危言耸听,她还是强硬地回了过去:“你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还敢骗你不是自讨苦吃吗?”

“那你就自便吧,你的事情,我永远不会再插手。”沈暮言突然生出无名的火气,捏着茶杯的手骨格一紧。

她转身离开,想起什么,回头问:“那你昨晚戴……了吗?”终是羞涩的,说得不甚分明,后面的字眼几不可闻。

沈暮言还是马上听懂了,冷哼了一声,这么急着再去吃药吗?他答道:“戴了。”

苏剪瞳松口气,昂首挺胸走了出去。

走出他的视线,背脊一软,委屈得只想找个无人的角落里大哭一场。她说谎了,她的月事隔了一个月没来,她也没有吃什么避、孕、药,刚才条件反射就否认了他的猜测。

他那么理所当然若无其事的态度,当她是自动贩售机了,他投入硬币,她就吐出可乐,笑着接受他的光顾吗?

她不能甘愿承认怀了他的孩子,一切都等着他来安排,被这种可怕的联系捆绑在一起。一旦接受并且习惯于依赖一个人,就意味着要慢慢失去自我。那是她最不可能做的事情。

不可能为了人生的便利而接受施舍。

抹掉眼泪往出走,沈临溪和景杨迎面而来。

苏剪瞳若无其事跑过去,将卡递给沈临溪,“二哥,你那天派人送过来的钱,还有一部分没有用完,我现在还给你。花掉的那部分,我会尽快凑好送过来。谢谢你。”

沈临溪脸上挂着浅浅的迷人笑容,微挑唇角,“缺什么跟我说。”她不当他的助理这段时间,他的世界真是无比清静。

“会的。”苏剪瞳用力点头,星星眼望向他。

沈临溪出道甚早,十五岁出道,在娱乐圈打拼十九年,苏剪瞳小的时候就在电视上看过他的很多片子。他现在真人站在她面前,依然和以往一模一样,仿佛岁月遗失了他,又仿佛是专门眷顾他,近距离看,他脸上也毫无年岁的痕迹。由不得人不感叹惊奇。

苏剪瞳忽然说:“二哥你给我签个名好吗?”

外婆可是他的超级粉丝,沈临溪从来没有演过电视剧只演电影,外婆一直只看电视剧几乎不看电影,却成了他的粉丝,哪怕是不太看得懂的片子,只要是他演的,也追着看。用外婆的话说:“这孩子看着就有精气神,讨人喜欢。”

沈临溪讶然看着她,指着自己的鼻尖:“被我的人格魅力感染了?”

景杨伸手接过了苏剪瞳的银行卡,又掏出签字笔递给沈临溪。大家都知道沈临溪严重的洁癖,一向都是景杨代替他做任何可以做的事情。

“哦,对了,明晚的飞天奖颁奖典礼,你若要来,跟景杨拿票——你毕竟也是那部电影的一份子。还有一件事情,我这边有个适合你的唱片,你有兴趣看看吗?”

苏剪瞳迟疑了:“我才接了一部电视剧,而且是忙着赶工的那种,不知道时间上……”

“词曲都是现成的,编曲和制作也无需太多改动。制作班底是我的班底,你若有意,也找景杨。”

“好。”突然有一种承蒙被看得起的感觉,苏剪瞳觉得回绝都说不出口。

回到医院,外婆气色看起来颇好。苏剪瞳被连番来的惊忧喜怒搞得甚是疲惫,看到外婆这一刻,才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桌子上摆着一个果篮,外婆笑眯眯地说:“老街坊们都来过了。曾叔家那个明明也过来了,那孩子现在出息了,都当上大记者了,这孩子,可真不错。”

“是啊,这是他一直的心愿,他终于当了记者了。”苏剪瞳低着头削苹果。

“瞳瞳,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昨晚没休息好,你去躺会儿。”

苏剪瞳将苹果削好,才说:“没事。外婆,我最近跟着沈老师,要集中补习一些课程,晚上可能比较晚才能回来陪你。我回来晚了你就早点睡,别等我,好么?”

“好好好,你不用担心我,医生都说了我手术非常顺利,过几天就可以回家了。你别耽误了自己的事情,啊。”

苏剪瞳应着,包内的验孕纸好好的躺在那里。为了抗拒那个最不好的结果,她始终没有拿出来验。也许根本月事没来是巧合呢?只要不去验,就一定会没事的。

想及此,她恢复了好心情,将沈临溪的签名照拿出来送给外婆,外婆喜欢得什么似的,嘴都合不拢了,高兴完了才问:“这是哪里拿到的啊?可别为了追明星耽搁了你的课程啊。”

“不会的,这是朋友帮忙拿到的。只要你喜欢就好。”

《古道惊风》下午就开拍了。除了男一号和几个饰演老年人的老戏骨是熟手外,女一号黄蕾和苏剪瞳都是第一次拍这么长的剧,经验很少,尤其是武打戏方面。苏剪瞳确实有天赋,但是武戏不光需要天赋,还需要基础,拍武戏的时候她就犯晕了。

导演商毅马上改变策略,先集中拍文戏的部分,一边拍文戏,一边找武术导演做简单培训,等文戏拍完,苏剪瞳和黄蕾的武戏可能就有模有样了。

黄蕾是关系户,她的角色是一个端庄秀雅又不乏俏皮可爱的大家千金,这样的角色很讨巧,只要不演砸,都能快速积累起人气。

可是她漂亮算得上漂亮,每次要表现俏皮的时候,只能翘唇,表情和眼神里毫无情绪可言。表现惊讶的时候,她永远只有一个表情,那就是张大嘴,嘴里似乎能放下一个鸡蛋,然后配合“哦”的一声。

商毅说:“表情里要有情绪,身体要有所动作,让你的动作和情绪来诉说你此刻的反应。把你的感受传递出来。”

“哦。”黄蕾应了一声。

“试一遍,开始!”

一个坏人跳了出来站在她面前,她马上双手做出捧脸状,配合地张大嘴“啊”了一声。

商毅的冷汗出了一头一脸。他不断让摄影导演过来,告诉他既然黄蕾无法将细腻的表情做到位,就减少她的近镜头,加多长远镜头拍摄。编剧也一直在旁候命,一下午一晚上的拍摄下来,足足修改了五页剧本,黄蕾被减少的戏份,全部加在了女二号苏剪瞳身上。

改剧本这个趋势还在慢慢扩展之中。

还好这个黄大小姐没什么怪脾气还算配合,商毅不停的给她讲戏说戏,将大部分精力都花在她身上了。

苏剪瞳拍完自己的部分可以收工了,累得什么都不想做,不过戏服还得换下来。她走进更衣室,一个女配的饰演者正在吸烟。安全起见,片场是禁止吸烟的。

苏剪瞳听景杨提过她是曾经主演过一部红极一时的片子的钱丽,后来就完全在荧幕上失去了踪迹,苏剪瞳好心指指墙上的“禁止吸烟”的牌子,又指指外面的导演。

钱丽满不在乎地将锡箔纸和烟头揉在一处,从鼻息里冒出了一声声音,“我看过你演的广告,还不错嘛。这么快演女二号,背后有人?”

苏剪瞳笑笑不作声,钱丽扬手将垃圾抛出去,“切”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的。”

苏剪瞳不跟她一般见识,换好衣服去医院。

已经快到深夜,医院里人来人往吵吵闹闹的和平日大不相同。苏剪瞳看见几个相熟的邻居有的头缠着绷带,有的拄着杖,有的相互扶持,脸上都是义愤填膺的神色。

她赶紧跑上去,抓着一个中年妇女的手问:“二婶,怎么了?怎么大家都在这里啊?发生什么事情了?”

二婶摸着泪水说:“今晚拆迁队进苏桥街来拆房子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将临街的一排商铺的电线碰岔了线了,坏线点燃了火花,整整烧了一条街的商铺。这么多家做生意的街坊遭了老大的损失了,大家都赶着救火,你二伯、老王叔、大庆他们救火的时候被弄伤了,烧鱼馆里还有个顾客吃晚饭的时候被砸死了,好多顾客受伤。拆、迁队不认这事儿,晚间整条街的街坊还和拆、迁队的人大吵一场,差点动家伙打起来。这不,大家都来医院了。我们家的老牛肉面馆全被烧光了,咱们家这可就……可就真的完了啊。”

苏剪瞳心有戚戚地听完,她往常也听说过,苏桥街整个全部拆完,租房户被逼要去其他地方租房,导致周围房价翻番的涨,大家损失都不小。可是损失更大的是这些租门面做生意的人,门面本就不如住房好租,在其他地方租了一时半会儿生意不趁手,客户不集中,租金高,生意少,雪上加霜。

她刚要安慰两句,二婶看到曾明来了,忙跑过去拉着曾明说:“明明,你现在是大记者了,你要给咱们老百姓说话啊。你要报道那些不良开发商的丑行,要曝光他们,咱们这么多商铺被烧了,这么多顾客被烧伤砸伤,得讨个说法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