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水君御和莫晓竹的小说名称 名门君少的心尖宠全本阅读

水君御莫晓竹的小说名称是名门君少的心尖宠,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莫晓竹被人设计,千钧一发之际,逃到了水君御的房间,好不容易在水君御的帮助下躲过一劫,却发现自己又掉入了另一个陷阱。这个水君御,实在是不好惹的人物,她惹上就逃不掉了,既然如此,莫晓竹也是玩不起的人,那就陪他玩玩。

水君御和莫晓竹的小说名称名门君少的心尖宠精彩章节导读

到了强强的房前,她轻轻推开门,门里,强强正在一个人孤单的玩着玩具,他总是这样乖巧,那是完全不属于五岁男孩该有的乖巧,想到他画的那幅画,她怪不得儿子,儿子不是故意的,多久没有抱过儿子了,她开心的喊道:“强强”

听到她的声音,强强下意识的抬头,一见是她,立刻挥舞着小手跑过来,“妈咪,我好想你,然干爹说你又出差去了,是吗?”

莫晓竹抱住儿子,亲吻着他的小脸,蓦然想起医院里的薇薇,两个都是她的孩子,她却再也顾不上薇薇了,想着,竟是有些心酸。

“妈咪,你不用再出差了,是不是?”

“嗯,是的。”再也不想‘出差’了,她只想守着儿子过每一天。

“太好了,妈咪,我爱你。”小嘴不停的亲着她的脸,亲热的不行,还真是想她了。

那天晚上,她陪着儿子睡着了才起身要回去自己的房间,之前要重新建立莫氏的计划和资料都在那里,推开门,有些凌乱,那是因为那些搜查的人碰过了她的东西吧,仔细的查看了一遍,也没少什么,莫晓竹这才松了一口气。

才整理好东西,身后的门就被敲响了,用脚趾头想她也知道是木少离,不然这么晚了佣人是绝对不会来打扰她的,“进来。”

门“吱呀”而开,她听见木少离沉稳的脚步迈了进来,“怎么还不睡?”

“哦,再整理一些资料。”

木少离走到她身后,随意的一瞟她的桌面,“你要开公司?”

“呵呵,是有这个打算。”也不想瞒他,再过些日子是真的要开张了,钱什么也不用她担心,妈妈把什么都安排好了,她只要照做就是了。

“需不需要我帮忙?这个,我倒是很在行。”

“不用了。”她轻声拒绝,不管他多爱她,可她不爱他这是事实,她不能利用他的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少离,有件事我要拜托你。”

“什么?”

“关于我真正的身份,我请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哪怕是强强也不要。”强强小,说不定又会象那幅画一样泄露了她的身份,她真的不想被水君御和薇薇知道,不然,水君御会带走强强的,那会让她痛不欲生的。

“你在怕什么?为什么你要隐瞒呢?”

“少离,你若是想让水君御知道我是莫晓竹然后抢走强强和我,那你尽管说出去。”

木少离的眼睛一亮,“你是为了离开他?”

“不是,总之,你不要说出去就好。”其实是吧,她真的要离水君御远些了,否则,陷得越深越难以自拔,现在再想想,那孩子没了也好,也免得她揪心,或者,也不怪他吧,是她不好,她不是也在犹豫着要不要那孩子吗。

“我们,真的登记了?”莫晓竹终于清醒了过来,伸手抢过木少离手中的红色结婚证,手刷的翻开,果然,上面写着莫晓晓和木少离的名字。

他用的是她现在的名字。

“不要,我不要跟你登记。”她立刻低吼着,就要撕烂这结婚证。

木少离伸手一抢,然后从容的塞进自己随身携带的文件夹里,再有些歉然的对着那个才给他办完结婚证的办事人员道:“真报歉,我爱人她最近精神有些不好,我带她先走了。”说着,也不待人反应,更不管莫晓竹是不是反对,他抱着她就大步的步出了民政局,根本不管她拼命的挣扎。

渐渐的,她累了。

想到才看到的那两个小本本,她突然惊觉她现在的身份已经变了。

她再也不是一个人,而是别人的法律意义上的妻子了。

可,当妻子的称呼掠过心头,她却是那么的慌,她绝对不会是木少离的好妻子,她不爱他,“木少离。你会后悔的。”

“不会,你不知道没有把你变成我妻子,我后悔了六年,呵呵,这次,我再也不会后悔了。”他满足的笑着,就象是一个大男孩,看着这一刻的木少离,莫晓竹突然间发现,或者,嫁给他也未尝不好,这样,也就免了水君御的纠缠。

她与水君御没可能了呀。

既然总也狠不下心来拒绝,那以后,就以木太太的身份来面对他。

从此,就可以真的断的一干二净了。

心,突的静了,她看着车前,“好,嫁给你就嫁给你,可是,你不能强迫我做任何事,包括”包括男女之事,可这后四个字,她竟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成,只要你答应做我妻子就好,晓竹,你放心,这次我绝对不会再强迫你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做我的女人,做我的妻子。”

所有,就象是一场玩笑,可是,她真的成了木少离法律意义上的妻子,民政局,还有那两个小红本本,不停的在眼前晃来晃去,眼前一阵飘渺,总是有种如梦的感觉,醒来还不到一个上午,她居然又困了,“少离,我”

“晓竹,你怎么了?”

“我我困”她低喃着,随即缓缓闭上了眼睛,人又睡着了。

“晓晓晓竹”木少离低低叫着,可,她却睡得沉了,原本说她嗜睡是因为怀了水君御的孩子,可现在,孩子已经流了呀。

皱眉,正在想不明白的时候,手机突的响了,他怕吵到莫晓竹,便看也没看的接起,“你好,木少离。”知道他这手机号码的也没几个人,所以,他不设防的接起。

“木少离,晓晓是不是在你那里?”李凌然急切的声音传来。

“是,她是在我这里,在我车上。”

“马上送她去医院,快,她无故离开医院可不行,她还在月子中。”

“李院长,你这是要跟我要人?”木少离的声音一下子冷沉了下来,低声喝道。

“木先生,请你听明白,她是病人,你把她带回家里是错误的,快把她送去医院。”

“不过是流产罢了,在家里将养一下,好好的坐个小月子就ok了,有必要小题大做的住院吗?还是,你现在又改变主意想把她推给水君御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水君御一直住在晓晓的隔壁病房。”

“木少离,我没功夫跟你闲扯,你快把她送回医院。”

“不送。”说完,木少离倏的挂断了电话,从现在开始,他决定要把莫晓竹绑在身边,说什么也不能再给水君御机会了。

可,他才挂断手机就又响了起来,李凌然又打了过来。

看了看那号码,木少离干脆拿起手机直接关机,他又不是不能照顾她,请个保姆照顾她一日三餐,他保证比医院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重回到木宅,莫晓竹依然还在熟睡中,抱着她上楼,她瘦了许多,抱在怀里轻轻的,恍若无骨。

放她在床上,可这般折腾,她依然睡得香沉,清秀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就仿佛记忆里的那一张满带着青春笑意的脸,不知道看了多久,直到佣人敲响了房门,木少离才惊觉他看了莫晓竹已经看了很久了。

怪不得在华翔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如果早知道是她是莫晓竹,那么,他便更不会给水君御机会了。

拉开门,佣人正要说话,他做一个嘘声的手势,然后闪出了莫晓竹的房间,轻轻的关严了门,这才道:“什么事这么急?”

“先生,你的电话,是一位李院长的,他一定请你接电话,他说,你若是不接电话,太太她她会有会有生命危险。”

“你再说一遍?”木少离的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什么叫有生命危险。

佣人吓坏了,“先生,这是那位院长说的,我只是重复了他的话而已,你可以去去问他。”

李凌然是绝少开玩笑的,而佣人也不敢骗他,想到这儿,木少离的心激棂一跳,直接越过佣人跑下楼梯到了大厅,拿起电话便道:“李凌然,你最好别骗我,晓竹真的有生命危险?”

“她还嗜睡,是不是?”

听到李凌然的问话,想到楼上还在沉睡中的莫晓竹,木少离一下子慌了,“不是说是因为她怀怀”

“孩子已经没了,她不该再有嗜睡的症状的,木少离,麻烦你脑子转一转,你把晓竹给我”他说着,突的顿住了,“你知道她是晓竹了?”

“是的,她是什么病?”

“还没确诊,是在她小产的时候发现的,只是还没有最后确定是什么病,我本想着借她做月子的时候好好的在医院给她调理一下做一下全面检查,你这样让她离开,她若是有什么事,木少离,你会后悔的。”

是的,莫晓竹一直在嗜睡,昨天晚上还好,今天就一直在睡,木少离立刻慌了,“好,我现在就送她去医院,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能让水君御骚扰到她。”

“晓竹的病房是vip病房,如果她不愿意,水君御进不去的。”

“阿姨是被一位叔叔抱回来的。”

“后面那一句。”水君御吼着,脸色泛起红,明显的急了。

“阿姨睡得好香呀,我说话她都没醒,爹地,我说错了吗?没有吧,阿姨她是真的睡得香,都不听我说话,爹地,我没有乱说话,爹地,你别生气,别生气”小手轻轻摇着,她被水君御的表情吓坏了。

莫晓晓一直嗜睡,先是那个医生说给她吃些药就好了,后来,他听护士说怀孕的女人容易嗜睡,可现在,那医生的药她应该吃过了,孩子也流了,怎么还嗜睡?

还有,她明明已经离开了,现在居然又被抱了回来。

等等,“薇薇,是哪个叔叔抱她回来的?”是木少离吗?想到是木少离带走了莫晓晓他就一肚子的火,可,男人间的游戏原本就是愿赌服输,女人,如果不爱,那便只是宠物罢了。

他以为他可以坦然的看着莫晓晓被木少离抱走的,却天知道她走了多久他就郁闷了有多久。

“我不认识呀,爹地,要不,你去看看?”

眼看着女儿期待的眼神,他有一刻真的想去了,可,他怕看到木少离,他输了,那硬币是反的,“不了,我要睡觉了,薇薇,你也睡吧。”

“爹地,我饿。”小手摇着水君御的手,“我好饿,我想吃糖醋排骨。”就是爱上了阿姨煮的糖醋排骨,酸酸甜甜的,好好吃。

“别吵。”他皱眉,翻过身去不再看薇薇,否则,他一定会动心的去看那个女人的,到时候,一准被木少离嘲笑了。

那一觉莫晓竹睡得很长很久,足足睡了有三个多小时,醒来的时候,已是日落黄昏时,她才发现她又到了医院,熟悉的病床熟悉的一切,看到背对着她站在窗前的男人的背影,她的意识开始回笼,“少离,我们登记了?”好象是的,她好象真的成了他法律意义上的妻子了。

木少离轻轻转身,“醒了?”

“你说,我们是不是登记了?”恍恍惚惚的,仿佛这一觉醒来就到了来生来世一样,她好象真的睡了许久许久。

木少离开始回味李凌然的交待了,绝对不能让她有什么怀疑,于是,他笑道:“嗯,是登记了,已经登好了,我带你才到家就接到李院长的电话了,晓竹,他说你第一个大月子没坐好,还受了好多罪,所以遇到这小月子就绝对不能马虎了,要用些药,再好好调养,这样也许能把你大月子里积攒的毛病除掉一些,所以,我只好又把你送回医院了。”

听他说得有理,她也不疑什么,“好吧,我乖乖呆在这里好了,对了,你公司若是有事你就去忙。”若是真的能以木太太的身份逼走水君御,她认了。

“没事,我今天没什么事,晚饭我会让佣人送过来。”

“好。”她轻应,突然间的就因为她突变的身份而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木少离了。

他们登记了,一想到这个,她就有种奇怪的感觉。

房间里一下子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那安静让她和木少离都有些不自然起来,就在这时,一通电话铃声适时的打破了那安静,木少离接起手机,“嗯,是我,什么事?”

“你看着处理就好了。”

“让客服回个电话安慰一下,这么小的事情也要向我汇报,那我还要你们做什么?都是吃白饭的吗?”

“好了,我知道了,晚点我会过去。”木少离说完最后一个字,也不待对方回应就挂断了电话。

“少离,你要是有事就去忙,我这没事的,凌然会照顾我的,他今天来了吗?”很想见李凌然,她很担心他。

“还没,他在休假中,不过,他有交待医院的医生和护士要怎么对你做调理了。”

李凌然病得很重吧,可她,却帮不上他。

“铃铃,电话来了。”木少离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有些歉然的看了看莫晓竹,“晓竹,我出去接个电话。”

“好。”

不知道是谁的电话,他居然要出去接了,是怕她听到什么吗?

眼看着木少离出去了,莫晓竹不由得自嘲的笑了,最近,她总是患得患失,想七想八,他是怕吵到她吧。

醒了有一会儿了,她一直想去洗手间,却因为木少离在而有些不好意思,现在他出去了,她便下了床直奔洗手间,小解再洗了手出来,木少离依然没有回来,站在门前愣了一下,门外突的传来他的声音,“妈,你别妄想再改变什么了,我已经跟晓晓登记了,这次,你别想再阻挠,你若真是要对晓晓做什么,让我知道你从此就不是我妈什么,你说什么,你说我不是你儿子,好,那就不是。”

木少离低吼着,果然,陈喜翠还是不喜欢她,可,她和木少离登记的事传得也太快了吧,居然不到一天就被陈喜翠知道了。

听到他的脚步声近了,她急忙的跑到床上躺好,刚盖好被子,木少离就推门进来了,“晓晓,你看,我还真是有一件急事要去处理,晚上好好吃饭,我晚点过来,行吗?”

她压根也没有让他来,更没有要与他有什么关系,自然是巴不得他走了,“嗯,你去吧。”

“那我先走了。”

她点点头,懒懒的躺在床上,浑身都无力着,看来,她的小月子还真的要好好养养身体,莫氏的事就往后押押吧,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

要吃晚饭了,莫晓竹无聊的打开了电视,却什么也看不进去,只有电视的声音充斥在病房里,也压去了一些孤单和冷清的意味。

门,被推开了一点点,一张小脸钻了进来,软软的小声音轻轻的喊:“阿姨”

门开,门的对面墙上赫然斜倚着水君御,一看到他,薇薇瑟缩着小身体,“爹地,你你怎么在这那里?”

那小声音怯怯的,带着点害怕的意味,莫晓竹心疼了,“水先生,是我要留她吃饭的,小孩子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不能总饿到。”

男人的目光倏的落在薇薇的身上,“薇薇我有饿着你吗?”

那眼神,太凌厉了,薇薇立刻回到,“没有。”

“晓晓,你瞧,我没有呢,对了,我该换药了,你帮我换。”他大刺刺的带着点无赖的说道。

她松开薇薇的手,心里不住的告诉自己,孩子的事不怪他了,可是,该断的关系一定要断,想到木少离,她轻轻一笑,“水先生,我现在是木太太了,真的不方便再帮你了,不然,让少离知道不好。”

那一声木太太让水君御一怔,他定定的看着她,“你们,昨晚结婚了?”

七个字,他却是以前所未有的颤着的声音说出来的。

只输了一次,至今他仍在怀疑他怎么会输得那么痛快呢,可,输了就是输了,却不曾想,这一输,却是彻底的输了一个女人。

即使她不说,他也知道木太太三个字所代表的意义是什么。

眸目轻转,手还握着薇薇的小手,莫晓竹是那么的舍不得这孩子,可,她知道她必须要放手,她和水君御没有未来的,手,缓缓的松开了,她轻推着女儿走向水君御,“薇薇,跟你爹地回去吧,别让他担心。”

“阿姨”薇薇的小嘴抿了一抿,她看看水君御又看看莫晓竹,然后回头对莫晓竹道:“阿姨,你跟别人结婚了,是不是?”那声木太太,也让她开始联想起来了。

“呵呵,是的,就是送我来医院的那位叔叔。”

“原来是他呀,他抱着你来的呢,那会你还睡着,我跟叔叔说了好多话你也不醒。”

“嗯,就是他。”莫晓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薇薇真好,很聪明呢,一点就通。

“那你结婚了就不能帮我爹地上药了吗?”

“嗯,是的,我是别人的妻子。”她加重了别人妻子这几个字的语调,根本就是不给水君御转圜的余地了。

“可是,阿姨你不给爹地上药,他就不上呢。”

“薇薇,我们走。”薇薇的尾音还未落,小身子已经被水君御一捞就捞到了怀里,男人高大的身影衬着薇薇格外的小巧,他抱着她大步的就进了莫晓竹隔壁的病房,再也没有多说一个字。

那道身影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她静静的站在门前,心底里却突的平静了,这样也好,这样最好了,这不正是她所想要的吗?

突然间,她开始感谢木少离给她的这个新身份了。

有一些,真的可以彻底的放手了。

回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药的关系,她居然不困了,打开电视看着,却根本不知道都看了什么,她发现呆在医院里真的是无聊,打电话给强强,强强抱怨道:“妈咪你不是说你不出差了吗?妈咪,下次你把出差都推了吧,不然,强强会想你的。”

“呵呵,好的。”谁愿意出这样的差呢,一百一千个不愿意,可是再不愿意也不成,人的生老病死是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

与强强说了又说,真不想挂断电话,可是强强要早睡,明天还要去幼儿园呢,不得不挂断电话,人又再次的陷入无聊中。

迷糊的躺着,却再也睡不着了,连她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白天会一直的嗜睡呢,她这嗜睡的状况真的是有些奇怪了。

“晓竹,想什么呢?”床前,一道身影不知道是何时到的,此时木少离正看着她呢。

莫晓竹下意识的抬头,“哦,没什么,怎么也不敲门?”

“我敲了呀,敲了五六下,都没人应,我还以为你不见了,便急忙的推门进来,结果,看到你在发呆,又想强强了?”

“嗯。”她轻轻的点头,有点不好意思了。

……